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初下聖旨聘禮下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有戰王適婚嫁娶之時,當擇賢女與配。又茲聞禮部尚書千金顧落梨品貌出眾,知書達禮,堪稱天造一對。為成人之美,特將顧落梨許配戰王楚之寒,于七月初八完婚。一切禮儀,交由禮部尚書與欽天監監正。另,賞賜顧落梨白銀千兩,府邸一座。欽此。”來宣旨的是皇上身邊最紅的太監,王公公。多少人搶著巴結,還不一定排得上號。足以見得皇上對這門親事的重視,這也是顧府的榮耀。

    “臣女顧落梨謝主隆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顧落梨跪著雙手接過聖旨。

    顧府眾人皆跟著齊,“皇上萬歲萬歲萬歲歲。”

    王公公將皇上賞賜的銀兩與地契交給循兒,顧落梨示意循兒,循兒立刻拿出三錠銀子悄悄給王公公。

    王公公贊賞地看了眼顧落梨。

    王公公臨走時,顧正明又給了些銀子給他,他看顧府的目光也溫柔了些。

    “七月初八正是你及笄日子,看來皇上對這門親事很滿意。”所以才想要顧落梨快些嫁給戰王楚之寒。

    顧落梨淡淡一笑“婚禮之事,就有勞爹爹了。”

    “應該的,應該的。”顧正明看著顧落梨,慈祥地笑道。

    看著顧正明對顧落梨的寵愛,張氏與顧知雅心中皆是氣不過。

    “恭喜嫡姐,即將成為戰王妃。”顧正明離開後,顧琴瑤拉著顧落梨的手,開心道。

    “听說戰王冷血殘暴,有克妻之命……”顧瑩瑩還未說完,一旁的李姨娘立刻呵斥道,“瑩兒,別沒規矩。”

    自己不就說了實話嗎?顧瑩瑩見自己的娘語氣這般凶,頓時有些不滿,咬了咬嘴,臉上帶著一絲不甘心地看了眼顧落梨,“我說的是實話,別人都這麼說。”

    她就是看不慣才回京的顧落梨,竟能被顧正明那般寵愛。

    顧落梨輕輕從顧琴瑤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看著顧瑩瑩,笑容疏遠而淺淡“我以為三妹飽讀詩書,卻沒想到還深信這些市井之言!這不是你一女子該議論的事,否則與那些長舌婦有何區別?”

    “你……”顧瑩瑩還想說什麼,顧琴瑤立刻將她拉走。

    “這丫頭一向口不擇言,大小姐千萬別放在心上。戰王妃之位,這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

    李姨娘一心化解自己女兒帶來的尷尬。卻沒注意到張氏將她對顧落梨的態度看在眼里,張氏目光中瞬間閃出一絲凌厲。

    “原來李姨娘這般看中戰王妃之位,早知曉我就讓老爺稟報皇上,將琴瑤與瑩瑩嫁給戰王。”張氏冷眼對李姨娘說道。

    李姨娘微怔,面色依然是溫柔地笑“若琴瑤與瑩瑩快要及笄我倒是很樂意,不過她們年齡若小,老爺願意,皇上還不一定同意。所以若書謝謝夫人的好意。”

    李姨娘名為李若書,家族皆是書香門第,甚至還出過狀元。只是如今家族落沒了,否則也不會為妾。

    “不過你同意,戰王未免看得起她們。李姨娘你放心,待琴瑤與瑩瑩到了婚嫁年齡,本夫人定會給她們找個好人家。”張氏在暗示李姨娘,顧府是她做主,顧琴瑤與顧瑩瑩的婚事都是她說了算。李若書敢與她作對,簡直是找死。

    李姨娘听懂了張氏的威脅,心有不甘,卻只能默不作聲。

    顧落梨心中冷冷一笑,開口替李姨娘解圍,對張氏道“我的婚事已定,接下來就輪到二妹了,夫人可有中意的人?不妨說出來听听。”

    張氏敢說顧知雅與三皇子珠胎暗結的齷齪之事嗎?她就故意這般問。

    “你二妹若有喜歡的人,我覺得滿意定會成全。”張氏拿著手帕擦了擦額頭因天熱出的的細汗,意味深長地笑道,“落梨,你還是關心好自己的事,這兩個月你可不能出錯,否則丟的不只是顧府的臉,更丟戰王的臉。”

    顧知雅對張氏的計劃心知肚明,又看著這劍拔弩張的氣氛,心中暗喜。語氣溫柔道“娘,你可別給大姐太大的壓力,畢竟王妃不是那般好當。”

    “王妃不好當,未免皇妃好當?”顧落梨看著顧知雅,笑容深沉。

    顧知雅與張氏心中一驚,莫非顧落梨知曉何事?兩人對視一眼,張氏立刻黑著臉,訓斥道“落梨,話可不能亂說,若被別人听到要落人口實。”

    “這里就我們顧府的人,如何傳出去?莫非有人想要害顧府,害自家人?倒也難免,畢竟人心難測。”顧落梨每一句話都說給張氏听,張氏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顧落梨趁張氏還未說話之前,立刻說道“夫人與姨娘繼續聊,落梨先行告退。”

    說完便帶著循兒離開。

    顧落梨讓循兒去找錢莊老板,將白銀換成銀票,自己將地契放在床鋪之下。

    給自己泡了杯上好普洱,便坐在書桌前練字。一張白紙之上,赫然出現一首詩。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這是納蘭性德的《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

    在現代,她雖是雇佣兵,但是除卻執行任務時,她大多的時間都拿來看書與練字。

    要說古詩人里,她最喜愛的還是納蘭性德。雖是男子,卻帶著與生俱來的悲天憫人的心性。

    她明明是個冷漠無情,殺人不眨眼的雇佣兵,卻偏偏喜歡納蘭性德這種柔情悲傷的詩,還真是諷刺。

    次日午後,顧落梨正在竹林深處制作木樁,用來練拳。循兒急匆匆的腳步便響起,顧落梨拍了拍衣裙,走出竹林。

    循兒正好迎面向她跑來“小姐,戰王來了,還抬著好多聘禮。”

    “戰王親自來?”顧落梨洗了洗手,又理了理發髻,向前院走去。

    循兒跟在她身後詫異地問道“小姐,你不換身更好看的衣裳嗎?”

    “無妨,戰王是來下聘禮不是來看衣裳的。哪怕我就是穿得破破爛爛,他也不可能因此退婚。”這張臉長的也就這樣,太過分去追求外表,倒不如多要求內在。

    “小姐說的是。”小姐容貌雖比不上二小姐,但氣質是越發出眾,在循兒心中,小姐無論怎樣都好看。

    到達前院時,只見院子放著二十個大木箱,木箱之上綁著一條大紅花,兩排官兵在一旁等候著。

    顧落梨領著循兒踏進大堂,戰王坐在正上位,顧正明與張氏坐在左下方。

    顧正明帶著笑與戰王交談,戰王卻漫不經心地回復。

    “臣女顧落梨拜見戰王。”顧落梨行了禮,落落大方。

    “你是本王未來的王妃,且無須多禮。”戰王楚之寒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像是一杯陳年老酒,經歷了無盡歲月。

    又見戰王一身黑色蟒袍,身材高挑挺拔,當真算得上??“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有匪君子,充耳瑩,會弁如星。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

    戰王最特別的便是雙眸,深邃似無底洞,讓人看不透,表面平靜似湖泊,深處卻暗潮涌動。

    “多謝戰王。”顧落梨抬起頭,剛好與戰王四目相對,可惜誰也沒看出誰的情緒。

    “顧大人,本王的婚事你可要辦的風風光光,皇上口諭,一切事宜不必先承稟皇上,與本王商量便可。”楚之寒語氣平靜且淡然。

    顧正明立刻點頭道“是,是,下官遵命。”

    “本王此次來,一是送聘禮,聘禮有多件進貢之物,稀有之物,這些本王希望未來王妃能親自收下。二是為了和未來王妃聯絡聯絡感情,不知顧大人可準許?”楚之寒特地將親自收下這四字語氣加重。

    顧落梨心中了然,只是送聘禮,戰王大可不必來顧府。此番他親自前來肯定是來給她撐面子的。可是為何呢?

    “準許,當然準許。”顧正明生怕怠慢了這位王爺,立刻對顧落梨道,“落梨,你就帶王爺去顧府各處轉轉。”

    “是,爹。”顧落梨也想知曉楚之寒在搞什麼鬼,乖巧應道,“王爺這邊請。”

    沒讓循兒跟在身後。顧落梨自顧自走著,楚之寒便跟在她身後,沉默無言。顧落梨能感受到,楚之寒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

    直到走到後院的湖邊,微風輕吹著柳枝,柳枝劃過湖面泛起絲絲波瀾,片刻又平息。

    顧落梨站定,楚之寒與她並肩,比她高出約莫一個頭。

    “不知戰王有何話要說?”培養感情是假,想從她身上打探什麼才是真。

    楚之寒看向湖面,目光深遠而悠長“是你救了雲驍?”

    顧落梨挑了挑眉“他為何會告訴你?”雲驍不是答應過她不告訴任何人嗎?果真是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楚之寒冷冷一笑“他受了傷本王看得出來,況且他不敢隱瞞本王,畢竟你是本王的王妃。”

    雲驍回來時楚之寒便看出雲驍受了傷,在他的追問之下,雲驍便一五一十說了。

    他救過雲驍一命,雲驍便一直跟著他,雲驍能瞞得過所有人,唯獨無法瞞過他。

    “雖不知你為何會同意與我的親事,但既然你知曉這件事也無妨。”顧落梨倒也不怪雲驍。

    “你不怕本王?”京中女子听到他的名字都有些害怕,幾個小公主見了他就更像老鼠見到貓一般,唯獨顧落梨,語氣淡然。

    而且顧落梨雙眸很平靜卻又好似藏著萬千洶涌,就連閱人無數的他,都看不出顧落梨所想。

    果然如雲驍所言,這個女子很特別。

    “我們是同一種人,我又威脅不到戰王,我為何要怕戰王?只不過戰王地位比我高。未見之前對戰王也算有諸多幻想,見了之後倒覺還不錯。”顧落梨是二十一世紀而來,對地位自然不會有特別大的概念。她只是實話實說。

    楚之寒絲毫不曾將她當成臣女,從與他說話開始,她就感覺到楚之寒特意把自己放在與他平等的位置。楚之寒雖然冷漠,但心思細膩,珍惜人才。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柒 初下聖旨聘禮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柒 初下聖旨聘禮下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