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願渡婆娑三千界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書名︰我在夾縫中生存

    這是翁然所見過的最聖潔的人,從面龐,到周身氣質。

    即使她無一縷青絲或華發,依舊不影響,或許,這便是佛。

    琉璃佛珠金色佛文,在她手中轉動著。

    翁然如被定身,尚未來得及開口,佛者已是從她身邊飛過,眼中並無她,翁然想回身看去,這才發現,自己是真的動彈不得。

    只听得那佛者輕聲呢喃,“願度婆娑三千界。”

    “只求早遇蘭音。”粗狂的聲音,帶著無盡的深情。

    翁然能夠感受到,是一片尸山血海隨著那一人的腳步而來,若不是周身的佛氣護住,她怕是直接灰飛湮滅。

    在其身後,佛者止步在那道雄偉的身影前,雙手合十,口誦佛號間,已是被那人伸手拉入懷中。

    “阿彌陀佛。”

    “終遇蘭音。”

    血剎摩羅的神識在那聲聲字字的誦佛之聲中,化作一粒粒黑點,飄飛消散。

    佛者蘭音的神識亦在這一聲聲中消耗,光芒漸淡。

    但是血剎摩羅不曾放手。

    佛者蘭音不曾停言。

    在魔與佛的潰散中,翁然感覺到了一股幸福的悲傷,她能感覺到那二人此刻是覺得幸福的,可她卻為這段自己不了解其中故事的情感而悲傷。

    或許是因此自己處在此地,所以才會如此直接的感受到那二人的情感。

    而翁然此時的神識之海,也出現了變化,那屬于血剎摩羅的神識並未吞噬掉被佛氣護住的翁然神識,而是被佛氣渡後,融入進翁然的神識。

    外面,紅色印記隨著靠向翁然眉心處的印記,不斷縮小著。

    終于,在那魔族的眼楮都快要盯出火的時候,印記終于和翁然眉心處的印記融合到一起。

    一滴鮮紅的血自翁然眉心處的印記溢了出來。

    魔族見狀,狂笑不止,身體都笑的發起了顫。

    而血剎摩羅的神識先一步,只那麼一步盡數透過佛氣,融入進翁然的神識之中,于此同時,佛氣散去,神識之海恢復正常。

    翁然也在這一剎那,神識從明月招提,菩提鏡抽離而出。

    趁著最後那一刻松動,她轉過頭,看向身後。

    不見佛氣,不見魔氣,只有空空如也,一如她此時的心情。

    重新回歸神識之海,掌控一切的感覺襲來,這種久違的熟悉感覺,代表著,這具身體依舊屬于她,沒等她高興,“轟”這次依舊不是聲音,而是龐大又復雜的記憶如潰堤般襲來,差些將翁然淹沒。

    好在她的神識之前經歷的太多,在這股狂浪之中撐了下來。

    那是血剎摩羅這漫長一生的記憶。

    但不容她多想,魔族的聲音已是傳來,“屬下恭迎魔主回歸。”

    久閉的雙眼終于睜開,那片尸山血海在眼中隱去,眉心處的印記金光閃爍了一下,但這一切,跪地行禮的魔族並未看見。

    翁然在半空中坐了起來,衣擺同長發垂下。

    轉眼看向那魔族,開口道︰“冥侯。”

    同時站起身來。

    一聲久違的呼喚,一個久違的名字,一個屬于罪者再不曾被提及的名字,歷經千百年,再次從命名之人的口中說出,冥侯——禁幽絕冥曾經的榮耀。

    “屬下在。”

    若不是深知魔主不喜肢體接觸,他現在甚至想親吻她的鞋面,以示自己的衷心和歡喜。

    可他不知,現在看著他的那雙眼楮,是屬于翁然的。

    擁有了血剎摩羅的記憶,翁然也能理解這冥侯為何會對魔主這麼費盡心力,也許是因為擁有了血剎摩羅的記憶,竟也對眼前這差點讓她消失于世間的魔產生了一絲好感,並且未生絲毫惡意。

    但現在自己只擁有記憶和中級魔族的身體,並無法打敗幽冥,所以暫時還不能暴露。

    “辛苦你了。”

    翁然低手輕按在冥侯的肩膀,明顯感覺冥侯的身體一顫後才開口道︰“為了魔主,一切都不辛苦。”

    翁然已是從他身邊走過,來到那高座前,而後緩緩坐下。

    熟悉的感覺襲來,手下骷髏頭內,雙眼藍火旺的甚至冒出了眼眶,貪婪小心的觸踫到翁然的手,然後被一道荊棘之鞭,狠狠一抽,抽的火焰滅了大半,畏畏縮縮的回了去。

    冥侯將荊棘之鞭收回眼中。

    翁然以舒服的姿勢,倚靠在高座之,並未開口發問,直接揮手隔空虛點著冥侯的眉心,半合著眉目,眉心處印記閃爍,冥侯的神識之海已是完全對她敞開,沒有一絲保留。

    關于魔族近千百年來,冥侯所知曉的一切,自身所發生的一切,翁然全部都瞧了個清楚。

    待她放下手,冥侯已是支撐不住,冒著虛汗跪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模樣有些狼狽。

    翁然則是自努力消化著她所看到的一切。

    但好在現在神識之海無比強大,所以用的速度是極快的。

    再睜開眼看向跪地的冥侯時,不但沒有憎恨,反而還升起了一絲同情,這千百年來,他也過的太慘了,對于敗者,對于入侵人世的失敗者,魔族是殘的。

    “抬起頭來。”

    冥侯雖尚未將氣喘勻,卻是立刻將頭抬起,睫毛還掛著剛剛滑下的汗珠。

    翁然瞧著這雙,曾讓自己覺得瑰麗到有些怪異的雙眼,此時才明白,這雙眼為他主人承受過什麼。

    “下去吧。”

    “是。”

    沒有任何一句質問,冥侯的身影已是消失。

    接連著承受了這麼多的記憶,翁然還是有些消受不了,主要是血剎摩羅的記憶太過龐大,而兩人關于魔族的種種又著實讓翁然很是吃驚。

    以手支頭,再看此界,心情和之前已是截然不同。

    這可是出自血剎摩羅之手的神跡。

    出自那個還有著一統人世與魔族之雄心的血剎摩羅之手。

    最後卻被那個只想和心愛之人生死與共的血剎摩羅交予自己。

    情,無論人,佛,魔,皆是逃不了。

    翁然重新閉眼楮,很快安心的睡了過去,她已掌控此界,自然明白冥侯是藏起身來還是真的離開了此界。

    外面

    冥侯委身坐在鹽堆之,潔白若細沙的鹽粒鋪陳出一片無際的鹽之原。

    不禁回想著,魔主看自己的那一眼。

    那是魔主從來不曾露出過的神情,同情,魔主從不會同情任何人。(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在夾縫中生存》,方便以後閱讀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七十章 願渡婆娑三千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七十章 願渡婆娑三千界並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