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拾捌 回京路上遇偷襲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次日一早,楚之寒,顧落梨,與詩寧便一同啟程回京。方潯去辦楚之寒吩咐的事,沒有露面。徐惘一向愛自由,獨自一人回京。

    馬車漸漸遠離摘星山,顧落梨回頭看了看摘星山,才放下車簾。

    “師姐,王爺雖冷漠,但不像傳聞中那般嗜血。”詩寧的小臉帶著八卦的表情,“但看你們根本不是兩情相悅。”

    顧落梨有些無奈“你的眼神還真好。”

    在詩寧面前,她必須盡可能裝的像原主,可能這些日子能把這輩子的表情都做完了。

    “我到現在還是很驚訝,王爺竟是戰王的師弟。”詩寧還未從昨日回過神來,道,“昨晚我就在想,他們年齡相差這麼大,地位相差這麼大,任何人都不會將他們聯系在一起的。對吧,師姐?”

    “可事實就是如此。”顧落梨說道,“戰王的厲害不是你能想象,而且王爺手下有五個得力之人,皆在戰王府。此次回京你與師父住在戰王府,別惹事。”

    不說楚之寒,就說雲驍等人都不是好惹的。詩寧調皮,有時會故意捉弄別人,甚至不分場合。在雲驍等人手里或許要吃虧。

    徐惘一管她,她就哭,別人還以為徐惘欺負她。洛錦書又溫柔,只有顧落梨能說的住詩寧,詩寧害怕顧落梨的武功。

    詩寧撇了撇嘴“師姐,你看看戰王看起來就不好接觸,我還不至于傻到在他府中惹事。”

    顧落梨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在別的地方惹事?”

    詩寧輕哼了一聲“師姐,你不要咬文嚼字。”別人不惹她她自然安分,若是有人不長眼,哼,一定要那人知曉她的厲害。

    “京城里貴人多,若你不小心惹到其他人,到時候看誰給你收場。”顧落梨警告道。

    詩寧倒一臉無所謂“不是有王爺嗎?你是我師姐,即將成為他的王妃,看在他的面子上誰敢為難我?況且為難我的人一向沒有好下場。”

    “你不要以為你的毒術天下鮮有人敵,戰王府里的人恐怕你都敵不過。人不可狂妄自大。”顧落梨真心提醒道。

    她已經見識過周不言的厲害,趙蜚與雲驍自然不必說。雖然還未見識過雲輕渺的厲害,但看雲輕渺與周不言相處的模式,想必雲輕渺也深藏不露。

    詩寧燦爛一笑“我的毒術雖不如大師兄的醫術出神入化,但行走江湖也是足夠了。師姐,我這不是狂妄自大,只是實話實說。不過我會盡量听你話的,你不是在京城嗎?你還怕什麼!”

    詩寧知曉顧落梨為她好,從小到大都這樣,她早已將顧落梨當成親姐姐。

    “昨夜有桃花谷的飛鴿,你是在給大師兄寫紙條?”

    昨夜與楚之寒並肩看夕陽時,她就發現有只飛鴿在半空中掠過,顧落梨認識,那是徐惘訓練的飛鴿,只有桃花谷的人能驅使。

    “我只是覺得不告訴大師兄你的親事,未免對大師兄不公平。”詩寧不知曉洛錦書喜歡顧落梨,所以她只是不理解顧落梨為何不邀請洛錦書。

    “請大師兄來對他更殘忍。”顧落梨輕嘆一聲,“你的信也發出,說什麼也無濟于事了。”

    她心里不是也在猶豫是否要請洛錦書來京?所以她才沒攔下詩寧寫給洛錦書的紙條。其實,斷了洛錦書的念想倒挺好。

    “師姐,你為何要這般說?”詩寧有些不解地問道。顧落梨成親是一件開心的事,對方還是厲害的戰王,為何會對洛錦書殘忍?

    莫非大師兄喜歡師姐?詩寧高挑秀眉,還有三條抬頭紋。再傻的人也能听出顧落梨話語間的意思,況且她聰明著呢!

    顧落梨不曾回答詩寧的問題“罷了,總之他不一定會來。”

    洛錦書雖為神醫,心態卻有些消極,不願出桃花谷就是明顯的表現。不想知曉結果,不願面對之事,洛錦書定會選擇逃避。

    雖知曉顧落梨成親,但未必想親眼看到。

    “師姐,莫非大師兄喜歡你?”詩寧小心翼翼地問道。

    見顧落梨沒有否認,詩寧秀眉微皺,小臉驚訝與無奈之間轉換“怪不得以前你們去哪里總不帶我,我還以為你們嫌我小。原來是偷偷摸摸培養感情呀!”

    原來洛錦書與顧落梨的互動她不曾看到。也對,洛錦書一向溫文爾雅,對誰都親近卻又帶著一絲疏遠。總之對誰態度都差不多,她當然看不出。

    “師姐,如果你不是顧府的嫡女,你會嫁給戰王嗎?”如果戰王與洛錦書之間,詩寧肯定偏向洛錦書。想到洛錦書要傷心,詩寧心中也不是滋味。

    詩寧覺得顧落梨是因為無法抗旨,才同意親事。

    只是詩寧沒想到,顧落梨思考瞬間,語氣輕冷,吐出一個字“會。”

    因為她嫁給楚之寒並非為了聖旨,而是玉佩。只要她知曉楚之寒有玉佩線索,她一定想方設法接近楚之寒。

    “師姐,你是真的喜歡戰王還是有難言之隱?我感覺是後者。”詩寧雖活潑單純,心思到底是通透,“師姐,真不知道你失去了什麼?”

    “那便多了!”顧落梨輕聲道。

    她失去了什麼?失去了摯愛,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單純。但這些本不屬于她,而是屬于原主,原主已死,還能剩下什麼。

    在官道的繁華處用了午膳,又接著趕路。天漸晚,剛好行至人跡罕至之官道段,這段官道就是她與循兒從洛陽回去的那一段。一路沒看到客棧,楚之寒一行人便在一旁的樹林里安營。

    “想不到王爺出身金貴,卻願意露宿荒野,詩寧真是佩服。”詩寧還以為戰王嬌生慣養呢!

    楚之寒的侍衛用樹木搭了兩座勉強能遮風擋雨的小木屋。又在空地之上生起了火堆。楚之寒帶著侍衛親自打獵,獵殺了三只兔子,與四條魚。

    在烤東西時,詩寧忘記了之前對楚之寒的畏懼,道。

    火光映著楚之寒的雙眸中,多了絲柔和與明亮。楚之寒道“本王常年在外行軍打仗,條件比如今更艱苦,這些都是習以為常之事。”

    “我去小解。”這是野外,只能找處隱秘的地方隨便小解,換做他人,定會扭捏一番。但顧落梨卻臉不紅心不跳,絲毫不顧及圍坐在火堆周圍戰王的手下。

    顧落梨往黑暗深處走去,突然,她感覺到一股氣息離她越發的近。她回頭,只見一魁梧男子站在她身後。

    “沒想到你警覺性這般強。”魁梧男子的臉在夜色中,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些陰沉。

    “你是誰?”只有他一個人?那不可能是三皇子的人。因為三皇子殺她不可能只用一個人。顧落梨心中猜測。

    魁梧男子冷冷一笑“我是取你性命之人,蛇蠍女人拿命來。”

    听到蛇蠍女人這個字,顧落梨心中恍然大悟,是曲剛。曲剛果然听信了顧知雅的話!

    “你是曲剛?”

    曲剛手拿大刀向她攻來,她邊躲邊道。

    曲剛不否認,只是一味攻擊她,招招致命。

    本來答應顧知雅與她一同回京殺了顧落梨報仇,沒成想在官道上竟看到戰王的人,顧知雅認出其中有顧落梨的丫鬟循兒。

    他們雖知曉顧落梨與戰王同行但,顧知雅告訴他,若錯過這個機會,回到京想殺顧落梨更難。曲剛便讓顧知雅等在酒樓,自己跟蹤顧落梨一行人,趁顧落梨落單再殺她,幾率便大一些。

    直到現在,他才找到機會。

    他們的打斗不過兩招,一陣腳步聲便傳來。腳步還未到,一個帶著凌厲與殺意之氣的掌風便向曲剛襲來。曲剛欲躲,顧落梨剛好趁這個機會找到曲剛的弱點,手中的匕首一翻轉,將曲剛拿刀的右手手筋挑斷。

    曲剛痛叫一聲,本以為曲剛會就此罷手,沒想到在顧落梨挑斷他手筋之際,他將全身的內力集中于左手,打向顧落梨。被這一掌打到,不死也重傷。

    可是曲剛這一掌下去,便會內力全無,成為一個廢人。為了顧知雅,曲剛竟自毀武功也要殺了她。顧落梨無法抽身,只能側過身,堪堪躲過,繞是這般,掌風也殃及到她的手臂,瞬間猶如骨折般疼痛。

    同時趙蜚一腳將曲剛踢開,曲剛落在地上。曲剛的刀 當一聲落在地上,在夜里清脆而響亮。

    楚之寒離顧落梨最近,看到顧落梨捂著手臂滿臉細汗,秀眉緊皺。他立刻將顧落梨扶著,替顧落梨接了手。

    顧落梨強忍著同意,卻絲毫不曾察覺自己使勁握著楚之寒的手臂,越來越緊,楚之寒一句話未說。

    詩寧一個飛身到曲剛身旁,點了曲剛的穴,從懷中掏出一粒藥丸,放到曲剛嘴里,強迫他吃下去。

    詩寧面色格外認真“這是我研制的噬魂散,服下之人會全身發癢繼而潰爛,最後你會眼睜睜看著自己身體只剩骨頭,被別人當成怪物。”

    趙蜚詫異地看著詩寧,沒想到小小年紀,心腸卻……果然與顧大小姐是師姐妹。

    “你是想幫顧知雅報仇?”顧落梨面色蒼白,忍著要昏迷的感覺,被楚之寒扶著,腳步虛浮走到曲剛身邊,“你幾十年的功力就為一個顧知雅?你知道你有多可憐嗎?從頭到尾她只是在利用你,她喜歡的是三皇子,你拿什麼比?你這樣回去,我倒要看看她會對你如何。”

    明知是虎山,曲剛為了顧知雅還是義無反顧地舍棄性命。但對顧知雅而言,曲剛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棋子,因為顧知雅一心當皇妃。

    曲剛想殺她,她不可能放過曲剛。但比起一劍殺了曲剛,她倒想知曉曲剛知曉顧知雅的真面目後會如何。

    這才是對曲剛最好的懲罰。

    “讓他走。”總之他曲剛中了毒,活不過三日,顧落梨只覺手臂鑽心的痛。

    再也忍不住眼前一黑,她失去知覺。

    畢竟是幾十年的內力,若打在顧落梨身上,恐怕凶多吉少,索性顧落梨躲開了。

    當顧落梨再次醒來時,四周十分安靜,只有柴火的燃燒聲,與輕微的打呼聲。

    只剩楚之寒坐在她身旁,烤著火,面目平靜,讓人感覺淡然如水。

    顧落梨輕輕動動手臂,只感覺手臂不像她的了,有些麻木與僵硬。

    楚之寒輕聲道“索性你躲開了,否則性命堪憂。”

    “王爺為何還不睡?”顧落梨刻意壓低聲音。

    楚之寒微怔,神色卻有些不自然地說道“本王若睡了誰守著你?”

    趙蜚讓楚之寒去睡,自己來守。也不知為何,楚之寒卻始終睡不著,心中想著顧落梨的安危。

    他也不是那種容易有害羞情緒之人,做了,告訴顧落梨也無妨。

    只是他不知曉,這句話在寧靜的夜晚,顯得一些不尋常。

    顧落梨沒想到楚之寒擔心她的安危。也是,畢竟她還要和楚之寒尋找玉佩。

    “多謝王爺。”顧落梨客氣道。

    “睡吧。”楚之寒起身,飛身上樹,在樹上休息。

    顧落梨回到馬車休息,方才才昏迷,始終沒有睡意。腦海中卻一直浮現楚之寒守在她身旁的畫面。

    心底深處泛起一絲絲波瀾,她卻絲毫不曾察覺。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貳拾捌 回京路上遇偷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貳拾捌 回京路上遇偷襲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