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人 定局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書名︰我在夾縫中生存

    在他第三次準備往里續煙草之時,徒留影終于是忍耐不下去了,“大長老,還請告知。”

    思無邪瞧了她一眼,將手中煙管放到旁邊桌,那木盒也在面,盒子蓋是打開著的,里面紅透,死透的蠱蟲,無時無刻不在提醒眾人,這表示什麼意思。

    思無邪也將手指了過去,“蠱蟲亡,表示翁然亦亡,你卻說她還有希望,是什麼意思?”

    徒留影神色復雜,嘴唇幾次欲張,但最後開口說出的還是一直重復的那句話,“大長老,只需讓我見到給你蠱蟲之人即可。”

    “誒......”

    思無邪悠悠嘆了口氣,行雲流水的在收手的同時,往煙管里續了煙草,“她若會出面,便不會將蠱蟲轉交,蠱蟲亡,你們也別再抱著希望了。”

    眼看著他再次拿起煙管。

    徒留影忽的退後一步,弓腰執禮道︰“還請大長老給我陽關焉家一個面子。”

    陽關焉家四字一出,風諾二人皆是震驚,唯有大長老平靜如舊,合起雙眼,“陽關焉家會給我思無邪這個面子的,退下吧。”

    徒留影雙眼發紅,是自責是愧疚,翁然所指望的人不願意出面,思無邪若是願意出面也不會沒有動作,求他無用!既無用,就更不能說出翁然的情況了。

    徒留影明白,只要將魔族的事捅出來,肯定會有人插手。

    可,那樣就不能保證翁然的安全了。

    “風諾,送客。”

    徒留影快速眨了幾下眼楮,將桌的木盒拿了回來,轉身便向外走去,沒了禮數。

    馮青自是跟。

    風諾瞧了思無邪一眼,他對思無邪很了解,他決定了的事情沒有誰能改變,更何況,是他看重的朋友,他從不做違背朋友意願之事。

    “我先離開了。”

    風諾追了去,剛來到外面,就听幾聲“砰砰”的響聲,尋聲瞧去,徒留影若受傷的野獸大口喘著粗氣,垂下的拳頭往外流著血,她身前兩棵老樹正在傾倒。

    徒留影想不到辦法,她找不到既可以信任,又會願意,又有能力救出翁然的人。

    心中的難過不甘,對翁然的愧疚和不舍,種種情緒快要將她壓到爆炸,一聲怒吼,再次揮拳,三人合抱方能抱住的粗樹,便被這一拳打的轟然倒塌。

    徒留影的身體則是無力的順著那剩下的半截樹干滑落了下去,本就傷了的手又被摩擦的傷的更深,木屑刺進傷口,她也渾然不覺疼。

    將頭抵在樹干,隱忍著聲音,哭了起來,只有不住抖動的身體和不時溢出的一兩聲嗚咽。

    剛邁公平山山頂的陶冶看到的就是這番模樣的徒留影。

    一時愕然,但卻因那悲傷的身影而同覺悲傷,明明是那麼瀟灑英氣的師妹,究竟是發生了何事會在這公平山泣不成聲?

    陶冶心中起疑。

    “抱歉。”

    馮青二人只當他這句抱歉是在替思無邪而說。

    “翁然......死了!”

    徒留影說這句話時,語氣狠的幾乎咬牙切齒,風諾其實早在見到蠱蟲亡時便已經不報什麼希望了,這一趟公平山之行,也不過是讓最後的幻想幻滅而已。

    馮青和翁然並沒有什麼情義,但此情此景,為了錢多多也是感到難過。

    只有陶冶,才是第一次听到這個消息的人。

    “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風諾說著轉身,這才瞧見一臉震驚的陶冶。

    徒留影用手撐著樹干,勉強站了起來,“如果是要去搶奪翁然的尸體,不必了,她......”身體一晃,五指用力,深入樹干,木屑染血。

    “她......”

    徒留影猛地轉身,“尸骨無存!”

    馮青一顫,不可置信的看向徒留影,鈴聲突然響起,擾人心神,風諾滿頭的小辮子因此極細微的晃著,深吸了口氣,臉的紅色花紋和肩頭的鬼頭刺青,一者好似綻開,一者仿佛露出了獠牙。

    風諾什麼都沒說,和陶冶擦肩而過,離開了。

    “大師兄!”

    馮青有些懵的叫了一聲。

    徒留影已是快步來到陶冶跟前,血滴了一路,陶冶瞧著眼前行禮的人,雙眼泛紅,發腫,嘴角有著血跡和齒痕,心緒亂而不定,若隨時會暴發的火山。

    無論多堅強的人,都有柔弱的一面。

    “大師兄,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徒留影說著,便欲離開。

    “等一下。”

    “大師兄還有什麼事?”語氣不耐。

    陶冶遞過一個瓷瓶,“這是傷藥。”

    徒留影並未接。

    “失禮了。”陶冶說著,牽過徒留影受傷的手。

    徒留影這才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一把將手甩開,“我還有事。”

    再不停留,邁步向山下奔去。

    “師妹,人死不能復生。”

    徒留影在台階前止步,聲音中蘊著憤怒,“她曾經也是你的師妹,叫過你師兄,在武閣,听從武閣的命令,為了人世的安全,為了武閣的榮譽而浴血奮戰過!”

    沒再多言,下了公平山,徒留【】影又急沖沖的往血海趕去。

    “馮師弟,究竟是發生了何事?”

    “抱歉大師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翁然她亡故了。”

    陶冶也沒有繼續追問,他不是那種會刨根問底的人,尤其是感覺到對方明顯不想明說的情況下,再者論關系,自己也沒有資格質問她們,翁然為何亡故。

    “徒師妹,情緒不穩,勞你多注意些了。”

    “是。”

    馮青一直追到了血海,才追了徒留影,或者是對方冷靜了下來,在等自己。

    一路無言。

    另一邊

    風諾此時正在寶石城內的一座金碧輝煌的宅子內,端著酒杯,遲遲未飲,最終放下,“對不住,辜負了你所托,你師妹的性命,我沒保護好。”

    對面之人也放下了金酒盞。

    “生死有命。”

    “千金裘!別裝了,本大爺知道你難過!”風諾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我不難過!我只是心碎了!”千金裘說著也痛飲一杯,將空了的酒杯用力的往地的金磚擲去,哀嚎了起來。

    “師妹!我的師妹啊!師兄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風諾無言,千金裘哭喊不斷,酒壇空了一壇又一壇。

    一直從天亮喝到了天黑,一身錦衣的千金裘趴在了桌子,醉醺醺的念著,“師妹,師妹別怕,師兄在,師姐也在......”(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在夾縫中生存》,方便以後閱讀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七十四人 定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七十四人 定局並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