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拾陸 武林大會詩寧現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從後面上二樓後,顧落梨安心坐在末座看比武。

    此時台上是兩個年輕男子。其中一白色錦衣男子相貌堂堂,風度翩翩,手握長劍,瀟灑絕塵。另一男子光著膀子,手拿一雙大斧,威武粗壯,氣勢強大。

    光膀子男子兩大斧向白衣男子砍去,一下落空,他又不停發起進攻,斧斧阻斷白衣男子的退路。看似胡亂揮動大斧,實則有章法可循。

    白衣男子輕功了得,而且能擅長以柔克剛,總能出其不意地將光膀子男子的招式躲開,誰優誰劣,一目了然。

    一攻一守,消耗的往往是進攻人的體力,白衣男子守的卻得心應手。想必白衣男子還在保存實力,並未用全力,因為直到現在,他的劍還未出竅。

    顧落梨看向楚之寒,輕聲道“王爺,不知台下白衣公子是誰?”

    楚之寒淡淡看了眼顧落梨,目光又看回台下,邊道“俠盜白若朗,江湖盛傳他劫富濟貧,武功了得,深受百姓敬愛,官府一直在捉拿他。”

    楚之寒與方潯都不曾想到白若朗會來參加武林大會。不過,楚之寒受朝廷之命舉辦的武林大會,哪怕官府知曉白若朗在此,楚之寒不發話,他們也不敢前來捉人。

    “我很好奇,台下若還有方潯敵不過的人,武林盟主易位,王爺你又當如何?”看白若朗的武功上乘,官府一直捉不到他也是理所應當。且不說白若朗,若換作其他高手打贏了方潯,楚之寒總不能親自上場比武。

    楚之寒道“不是還有你嗎?你不行還有師兄,怎麼也輪不到本王。”

    原來楚之寒早已打好了算盤,不論如何,他肯定要確保武林盟主是自己人。

    再看台下的白若朗,守擂成功,新的挑戰人已上台。再次與他人過招,白若朗一招一式都進退有度,有條不紊,內力充沛。

    這個白若朗倒是不錯,若戰王能將他收入麾下,想必更有利于知天樓。但她不能強加自己的想法給楚之寒,只能試探問道“王爺認為這白若朗如何?”

    “除卻他俠盜的身份,本王倒覺得不錯。”楚之寒一向愛惜人才,白若朗的身手他自然是看在眼里。

    白若朗打敗一個又一個上台挑戰的人,直到一灰色錦衣男子上台,兩人竟一時難分出勝負,眾人屏息。

    “大師兄加油。”安靜的台下,突然傳來一陣女聲,顧落梨一看,是杜子軒的師妹阮阮。

    此時顧夢惜一行三人已擠到台前,顧夢惜抬頭看了看顧落梨,微微一笑。

    白若朗本就無心得武林盟主,只是來湊個熱鬧,知曉對方武功與他不分伯仲,不想與之過多糾纏。打了片刻,便收了手。灰衣男子見狀,也收了手。

    台下的人見此狀況,一陣唏噓。

    主持者大聲宣布道“天山門陳煜勝出。”

    台下的人又一陣議論,原來這年輕男子是天山門的人?天山門雖隱世多年,但江湖上依然留著天山門的傳說。如今見這陳煜年紀輕輕武功高強,心中無不對天山門充滿好奇。

    白若朗退下台,陳煜在台上白面飛眉,手持長劍,傲首挺胸,氣質不凡。

    陳煜雖是天山門人,但為了武林盟主之位,台下也有不少高手挑戰他,其中不乏有威名有名望之人。

    陳煜堅持了七八場,體力有所耗損,終究還是險勝。

    此時不覺已到了午時,主持者叫停比賽,讓各路人馬回鎮上用膳,宣布大會午時後準時開始。

    方潯早已安排好飯菜,楚之寒,顧落梨與徐惘一同用膳,桌上沉默。終于,顧落梨打破沉默。

    “師父,這次你出來這麼久,小心大師兄擔心你。”??洛錦書一人在桃花谷連說話之人都沒有。顧落梨故意說道。

    徐惘一向不修邊幅,此時更是不在意別人的目光,手拿雞腿直接啃,滿嘴油光,有些支吾道“參加完你的親事我便回去。”

    “你可以讓你大師兄出谷,他就不會一個人胡思亂想。”楚之寒邊夾菜,邊開口道。動作穩重而淡然,好似不是他在說話。

    “王爺說笑了,我可沒那能耐。”顧落梨不動聲色拒絕道。洛錦書的醫術確實出神入化,能妙手回春,但楚之寒就這麼惦記洛錦書?一有機會就提洛錦書出谷。

    “師兄,若非你不告訴本王桃花谷的地址,哪怕就是綁,本王也會將洛錦書綁出來。”楚之寒見顧落梨態度依然如當初,漫不經心對吃雞腿的徐惘說道。

    徐惘還特意騰出一只手,對楚之寒擺擺手“你是我師弟,洛錦書是我徒弟,你說我幫誰?年輕人的事,讓他們自己決定,我可插不了手。雞腿真好吃。”

    楚之寒的身份注定他身邊危機重重,洛錦書武功不如顧落梨,又無意紛爭,徐惘自然不會讓洛錦書趟楚之寒這趟渾水。

    說到最後,徐惘還不忘夸一夸雞腿好吃。

    一直不曾說話的方潯笑道“前輩喜歡就好,多吃點。”

    用了膳,各自回房休息了片刻。剛過午時,方潯便派人前來通知顧落梨武林大會快開始了。

    上午循兒頭疼,便待在府上。如今才好一點,就請求顧落梨帶她去見識武林大會。

    顧落梨到的時候,方潯與楚之寒已坐在位置上,只是不見徐惘。

    “王爺,我師父呢?”顧落梨隨口問一句。

    “喝醉了。”楚之寒輕品了紅木桌上剛泡的茶,道。

    徐惘一向任性,喝醉也沒什麼奇怪。

    武林大會繼續開始。

    陳煜休息了兩個時辰,體力與內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此時站在台上雲淡風輕,好不輕松。

    “還有誰要挑戰?”主持者問了兩遍,台下還有人在猶豫。

    只見一抹粉色突然飛踏而來,穩穩落在台上,與陳煜相隔不遠,四目相對。

    那是一妙齡少女,白皙精致的臉帶著被陽光照射而出的細汗,她的雙眸明亮,猶如一汪清水,單純而狡黠。身著粉衣,腰配鈴鐺,顯得活潑靈氣。

    顧落梨眉心微跳,竟然是原主的師妹詩寧。

    詩寧武功平平,但最擅用毒,能悄無聲息給人下毒,她特制的毒,只有洛錦書能解,若惹了她何時死的都不知道。詩寧看似單純,讓人毫無防備,但她心有乾坤,善惡分明。她的毒術江湖上鮮有對手,所以徐惘才放心她一人離開桃花谷。

    此次武林大會,詩寧為了湊熱鬧上了台,她打不過陳煜,肯定會用毒。雖然毒不死陳煜,但肯定會掃了陳煜的威風。

    “那是你師妹?最擅用毒。”楚之寒認出詩寧,問道。

    他知曉徐惘有三個徒弟,詩寧幾年前跟著徐惘去過王府。這幾年詩寧變化大了些,楚之寒才向顧落梨確認。

    顧落梨不否認“詩寧毒術精湛,陳煜為天山門人,多半會小瞧詩寧,勝負怕已見分曉。”

    方潯听到台下的女子年紀輕輕便是用毒高手,也不管詩寧的身份,直接向顧落梨道“這是武林大會,如果真用毒未免不公。”

    只見詩寧與陳煜已打了起來,詩寧武功不如陳煜,陳煜看出來了,便對看起來單純的詩寧手下留了情,沒有直接將詩寧打敗。

    卻不想,下一刻,陳煜便內力全無,渾身松軟的癱在地上,目光詫異地看著詩寧。

    詩寧一臉燦爛的笑,無辜而幸災樂禍。

    方潯看著詩寧果然用了暗招,面色變得嚴肅。

    “該你出場了。”楚之寒對方潯道。

    方潯對楚之寒點點頭。台下的人還沒看清詩寧怎麼打敗陳煜的,只見方潯飛身而下,穩穩落在台上,負手而立,氣質絕然。

    “是方盟主。”

    “方盟主下來了。”

    台下的江湖人都認識方潯,紛紛議論道。

    “姑娘,這是武林大會,本該堂堂正正比武。”方潯沒有直接拆穿詩寧,委婉道。

    詩寧抬頭看了看二樓,剛好與顧落梨四目相對,詩寧心里咯 一聲。她听聞摘星山有武林大會,方才才趕過來,見大會已經開始,她便毫不猶豫飛上台,卻沒看見師姐也在這兒。

    否則她也不敢當著顧落梨的面給對手用軟筋散,畢竟桃花谷里,她最怕的只有顧落梨。早知道就低調些,不上台了。

    詩寧向顧落梨吐了吐舌頭,對躺在地上的陳煜道“對不起。”

    說著走近陳煜,手一揚,便解了陳煜的軟筋散。

    她本來只是想打敗陳煜,所以早就準備了解藥。

    方潯命人將陳煜抬下去休息,臨走時,陳煜面上還帶著氣急敗壞的表情,武林大會他竟然被一女子下軟筋散!而且他還不知女子何時下的軟筋散。

    台上只剩下方潯還有詩寧,詩寧看著方潯英俊而有些嚴肅的臉,心里想到。听台下的人說他是上一任武林盟主,自己自然是打不過。師姐在,她又不好用暗招。算了,能和陳煜過幾招也夠了,自己還是別惹師姐了。

    想罷,詩寧對方潯道“我認輸了。”

    “什麼?還沒打就認輸了?”

    “武林盟主威名這麼厲害?”

    台下的人剛才是親眼看著詩寧打敗陳煜,雖然不知用了什麼手段,但確實是詩寧贏了,可此時還沒過招詩寧就認輸。

    詩寧听到台下的議論聲,面色有些難看,故意從方潯那邊下台。與方潯擦肩而過時,表情惡狠狠對方潯道“我是看在我師姐的面,才不比,我可不是怕你。”

    方潯面色如常。

    過了這個插曲,武林大會再次開始。方潯雖是上一任武林盟主,但江湖上看他年輕,不服他的人也多,想挑戰他的人也多,台上很快打斗起來,一輪又一輪。

    詩寧上了二樓,對著顧落梨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師姐,好久不見。”

    雖然她最怕的是顧落梨,但最愛的除了徐惘也是顧落梨與洛錦書。

    顧落梨不喜與人這般親密接觸,但為不讓詩寧起疑,到底是沒拒絕。顧落梨一瞬的變化讓楚之寒看在眼里。

    所以在這世界上只有他知曉顧落梨來自異世的秘密?就連她師父與師兄師妹都不知曉。

    楚之寒心中倒是泛起一種莫名的情緒,瞬間,他又將這種情緒壓下去。

    顧落梨也知曉他的秘密!就連趙蜚周不言都不是完全知曉,他與顧落梨算是扯平了。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貳拾陸 武林大會詩寧現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貳拾陸 武林大會詩寧現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