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一狂人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書名︰我在夾縫中生存

    錢多多隨著吸氣瞪大著自己的眼楮,又緩緩吐了口氣,最終什麼都沒說,誰叫自己沒事找事吶,讓這麼個武痴注意到,自己已經是在劫難逃了,她有自知之明。

    翁然笑眯眯的沒有說話,其實心里也有些癢癢,很想和錢多多比試一下。

    她也有好勝之心的,當初之所以修煉是為了不辜負柳家,後來之所以修煉是為了復仇,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對于修煉一事,她不是沒有抱負和理想的。

    只不過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大仇得報之後,如果她還有機會。

    她也想做回意氣風發的人,和三兩好友,仗劍江湖,游遍山川大地,如果有機會的話。

    喧鬧之聲將翁然游走的心神給扯了回來,就見身邊二人都是瞪大了眼楮,向空中有擂台畫面的對面看了過去,翁然也隨著瞧了過去,沖入耳中的交談,也讓她明白眾人為何如此激動了。

    黑雲從天邊滾滾鋪陳而來,雲中夾雜著電閃雷鳴,轟轟然,可謂是氣勢十足。

    雲頭之上一男子負手而站。

    穿一身同黑雲一樣黑的衣,但其上卻是暗光流轉出復雜的花紋,還真的很少有人見過,如此光亮的黑色。

    虯龍腰帶縛出那充滿爆發力的高腰,往上和寬闊的兩肩形成一個倒三角,暗色的珠鏈在肩膀之上連接著身後那正耀武揚威的披風。

    束高冠,無華飾。

    一張臉,是這世間最清逸的山,稜角分明中蘊著天地靈氣。

    偏偏那雙眼的目光太過睥睨。

    叫這清逸的山多了狂風呼嘯,添了別的顏色。

    “他就是翁凡”翁然仰頭瞧著黑雲之上的翁凡,和自己一點都不像,看來自己果然和翁家這棵大樹靠不上關系,阿娘雖然從未確切的說過她自家之事,但是從阿娘所透露過的只言片語來看,應該只是個小門小戶。

    也是,若是阿娘是這個翁家的人,柳之德又怎麼敢如此對阿娘!

    而阿娘亡故這麼多年,又怎麼會什麼消息都沒有吶。

    翁然訕笑了聲,她是有所期待的,敵人太過難以撼動,她對自己並沒有多大的信息,可是眼看著敵人逍遙自在,她每日都在煎熬,她渴望能夠得到幫助。

    但是渴望得到幫助的她,卻從來沒有求過師父,師兄,師姐,或者是任何和她關系不錯的人。

    她沒有將任何人拖進自己的深淵。

    黑雲已是來到公平山的上空,翁凡保持著姿勢一動不動,寧可望天,也不望地上多如螻蟻的眾生。

    就在眾人仰酸了脖子,已經有不少人打算放棄的時候,又是一陣騷動。

    一抹窈窕嬌媚的倩影直沖而上,頭上華貴的珠鏈在陽光下散發出絢麗的顏色,不住的輕晃著,人已是在翁凡的對面停了下來。

    “果然是第一美人。”

    翁然心道,真的是美,美到完美,就連頭發絲都是那麼的美。

    “你若是敗了,這第一狂人的稱號就給我交出來!”

    出乎意料的出聲,翁然傻眼,汲水無影不是翁凡的死忠嘛,怎麼會是這個態度,這可真的是朵狂花,連狂人都不放在眼中的狂花。

    “弱者閃開。”

    更出乎意料的回答,地上的眾螻蟻都噤了聲,就連正在進行著的比試都沒幾人瞧了,還是這個精彩。

    翁凡說話鏗鏘有力,真可謂是擲地有聲,帶著一股狂氣。

    汲水無影冷哼一聲,已是轉身,玲瓏曲線可謂是驚心動魄,珠鏈飛起落下撞出聲響,“下一次,我定贏你!”

    “無能之輩,也就只能放放狠話。”

    翁凡是一點不讓的回擊著,還真得是一點不憐香惜玉。

    下一刻,憑空出現的冰錐直直的向翁凡的心髒射了過去,就听翁凡不屑哼了一聲,不但未出手,反倒是將胸膛往前挺了挺,迎上那冰錐。

    可冰錐卻在距離他胸膛一寸之處,開始節節碎斷。

    但這還不算完,眨眼間已是漫天的冰錐從汲水無影的身後向翁凡射了過去,每一根冰錐都有成人手臂的大小,不下百根,產生的寒氣,已是讓那片天空泛起了白霧。

    “你在挑釁狂人!”

    翁凡開口,以狂人自居,是他一向的方式。

    就見他極其平凡的伸出右手,左手還保持著負在背後的姿勢,右手剛剛伸出,百根冰錐已到,眾人本以為下一刻會看到翁凡的反擊,可卻沒想到事先發功的還是汲水無影。

    百根冰錐自臨近翁凡的一刻,齊齊爆炸。

    轟然巨響,甚至壓過了翁凡身下黑雲中的雷鳴。

    地上眾人中都有人被沖擊的身形打晃,而汲水無影則是伴隨著爆炸,又轉過了身來,細高的根輾轉著。

    “和你一樣,也是法師。”

    翁然開口道,錢多多卻是搖頭否定,“不一樣,我可沒她那麼強。”

    “雕蟲小技,雜耍矣。”

    翁凡的聲音穿過爆炸之聲,震撼著眾人的耳朵和心。

    金色的光圈在爆炸之前,黑雲的前端,也就是翁凡之前伸手所及之處亮了起來,透過了爆炸產生的碎屑,金色光圈仿佛是一個能夠吞噬一切的洞,就見爆炸所產生的一切碎渣都被吸了進去。

    “如此垃圾,還你。”

    披風激蕩如人狂,翁凡手一甩,那金色光圈就已經是向汲水無影射了過去,同時之前被它所吸收進去的爆炸碎渣也彪攝而出,速度,力道都遠超之前,瞧得眾人眼楮都有些微的痛,是來不及捕捉的痛,是捕捉到一點卻被傷到的痛。

    這就是歸真的實力!

    汲水無影雖是法師,但終究她的修為只在登封,雖她也越級贏過返璞之人,甚至和歸真等級的人也戰過勢均力敵過,可那個人不是翁凡。

    比起下方眾人,她的雙眼更是被刺痛到視線皆白。

    “小妹多有失禮,還請翁兄包涵。”

    和煦謙遜的聲音帶來了一身貴氣的人,汲水無蹤已是擋在汲水無影的身前,伸手向前抓去的同時,廣袖盈鼓,那激射而來的碎渣都是進了他之袖。

    至于那道金色光圈,則是被他虛虛抓在手中,而後五指再緩緩緊握,就這樣輕松將那光圈抓碎。

    霎時間,空中又見青天白日。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在夾縫中生存》,方便以後閱讀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一狂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一狂人並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