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那一年,宿舍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德爾塔01 書名︰亂世之都

    還沒握到門把,這門便自己開了。

    只見一個寸頭的胖紙滿頭大汗的走了出來,手里還提著個半桶黑水。

    “額……那個……”黑羽二人被這突發情況突然高的嘴里沒詞。

    “你們也住703是吧?!”胖子倒不見外,樂呵呵的一笑,“里面我快搞好了,進去吧。”

    說完便拎著桶朝著廁所的方向走去。

    胖子走後,黑羽才推開門,開門之後的情景卻讓兩人著實吃了一驚。

    光潔的水磨石地面還殘留著尚未干涸的水跡,床鋪和桌椅上閃耀著一種只有擦拭多遍才能出現的閃耀亮光,還有的就是角落里一袋袋鼓鼓的黑色垃圾袋。

    看著和其他寢室天堂與地獄之間的對比,高矮兩人組各自拉了拉對方的耳垂。

    “疼。”“疼。”

    因為都很干淨,所以便各自找了床鋪放下手中的行李。

    這時他們才發現,在最里面的床鋪上,有一個飛機頭躺在空床鋪上睡覺……

    準確來說是,這個人連床板都沒鋪,就橫在兩根鐵桿上睡覺……

    “澹 醋哦季醯廟炎盤邸  弊粵的幸渙車疤鄣目醋拍俏環苫貳br />
    “沒辦法,阿翔是個睡貨,到哪都能睡著。”背後突然響起聲音,自戀男頓時回過頭一看,是剛才的胖紙。

    “想嚇死爹啊,你丫走路沒聲音的啊!!”

    “呵呵,習慣就好。”胖紙不在意的呵呵一下,並伸出手,“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廖嘉文,那邊睡覺的是古翔。我們兩個是老鄉,都是h市得人。”

    “喔喔。我叫賴志濤。”自戀男,哦不,賴志濤也伸出手笑道,“這邊的撲克臉黑羽︰去死!叫黑羽,我們也是老鄉,k市那邊的人。”

    “姓黑的?”胖紙廖嘉文很是好奇的看了看正在整理床鋪的黑羽一眼。

    黑羽這才停下手里的活,抬起頭望了望廖嘉文,說道︰“這里都是你弄得?”

    廖嘉文摸了摸頭,憨憨的咧開嘴巴呵呵一笑,“見笑見笑,我在家習慣了。”

    ……習慣……要怎麼樣的習慣才能搞得這麼干淨?看過其他宿舍慘況的黑羽兩人不禁同時想到。

    廖嘉文憨聲憨氣的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原本結實的鋼架床頓時發出了痛苦的吱嘎聲,他似乎也有點不好意思,然後突然好奇道,“咦?我怎麼有兩塊木板?……”

    “…………”看了看飛機頭帥哥的床鋪,黑羽和賴志濤突然同時說道,“老鄉好基友!”

    ……………………

    “怎麼樣,要不要今晚一起去吃個飯。”

    在各自搞完床鋪後,胖紙突然提議道。

    “好啊!今晚一定要在這里喝上幾瓶再說!”躺在黑羽幫忙設好的床鋪上,賴志濤一個起身第一個叫好。

    “要不要叫醒這位……”黑羽看了看依舊躺在兩根‘欄桿’上的飛機頭古翔。

    “不用,不用,阿翔他沒睡到固定的時間是起不來的,我們幫他打包就行了。”

    “我們宿舍還有一個人沒來,要不再等等?”黑羽看著名單上的人數,還差一個叫做‘鄭遠聲’的舍友還沒過來。

    “那好,那就再等等”

    ………………

    晚飯在和諧友好的氣氛中進行著。

    直到天黑,最後的舍友還是沒來,餓的受不了的志濤和嘉文便提議出來要吃一頓好的。

    結果,703的3個人便一邊在校外的大排檔刷著陌生城市的第一次火鍋,一邊一起吐槽大學城大的離譜,出來吃個飯居然走了快一個小時的路……

    “臥槽,走的老子腿抽筋!”賴志濤一邊用著要吃到肚子抽筋的氣勢一邊拉起褲腳吐槽。

    “呵呵,習慣就好。”廖嘉文一邊呵呵的笑著,一邊筷子如雨般落在鍋內。

    “你可以明天去刷一輛車出來……”看著兩人吃飯的霸氣,黑羽一開始只來得及用點碎肉塞塞牙縫,到最後不得不摘下帽子和這兩個吃貨拼筷子!

    “尼瑪說的太好了!因為學校太大我要一輛車!這樣跟老爸說他一定飛過來剝了我的皮!我買的車老家車庫都放不下了!”

    “你不是早就掉進剝皮地獄好幾年了麼……”

    “咦,怎麼黑羽同學老繃著臉呢?笑一笑十年少啊。”

    “哼,胖紙說得好。這家伙肯定是前世做了對不起社會的事情,一生下來就面癱。笑都笑不……ok!不說了!吃!……哇,你這是赤裸裸的報復啊!!我的嫩牛!……”

    “………………”

    就在這時!

    大排檔突然發出一片嘩然之聲,連帶著一個啤酒瓶飛了過來,直接砸向了背對著它的廖嘉文。

    黑羽和賴志濤自然都看見了,但志濤坐在胖紙對面,想要提醒卻沒想到嘴里的肉噎到了喉頭,頓時臉就變成豬肝色,黑羽則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拍,抓起坐著的板凳正要拍開啤酒瓶。

    誰知,一只手卻比黑羽還快,準準的握住了飛過來的空酒瓶,卻正是頭也不回的廖嘉文。

    “這家伙背後長眼了?”讓黑羽和志濤更加吃驚的是,這個魂淡頭都不回原因居然是為了可以多吃幾口,在黑羽和志濤脫離火鍋戰場的一瞬間,鍋里的肉就全都消失了!

    “臥槽!我的嫩牛啊!!!”好不容易咽下了喉嚨的肉,賴志濤抓起空盤子哭喊道,完全無視了那只酒瓶。

    “習慣就好,習慣就好……”嘴里鼓鼓的塞著肉和菜的混合物,廖嘉文憨憨的笑著,並放下了手里的空酒瓶。

    “是那邊丟過來的。”黑羽重新拿起筷子,指了指那邊一邊。

    另外兩個人這才轉過頭去。

    只見露天大排檔角落里,有三個人手里操著空酒瓶對著一個年輕人追打,想必空酒瓶就是他們丟出的,不少正在大排檔吃飯的人紛紛起身觀望。

    “我擦,居然敢砸我們!”志濤頓時將空盤子往桌上一拍,氣憤道︰“還害得老子沒吃上嫩牛!”

    “最後那句是重點……”

    “居然還人多打人少!”無視黑羽的吐槽,志濤一擼袖子,一只腳踩在凳子上道,“黑子!干他們!”

    結果他剛剛說完,就又像被噎住一樣,一只腳站在凳子上不動。

    順著他的眼光看去,你們便可以看見,那位被追打的年輕人突然一個回身,對著後面追來的人丟出自己的行李包,然後一個猛沖,追擊的三人不知是不是被包擋住了視線,直到年輕人沖到他們面前他們才反應過來,高舉啤酒瓶,但年輕人的拳頭比他們更快,沒有什麼花招,僅僅三拳兩腳,追著他的人頓時全都躺倒在地。

    “好身手!”胖紙小小的眼楮睜得發亮,然後轉過頭對著老板喊道︰“麻煩,一盤嫩牛。”

    “恩……確實……啊,不對!老板再加一盤!”看著年輕人啪啪啪干掉三人,原本石化了的賴志濤听見胖紙加菜,頓時回魂,急忙追加了一盤嫩牛。

    年輕人急急忙忙的撿起自己的行李包,很快就消失在了黑羽的視線中,然後,幾個被年輕人放倒的人也各自起身,捂著被打的地方牽扶著離開。

    黑羽他們也不以為然,繼續操起筷子和兩個吃貨繼續未完的嫩牛搶奪戰。

    但是,過不了多久,那個年輕人卻又走了回來。

    而且還直奔黑羽這一桌過來。

    “喂喂喂,這是想干嘛?”志濤一邊指了指走過來的年輕人對胖紙說道,一邊疾速的夾起鍋里的肉。

    “估計是回來找東西的吧。”誰知廖嘉文絲毫沒有上當,口里說著話手里動筷子,如同猛龍過江一般刷走大量的肉。

    最終,年輕人還是來到他們桌前,並說道︰“那個,我想問下,大學城怎麼走。”

    黑羽打量著著那個年輕人,暗道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這人雖然看起來是挺斯文的,還戴著副眼鏡,用賴志濤的話來說就是一臉受樣,但是,頭部以下,短袖襯衫卻露出能閃瞎那些路邊招搖的健身教練狗眼的胸肌和雙臂。

    “大學城?”黑羽看了看兩個還在奮戰的吃貨,在轉過頭對著年輕人說道︰“我也是那里的學生,正好要回去,一起走吧。”

    “是麼?那謝謝了!!”年輕人連忙說道,“我有點路痴,從早上走到現在我都找不到呢!”

    “這叫有點路痴?……”黑羽汗道,轉過頭,還沒開口,兩個吃貨便頭也不抬的說道。

    “走好不送!”“慢走。”

    “不要打電話叫我過來抬你。”

    ………………

    “剛才是怎麼回事?”

    走在回學校的路上,黑羽拎著嘉文給宿舍里面睡貨點好的飯盒問道。

    “也沒什麼事……”年輕人撓了撓頭,“我就是找不到路了,見人就問問,結果他們說知道,跟著他們走到巷子里,結果他們跟我要錢,我當然不給啦,當時就要打我,反倒是被我放倒了幾個,誰知道他們還有人,然後就被他們追著過來了。剛才饒了這里一圈,發現店鋪都關了,就剩下大排檔沒關,就找上來了。”

    听完之後,黑羽不禁又打量了一下年輕人,照他剛才所說,他至少干掉了十個人,而且看上去沒什麼傷,忍不住便問道︰“你練過?”

    “恩,練過一點……”

    “一個打十個叫做一點?……”

    “額,是十一個……”

    “………………”

    “對了,還沒問你名字呢。”年輕人笑道,“我叫鄭遠聲,是xa大學的新生。”

    “哦。”黑羽應了一聲,正要回答,卻突然回頭念道︰“鄭遠聲?鄭成功的鄭,遠處的遠,聲音的聲?”

    “咦?你怎麼知道?”鄭遠聲一陣好奇。

    “因為我也是xa大學的……”

    “這麼巧?!”

    “還有更巧的。”

    “恩?什麼?”

    “我和你同個宿舍……”

    “………………”

    掏出鑰匙開了宿舍門,還沒開燈,黑羽和鄭遠聲便听到一個聲音。

    “餓……好餓啊…………”

    這時,黑羽他們才看見地上躺著一個黑影,急忙找到了控制吊燈的電源。

    等到燈一亮,黑羽頓時一臉黑線……

    躺在地上的正是胖紙的老鄉,‘睡貨’古翔。

    “啊?……”古翔撐著一雙死魚眼看著進門後發呆的兩人,也沒問來人便開口道︰“有吃的麼?……”

    黑羽無語的將三人份的飯盒放在古翔的桌上,“……給,嘉文給你打的……”

    “這個味道難道是?!……”古翔突然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瞪大了雙眼,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彈起,趴在桌子上聞了聞飯盒,“胖子我愛你啊!沒想到在這里還吃得到麻辣燒鴨!”

    之後也沒洗手,取出一次性筷子,打開飯盒就吃的嗤嗤有聲。

    “慢點吃……”黑羽看著他像是十幾天沒吃飯一樣,真怕他會被噎住,然後明天他們就可以在剛來這個城市跌第一天上s市早報了。

    “這人還真有趣。”鄭遠聲找到沒人的床鋪後便

    “嗝……謝了……”風卷殘雲過後,古翔心滿意足的拍了拍肚子,也不管雙手油膩,雙眼再次回到死魚眼狀態,“在下古翔,古人的古,飛翔的翔。怎麼稱呼你們?”

    “黑羽,黑色的黑,羽毛的羽。”

    “鄭遠聲,叫我啊聲就行了。”

    听完,古翔便翻了翻他那雙死魚眼,說道︰“我出去一趟,如果胖子回來問,就跟他說我去逛一圈。”說完便穿鞋走人。

    “也不順手丟一下垃圾……”

    “這人還真有個性。”鄭遠聲笑了笑,“我喜歡。”

    听到這句話,正打算拿出衣服洗澡的黑羽不禁打了個冷戰,幽幽道︰“這就是一見鐘情麼?”

    “喂……我取向很正常的……”

    ………………

    直到晚上11點半過後,廖嘉文才背著翻白眼的賴志濤回到寢室,連衣服也沒脫,胡亂拽了床被子倒頭就睡,轉眼間鼾聲如雷,看樣子不到第二天中午是不可能清醒了。

    “他要我陪他喝兩杯,結果兩瓶剛過就躺尸了……”胖紙擦了擦臉樂呵呵地說到。

    “沒事,他這人死要面子。”黑羽半躺在床上,拿著筆記本寫東西,看都不看那家伙。

    “啊翔呢?”嘉文看著古翔的床鋪問道。

    “他說他去逛一圈。”黑羽原話復述,並順便說了鄭遠聲的事情,听得胖紙也是連連稱奇。

    “那他人呢?”胖紙指了指鄭遠聲的床鋪問道。

    “洗了澡之後也不知道去哪了……他還說自己路痴,不知道回不回得來,手機號碼也不說。”黑羽繼續寫著東西說道。

    當他發覺沒人回他時,抬起頭一看,胖紙早已不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的,空蕩蕩的宿舍頓時僅剩黑羽一人,和正在打鼾的賴志濤。

    “邪門……”黑羽放下手中筆記,站起來看了看門,“走路沒聲也就算了……連關門都沒聲……”

    ………………

    輕輕地關了門,走到宿舍過道上,黑羽走上了樓梯,直接上到了宿舍頂樓。

    宿舍樓頂視野卻很好,居高臨下將附近的校區完全收錄在視野當中。

    路燈下往來于各寢室樓之間的學生三三兩兩的走在一起談笑著,遠處的小花園樹叢間還能隱約看到幾對情侶,更遠處就是一片樹林和其他學校的燈光。

    夜風吹散了積累一天的暑氣,吹在身上異常舒服,黑羽捋了捋劉海,抬頭仰望星空,卻只見片片積雲。

    “大都市的天空,看不到星星呢……”

    (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亂世之都》,方便以後閱讀亂世之都7.那一年,宿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亂世之都7.那一年,宿舍並對亂世之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