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 桃花谷中桃花劫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謂知 書名︰無顏狂妃

    次日,顧落梨領著貼身丫鬟循兒坐上早已準備好的馬車。

    原主從小在洛陽顧家與桃花谷往返,不知在桃花谷度過了多少日月。若此次回京順利找到玉佩,怕是再也不回來,有些事,她只有代替原主去完成。

    一旁是懸崖,一旁是雜草叢生的樹林,馬車在這山道之山行走,輕幽寂靜??。

    進入桃花谷有兩條路。一條機關與陣法密布,另一條便是在懸崖之下,除非輕功出神入化,借助石壁落下,否則粉身碎骨。

    至少目前而言,只有顧落梨與桃花谷谷主徐惘能隨意出入這第二條路。

    顧落梨提上在清風樓買的糕點與好酒,命循兒在懸崖之上等著,自己便縱身一躍,落入懸崖。

    輕踏在石壁之上,借助石壁的推力,穩穩落地。

    那有一片桃花林,如今綠葉蔥郁,綠葉間帶著不少的花苞,這便是桃花谷的由來。

    不過,顧落梨恐怕看不到桃花林盛開了。

    穿過桃花林,便是一片湖泊,湖泊周圍青草密布,還有幾棵果樹。陽光透過枝葉,星星點點散落在地面,光影斑駁。

    七八間竹屋便在湖泊邊,竹屋上掛著紅燈籠,一旁還曬著魚干與果干。竹屋旁還有一片空地,空地之上便曬著各種知名與不知名的藥草與毒草。

    “今日怎麼有空前來?可惜師傅與小師妹都不在,吃不到清風樓的東西了。”洛錦書剛巧從竹屋里走出,手里還拿著醫書,見顧落梨就站在不遠處,他立刻迎上前。

    顧落梨將糕點酒菜放在亭中的石桌之上,道“真不知師傅與小師妹為何一心向往外面的世界。”

    徐惘有三個徒弟,大徒弟洛錦書擅長醫術,二徒弟顧落梨擅長武功,三徒弟詩寧擅長毒術。

    徐惘愛出桃花谷不說,詩寧性子急,在桃花谷待不住,隔三差五跑出去闖禍。

    唯獨洛錦書,出谷游歷過三次之後,便再也不願出去。

    “桃花谷的日子輕松自在,能讓人忘卻一切俗事。外面的俗事只會讓人想逃避,恐怕只有你我是這樣想。”洛錦書天生皮膚便白皙,加上常年學醫,身上帶著溫柔的氣質,和他相處,總感覺如沐春風。

    憑原主的記憶,顧落梨知曉,洛錦書六歲那年親眼看著爹娘被殺,自己只能躲在暗處卻無能為力,這一直是他的心魔。他出谷三次說是游歷,其實還是去打探殺他爹娘的仇人,只是次次不如意。

    “快到午時了,留下來用膳吧。”洛錦書將醫書合上,走進廚房。

    顧落梨也不推脫,見洛錦書不需要幫忙,自己便坐在木椅之上微憩。

    幼時的記憶,如走馬燈般出現在她的腦海。

    那是原主顧落梨初見洛錦書,顧落梨只覺洛錦書長的好看。後來,洛錦書努力學醫,比誰都還要努力。

    因為洛錦書曾在她面前很認真地發誓,一定要治好她的病。那一刻,有一顆愛意的種子便種在她的心里。

    洛錦書對她很溫柔。她總是喜歡跟著洛錦書,哪怕練武再累再痛,只要有洛錦書在一旁看著,她便心滿意足。因為那時,他們的人生只有彼此。

    察覺有人看著自己,顧落梨立刻警覺,想來是洛錦書,她便依然假裝閉著眼。

    洛錦書就這般靜靜地看著她,不曾言語。

    用膳時兩人沉默無語。

    終于,顧落梨將自己要回京城的事告訴洛錦書,洛錦書的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大師兄,此次回京我或許再也不會回桃花谷。”

    洛錦書收起眼中的詫異,只剩下一抹苦笑“這一刻來的這麼快嗎?”

    顧落梨初來桃花谷時,他以為顧落梨和他與詩寧一般,都是孤兒。卻沒想到顧落梨是禮部尚書的嫡女,從那一刻,他們的身份便天差地別。

    他知曉,她終究有一天要回到屬于她自己的天地。

    “大師兄,你會出谷嗎?”顧落梨問道。

    洛錦書醫術了得,百病可醫,百毒可解,人稱妙手神醫,多少人手擲千金也不曾見一面。

    “若你何時需要我,我定會義無反顧,若你不需要,我便放下恩怨,守著這桃花谷,不再離開。”既然找不到殺父仇人的下落,他倒不如忘卻仇恨,在這桃花谷隱世一生。或許多年後,世人都會忘記,世間還有個妙手神醫。

    可是,洛錦書唯一想做到的,就是在顧落梨需要之時,出現在她面前。

    顧落梨輕嘆一聲“你放心,想必我回京的日子不見得好過,到時候我肯定麻煩大師兄。”

    “明知不好過,你還是要回去。”洛錦書輕輕搖頭,輕嘆一聲,“師傅與師妹留戀俗世,你不得不入俗世,終究只余我在這桃花谷看盡花開花落。”

    “大師兄,我知曉你報仇心切,但其實你不必將自己逼得太緊。你說你學醫是為了世人有求于你,更方便你尋找仇人,但除卻你最初的想法,救人莫非不是一件好事?你何必將自己困在桃花谷?”洛錦書太過于執念,明明是妙手神醫治百病,卻治不了自己的心病。

    “或許有一天我會想通,但不是現在。”洛錦書無奈一笑,“我給你多準備些不同功效藥丸,以備不時之需。我再給你拿點師妹的毒藥,到時候誰害你你盡管下毒。師妹的毒藥除了我,解開的人少之又少。”

    大師兄,你不是一向溫柔嗎,原來這麼腹黑!

    洛錦書給她裝了一個包袱的藥,兩人又聊了一些小時候的事,顧落梨便要離開。

    “師妹……”洛錦書突然叫她一聲,她看著洛錦書,洛錦書從嘴角擠出一抹微笑,“珍重,有緣再見。”

    再多的話,他已說不出口。只剩下這句珍重,是他對她最大的祝福。

    “師兄,你也珍重。”說完這句話,兩人相顧無言。

    腦海中的記憶再次浮現。

    “大師兄,師傅讓我督促你是否用功?”

    “大師兄,你別趕我走,我就想跟著你。”

    “大師兄,我餓了,我想吃你做的飯。”

    “大師兄,這次的藥好苦,我不想喝。”

    “大師兄,我的生辰你要送我什麼呀?”

    “大師兄,我可以幫你試這草藥,有你我不怕中毒,你定能救我。”

    大師兄,大師兄……

    那年夏深秋初,微風蕭瑟。顧落梨在桃林里練劍氣,片片桃花瓣飄落,落在她的發上,她的肩上。洛錦書溫柔地將她身上的花瓣拿下。他的臉那般近,她好似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她的耳根發紅,心跳加快。

    那一刻,她希望時間停止……

    可是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如今的顧落梨已不是原主,對洛錦書沒有任何感情。

    只是當顧落梨說完後會有期,轉過身後,那雙眸滑落的淚,是那麼冰冷入骨。

    顧落梨知曉,那是原主的淚,生離死別,愛而不得。

    而顧落梨也不曾看到,當她轉過身後,洛錦書悲傷不舍的臉。

    原主最後的心願已了,這一次是真的離別,不管與洛錦書再或不見,那份愛情都已被埋在逝去的原主的心間。

    與顧府眾人離別那日,天空烏雲密布,好似要壓下來一般。一番告別與不舍之後,顧落梨與循兒便啟程回京。

    穿過熱鬧的街道,顧落梨掀開車簾,洛陽的城牆高聳,青磚之上已布滿了青苔。

    出了這城門,顧落梨便再也不用模仿原主,她能做回真正的自己,一個冷血殘忍的自己。

    趕了兩日的路,一場大雨,來的十分急。

    這條官道是最偏僻的路段,沿途沒有客棧。循兒立刻拿出傘,對顧落梨道“小姐,方才路過時我好像看到後方樹林里有人家,不如我們去那里避雨。”

    看著雨一時也停不了,顧落梨便與循兒牽著馬車向循兒見到的人家走去。

    索性循兒並沒有看錯,不過那不是一戶人家,而是一座雜亂的破廟。

    循兒將馬牽到柱子旁栓著,索性破廟里有干草與樹枝,顧落梨立刻生了一堆火,衣裙漸干,身體也變得溫暖。

    循兒有些困意,顧落梨便讓循兒上馬車休息,自己坐在火堆旁。四周十分安靜,除卻雨落下的聲音,便只有柴火偶爾燃爆的聲音。

    不知多久,突然,一陣深淺不一的腳步聲漸漸臨近,想必來者是受了傷。

    顧落梨也不怕,依然靜靜地坐在火堆前。只見一男子跌跌撞撞跑來,他深藍色的衣服早已被雨淋濕,衣服被劃幾道傷口,雨水混著血將周圍都染成紅色。

    眼見著他要跑到火堆前,他終于體力不支倒在地上。好似沒料到這里有人,他望向顧落梨,嘴一張一合。

    他的發絲遮住了臉,顧落梨看不清他的模樣,只看到他的嘴型,與他深邃的眼眸。

    顧落梨身為雇佣兵,她知曉,男子在說“快跑。”

    自己都成這般模樣,竟還關心她的安危?顧落梨依然坐著,好似沒听到般。

    男子見顧落梨當他不存在,自己也顧不上顧落梨,便放棄掙扎。將身體翻平,閉上眼楮,認命地躺著。

    一陣凌亂的腳步從四面八方傳來。看樣子應該有七八個人。想必就是追殺男子的人。

    顧落梨看著從男子翻過身時,從懷中滑出的玉佩,雙眸微閃。

    不久,七個蒙面黑衣人跑進破廟,看著男子躺在那里,幾個松了一口氣。

    只是他們也沒想到這里還有外人。

    其中一個黑衣人悄聲道“怎麼辦?”

    “一起殺了。”領頭的毫不猶豫說道。

    在他們看來,火堆旁的女子不過是個倒霉鬼。

    黑衣人的聲音再輕,也逃不過她的耳朵。她嘴角冷冷一笑,緩緩起身,冷聲道“就憑你們想殺我滅口?若我不同意呢!”

    黑衣人沒想到他們說的話能被顧落梨听到,目光中難掩驚訝。

    “想必她會武功。”黑衣人立刻提醒伙伴。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顏狂妃》,方便以後閱讀無顏狂妃貳 桃花谷中桃花劫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顏狂妃貳 桃花谷中桃花劫並對無顏狂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