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心悅你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書名︰我在夾縫中生存

    “說!怎麼會有兩個郎君!”那聲音听上去很是惱怒。

    翁然也在那沙雕本是愁苦的臉上看到了怒容。

    打量了四周,只有她和羽兩人,難道這沙雕男女不分,抿了抿嘴唇後,開口問道“這里只有一個,另一個在哪里?”

    “在這里啊。”

    沙雕後方,落下一片沙瀑,待沙瀑消散,便見一張沙床,角徵正坐在上面,他也醒了過來,目光直接落到了羽的身上,瞧著那一身傷痕很是驚訝,“羽!”

    听見角徵的聲音,羽渾身一顫,抬頭向角徵看去,又忘記了眼楮的狀況,直到刺痛襲來。

    翁然感覺到自己握著的這只手臂在抖,不禁用余光向羽看了過去,那是一張很不對勁的臉,如死灰,藏恐懼,強鎮定。

    “角徵。”羽開口聲音是啞的。

    翁然覺得他已經知道了,她想過他知道此事時會是什麼樣子,無論如何都沒想到會是這般,逞強!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心緒一時失控,抓著羽的手便沒了輕重,就听對方壓抑的一聲輕哼,翁然這才回過神。

    “抱歉。”

    “羽你怎麼搞成這樣!小心,這個沙雕會妖術!能控制人的心神!”角徵開口提醒,又恨恨的瞪了那沙雕一眼。

    翁然瞧著羽的眼皮抖了下,也許他覺得下巴抬高一些,人就會看上去堅強一些,然後用極小的聲音說道“別讓他知道。”

    翁然好想對他說,示弱吧,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堅強的孩子沒人疼。

    可開口卻說了一個“好”字。

    “到底為什麼會有兩個郎君,究竟誰是我的郎君!”那沙雕再次開口。

    “你的郎君長什麼樣子的?我幫你瞧瞧。”

    翁然哄著她,那沙雕果然露出了思考的模樣,而翁然已經揮動綺羅,向她斬了過去,沙雕被攬腰斬斷,倒塌一地,但是還不等翁然再補上一劍,那沙雕又重新成型,依舊是那女子的模樣,繼續著之前的話題,“他長的特別特別好看,是全天下最好看的人。”

    綺羅再揮,沙雕這次被多砍了兩劍,翁然盯著那散地的細沙,沒發現有什麼特別之處。

    瞧沙雕再次成型,翁然又搭了話,“那你的郎君叫什麼名字阿?”

    角徵瞧著她們情況,有些急躁的喊道“羽,你干嘛吶!看熱鬧嘛!”

    羽的臉又板了板,回了句,“閉嘴!”

    角徵氣的哼了一聲,他真的是一點都搞不懂!還有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明明記著自己昏倒前是和他在一起的,可那位田峰主卻說是她救了自己,並沒有見到別人。

    難道是自己當時出現了幻覺,可是就算出現了幻覺也不應該是他出現才對,應該是宮商才對。

    誒,也不知道宮商怎麼樣了。

    沙雕陷入了思考之中,翁然則是帶著羽向角徵走了過去,小心翼翼的從沙雕旁繞過,好在對方並沒有注意二人,很順利的來到角徵身前,抬手搭上對方脈門,靈力灌入,快速的撞開對方體內的禁止。

    恢復了自由的角徵,抬手摸了摸羽的眼皮,擔心的問道“你眼楮怎麼了?”

    羽身體一瞬僵硬,之後便如同躲避洪水猛獸一般往後退去,明明神色慌亂,卻還冷冰冰的回道“沒事。”

    “怎麼會沒事,還有你身上的這些傷,你是為了救我對嗎?是我連累了你對嗎?”角徵接連的問著,激動的抓住羽的手臂,神色愧疚,心疼。

    “我我忘記他叫什麼名字了嗚嗚嗚嗚”那沙雕哭了起來,很是可憐。

    “沒關系,你可以再好好想想,你那麼喜歡他,定不會忘記他的。”

    在翁然的安慰下,那沙雕漸漸收了哭聲,“好,那我在想想。”

    翁然便向角徵看去,一把將他扯開,“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快走。”

    “你眼楮不便,我扶你。”角徵說著再次向羽抓去,奈何羽現在的身體狀況,躲了兩下卻是完全躲不開,只覺得修長溫熱的手指插進自己的指縫,驚的羽渾身汗毛豎起,而後那手指將自己的手緊緊握緊,不由分說的拽著自己向前走去。

    “你干什麼!放開我!”

    羽著急窘迫的吼道,用盡力氣掙扎,可卻被對方拽的踉蹌向前。

    “你找死!放開我!我叫你放開!”

    羽瘋了般的吼著,掙扎著,已全然忘卻了此時身處險地,直到一個霸道的擁抱,將他圈入懷中,他如同被人掐斷了聲音般,渾身僵直,連呼吸都忘記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角徵在耳邊說著,羽卻覺得自己听不清,但又听的無比清楚,如雷轟頂,恐懼將他吞噬,讓他止不住的顫抖。

    知道什麼?你知道什麼

    角徵好似猜到了他在想什麼,柔聲繼續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羽的臉白了又紅,紅了又白,恥辱將他淹沒,讓他窒息,原來你明明知道,卻一直如此待我,冷眼瞧著我這幅模樣是不是很可笑,很惡心,很趣味

    羽只恨自己活了下來,和這一腔齷齪心思,在那個雪夜,就不該被你救起,一切都是不該

    羽此時才知道,原來有種痛,比靈源盡毀還要疼,還要讓人絕望。

    “抱歉,讓你等了這麼久,其實我,心悅你,如你對我一般。”

    如果剛才羽是如雷轟頂,那麼此時他就是被天雷擊身,灰飛不存,只感覺他將自己抱的更緊,一遍遍在耳邊說著,我心悅你,我心悅你,我心悅你

    “羽,你說,說你也心悅我,我想听,你說啊。”

    角徵哄著,求著,是那般溫柔。

    淚水簌簌而下,羽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他設想的一生就是前半生以朋友同門的身份陪伴他,保護他,後半生以下屬之身份尊他門主之位,為他解憂消愁。

    立功勛,待歸去後,可有資格得一方石碑,與他共立在仙音谷。

    這便是自己的一生,除了早死,不得以後設想的那些,便不會有任何意外。

    可如今這個人抱著自己,說他心悅自己。

    “說啊,羽,說你心悅我。”

    被淚水沾濕的唇緩緩開啟,是從未想過會輕吐的真心,終于在這一刻得見天日,是百般溫柔,是千番苦澀,“我心悅你”是如願以償。

    網址(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在夾縫中生存》,方便以後閱讀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心悅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心悅你並對我在夾縫中生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