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來人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秦含真白日里討了祖母牛氏的喜歡,晚上祖父秦老先生不在家,牛氏嫌一個人冷清,又怕孫女兒在暖和的屋里出去吹了冷風,就索性讓她在正屋里過夜,和自己一塊兒睡。因此秦含真也听到了虎嬤嬤的報告。

    得知那幾個被關押在縣衙大牢里的官軍說了這樣的話,秦含真與牛氏都是面面相覷,摸不著頭腦。

    牛氏問虎嬤嬤︰“這幾個官軍說自個兒見不得光,躲在臨縣,是什麼意思?京城來的人又是誰?”

    虎嬤嬤把雙手一攤︰“這我哪兒知道呀?我們家老頭子也就是听縣衙的人說的,老爺不許他多問,他也不知道其中原委。”

    秦含真轉頭對牛氏道︰“祖母,這些官軍一定是做了什麼壞事,怕被人發現會受罰,才躲起來的。”

    牛氏緩緩點頭,一臉的茫然︰“可他們做了啥壞事呀?都被抓進大牢里了,還不肯講出來?”

    “那肯定是十分要緊的事!”秦含真斬釘截鐵地道,“後面那人不是還說,要是壞了上頭的事,他們還會送了性命嗎?所以他們寧可被縣衙的人當成馬賊抓進大牢,也不肯坦白說出自己干了什麼,因為跑到離駐地很遠的地方攔個路,劫個車,不會讓他們丟了性命。”

    牛氏深以為然︰“沒錯!他們既然跟何子煜交好,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人,也不知道是闖了什麼大禍。不過如今他們已經被抓起來了,肯定不會有好下場。”

    秦含真怔了怔,又覺得不對了︰“可是……他們好象在大牢里過得挺安心的樣子?難道被抓起來也不怕會出事嗎?”

    牛氏糊涂了︰“桑姐兒,你在說啥喲?”

    秦含真眨眨眼,搖了搖頭,又問虎嬤嬤︰“嬤嬤,虎伯有沒有說,縣令大人听到獄卒的回報後,有什麼想法呀?”

    虎嬤嬤忙道︰“說是說了,但縣令大人也是糊里糊涂的,只听他們說起京城來的人,听著象是大案子,又打發人往綏德州送信去了。”

    米脂縣在綏德州治下,縣令大人這是向上司打招呼呢,如果真有事,好歹還有人替他頂一頂壓力。

    牛氏哂道︰“听著怪唬人的,可跟咱們家又有啥關系?老爺也用不著在外頭滯留幾天幾夜呀?”

    虎嬤嬤說︰“我們家老頭子說,金環講明了何子煜請來的官軍是二十人,但實際上來攔道的只有十六個,其中有四五個被抓了,其他人隨何家兄妹逃走,但有四人是由始自終都沒露過面,卻白領了二十兩銀子的。與他們同在一個小旗的人說,這銀子不是白領的。齊主簿就有些疑心,埋伏在林子里朝咱們家的馬車射箭的,興許就是這四個人。因見勢不妙,他們就暗自逃走了,沒有露行跡。”

    秦含真驚訝地看了虎嬤嬤一眼,心想那些放箭的人分明跟表舅吳少英脫不了干系,也不知道是怎麼栽贓到那伙官軍頭上的。如果逃走的人不能現身說明情況,這個黑鍋怕是要扣到他們頭上了。齊主簿……看來是吳表舅做了手腳。

    虎嬤嬤又道︰“听說那兩個小旗素來不睦,只是面上親熱罷了。這回肯到米脂來,也是看在銀子份上。但銀子已經拿了,私下給對方使個絆子,嚇唬一下女眷,也是有可能的。不過當時人多馬亂,有人受傷,就有些出人意料了,萬一叫何家兄妹與另一隊的人知道,怕是不好交代,因此他們拼死不肯承認,更不敢說出那幾個放箭之人的下落。縣令大人說,他們既然不是馬賊而是官軍,這攔路之事,最後怕是要不了了之。但他們私自攜帶弓箭出外,攻擊官眷與平民,說來是有違軍法的,地方上更是不能容忍。咱們家既是苦主,縣令大人就請老爺留在城中等消息,說無論如何也要給咱們家一個交代。”

    牛氏听了便道︰“原來是這樣。何子煜不是好人,他交好的果然也都不是好貨色。為了銀子結伴來害人,還要坑同伴一把,有今天的下場也是活該!”

    秦含真則追問︰“那何家兄妹和其他沒被抓住的官軍呢?官府有沒有人追查他們的下落?”

    虎嬤嬤道︰“吳家的護院把人送到縣衙後不久,縣令大人就派出差役到何子煜在城里賃的宅子搜查了,但什麼都沒搜到。他似乎帶著人回來後,只在宅子里住了一晚,第二日一大早就出了門,之後再也沒回來過。而原本留在宅子里的四名官軍,也隨後跟著出了門,由南門出了城。守城門的士兵親眼看見了。因此齊主簿才會說,他們興許就是躲在林中射箭的人。那宅子里如今只有一房家人看屋子,一問三不知的。縣令大人留下差役守著那宅子,就沒再理會了。吳少爺倒是派人去打探過何家兄妹的去向,但他們逃跑後,就不見了蹤影,也不知躲在了哪里。”

    秦含真道︰“何氏跟秦泰生家的受了傷,他們不可能逃太遠的,總要找地方請大夫包扎傷口。”

    虎嬤嬤笑道︰“姐兒放心,這些事,老爺和吳少爺他們自然也想到了。”她又轉頭對牛氏說,“老爺的意思,既然何子煜不曾與馬賊勾結,那守在他賃的宅子門口的差役,恐怕也很快就會被調走。還是咱們自家打發個人,在那宅子門外盯,一旦何家兄妹回來,又或者那宅子里的僕人有動靜,就立刻回來報信,咱們家也好查到何氏的下落。雖然她有諸般不是,但咱們不能將她扔在外頭不管了。哪怕是看在梓哥兒面上,也要確定她平安才行。”

    牛氏冷哼道︰“這些事我不管,你們照他的吩咐去做就是了。若是依我,這種毒婦就不該理會她!橫豎是她自個兒要跟她哥哥跑的,是死是活又與我們什麼相干?梓哥兒日後也怪不到我們頭上!”

    虎嬤嬤笑著退了下去,自回了住處。牛氏說的其實就是氣話,她心里有數。秦老先生的吩咐,她還是會照做的。明日虎伯一大早進城,同行會帶上胡二,做那個盯的人選。

    秦含真跟祖母牛氏一起睡了一夜,比在自個兒屋里要暖和多了。只是牛氏似乎睡得不好,總是翻來覆去的,影響得她也沒睡好。

    其實她也能明白牛氏的心事,官軍攔路的案子似乎越來越復雜了,也越來越詭異,也不知道那些官軍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叫人如此糾結。

    本來秦含真還以為,這件事會再糾結幾天的,想不到次日傍晚,祖父秦老先生就帶著虎伯回到了秦家大宅。

    牛氏看到丈夫,既歡喜又驚訝︰“怎麼回來得這樣早?我還以為你要在城里多住兩天呢。”

    “我也以為要再耽擱幾日的。”秦老先生溫和地笑著,在炕邊坐下,摸了摸秦含真的頭,“榆林衛昨兒來人,連夜把那幾個官軍提走了,案子也算是了結。我料理完瑣事,無事可做,只好回來了,留下胡二盯著何子煜在縣城里的居所,以防那幾個家人逃走。”

    牛氏一怔︰“啊?這麼快?衛所的人是怎麼說的?”

    “擅離駐地,公器私用,偷盜軍械,以及殺傷平民。”秦老先生頓了一頓,“榆林衛的人動作利索,連傷者都沒過問,就直接定了那幾個人的罪,也沒提及逃脫了的官軍下落,便直接把人帶走了。縣令大人根本攔不住,只好由得他去。所幸咱們家那被撞壞的馬車,早早就被拉到縣衙里做了證物。榆林衛來的那位大人看過馬車,問明那二十名官軍,每人都收了何子煜二十兩銀子,便將整整四百兩的銀票賠給了咱們家。人家如此大方利落,我也沒有理由追究下去了。只是安哥媳婦下落不明,還得叫胡二繼續守在城里等消息。倒是少英說,願意擔起尋訪之責。但我想著他與安哥媳婦有仇,還是不必勞動他的好,就婉拒了。”

    牛氏哂道︰“依我說,少英如此能干,手下又有能人,就讓他去尋訪又怎地?有仇怕什麼?難道我們家跟何氏沒仇?少英的為人你還信不過?他總不會殺人泄憤。”

    秦老先生露出一個復雜的笑容,沒有多說,只從懷里掏出那四百兩銀票,交給妻子收好。

    秦含真坐在一旁,總覺得有些不真實,這事兒就這麼解決了?

    她忍不住問秦老先生︰“祖父,那些官軍不是說,先前見不得光,是躲在臨縣的嗎?這里頭到底有什麼問題?衛所的人就沒交代?”

    秦老先生搖頭︰“那位大人不曾說,不過,興許會在把人帶回榆林衛後,再加以審問吧?這是軍中內務,我們倒不好多管。你吳表舅也很想知道,可惜那位大人嘴緊得很,脾氣也不佳,我怕你吳表舅不慎得罪了他,要吃大虧,就攔住了。”

    秦含真忍不住嘖了一聲,心想這榆林衛內部也神神秘秘的,這回把那幾個被抓的官軍帶回去,問都不許地方官員多問,搞不好他們心里明白是怎麼回事,只是要封鎖消息呢。

    她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沒有多想。誰知第二日午後,吳少英匆匆來向秦老先生報信,說榆林衛來人問那幾個官軍的事了。可他們分明前一日就來過,還出示了公文,把人帶走了,怎麼今天又來了呢?

    縣令與齊主簿都覺得不對勁,立刻將實情告知來人。對方派兵沿著縣衙諸人所說的,昨日榆林衛來人押解犯人離開的路線,一路追過去,在一處偏僻山道旁不遠的叢林中,發現了那幾名官軍被草草掩埋的尸體。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三十八章 來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三十八章 來人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