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害人精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書名︰我在夾縫中生存

    翁然一聲極輕微的痛呼,听在顧輕承耳中卻是如遭雷擊。

    “我帶你去看大夫。”

    抓著人就要離開,可這人卻是如在這塊地生了根。

    “告訴我,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翁然的語氣愈發的急迫了,顧輕承直覺不對,但翁然已經問了她兩次,她在乎的事情,就是自己優先在乎的。

    于是,他瞧著這個讓自己日思夜想,輾轉反側的人,瞧著那雙見之不忘的眼,沒有任何猶豫的道︰“以後的路,我陪你!”

    風落,輕紗垂落。

    顧輕承覺得自己從那雙眼中看到了笑意。

    可下一刻,眼前人,驟然消失。

    他手中空空。

    顧輕承整個人都僵了住,只一雙眸子,從極細微的晃動到劇烈的顫動,空了的手,猛地用力握緊,人隨之向前一步踉蹌,可手指按破了掌心,卻是什麼都沒抓住。

    顧輕承驚慌失措的揮動著流血的手,在身前抓著。

    血水沁潤大地。

    人撕心裂肺的喊道︰“翁然!!!”

    回音不斷,震驚了路人向他瞧去,然後耳語著,這麼好看的人,居然是一個瘋子。

    顧輕承在那棵樹前,發了瘋般的找著,喊著翁然的名字,可沒有人回答他。

    結界之內。

    骨山重新安穩了下來,翁然奄奄一息的躺在上面,目光所及,青冥的天正在告訴她,她失敗了。

    眼神逐漸渙散,眼皮緩垂,卻是費力的向上抬起手,“傻、傻子、我、我在這”

    手無力的垂下,人也合眼,死聲在其身側暗淡無光。

    魔族忽然在其身邊現身,蹲下身來,伸出手,食指上凝結著一滴純黑的血,而後他將這只手指按在了翁然的眉心處,黑血盡數涌進。

    翁然的神識之海,“轟”的一下引爆。

    被壓在一角的魔氣全數暴發,情況逆轉,反將翁然的靈識之海包圍住,開始煉化。

    而對于這些,翁然已是全無感覺。

    手指在翁然的眉心處畫了個特殊的圖案後才離開。

    “已讓你見了他一面,對你也不算是太過無情了。”魔族說著,身影再次消失,兩只黑鳥飛來,三聲鳥叫響起,黑鳥在骨山之上,再次化骨掉落,砸到翁然身上。

    外面

    綠葉茂盛的樹下,一個蓬頭垢面之人,正圍著樹在找著什麼,任由雨水澆打。

    出城的人瞧見後,忍不住和同伴嘀咕,“有三個月了吧,他到底在找什麼啊?”

    同伴搖了搖頭,“不曉得,就是嘛,看著怪可憐的,誒”

    入夜,雨愈發的急了,將樹葉都打落了不少。

    落湯雞般的顧輕承一手抵著樹干,整個人瘦的脫了相,眼中是清楚的哀傷之色,自言自語道︰“我怎麼就找不到你吶。”閃電驚眼,緊接著便是一道巨雷。

    將夜空炸出一瞬的白幕。

    顧輕承痛苦的垂下頭,低著樹干的手握成拳,“是我沒用,不過,你等我,我一定會找到你!

    翁然,你一定要等我。

    知道嘛。”

    人是在雨夜之中離開的,第二天青天白日,陽光明媚。

    白日里說他看著可憐的人,拉著伙伴早早的就跑了出來,卻是驚疑出聲,“咦~人沒在?”

    “被雨澆跑了吧,你可真是閑著沒事做了,快回去吧,還有那麼多活要做吶。”說著,將人拉了回去。

    武閣

    徒留影從閉關之地走了出來,陽光晃的她站在洞門口一時眯起了眼楮,卻仍固執的瞧著那大顯神威的日頭,不禁又想起那不告而別的人。

    “你,現在又在哪里吶?”

    緩緩收回目光,有些失落,但仍是收拾情緒,向峰頂而去,出關第一件事,自是要去拜見師父,說明情況,行至中途,卻是與南宮夢撞了個正著。

    對方帶著那讓她厭煩的笑,恭喜著,“師妹,此次閉關,修為又大有長進,真是好生厲害,師父一定會很高興的。”

    “見過師姐,就不耽擱師姐了,請。”

    徒留影可以說是連客套都懶的客套,她這是在敷衍。

    跟在南宮夢身後的兩位同門,見此卻是忍無可忍,康佳一聲酸哼,“師妹,師姐在跟你道賀,你連客氣都不客氣一下嘛!”

    梁飛絮搭腔道︰“康佳你失心瘋了不成,這可是徒師妹,師父最得意的弟子,在這第五峰之上,她用的著對眾人客氣嘛,你說我說的對嗎?徒師妹。”

    梁飛絮笑的白牙森森。

    徒留影轉眼瞧去,傲然道︰“你說的對。”

    梁飛絮,康佳二人神色瞬變,徒留影已是從南宮夢身邊走過,向梁飛絮譏諷道︰“難得有如你般聰明的師姐,有前途。”

    然後在二人傻眼的時候,悠悠然離開了。

    “她!她簡直太囂張了!”康佳怒不可遏的道,呼吸都急促了。

    “南宮師姐,你”梁飛絮向南宮夢開口,卻是被南宮夢的笑聲打斷,嚇得梁飛絮話都沒敢說完,又小心翼翼的叫了聲,“南宮師姐?”

    “走吧。”

    南宮夢沒多說什麼,梁飛絮二人交換了個眼色,也沒敢再繼續這個話茬。

    徒留影已是來到魚之樂的住處,將閉關的事說了遍。

    魚之樂滿意的點著頭。

    “你們啊,正是好時候,只要肯努力,前途不可限量。”整個武閣,怕是也沒幾人見到過魚之如此和顏悅色的模樣,可徒留影卻是常見的。

    “弟子謹遵教誨。”

    魚之樂看著自己這個努力修煉,有天賦,且還知書達理的徒弟,是越看越滿意,但經歷半世的她,眼光自然是毒辣的,徒留影那一絲沒有收起來的不開心,還是被她瞧出來了。

    她自然知道是因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那個害人精!

    不過,幸虧她離開了,留影才能心無旁騖的努力修煉,不然,總是和那種心思狡詐之人混在一起,早晚路要走偏,孫喬那件事,自己就覺得此子,不是善于之輩。

    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或許是孫喬慧眼獨具,早就看穿了此人,才會找她麻煩。

    看來有必要將此事與閣主說說。

    魚之樂心思百轉,開口卻是絕口不提有關翁然之事,“閉關這麼久了,下去好好休息休息吧,勞逸結合,方能事半功倍。”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在夾縫中生存》,方便以後閱讀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六十章 害人精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六十章 害人精並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