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拾伍 武林大會遇夢惜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沒想到皇上為了活命,竟毫不猶豫將蠱毒轉到自己親身兒子身上!不知曉楚之寒這些年是如何忍受的?

    故事講完,顧落梨還在細細回味。

    原來當初巫族發生了這麼多事,到最後只留下一個陳杰。

    “原來這就是五十年間的事,那玉佩的所有線索不是都斷了?”顧落梨雖知曉玉佩難尋,卻不想牽扯甚廣,能追溯到五十年前。

    楚之寒不置可否“本王一直在尋找玉佩,除卻巫族的人,無人知曉玉佩的下落。可天下之大,哪怕有巫族的余孽,恐怕早已改頭換面,散落各處。想要尋找十分困難。”

    “難道袁明朝國師最後一次回京時,沒有將玉佩帶回京?”顧落梨問完後心中便已經知曉答案。

    果然,楚之寒冷聲道“他知曉玉佩能解蠱,自然不會帶。”

    “那是何人告訴王爺蠱毒能解?他既然知曉方法,便說明與玉佩有淵源。”這個人楚之寒沒有交代清楚,不知是何人有這般大的能力,卻偏偏沒有解開楚之寒的蠱毒。

    楚之寒想到那人,目光中帶著一絲清明“護國寺的主持,法空大師。他說,他不知曉玉佩所在,但一切都有機緣。真不知在我變成一堆白骨前能不能等到這機緣。”

    法空大師救了他的父皇,親自將蠱毒轉移到他身上。所以法空大師一直對楚之寒有愧疚之心。

    護國寺主持法空?想當初法空大師贈她的話本是浮萍不知根,飄渺輪回又一程。難解難覓人生路,道是不盡無人知。若要求知其中由,遍尋九天方可得。”

    突然,顧落梨微怔,心中出現一個問題。

    若要求得其中由。話中的意思是她穿越是有一定的緣由。但老天讓她穿越不可能就是為了讓她尋找玉佩。所以玉佩只是一個契機,她的穿越難道還另有目的?

    剛好法空大師又告訴楚之寒,他需要一個機緣。

    顧落梨將自己的疑問告訴楚之寒,沉吟道“我穿越後便與王爺有婚約,偏偏只有我們知曉玉佩,我們又因玉佩合作。王爺你需要機緣,我穿越也有緣由,偏偏我們相遇了,這難道是巧合?”

    楚之寒靜靜看著顧落梨,示意她說下去。

    顧落梨也看著楚之寒“王爺,我有個大膽的假設,莫非我的穿越就是王爺你的機緣?”

    顧落梨頓了頓,繼續問道“王爺今年可是二十余一?”

    好像已經過了二十一歲的生辰。

    要知曉,鬼節之夜便是楚之寒最脆弱的時候,哪怕一個孩子,或許都能要了楚之寒的命。

    “嗯。”楚之寒沉默瞬間,回答道,“本王只有三年多的時間。”

    顧落梨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王爺你想想,為何我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你最後的三年來?或許我的出現就是為了幫王爺你尋找玉佩,找到玉佩,我的任務完成,我便可以回我的世界。”

    楚之寒微微低頭,思考著顧落梨的話。夜色來臨,院中點亮了數盞燈籠,在風中搖搖曳曳。

    好似都忘記了時光,時光開始靜謐,片刻楚之寒才道“可是老天,或者說是玉佩,為何安排你來幫本王?”

    想必老天還未對他垂簾到這個地步,否則他怎會落到當初那個地步。

    “這個不知曉,不過我的話僅僅是個假設。”顧落梨心中對尋找玉佩多了分希望,語氣也在不知不覺中柔和了些,“既然國師沒有將玉佩帶回京,那便按照國師當初逃跑的軌跡尋找玉佩。”

    “本王倒覺得,玉佩在摘星山。”楚之寒本不想告訴顧落梨,可她遲早會發現,倒不如提前告訴她,“玉佩是巫族聖物,摘星山是國師最後落腳點。國師與其帶著玉佩一起回京,倒不如就藏在摘星山安全。本王舉辦武林大會,一是為朝廷網羅豪杰。二是,本王想徹底搜查摘星山,又怕引起不必要的騷動。才趁著武林大會,群英薈萃,縣城熱鬧之際,光明正大派軍隊上山。”

    “王爺考慮的真周到。”顧落梨心中確實佩服楚之寒的心細,“听王爺這般說,玉佩在摘星山的可能性很大。”

    楚之寒的錦衣在微風中衣袂飄揚,楚之寒面色淡然地閉上眼楮“本王已經許久未安安靜靜感受過這夜風了。”

    每次他放松時,都有顧落梨在一旁。

    “王爺一路走來不易,要做的事自然比別人多。不過有時與人說說心里話倒不錯。”她又何嘗不是如此?可是她的心里話可不會跟楚之寒說。

    “回房吧,明日本王會派人叫你觀摩武林大會。”楚之寒睜開眼楮,已沒有方才的輕松自得。

    顧落梨知夜快深了,該睡覺了。也不推脫,行了個禮便離開。

    楚之寒看著顧落梨離開的背影,目光復雜。

    他已經許久未這般輕松過,哪怕在雲驍,在趙蜚的前面,他要隱瞞的,要背負的太多。好像只有在顧落梨面前,他才可以說出心里話。

    他已經在顧落梨面前暴露太多,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武林大會一大早便開始。武林大會在縣城外的一處空地之上,背後剛好就是摘星山。空地之上搭建一座高台,高台之大,用紅布包裹。

    高台兩旁各是四面大鼓,一曲鼓罷,整個高台顯得威嚴而熱烈。

    高台最前方是一層格外搭建的二層小樓,楚之寒與顧落梨從後方上到二樓時,二樓已坐著兩人。

    一個是武林盟主方潯,一個是顧落梨的師父徐惘。

    徐惘雖一襲布衣,身上還有一布袋,但氣質不凡,平易近人。

    顧落梨裝作原主的語氣,有些開心地走到徐惘身旁“師父,好些日子沒見你,你倒是越發年輕有氣質了。”

    徐惘無奈又欣慰一笑“你這丫頭,嘴一向甜。怎麼?對我這個師弟滿意嗎?”

    “師父,你說什麼呢!”顧落梨有些無奈道。

    楚之寒看著顧落梨突然溫柔單純的模樣,腦海中又發現她平時冷漠淡然的模樣,竟忍不住微笑,卻對徐惘說道“師兄別來無恙。”

    方潯與顧落梨都以為楚之寒是因為看到徐惘才有了笑容,心中還有些驚訝這兩師兄弟的感情。

    徐惘倒是會說話“只要看到我徒弟好,一切都無恙。”

    “先坐下吧!”方潯在一旁說道。

    二樓有四個座位,從左到右依次是顧落梨,楚之寒,徐惘,方潯。一抬眼,便能看得到高台上的全貌,包括台下的武林眾人。

    台上一旁坐著六大門派的掌門人,青城派,少林派,武當派,峨眉派,昆侖派,軒轅派。此時武林眾人已將高台包圍的水泄不通。有許多人為了看得更仔細,飛到樹上一覽無余,結果每棵樹能坐人的地方都坐了人。

    顧落梨與徐惘又寒暄了一番,鑼鼓便又想起,主持者宣布大會開始。規則就是打擂的形式,誰贏誰留,留到最後的人就是勝者。

    這規則不僅要考驗武林人士的武功還有內力與體力。

    顧落梨眼神掃過台下的眾人,無意中竟看到站在邊緣的顧夢惜,比起顧落梨離開洛陽時,此時的她竟顯得有些愁容,目光不似當初那般單純。

    看顧夢惜身邊站的人,顧落梨便了解了緣由。只見杜子軒與一個妙齡女子站在顧夢惜身旁。那女子容貌嬌媚,眼神帶著靈氣,笑容甜美。

    想必那是杜子軒曾提過的師妹。

    顧夢惜知曉杜子軒要參加武林大會,但肯定不知曉杜子軒帶著師妹,否則她不會跟著礙眼。

    顧落梨眼神看過去時,杜子軒也剛好看到顧落梨。杜子軒輕輕踫了踫顧夢惜,顧夢惜看到顧落梨目光中終于有了光彩。

    顧落梨看向楚之寒時,楚之寒正在認真看台下的比武。顧落梨走到楚之寒面前,輕聲道“王爺,我遇到熟人離開片刻。”

    “嗯。”楚之寒淡淡回應一聲。

    得到楚之寒的許可,顧落梨從二樓看台下來。台下的江湖人本就在猜測她是何人,她一下來,不少人都看向她。

    顧落梨走到人少的一旁,顧夢惜也跟過來。

    顧夢惜看著顧落梨,有些紅了眼眶,委屈道“大姐,你怎麼在這里?”

    “我與戰王一同來的。看你委屈的模樣,發生了何事?”顧落梨問道。

    顧夢惜看了眼杜子軒,有些幽怨道“本來跟著杜子軒出來我很開心,可沒想到還有他師妹阮阮。起初我以為阮阮是個好女孩,沒想到,一路上她不停地陷害我,在杜子軒面前裝可憐。為此杜子軒還和我吵架。”

    出門之前,為了能和杜子軒出來,她還和爹娘頂了嘴。若不是找不到回洛陽的路,顧夢惜根本不會死乞白賴跟著杜子軒。

    想到此,顧夢惜更是委屈。

    顧落梨輕輕拍拍她的肩,安慰道“你是顧家小姐,誰能委屈你?阮阮不過是個江湖丫頭,你與她計較就是讓自己不開心。若杜子軒真的喜歡你,那他一定會相信你。”

    “可是,我感覺杜子軒喜歡他的師妹。”顧夢惜低了低頭,有些喏喏與無奈道,“大姐,或許從一開始我就已經輸了,留下毫無意義。”

    “既然你覺得留下毫無意義,我派人送你回洛陽?俗話說得好,眼不見心不煩。”愛情沒有輸贏,只有愛與不愛。顧落梨無法讓杜子軒喜歡顧夢惜,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替顧夢惜著想。

    “對了,大姐。你真的與戰王一同來?”顧夢惜心里委屈又不願回去,只能轉移話題。看吧,找不到路只是她給自己的借口。

    顧落梨明白顧夢惜在逃避她的話,心下也不再在意顧夢惜的態度,總之她已經仁至義盡。

    顧落梨道“我再過幾日就要嫁給戰王了。”

    “大姐,你……傳說戰王……”顧夢惜有些驚訝,這個消息太突然了,她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顧落梨倒是知曉顧夢惜要說的話,隨口接道“傳說戰王克妻?殘暴冷血?殺人不眨眼?”

    顧夢惜沒有否認“大姐,你既已知曉,那為何?”

    顧落梨抬眼看了看楚之寒所在的高台,此時楚之寒正在專注看著比武。顧落梨收回目光,道“你看他像是傳說的樣子嗎?”

    “戰王氣勢太強大,我一看他就害怕。”顧夢惜有些不好意思道。

    顧夢惜在洛陽長大,見過的官不少,但頭一次見戰王這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身份,看到戰王,她自然有些畏懼。但看起來真像是殘暴冷血的人,這話她可不敢告訴顧落梨。

    “有些人看著可怕,或許才是你能依靠的人。有些人……”顧落梨想到杜子軒與顧夢惜頓了頓,才道,“算了,我也不過多勸你,你自己好自為之。”

    顧夢惜知曉顧落梨對自己無可奈何,心有愧疚,不曾言語,更不敢看顧落梨的眼楮。

    “我與戰王的親事在六日後,明日應該就會有官差去洛陽接叔父叔母,你自己看著辦,好好保重。”顧落梨說完,又寒暄一番,便轉身離開。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貳拾伍 武林大會遇夢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貳拾伍 武林大會遇夢惜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