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冤枉啊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書名︰我在夾縫中生存

    他才是落下的那柄刀子,要了阿娘的性命,又間接的要了華兒的性命,此時此刻,他不會听不懂柳眉兒所說的這些,可身為當事之人,他卻一直沒有開口。

    他就端坐在看台之,看著柳眉兒瘋魔,看著自己被迫,雨水讓翁然瞧不清他的神色,自己承認了這個身份,便是承認了自己在他面前的所作所為都是弄虛作假。

    自己當初可是揚言要拜他為師的。

    “柳夏!柳華不會希望她的姐姐是一個惡毒的人,你還不認罪!”

    柳眉兒再次提起柳華,刺激著翁然。

    “柳華到底是如何死的!柳夏,我要你親口說!”言別語也出聲逼問,水墨劍遙遙指著翁然,看樣子,回答若不是他所認為的,下一刻,他便會要了翁然的性命。

    電閃雷鳴如此時人心。

    若不是柳家的熱鬧,誰又會對這些恩怨如此感興趣,可因為是柳家的熱鬧,所以眾人格外感興趣,五顏六色的傘在半空中撐起了一朵朵的花,夾雜著各色的護身光芒,煞是好看。

    只有翁然這幾人,被澆的狼狽不已,皆如喪家之犬。

    翁然將目光從王鵬的身收了回來,抬手,本是想抓住身前徒留影的手臂,將人拽回,但是迎雨而伸出的手卻在要觸踫到對方的時候,小心翼翼的只抓住了衣袖,微微用力。

    “交給我來處理吧。”

    徒留影無法放心的看著她,仍不後退。

    翁然心中百感交集,強露出一絲笑容,“多謝你。”

    雨水灌進口中,和眼淚一樣的咸。

    徒留影瞧她模樣,此事也不能就這麼耗下去,轉過身,拍了拍翁然的肩膀,“有我在。”

    便向翁然的身後走去,擦肩而過的瞬間,卻是渾身一震,艱難的轉頭,翁然已是向前走去,只有那聲輕的她差點沒有听清的,“抱歉”還在耳中回蕩著。

    徒留影僵在了原地,卻沒來由的想起那一晚,翁然躺在床忽然問她,“你會和壞人做朋友嗎?”

    自己當時是如何回答她的?

    徒留影著急的回想著。

    翁然已是出聲,又打亂了她的思緒,就听翁然語氣平靜冷淡的道,“我有何罪!”她的目光穿透雨幕掃著對面幾人,如望螻蟻,最後定在了言別語的身,“柳華與你有何關系,你愛的不是柳眉兒嘛!誰不知曉你和柳眉兒的關系,你現在因為柳華的死因在這叫囂,言別語,你瘋了嘛!”

    “告訴我柳華的死因!”

    言別語執拗的問著這個問題。

    翁然再次看向柳眉兒,忽然笑了,“瞧見了吧,他真正愛的人是柳華,愛到可以將柳眉兒親自交到我的手,讓我為華兒報仇。”

    她此話一出,便是承認了自己柳夏的身份。

    事已至此,她不承認,別人也不會信的,既然如此,互相傷害,她一向是在行的。

    她眼角帶笑的瞧著柳眉兒,期待著她的表情,果然她沒讓自己失望,那震驚失魂,不可置信的樣子,真是看多少次都不厭倦。

    柳眉兒的身體都在發抖,那時候,言別語的確是出現了,可最終卻沒有救出自己,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原因嘛!

    僵硬的轉眼看向言別語,他真的會對自己這麼狠心嗎?

    那一起長大的歲月,那互相陪伴的日子......

    她想質問,但是張開嘴後,才發現自己不敢質問,自己已經無法在承受任何的背叛和傷害了,尤其對方是自己最在乎的人。

    而人群中也是議論聲爆炸。

    徒留影,錢多多,陶冶,姬無裳等等,瞧著翁然,此刻竟覺得是如此的陌生。

    失望在眼多多的眼中堆積,一直爛漫的人臉色鐵青。

    徒留影猛地轉身,神色復雜。

    柳眉兒已是冷靜了下來,至少看似冷靜了下來,“你是承認了,你是柳夏,你謀害我!走,現在就跟我回柳家,將事情說清楚!”

    “哈~”

    翁然輕笑一聲,雨在不知不覺中小了,落雨霏霏,在夜色中纏綿。

    “柳夏死了,死在那年冬天柳家的院中,死在那遍地的鮮血之中,同她阿娘一起,我是翁然,我謀害的是柳眉兒,你是誰,柳眉兒死了,死在柳之德的口中,你忘了嗎?”

    她模樣天真的詢問著。

    然後又自顧自的,大聲道︰“柳眉兒于霧障森林變故之中,死在我翁然手,由言別語親眼目睹,你們柳家若是想報仇,我翁然奉陪到底!”

    死聲橫掃開細雨,氣勢一往無前如同她的決心一般。

    她的眼楮在這夜色雨幕之中是那麼的亮,如同野獸,環顧著柳家之人。

    “我就是柳眉兒!我身的這些傷,就能證明我是柳眉兒!”

    柳眉兒歇斯底里的吼道,即使被放棄,被背叛,她也不願失去柳家大小姐這個身份。

    “我早已將柳眉兒扒皮抽筋,挫骨揚灰!”

    翁然知曉她的心思,又怎能如了她的願。

    二人一怒目,一冷眼,對視著,無形的撕咬著彼此,柳眉兒再次念出了那個名字,“柳華她......”

    “我不介意殺你一次!”

    翁然的聲音壓過了柳眉兒,向著柳眉兒急速而去,言別語見狀,再次出手阻擋翁然,如果他在翁然這里得不到答案,那他就只能從柳眉兒那里得到答案,所以柳眉兒還不能死。

    只一剎那的功夫,翁然已是沖了出去,徒留影緊隨而去。

    陶冶卻是為難。

    柳眉兒瞧著護著自己的言別語,神色中的瘋狂更勝,就算他愛的是柳華又如何,那個賤人早都死了。

    “柳華她確實是病死的,但是她得的是什麼病......”

    就在死聲和水墨劍要對砍到一起之時,一人忽然出現,擋在中間,兩手伸出,便輕巧的阻擋住了二人的攻擊。

    驚呼聲響了起來。

    柳眉兒見王鵬下場,仍是繼續道︰“柳夏你為什麼不敢說!”

    “夠了。”

    出聲阻止的是王鵬,手中控制的那兩柄兵刃的主人仍繼續用著力氣,並未停止。

    “王峰主,對了,柳夏阿娘偷的可就是您的東西,您能證明,這事和我無關,我當時不過是個小娃,這份恨算在我身,我真的是冤枉啊~柳眉兒求您了!”(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在夾縫中生存》,方便以後閱讀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冤枉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冤枉啊並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