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天佛祖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進擊的小龍 本章:

    功德殿位於金門寺第二峰和第三峰之間的一處懸崖之上,孤高而立,一眼望去,大殿氣勢磅礴,非常顯眼。

    一大早,吳天便出現在了功德殿外的廣場之上,今天剛好輪到他打掃衛生。

    寬闊的廣場之上,除了吳天之外,也隻有幾個在此處晨練的福田僧。

    吳天提著掃帚不緊不慢地掃過每一片區域,隻見他動作輕緩,那掃帚隻是輕輕與地麵一接觸,那些地麵的灰塵仿佛碰到吸塵器一般,一股腦兒地順著吳天施力的方向,鑽入了竹篾製成的簸箕之內。

    此時大殿之內,有個老和尚正靜悄悄地看著吳天,隻見他幹癟的臉上布滿一條條皺紋,兩條長長的白眉毛直接下垂到肩部,長相甚是怪異。

    “長眉,此子有何特殊之處,我見你盯了他許久,隻是這少年麵生得很,應該是不久前剛加入金門寺的吧?”旁邊忽然過來一個中年和尚,胖碩的的體型,一對耳垂肥大,一看就是一個有福相之人。

    “布袋,你還不知嗎?聽說是阿依納伐那小家夥新收的弟子。”長眉用手輕撫下垂的眉毛,輕輕說道。

    “是阿依納伐那小子的,沒想到他又收徒弟了?”布袋帶著點驚訝問道。

    “哎,當初阿依納伐那小家夥也算是天賦異稟,要不是一夜之間,誤食毒草靈根盡毀,他早已是佛祖的親傳弟子,也不會淪落到來這金門寺的地步。”長眉似乎想到過往,長歎一聲說道。

    “當初我們的確是看到他閃耀崛起,但又在一夕之間又突然損落,從此默默無聞,不過還好,盡管從頂峰墜落了懸崖,這小子仍是一如既往的開朗,仿佛什麽也不在乎。”

    “是啊!他什麽都不想爭,即使降為外門弟子,他似乎也不在乎別人的看法,想怎麽過便怎麽過。”

    “不過他這個新收的弟子倒是挺內斂的,我看他掃地時一直是同一副表情。”布袋看著吳天說道。

    長眉點點頭,道:“以後我們能幫他,還是盡量幫他一下吧,聽說他的資質並不是太好,隻是五係雜靈根而已。”

    布袋一聽,也是有點無奈,這資質哪是不太好,是非常不好吧!五係雜靈根已經是最差的靈根了。

    吳天仍舊在外麵掃地,那一塊塊被他掃到的區域,也逐漸變得幹淨起來。

    比起剛才,此時廣場上明顯熱鬧多了,不過除了恰巧路過的,大多數的人是來功德殿領取報酬的。

    功德殿平時也會派發一些任務,隻要接受任務並順利完成的,便可以領到相應的報酬。

    此時吳天也看見了幾個熟悉的人進入功德殿,這幾個人上次和他一同進入過雁不歸密林,想必現在應該是來兌換相應的玄靈石的。

    “吳天,哪個家夥是吳天?”功德殿內突然走出一個人,手上拿著一塊木牌,在廣場之上大聲喊道。

    這人同樣披著黑色僧袍,雖然剃著光頭,但是正中間還有一小撮短毛,身材算不上健壯,一雙鬥雞眼在臉上顯得特別的滑稽。

    吳天瞄了這家夥一眼,卻是對此人完全沒有印象,應該說他根本不認識這家夥。

    “吳天,我不管你在不在這邊,我先把話放在這裏,我莫偉今天在武鬥台等你,你要不是孬種,就上來跟我比試。在這裏的人如果有認識吳天的,可以把這話傳達給他,當然他自認為是縮頭烏龜,可以不上來自取其辱。”莫偉扯開嗓子大聲喊道。

    武鬥台便在廣場的中央,看上去有些簡陋,由一塊塊正方形的大石堆砌而成,也是眾多金門寺僧人比試武鬥的其中一個場所。

    吳天目光中寒光一淩,放開手上的掃帚,聽著莫偉囂張的話語,心中疑問頓起,自己根本不認識這個莫偉,不知他為何突然要找自己比試。

    “吳天,是你嗎?”一陣熟悉的聲音忽然在吳天耳邊響起。

    “張福?你怎麽也在這裏?”吳天已經好久沒見到張福了,看到他現在忽然出現在自己麵前,也是有點感慨,看來張福這段時間應該過得不錯,至少他的身體比以前更壯實了。

    “我這段時間跟著師傅下山做了幾個任務,今天剛好過來領取報酬,剛才那個人是誰啊?怎麽嚷嚷著要跟你比試?”張福顯然也聽到張偉剛才的喊聲,奇怪的問道。

    現在的張福沒了以前那土包子的模樣,也不自稱‘俺’了,看來修煉對他的改變還是挺大的。

    “我也不清楚,這人我並不認識。”吳天也是一頭霧水,他自認為在這個金門寺內還是非常低調的,應該知道他名字的都不會超過五個,顯然這個莫偉的行為有點莫名其妙。

    張福看了一眼那在場中叫囂的莫偉,突然發現他手中拿著的那枚木牌,忽然像是一瞬間明白了原因。

    “吳天,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麽人,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有人要陰你。”張福突然嚴肅的說道。

    “陰我?”吳天聽張福這麽一提醒,立馬想到一個人—張達,如果在這金門寺有人想要暗算自己的話,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他了。

    “確實有一個,隻是我沒想到他會來這麽一手。”吳天麵色陰沉,這個張達,自己以後絕不會放過他。

    “那就沒錯了,那莫偉手中拿著的木牌便是任務牌,想必是想暗算你的那個人在功德殿發布了任務,而任務的目標恐怕就是你。”張福在一旁解釋道。

    “還可以這樣?這種任務功德殿難道不管嗎?”吳天對功德殿的運轉方式並不怎麽熟悉,原來這裏還可以私自發布任務。

    “嗯,除了金門寺的門派任務,如果有合理的報酬,個人也可以在那發布任務,隻要不是太過分或是觸犯金門寺門規,一般都能通過。這種比武性質的任務,金門寺並不會阻止,除非比鬥之間,兩者差距巨大,但如果同時福田僧,金門寺反而是鼓勵兩者比試的。”張福繼續解釋道。

    吳天一聽,知道張福說得應該不假,張達發布的任務應該是針對自己福田僧這個等級的,那個敢接這個任務的莫偉的修為恐怕是在三定境,否則一定境的福田僧絕對不敢接這個任務,不然碰到修為比他高的福田僧的幾率太大了。

    “喲,這不是吳師弟嗎?剛才那個人不是在叫你,你沒聽見嗎?”一陣異常故意帶著驚訝的諷刺聲從前麵傳來。

    張達故意把自己的尖銳的聲音拉長,也是成功吸引了周圍人的注意。

    “原來他就是吳天啊!”

    “是啊!看上去有點弱不禁風,剛才他一直站在這邊,是不是膽怯了。”

    “換了你,你也會躲在下麵吧,那個莫偉已經待在三定境好久了,據說隻差一步就能跨入四定境,晉升為義僧。”

    “也不知是誰發了針對福田僧比試的任務,這種任務對莫偉來說不是手到擒來嗎?福田僧中還有哪個人是他的對手?”

    ……

    周圍的人對著吳天議論紛紛,指指點點,似乎在感歎吳天即使上去比試也毫無勝算。

    張達對自己造成的這種效果很滿意,故意上去拍了拍吳天的肩膀,說道:“吳師弟如果沒有那個勇氣上去,跟莫師弟跪地求饒認個輸也是不丟臉的,不是有句話那麽說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知道以後……”

    “把你的爪子拿開。”還沒等張達說完,吳天便一把甩開張達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毫不客氣地冷冷說道。

    “你……好,看你在這麽多人麵前怎麽收場,還拿什麽囂張。”張達氣得差點說不出話。

    不過既然撕開了臉皮,張達也不想再裝下去,自己身為義僧,不好直接出手對付吳天,隻能通過別人的手教訓他。

    那莫偉的實力真拚起命來,自己也不能說簡單取勝,而吳天僅僅是個處於一定境的福田僧,加上那個聊勝於無的廢品雜靈根,根本就是豆腐撞鐵板,不是一個級別的較量。

    而且在發布的任務中,他還隱晦地提示了對方,下手越重越好,如果打殘廢了,還能額外獲得十塊下品玄靈石。

    張達對吳天恨深到了骨子裏,尤其是他對自己的藐視更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加上吳天還是他眼中的廢物。

    “吳師弟,那你就好自為之吧!”張達冷哼一聲,也不想在吳天旁邊多留,直接從吳天麵前走開。

    莫偉在剛才的動靜中,明顯也看到了吳天,站在武鬥台的正中央,勾了勾自己的小拇指,輕蔑地朝吳天所在的方向喊道:“吳天是吧,有種的話便現在上來,要麽跪下來給本大爺磕幾個響頭,大喊三聲我是垃圾,那麽這場比試也可以作廢。”

    吳天冰冷的眼神盯著莫偉,就如看著一個死人一般。

    “吳天,你真要上去,你不是他的對手,先忍一忍吧!”張福身為四品靈根,如今雖然修煉進度極快,但是目前也隻是剛剛跨入三定境,對上這個莫偉勝算也不大。

    如今張福也不是愣頭青了,明白靈根的品級高低對修煉的進度影響有多大,憑吳天的五係雜靈根,進入二定境都要好些時日,現在對上早已跨入三定境的莫偉,幾乎沒有任何勝算。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天佛祖》,方便以後閱讀無天佛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天佛祖並對無天佛祖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