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命官

類別:曆史軍事 作者:你才到碗裏去 本章:

    p.s:謝謝超級飛蝗將10起點幣打賞!最近起點嚴打,莫名其妙的少了十幾章,估計會對閱讀造成障礙,在這裏給大家說聲抱歉。♀

    血蛇通體朱紅,散發詭異濃重藥氣,口中伸出一條分叉的舌頭,忽吞忽吐,一雙碧目盯著趙昊,甚是猙獰可怖。

    忽的,血蛇如抽離弓箭,朝趙昊急射而來,血盆大口張開,一陣辛辣的藥氣撲鼻而至,其中又夾著一股腥味。

    趙昊忙拔出‘笑春風’,施展身法斬向血蛇七寸。

    血蛇幾近通靈,趙昊這一劍隻斬獲幾塊鱗甲,關鍵處被血蛇扭頭躲了過去。

    但脫落鱗甲,對血蛇來說已是刺痛無比,發出幾聲狂嚎嘶叫,扭頭尾巴朝趙昊甩來。血蛇終日以珍貴藥材溫養,又善食各種毒物,除梁子翁外的任何人,都是它最美味的食物。

    趙昊足尖點地,退後一尺少許,躲開血蛇掃尾,手中‘笑春風’幹淨利落,將血蛇尾巴削斷。

    血蛇吃痛,嘶叫一聲,身子蜷縮卷做一團,地上的一人粗細的瓷缸硬生生被血蛇卷碎,其力量之大可見一斑。換做尋常江湖人士,怕根本應付不了這條血蛇,反倒要葬身其口腹。

    趙昊乘勝追擊,施展陰辣辟邪劍法,形若鬼魅,一劍挑穿血蛇七寸蛇膽位置,鮮血狂飆,濺的滿地都是,藥味刺激彌漫。

    血蛇掙紮片刻,逐漸從纏繞鬆開,漸漸失去知覺。

    趙昊忙取下掛在腰上的四五個水壺,捏住血蛇尾巴,將蛇血全部乘在壺中。

    直到五個水壺全部灌滿,趙昊才長籲一口氣,他自然沒有郭靖那麽傻,隻喝了蛇血就跑。要知道蛇血皆寶,這條血蛇的蛇膽,更是極品中的極品,十幾年的滋養,怕是比劍塚穀中的菩斯曲蛇蛇膽還要滋補。

    用利刃將血蛇剖開,取出黝黑蛇膽裝袋,做完這一切,趙昊還不忘將雄黃酒及醋灑滿屋子去腥,後才離去。

    不外乎趙昊不小心,梁子翁的血蛇被藥材滋養十幾年,血中早已散發出一種獨有藥香,若非趙昊用這種方法去腥氣,很容易被發現是他做了一切。

    最後,則是一把火將藥房燒個幹幹淨淨。

    回到小榭,趙昊並沒有直接回到房間。

    飲下蛇血煉化過程中,藥香濃鬱極容易引來人窺測,那之前所做的掩飾都白費了。況且藥氣彌漫在空氣中,無形中也造成了浪費。所煉化的藥材精華異力,不過四五成。

    至於地點,趙昊心裏有數。

    將香芷丁蘭熏香的白衫取來,趙昊光著膀子飛奔到湖心小亭,一頭紮進早已挖好的寒池之內。

    血蛇精華性屬陽,吸收途中必然會有血氣翻騰。而寒池屬陰,既能鎮壓洶湧的陽氣,還能鎖住身體發膚,不至於血蛇精華從毛孔流失,牢牢鎖在體內,隻散發出極少藥香,梁子翁根本懷疑不到他頭上。

    將五壺蛇血擺在麵前,趙昊身子皆沒入水中,隻探出脖頸以上。望著麵前還散發澎湃熱力的蛇血,趙昊探出手一口喝盡。

    蛇血黏稠,且腥氣十足。血氣夾雜濃鬱的藥香,在味蕾上爆炸出腥苦氣,讓趙昊生出作嘔之感。

    深知每一滴都是藥力精華,趙昊咬牙將第一壺蛇血喝的幹幹淨淨。

    血從喉入胃,辛辣苦澀,其味難當。

    過得一會,趙昊但覺手足酸麻,頭腦發脹,眼冒金星,仿佛酒醉,最可怕的是全身燥熱欲絕,體內似有一團烈火正在暴焚燃燒,沿著經脈遊竄燎動,猛烈異常。就連寒池之水,灑在月華下顯出嫋嫋煙氣,神氣異常。

    趙昊周身燥熱卻絲毫不喊,手背臉頰上,著手火燙。深呼一口氣,開始運轉天魅凝陰功法,將藥力散解於血脈中,化作功力。

    不愧域外傳承千年的絕學!趙昊行氣兩大周天,雖渾身燥熱未減,但體內如火蛇的亂流卻得以舒緩,感覺舒服許多。

    體內燥熱,體外寒池鎮鎮,血液中的藥力絲毫沒有逸散,全部被趙昊吸收消化,從灼熱逐漸化作腹內丹田一股磅礴能量。

    趙昊逐漸感受到寒意,此時毫不猶豫,喝下第二壺蛇血,腹內重歸暖融融氣象。趙昊沒有發現的是,他鑿的一人大小寒池,此刻因為熱力消散,逐漸融化,冰冷的湖麵上,有一汪池水融化,冰水相濟,與眾不同。

    直到趙昊將五壺蛇血全部飲盡,腹內已有一股渾厚力量,恨不得散發到四肢百骸。

    最後一顆,蛇膽。

    抓起墨綠泛黑的蛇膽,隻是聞著就有一股難以遏製的腥苦。蛇血雖苦辣,但好在有藥的異香在其中,蛇膽則完全是膽汁的濃稠。

    吊起蛇膽,趙昊長大嘴將蛇膽放入口中。隻是輕輕用齒咬一口,溢出的濃稠膽汁漫及趙昊口中,即便是意誌堅定的習武之人,也極難忍受這種苦楚。

    迅速下咽,趙昊當即開始運轉內力。原本細入小溪的內力,此刻已如江河,澎湃的流淌在經脈中,趙昊毫不懷疑,他現在的實力較之以前,有成數倍的增長。

    直到半夜三更,趙昊才將大多藥力消散,尚有些藥力,彌漫於血氣間,卻不是一時一刻可以吸收完畢。

    從水裏出來,趙昊運轉內功,將渾身水汽烤幹,換上新的花香白衣,頓時將蛇的血氣掩蓋的一幹二淨。換做以往,以深厚內功烤幹衣裳,趙昊想都不敢想,但現在吃了蛇膽喝了蛇血,功力起碼抵得過十五年苦修,讓趙昊一嚐高手滋味。尤其功力暴增,讓天魅凝陰也可以展現出更強威力,起碼趙昊有自信,當今天下輕功,以他為尊!

    回到屋內似無事發生,第二日早,趙昊就聽說藥房大火,梁子翁的寶蛇被斬的事情,而最不可思議的是,梁子翁在藥房附近,發現了郭靖的身影,自然的,郭靖這個鍋,背定了。

    若不是王處一最後施展手段帶郭靖出府,怕是梁子翁要活活咬死郭靖,吸他的血才肯罷休。

    “郭靖啊郭靖,呈了你的好處,卻要你擔因果,確實有點對不住你呀。”趙昊心裏想到,心中想以後若是郭黃兩位璧人有什麽間隙,他便出麵為兩人擺平,算是還郭靖這份情。


如果您喜歡,請把《時空命官》,方便以後閱讀時空命官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時空命官並對時空命官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