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 71 章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文盲團長 書名︰做只貓真好[重生]

    </strong>第七十一只喵

    自從和縱橫娛樂的老板談妥關于包養的相關事宜之後,解風華的小日子過得相當滋潤。

    印楠把解風華的合同改簽到縱橫,又給他配備數名資深老師,以及一位專屬經紀人。

    瞬間,解風華的檔期就被排滿了,需要學習的課程一個接著一個,之後還有幾項代言要拍,新劇組的試鏡,以及立在公司大廳的明星展牌、短片的相關拍攝……

    解風華坐在保姆車的後座上閉眼休息,手里拿著一瓶剛喝了兩三口的礦泉水,在司機旁邊坐著的是印楠給他派過來的專屬經紀人琳達,此時琳達正給他匯報著接下來的行程。

    解風華听了一會兒,他揉了揉眼,橫躺在車座上。距離到達目的地大概還要半小時,足夠他小暇一陣子。

    “工作大概會在幾點結束?”解風華輕按太陽穴,長時間的旅途讓他有些暈車。

    “五點。”琳達不用翻工作本也知道解風華一整天的行程,因為她早就記到了腦子里。

    解風華在心里算著時間,五點結束的話應該足夠他活動一陣子。

    印楠沒什麼太多的要求,只是讓解風華住在他那里,解風華工作結束後的個人時間他向來不會去過多干涉。只是印楠每天下班後都會準時到家,然後做好飯菜等著解風華回來。

    解風華一開始還以為印楠只是吃不慣別人做的菜,所以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順手帶出來的兩人份。可是在某天,解風華回去的時候已經接近半夜一點,印楠早早地就睡了,餐桌上是幾盤用保鮮膜封好的菜肴,他自己熱一熱就可以吃。

    其實他在外面已經吃過了,可是桌上的這幾盤菜明擺著是金主留給他的,解風華又不能不吃,于是他只好匆匆忙忙挑揀了幾口,把飯菜放進冰箱內,再沖進浴室洗漱,最後鑽進被窩。

    要說有個金主包養也是件很不錯的事,自從印楠出現開始,解風華睡的被窩總是暖暖的。

    勞累奔波一整天,解風華困得迷糊,掀被子的動作也就魯莽了些。原本熟睡著的印楠被他整醒,而後又展臂把人拉進懷里。“吃過飯了?”

    解風華有些心虛地抿起嘴,印楠做的飯菜很不錯,只是他剛才沒吃多少,囫圇吞棗般地糊弄幾口,連味道都沒吃出來。好在臥室沒開燈,解風華也就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嗯,吃了。”

    听到解風華的回答,印楠滿意地親親他的額頭。用自己的體溫去捂暖解風華微微冰涼的腳丫。“睡吧。”

    也是從那時起,解風華才明白印楠每次都是特意帶出他的那份飯菜。由于顧忌著不能讓金主就等,解風華盡可能地配合印楠的時間,早早地回家,有時還會順路帶回去幾瓶酒或是開胃小菜。

    習慣成自然,久而久之,不用琳達提醒,解風華在工作結束之後會不由自主地想往印楠家里跑,就像被馴養了一樣。

    其實他們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也不干什麼,吃過晚飯後他們會窩在沙發里看電視,偶爾印楠要處理工作,解風華就躺在他旁邊玩手機或是看劇本,困的時候就回臥室關燈睡覺,一晚上的時間也就這麼過去。

    只是解風華今天有點事,和他一起來上海發展的好兄弟文樂最近開了家酒吧,解風華得去捧個場,再順便拉上兄弟聚一聚,說說話。

    文樂和解風華從小一起長大,他知道解風華獨身一人在娛樂圈中闖蕩不容易,幾個月前,文樂還特意去看了看。解風華是從群眾演員這塊入手的,為了接戲得不斷地去跑各個片場,風里來雨里去,吃的是饅頭咸菜,穿的是帶著微妙味道又不怎麼透氣的戲服。一天下來十分辛苦,薪水又少的可憐。但解風華依舊堅持著,他要跟群演的領班搞好關系,這樣的話有戲拍的時候能第一時間通知到他。

    有沒有好角色演不是重點,混臉熟才是解風華的最終目的。本來以為和經紀公司簽約之後就能拍戲賺錢,誰知道在他之前還有不少藝人空著檔期等著被分配任務,經紀人又沒時間管他,到頭來解風華還是得靠自己。

    酒吧開業這天文樂也就隨意地和解風華稍微提了那麼一嘴,如果他來不了的話文樂也不會說什麼。解風華有多艱辛,文樂一清二楚。只是沒想到這小子居然真的來了,狀態看著還蠻不錯,眼眶也沒之前的那麼青,看得文樂還以為他是用粉底什麼的化妝品把黑眼圈給遮起來了,甚至忍不住想用手指去蹭蹭看一探究竟。

    他們兄弟二人之間要聊的話不多,問問對方最近過得怎麼樣,有沒有什麼難處需要幫忙?知道都過得還不錯,他們也就放心了。

    七八點鐘的時候,解風華一邊和文科聊天,一邊不斷看時間。文樂笑話他是不是交了女朋友,所以門禁被盯得嚴。

    解風華哪敢告訴文樂自己是被包養了?于是他只能騙文樂說最近談了戀愛,估計對方已經做好了飯菜在等他回去。

    酒吧這邊沒什麼事,他二人不過是敘敘舊,既然解風華有事急著走,文樂也就沒過多挽留。

    說是談戀愛其實也不為過。解風華和印楠的包養關系應該是建立在肉|體交易之上的才對,但相處了幾個月下來,印楠什麼都沒做,最多也就是親吻,晚上蓋著被純睡覺,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他們兩人就像在談戀愛那樣,從0開始一點點發展。

    解風華是個公平的人,不能總是他在單方面地享受印楠給他帶來的一切,解風華覺得他的金主也該收點利益了。

    當晚,他把印楠拉上了床,印楠不是沒有那意思,可是睡衣扣子剛解開兩顆,印楠烙在解風華鎖骨處的吻便堪堪停下,然後他拽裹被子蓋住解風華,扔下一句你先睡吧就跑到陽台去一個人抽悶煙。

    突然剎車讓解風華有點懵,難道這金主是個那方面硬不起來的?不管了,關他什麼事呢?解風華把被子一蓋閉上眼楮開始睡覺,沒再朝陽台的那個背影多看一眼。反正對方不急著上床的話對解風華來說也是件好事,他樂得自在。

    ……

    苦澀的煙草味和微涼的晚風令印楠漸漸平靜下去。再回到臥室的時候解風華已經睡著了,印楠躺下去之後他習慣性地靠了過來,迷迷糊糊地在他身邊蹭蹭,最後把臉埋在印楠的肩窩里繼續呼呼大睡。

    就這一個以前不知道做過多少遍的小東西,讓印楠軟了心。

    ——但還是不一樣…太不一樣……

    什麼是最熟悉又最陌生的距離,和解風華一起生活的這段時間里,印楠總算明白。

    眼前的這個解風華,和他所認識的那位,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他沒有那段記憶,也沒有那段感情,今天之所以會把他拉到床上去,估計也只是為了履行所謂的義務。印楠根本無法與這樣的解風華做|愛,所以他半途就停了下來。

    今夜看來注定無眠,印楠懷里抱著睡熟了的解風華,睜著眼楮看著黑暗的天蓬。心里很空,也很茫然,印楠一時間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干什麼,解風華就給他的,就好像只是一具算不上原裝的軀殼,那印楠他真正的愛人呢?

    ——我真的找到他了嗎……?他在哪兒……?

    印楠總會不住地這樣問自己,卻又找不到答案。他身邊的人鐵定是解風華無誤,不過與他想要的那個人,在本質上存在著一定的差別。

    可是印楠能怎麼辦?他該怎麼辦?難道要把事實告訴給解風華?這不可能,當初解風華死後,關于他的一切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一點證據可尋,就算印楠說得實話,可在旁人耳朵里听來就像天方夜譚,解風華又怎麼會信他?

    印楠也很無奈,他把當初解風華曾經擁有過的一切都還給他,大到工作發展小到飲食起居。解風華的經紀人本來應該由陶靜再次擔任,只是陶靜前些年結婚了,辭職回家做全職太太。于是印楠只好換成琳達。

    他會在解風華拍戲的時候去探他的班,在早餐或是晚餐里特意做一些魚制品,每晚給他準備一杯溫好的牛奶,逢年過節帶著他一起回家……然後每年在解風華生日那天,再一個人躲進那棟房子里偷偷地懷念曾經……

    這就是印楠的選擇。他做不到放棄眼前的解風華去和其他人開始新的生活,也不想把自己的感情強加給他。所以印楠選擇了隱瞞,一邊和解風華重新開始,一邊把曾經那段深深的感情藏在了心底。

    過程不是很順利,礙于太過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印楠探班的時候解風華只會尷尬地坐在對面;他不喜歡魚制品也沒有喝牛奶的習慣;過節回家的時候遇到親戚問話,解風華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頂著一眾盯在他身上的目光,尷尬地坐在飯桌旁,看著印楠替他擋酒,將那些順便問話的親戚一一擋了回去。

    解風華獨來獨往慣了,當印楠告訴他可以依靠他的時候,解風華還有些不習慣,沒法給他一種腳踏實地的安全感。解風華並不信任印楠,他們是包養關系,印楠的溫柔也只是一時的。等到他玩膩了拍拍屁股走人,到時候解風華又該怎麼辦?

    所以解風華一直保持著獨立自主的心態,盡可能地不去依賴印楠。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年多,最後被一枚指環打破。

    印楠求婚了,在眾人面前用無與倫比的溫柔和一枚戒指,終于突破了解風華心里那道最後的防線。

    後來,解風華磨得圓滑的性子被印楠寵回了原型,雖然依舊討厭魚制品不過每晚一杯牛奶已經被他養成了習慣。

    看著和從前越來越相似的解風華,印楠覺得這樣也挺好。

    印楠不多求,只要身邊陪著的是這個人就可以了。關于那些解風華並不知道的回憶,印楠也不打算與他說。

    歸根結底,他們的從前並沒有一個好的結局,解風華只需要享受印楠給他帶來的這些美好與快樂的生活就好,從他的人生來看,這才是他們感情的開端。至于其他的……印楠選擇自己一個人去銘記……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做只貓真好[重生]》,方便以後閱讀做只貓真好[重生]71.第 71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做只貓真好[重生]71.第 71 章並對做只貓真好[重生]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