參拾貳 初時新婚宮中行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腳步聲漸近,門被推開。楚之寒緩步走進房間,身上還有淡淡的酒味。

    “還未睡?”楚之寒看著顧落梨坐在桌前,桌上還放著巫族秘史。將門關上,坐在桌前,喝著茶,醒醒酒。

    顧落梨將書放回書架,走向楚之寒,道“王爺可有寫書之人的線索?”

    “巫族千百年歷史,你以為真的沒有能人?他願意出現本王不必找,若他不願意,本王定找不到。”寫書的巫族人眼看著國師被殺,又能在皇朝戰爭中全身而退,還讓他這麼多年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或者這人才是巫族最厲害之人。

    顧落梨听了楚之寒的話倒也明白,雖然國師是族長,但不排除還有比國師更厲害的,只是他比國師低調,不參與世事,是真正的修煉之人。

    “玉佩是天師葛玄留下來,或許不止有我們知曉的能力。我越發覺得自己在往深淵走。”她本是凡人,涉及到巫術修仙,當真覺得有些不相信。

    楚之寒初看到時也覺不可思議,所以很理解顧落梨的感覺“不管仙還是魔,那是千百年前的事,否則巫族也不會落到這種下場。”

    “也是,穿越都發生在我身上,這些還算什麼。”沒想到楚之寒在安慰她。

    放下這件事,房間內的氣氛沉默,顧落梨才發現自己的心竟有些加快。

    在前世,只有在執行任務時偶爾會勾引目標以此接近目標,都是為了任務,她不會多想。但此時,從名義上而言,楚之寒是她的相公。

    她將外套脫去,便躺在床上“王爺睡地上?”

    雖然是做戲,但也不可能與楚之寒同床共枕。但楚之寒一個王爺,讓他睡地上是否不太好?

    不過,顧落梨沒想到楚之寒倒不反駁,默默從櫃中拿著錦被等在地上睡。

    夜深,四周終于安靜。

    顧落梨背著楚之寒,卻毫無睡意,思緒就像坐過山車一般,東一下西一下,就連自己都不知曉自己在想何事。

    楚之寒也一樣睡不著,看著顧落梨的身影,不知在想何事。

    顧落梨輕嘆一聲“王爺,睡了嗎?”

    她知曉楚之寒沒睡,繼續道,“要不你來床上睡?”堂堂一個王爺睡地上未免不好,一兩晚還行,總不可能天天睡地上。當然,他們也不能分房睡,畢竟王府的人都看著他們。

    思前想後,還是讓楚之寒上床睡比較穩妥。畢竟她以後還要靠楚之寒。

    楚之寒不曾說話,但顧落梨听到楚之寒在起身,向她走來。

    她又往里縮了縮,給楚之寒騰出了足夠的位置。

    就這般,楚之寒睡在外面,顧落梨睡在里面,兩人背對著背,中間好似隔著一條小銀河。

    顧落梨睡去,楚之寒依然無眠。他能听到顧落梨輕微的呼吸聲,他好似還能感覺到顧落梨身上淡淡的香氣。在他的世界突然多了一人,這種感覺很奇妙,無法言語,心中卻覺莫名的溫暖。

    次日,顧落梨被循兒叫醒,彼時半邊床已涼透,想必楚之寒早就起了。

    顧落梨發現窗外還灰蒙蒙一片,邊穿衣裳邊問道“這麼早?還是寅時。”

    “王妃,你卯時要與王爺一同去皇宮,給皇上皇後還有太後請安。”循兒提醒道,“而且打扮得漂漂亮亮不也需要時間嗎。”

    接下來,在循兒的擺弄下,耗時半個時辰,才將顧落梨徹底打扮好。

    此時顧落梨一襲以淡藍色打底,領邊繡著金絲,大裙擺繡著朵朵梨花。白錦金絲腰帶束腰,白錦上是淡藍色細小碎花,配著下垂的流甦,與衣裙相得益彰,簡約卻大氣。

    顧落梨的臉上化著精致的妝容,半邊發髻輕挽,未挽的青絲垂在肩兩旁與身後。發髻上插著一套梨花流甦步搖,輕輕擺動。

    顧落梨看著盛裝的自己,微微扭了扭頭。古代還真累,衣服里三層外三層不說,就連頭飾也很重。

    方才離開的循兒很快回來,告訴她馬上已經準備好。顧落梨領著循兒走到大門口時,趙蜚已經等在馬車前。

    上了馬車,掀開車簾,楚之寒早就坐在馬車上,閉目養神。

    來到皇宮門口時,楚之寒才睜眼,看著顧落梨的盛裝打扮,楚之寒依然面無表情。

    因皇宮有規定,他們只能步行進宮。

    今天的衣裳很隆重所以有些拖沓,顧落梨感覺很不適應,走得也慢了些。

    楚之寒看出她的不舒服,道“見過皇上你回去罷了,皇後和太後沒什麼可見的。”

    平日里見慣她穿素雅輕便的衣裳,如今難受是無可厚非的。王爺皇子成親進宮是從古至今的規矩,他也不例外。不過在他眼中,除了皇上,皇後和太後都不足為懼。

    顧落梨說道“她們不敢動你,不代表不敢動我。”

    “我會護你周全。”楚之寒的話不是很多,他總是一副淡然平靜地模樣,卻總能說出很實際的話,總能讓顧落梨心跳瞬間加快。

    “多謝王爺。”她除了說個謝字,她別無他話。

    太監直接將兩人帶到皇後的寢宮鳳棲宮,皇上和皇後早就在這里等著楚之寒與她。

    皇後的鳳棲宮很大,金碧輝煌,走進里面,隨處可見擺放的奇珍異寶,奢貴與大雅。

    皇上約莫三十多歲,一身明黃色龍袍,雙眸凌厲而神秘莫測,身上帶著不威而怒的氣勢。

    皇後不過三十二歲,是當朝丞相之嫡女,在皇上還是太子時就嫁給皇上。皇後育有兩兒一女,大皇子與三皇子楚瑾言還有長樂公主。

    只是大皇子三年前突發疾病去世,皇後為此傷心了不久,也將所有勢力與希望都給了三皇子。

    當初知曉皇上要立三皇子為太子時,她還十分高興,卻沒想到被楚之寒駁回。從此她便在心里記恨著楚之寒。

    “臣弟參見皇兄,皇後。”

    “臣妾參見皇上,參見皇後。”

    顧落梨與楚之寒齊齊行禮道。

    皇上微微抬手“平身。”

    “看戰王與王妃這般有默契,朕甚是欣慰。不知戰王可滿意朕賜婚的王妃?”楚易瀟當初讓顧府與楚之寒聯姻,就是看在顧正明不徇私結黨,勢力不大。本以為楚之寒會拒絕,沒想到楚之寒竟欣然同意。

    他還好奇顧落梨到底如何特別,才能得到楚之寒的青睞,如今一看,他更是好奇。顧落梨模樣雖不至于太丑,但也並未傾國傾城,氣質倒還不錯。但京中有氣質的女子太多,顧落梨這方面也並不出眾。

    “皇兄的眼光自然是好。”楚之寒道。

    “听聞你是顧府嫡女,從小卻在洛陽長大?不知洛陽可有京中好?”皇後語氣威嚴,話語間卻帶著一絲不尋常的語氣。

    這是皇後在諷刺顧落梨的身世。

    “回皇後娘娘,洛陽與京城各有各的好,洛陽是過去之時,京城是未來之時,無法相比。”

    洛陽是顧落梨的過去,京城才是她的未來,換個角度,既回答了皇後的話,又好似沒有回答。皇後沒想到顧落梨能言善道,當即不說話。

    “你倒是會說話。”皇上有了絲笑意,贊揚道。

    “皇上繆贊。”

    眾人客套一番,便到了上朝準備之時。

    皇上離開之時特意對楚之寒說道“戰王難得前來皇宮,倒不如與皇兄一同上朝。”

    楚之寒看了眼顧落梨,目光中帶著一絲不明意味“好。”

    平日不上朝的楚之寒竟同意上朝!

    皇上與楚之寒離開後,顧落梨也欲離開,但皇後卻絲毫沒有讓她離開的意思。

    “皇上走了,你在本宮鳳棲宮不必拘束,坐吧。”皇後道。

    顧落梨低著頭“臣妾不敢。”

    “戰王妃,在你心里你是怕戰王,還是更怕本宮?”皇後有些反常地問道。

    顧落梨立刻道“都怕。”

    她好似知曉皇後想說什麼了。

    “哼,你在本宮面前不必裝。戰王能讓你一個人死,本宮能讓你株連九族,你覺得你怕誰?”皇後陰冷道。

    和戰王有關的人她都不喜歡。總之她已經譴退鳳棲宮所有人,不必再與顧落梨虛與委蛇。顧落梨是生是死還不是她的一句話?

    “皇後有話直說!”顧落梨面上平靜,心中卻對皇後不屑。

    皇後是在威脅她?她最不怕的就是威脅!

    皇後見顧落梨倒是有聰明勁,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你可願意替本宮做事?本宮定能讓你坐穩王妃之位,並且讓你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若臣妾不同意呢?”

    替皇後做事?戰王府戒備森嚴,皇後肯定難安插人進去,便將注意打到她身上。

    皇後都沒好臉色,她何必還假裝溫柔呢!

    皇後冷哼一聲“若你不同意,本宮有一百種方法讓你當不成戰王妃,失去一切。一邊是富貴一邊是懸崖,你自己選。”

    “為何皇後讓臣妾選,臣妾就必須選?”顧落梨看著皇後,目光深邃。

    皇後臉色變得難看“你敢頂撞本宮?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

    皇後一呼,從門口進來兩大齡丫鬟,氣勢洶洶。

    皇後冷冷地看著顧落梨,語氣中帶著怒意道“戰王妃出言頂撞本宮,押下去仗打二十大板,以示懲戒。”

    “是。”兩丫鬟領命,立刻走向顧落梨。

    “慢著!”顧落梨大喝一聲,“一切都要講證據,皇後有什麼證據證明臣妾頂撞你?”

    皇後還真以為沒了楚之寒她就好欺負?

    “鳳棲宮本宮說了算,需要什麼證據。”皇後有些嘲諷地看著她。

    楚之寒,你不是毀我兒太子之位嗎?本宮先拿你王妃開刀。

    皇後剛說完,顧落梨一抬腳就將一丫鬟踢到兩米遠,另一個丫鬟還未反應過來,已經躺在地上,疼痛到蜷縮著身體。

    “大膽,你敢在鳳棲宮動手?還不知罪?本宮定要讓皇上治你的罪,誅你九族。”皇後氣急敗壞。

    沒想到顧落梨這般大膽,竟敢在她鳳棲宮動手。從來沒有人敢這般對她!從來沒有!

    “來人,來人,來人。”皇後大喊道,她只希望有人抓住顧落梨。卻忘記自己方才為了拉攏顧落梨,特意將侍衛調開。如今就是叫破喉嚨也無人答應。

    “皇後怎麼能偏心?明明是這兩丫鬟對臣妾不敬,臣妾不過是教訓她們而已。皇後有證據證明是我先動的手嗎?”顧落梨怕兩丫鬟髒了她的衣裙,特意拍了拍衣裙,淡淡道。

    “本宮的話就是證據。”皇後見顧落梨有恃無恐,更加生氣。

    正要起身去喚侍衛,走到顧落梨身邊時,顧落梨攔住皇後的路“皇後,這里無人,你說我殺了你,再誣陷給刺客,會有人發現真相嗎?”

    “你敢!你以為殺了我你能走出皇宮?”皇後立刻後退幾步,與顧落梨保持距離,心里卻十分後悔支走侍衛。

    “你怎麼知道不能?戰王能看中我,你以為我連這個膽識都沒有?”顧落梨反問道,“皇後讓我做的事無非就是監視戰王,有何事都向你匯報。若我將這件事告訴戰王,他會如何對付你?我還真期待。”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參拾貳 初時新婚宮中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參拾貳 初時新婚宮中行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