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各執一詞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書名︰我在夾縫中生存

    “副堂主多次針對,強行定罪,戒律堂規矩不可取弟子性命,弟子猜測這就是原因。”

    二人各執一詞,且都合理又不夠致命一擊。

    賀四方轉眼瞟向雲中客,心中有些幸災樂禍,武閣之中他最瞧不的就是雲中客了,只可惜他平日里總是縮著,很少出來,能夠讓他嘲諷的時機太少。

    今天他倒要看看,他怎麼公平,公正的審出個結果!

    十分嫌棄的瞧著孫喬,心里又是一哼,惹事精,狂妄自大,真是連小魚魚的一根頭發絲都比不。

    而此時的小魚魚根本瞧都不瞧他。

    “她針對你的理由?”

    翁然有些迷茫,有些不確定的道︰“也許是嫉妒弟子年輕貌美或者是羨慕弟子前途無量......”

    “噗~”

    賀四方笑出了聲,終于換來魚之樂一記眼刀。

    【app下載地址xbzs】 “你!”

    孫喬怒不可遏的瞪著翁然,翁然已是接著道︰“弟子也不知曉,畢竟弟子天生善良,揣測不出這般惡毒心思是緣由何來。”

    雲中客眼眸低垂,灰澄澄的眸子好似飄著霧。

    面對翁然的胡言亂語,竟沒有發怒。

    “孫喬,可有證據,證人。”

    “沒有。”孫喬憤懣的回道,她是去堵人的,這種事,她自己就能解決,怎麼還會帶著人丟自己臉面。

    “你,可有證據,證人。”

    “沒有。”翁然的回答,讓眾人的心也跟著郁悶了起來,都沒證人,這要如何判斷。

    “魏延。”

    一男子應聲進入,執禮而站,“稟堂主,事發之地,當時並沒有弟子在場。”

    聞此言,翁然的心徹底放回了肚子里,她當時只是快速的掃了下四周,只能確認附近沒有人,可此刻這魏延已經調查了一遍,的確不會有人證了,那自己要做的就是咬死。

    “各執一詞,互無證據,又無人證,但武閣內私自動武,各十板,已做懲罰。”

    “嘁。”賀大頭十分不滿的出聲。

    這個結果的確是有些曖昧。

    但司南寅卻是面色好了不少。

    “弟子不服!”

    翁然打破沉默,也驚了眾人的心,忍氣認下此罰的孫喬都是不可置信的看向翁然,這人是真封魔了不成。

    而雲中客,至此,終于用正眼瞧了翁然一眼。

    “呦~”賀四方再次出聲,那個歡愉,就差哈哈大笑兩聲了。

    魚之樂還是沒忍住,狠狠的剮了他一眼,但一心看戲的賀四方並沒有感覺到。

    司南寅瞧著翁然,默默的嘆了口氣。

    “有何不服?”

    “昔日,弟子曾在這戒律堂內受罰三十板,差些喪命,亦是戒律堂的副堂主做出的決定,這一例子與此時的情況倒有些相同。”

    她說的清楚,孫喬听的明白,袖中的手緊握成拳,緊咬牙關,對方這是不打算善了了!

    “說!”

    孫喬猛地抬頭,驚訝的向雲中客看去,對方卻根本沒瞧她,那種熟悉的感覺再次涌心頭,讓她恨,讓她狂,讓她心痛!

    翁然已是緩緩道來,“當時,一位弟子稟戒律堂,說我攻擊他,戒律堂的人便將我帶回,期間並未有任何人證,物證,能夠證明此事。

    今日,我在危機之下,自救引來眾位長輩,僥幸未死,且眾位長輩是親眼見到副堂主攻擊弟子,這人證可比當時要多,要真實,雖亦未有物證。

    當時那弟子和我亦是各執一詞,一如此時。

    可作為審判的副堂主,卻獨獨罰了弟子三十板,其理由沒人會拿自己的性命來害人。

    今日,弟子人者頂級修為,可會拿性命挑釁副堂主。”

    翁然聲聲句句說的清清楚楚,在理,除了在理更是舊事重提,孫喬那一判罰就顯得更加針對,無理,而此時動手的真實性就更加的讓人相信。

    忍氣听她說了這麼半天的孫喬,終是暴發,有些失態的吼道︰“若是我出手,你一個人者頂級修為,我會無法將你一擊斃命!”

    “沒錯!當時,弟子也是這麼問副堂主的,若是真的是我,無人且對方有傷動彈困難的情況下,我會留他性命!”

    翁然亦不怯,大聲的回了過去。

    孫喬大張著嘴,卻是說不出話來。

    她無話,翁然卻有話,“副堂主可還記得是如何回答弟子的?

    副堂主說,也許我就是為了逃避罪責,特意留他活口!

    但兩件事卻是不同的!”

    翁然說著忽的跪地,重重磕頭,“那件事,翁然是被冤枉,並未有一個人證,可今日之事,卻是發生在眾位長輩的眼底,如果翁然沒來得及,沒機會發出求救之聲,弟子此時究竟是活還是死!”

    孫喬雙瞳顫動,只覺猶如五雷轟頂,對方不止是不想善了,她是想要自己的命!

    翁然此話一出,座眾人也才意識到這場荒唐鬧劇是件多嚴重的事情!

    跪在地的翁然,因低著頭,眾人無法看到她的表情,只能瞧見那發抖的身體,而她本人,雖說的是慷慨激昂,但心里著實沒底。

    從遇見孫喬的那一刻起,她就在賭,以這幾次的接觸作為依據,賭她莽,賭她無謀!

    在知曉了並無人證的情況下,便下了決心,咬死她!即使咬不死也要咬殘她,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她這般小肚雞腸的人如何能放過!

    自己是有利的,她之前對自己的處罰太不公平,當初叫自己受傷,如今也是她身鐵板!

    回過些精神的孫喬,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朝雲中客看去,十年夫妻,三十年的下屬,她太了解這個人了,他是沒有情的,他的心,他的血都是冷的。

    那雙讓她不敢直視的灰色雙眸此時終于落到她的身。

    目光相觸,孫喬身影一晃,她慌了,動用自己的腦筋心思,著急的想著她要如何自救,猛地眼色一亮,“對,對,我如果想殺你,你絕對不會有機會能求救的。”

    話又繞了回去。

    翁然不屑輕哼,“也許是副堂主勝券在握,大意了,也許是弟子手中劍不同凡響,救了弟子一命,堂主,副堂主私自對弟子動手已經是事實,即使弟子再有所出招,出于自保總是無可厚非,想當初,弟子可是在人證都沒有的情況下,就受了副堂主三十大板啊!”(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在夾縫中生存》,方便以後閱讀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一百八十五章 各執一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一百八十五章 各執一詞並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