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好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書名︰我在夾縫中生存

    顧輕承做了一個夢,夢回那一晚,那一場雨,那一間義莊。

    他又見到了翁然,睡在那佛像的懷中,睡的那麼安穩,這次再也沒有人驚醒她,就連狂風暴雨都纏綿了起來,他就站在旁邊,靜靜的看著她。

    亂了的心緒一點點安穩了下來。

    床邊,顧雲柔瞧著他的臉色逐漸緩和了下來,提著的心也終于放了下來。

    撫了撫顧輕承的額頭,“誒,傻孩子。”

    涂羅城,有間客棧

    思無邪瞧著眼前直勾勾瞧著自己的三雙眼楮,尤其是多看了錢多多一眼,沒成想還真有萬一。

    “邪無思啊邪無思,你可真是給我添了個大麻煩!”思無邪在心里嘀咕著,然後認命的開口道︰“人,我沒帶回來,但是人活著,而且是安全的活著,是絕對安全的活著,是即使有柳家,有王鵬,她也可以安全的活著的安全!”

    他盡量讓自己的話听去很有分量,可以說服三人,主要是說服徒留影和錢多多,馮青沒有表態的資格。

    就見徒留影兩人果然面露疑惑之色。

    “你沒將人帶回來!”錢多多先抓住了重點。

    思無邪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她是自願留在魔教的。”還是要掙扎一下的。

    錢多多不理會他的掙扎,前一步,很是逼迫的又說了一遍,“你沒將人帶回來!”

    思無邪吸了口煙,又緩緩將煙吐出,望著白煙飄散,終于是不再掙扎了,“沒錯,我沒將人帶回來,答應你的事情我沒做到,所以之前你我二人的約定可以不算數,你想說什麼?”

    “為什麼不將她帶回來,魔教是什麼地方,她怎麼可能自願留在魔教!”錢多多卻沒按照他所想,提什麼讓他娶她之事,而是擔心著翁然。

    所以此時面對她的質問,已經想好說詞的思無邪啞然了。

    “她一定是被迫的,你怎能不救她吶,你答應過我的。”錢多多仍念叨著,神色傷心。

    徒留影則是一直沒有開口,想著翁然說的那些話,魔族,魔教,這其中難道有什麼關聯?

    思無邪所說的安全,仔細一想,那日翁然身邊那人的態度,再加魔主這個稱呼,而翁然現在的狀況,或者真的留在那里更安全。

    “那里真的能保證她的安全嗎?”

    錢多多驚訝的看向徒留影,“你什麼意思,不會真的就叫她留在魔教吧。”

    “我保證,能。”

    “好,我只有一個要求,希望大長老可以成全,讓我們見她一面。”

    被忽略的錢多多又急又怒,大吼一聲,“你們在干嘛!”

    “多多,我相信大長老。”

    錢多多一身的怒氣一下就散了,思無邪也開口鄭重的道︰“相信我。”

    錢多多的怒氣是徹底沒了,將頭一轉,不說話也不再反對了。

    “至于見面的事,還請容我慢慢安排。”

    “好。”

    徒留影答應的痛快,但越是痛快,越是相信思無邪,就讓思無邪越無法失信于她。

    “我們在武閣等大長老的消息,這就告辭了。”

    錢多多瞧了眼思無邪,對方正在吞雲吐霧,完全不往她的身看,模樣很是故意。

    錢多多哼了一聲,然後高高抬起自己的小下巴,像只驕傲的小孔雀般矜持高貴的走了,只是心里的小孔雀正在嘩嘩的掉著眼淚。

    “呼~”

    逃過一劫的思無邪舒了口氣,這錢多多看樣子對自己冷靜了不少,只要自己避的很狠,折斷自己人生中比較大的孽緣還是可以避得開的,畢竟自己最終的孽緣是牽在那個人身的。

    又珍惜又肉疼的取出一點點忘憂,放到煙嘴口里,慢慢品著那沁入肺腑的暖香,游走一圈,渾身都是溫暖的,他這人向來喜歡會讓人溫暖的東西,只因為他的血液太冷了。

    魔殿頂層

    魔教教主邪無思正將香爐里的香煙往跟前扇著,冷香撲面而來,讓渾身冰冷的血液如同遇見同類般,更加的舒坦了,這就是他喜歡這冷香的原因。

    盯著那裊裊輕煙,一時出了神。

    忘乎城,顧家

    昏了一天的顧輕承,在半夜蹭的下睜開了眼楮,入眼的黑暗讓他有些愣神,但很快便想起了之前的事,嗖的就爬了起來,手腳並用的下了床,連鞋子都未穿,急沖沖的跑了出去。

    推門聲,驚醒了門外守夜的下屬,揉著眼楮,語氣發懵的道︰“少、少主,您醒了。”

    顧輕承瞧了他一眼,不是今天向自己稟報的人。

    腳步不停,向院外跑去,出了他的院子,便是小小的花園,地已石鋪路,他一路跑去,腳下已是血跡斑斑,驚了一路守夜的下屬。

    當他來到下屬所住之院落時,顧雲柔已是听到稟報,披了件外衣連忙跑了來,就見顧輕承跟瘋了樣將一扇扇門打開,進內找人。

    “輕承,你找什麼吶?”

    “是你!”

    顧輕承瞧著眼前手臂打著板的人道,嚇得那下屬真是差些都哭了,這怎麼還半夜找來了,能不能放過自己,自己只是個傳話的而已,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少、少主......”

    帶著哭腔的叫了一聲。

    顧雲柔也跑了進來,一瞧見那屬下,就什麼都明白了,愈發心痛,自己的寶貝疙瘩是動了真情,付了真心啊。

    “你白天說什麼了?”

    一听這個問題,那下屬真的哭了出來,求救的向顧雲柔瞧去。

    “輕承,那位叫翁然的姑娘不幸亡故了,娘親已經將發現此事的人叫了回來,明日晌午應該就能到,你等他回來,叫他詳細的告訴你。”

    顧輕承這才將目光從那人身轉到他娘親臉。

    顧雲柔忍著心疼,露出溫柔的笑,“輕承,你乖,你既然這麼喜歡那姑娘,她去的如此突然,應該會有一些未了的心事,你保重自己,替她完成,也算是盡了一份心意,是不?”

    她這一番話,倒算是說到了顧輕承的心里。

    就見那雙眼中終于重新有了光芒,“對,沒錯。”

    他又陷入自己的世界,模樣有些瘋癲的想著關于翁然的事情,喃喃嘀咕道︰“她的心事,柳家,王鵬!”(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在夾縫中生存》,方便以後閱讀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八十二章 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八十二章 好並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