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追蹤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Loeva 書名︰秦樓春

    第六十七章 追蹤

    湯太醫是太醫院里頗有名的一位太醫,曾一度官至正五品的院判,專職為東宮太子殿下診治。 vw不過後來因為伽南嬤嬤病逝,太子傷心之下,病情一度惡化,他無能為力,被皇帝罷了官職,差一點兒被丟進天牢里去了。

    是太子醒過來後,親口向皇帝求情,湯太醫才平安無事地回到了太醫院,繼續做太醫,仍舊是專職為東宮太子診治,只是這一回,負責太子病情的不再僅僅是他一個人。他的身份地位都下降了,不過,有太子賞識,誰也不會為難他是。

    況且,算有人有心要為難他,也做不到了。自打今年開春,太子殿下的病情不見好轉,一直避見外人,安心靜養。起初是在行宮,後來回了東宮,太後壽辰過後,听聞又移回小湯山行宮去了。

    湯太醫一直隨侍在太子身邊,連家都沒辦法回。若不是每隔一兩個月,他會請認識的小太監幫忙,私下往家里傳個小紙條,簡單地寫安好,勿念之類的字眼,怕是他家里人都以為他早已被皇帝處死了。連這小紙條,他都不敢留署名,生怕落到禁衛軍的手里,會被冠私通外廷泄露機密的罪名。也是他家里人熟悉他的筆跡,才能認出那簡單的幾個字,放下對他的擔心。

    李延朝也是京世家子弟,雖然本家已經沒落了,卻因為祖父那一代還很風光,所以父輩很是結了幾門不錯的姻親。其他外祖家是很不錯的世家大族,只可惜他外祖只是不受重視的旁支,兒女又多,沒能給他帶來多少助益。但他還是從這些姻親家,听說了不少東宮或者是皇宮里的傳聞。

    京城權貴圈子的人,即使面不說,但私底下其實都很關心太子的身體狀況,猜測著太子什麼時候撐不下去了,引發京城新一輪的權力洗牌。自然而然地,他們也會關心起太子身邊的太醫來。

    這位湯太醫,李延朝曾經在隨著舅舅拜訪嫡支的堂舅時見過,雖然只是草草一面,印象卻很深。大概是因為那時候的他會試接連遇挫,卻迫切盼著要出仕支撐門戶的緣故吧他對傳說能得到東宮太子器重的官員,總是會多關注幾分的。

    李延朝因為擔心自己看錯了,還特地走到窗邊,朝湯太醫的方向多看了幾眼,再三確認自己沒有認錯人。

    可這是不可能的。湯太醫是太子身邊的人,太子還在京小湯山行宮休養,他怎會跑到千里之外的江寧縣來

    李延朝直覺感到這其定有一個大秘密,可惜他想不出那是什麼秘密。猶豫了一下,他便叫過一名心腹長隨,命對方跟在湯太醫身後,看湯太醫去了哪里,又在做什麼。如果情況允許,最好是向周圍的人打听一下湯太醫怎會到了江寧來。

    李家的長隨這麼綴了湯太醫。因為怕被發現,那長隨只是遠遠跟著,並未貼得太緊。他只看到湯太醫與一名身材高壯的同伴走進了一處醫館,不一會兒,又提了幾包藥走出來,然後沿著街道前行,在一處茶樓前駐足。湯太醫的那名同伴進了茶樓,不久又提了幾個紙包出來,接著兩人繼續往街尾的方向行進。

    沒過多久,他們走進了一處宅子。兩刻鐘後,宅子的大門開了,里頭駛出一輛馬車,有兩個身高體壯的男子隨後騎馬出來,其一人手里還牽著另一匹馬。先前湯太醫那名同伴在門掛了一把大鎖,然後翻身馬,與其他人一道護持在馬車前後,齊齊揚長而去。

    長隨使了些碎銀子,向周圍的人打听了那座宅子的主人,得知那里住的是一位富家公子,租住此地已經有好幾個月了,據說身體不是很好,特地來此求醫的。他們鎮的葉大夫,人雖然年輕,名聲也不顯,卻是附近十里八鄉數一數二的神醫。江寧一帶的百姓,都對他的醫術十分信服。象那位富家公子一般,從外地趕來江寧求葉大夫診治的人,如今是越來越多了。他們大都是租住在鎮的民居,本地人早已見怪不怪。

    長隨留意到,曾經有人提到過,那位富家公子的來頭不小,听說還是位宗室出身的貴人呢。似乎富家公子的隨從,曾有人提過,他們家王府的封地,其實在附近來著。不過到底是哪一處,旁人卻沒有細問。

    那長隨帶著這些話,回去稟報李延朝。李延朝仍舊是百思不得其解。若提到京宗室王府,有哪家的王爺封地是在附近的話,最近的大概是兩百里外的溧陽了吧只是溧陽王府在宗室里根本算不什麼權貴,也勝在人口多罷了。李延朝雖是落魄世家出身,但長年跟那些依舊風光著的姻親們相處,心氣兒高著呢,並沒有把溧陽王府放在眼里。

    不過,溧陽王府的子弟跑到江寧來求醫,並不是一件怪的事,可他跟湯太醫走在一處,非常怪了。既然本地有一位有名的神醫,難不成湯太醫是來求教的

    湯太醫治了太子那麼多年,也沒見他把太子的病治好了,可見他的醫術不怎麼高明。他若想向醫術更高明的人請教,倒也不是事。的是太子居然會放他出京

    李延朝緊皺著眉頭,很想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可惜他的長隨只有兩條腿,沒有帶馬匹,不然還能跟在湯太醫的馬車後面,查出對方到底要去哪里,又在何處落腳。

    李延朝內心還存了一點私心,他覺得,這也許是他出人頭地的一個大好契機。

    與他隨行,從當涂急速趕來的,還有一位他從京帶出來的師爺。此時見他滯留在鎮,遲遲不走,師爺便來勸他︰東家,天色不早了。此鎮距離金陵城還有幾十里路,我們還是趕緊動身吧。待到了金陵城,我們還得先去府衙見過知府大人,才好去元縣衙辦交接呢。

    李延朝醒過神來,想想自己眼下確實沒有多少閑情逸致,只能將疑問壓在心底,先帶著一眾隨從,急急往金陵城里去了。湯太醫的事,還是等以後他坐穩了元縣令之位,能騰出手來的時候,再去追查吧。

    湯太醫並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了。他今日本來是要從葉大夫在鎮的醫館里抓好最新的幾劑藥,然後帶他們一行人落在鎮居所的最後一批行李,趕往城新居,與太子會合的。葉大夫在城里的新醫館還未開張,許多藥材也未齊備,要抓藥,遠不如老醫館方便。于是湯太醫便帶著葉大夫新開的方子返回鎮,仔細看著醫館的掌櫃抓好了藥,方才帶著藥包離開。

    年近歲晚,他們這群跟著太子南下求醫的人,原來並沒有預料到這趟外差會需要這麼長的時間。今年過年,他們注定了是無法跟家人團聚了。想想遠在京城的親人,大家都生出些思鄉的愁緒來。湯太醫與幾個同行的侍衛受這份愁緒的影響,再加太子已經在城里安頓好了,並未同行,他們不必為太子的安危提心吊膽,便都有些松懈了,竟沒有發現身後一度跟了人,也沒察覺到李延朝的目光。

    他們順利回到了金陵城,住進了淮清橋附近的那處宅子,一邊細心留意著太子的身體狀況,一邊對周邊環境保持警戒之心。

    令他們滿意的是,這處宅子距離所有鄰居都有一段距離,周圍頗為清靜。鄰居們都是不愛來事的人,秉承著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準則,只要他們不主動,對方不會冒然門來拜訪,更不會探究他們的來歷。宅子還有後門通向私家小碼頭,碼頭拴了一條質量不錯的船。若有什麼危險,他們完全可以護衛著太子,從後門循水路離開。他們這兒離通濟門不遠,水路可直達。而通濟門以東,正是黃晉成所在的衛所駐地。

    永嘉侯秦柏為太子殿下挑選的這處宅子,實在是再理想不過了。

    太子心情很好地在宅子里享受著清靜的生活,偶爾天氣好的時候,還會到秦簡簡單整修過的小花園里走走。秦柏與秦簡有時候會過來看他,陪他說半天的話,給他帶來美味而有益身體的本地吃食。太子如今開始覺得,城的生活也挺好的,過得確實鎮舒適。

    只是城里人多,達官貴人也多。為防被人認出來,他不能象在鎮那樣,每日只要身體情況允許,隨心所欲地到處閑逛了。不過如今天氣一日一日冷,有時候還接連幾日下雪。他這副破身體,真要出門也是夠嗆。在溫暖的屋子里多待些時候,也不是件壞事。他只在去葉大夫的新居看診的時候,才會出門。

    太子殿下如今非常珍惜自己得來不易的健康,不想冒什麼大風險。他若是任性了,一旦有個頭疼腦熱的,受罪的還不是身邊的人更何況,小舅舅在這里呢,幾乎每天都來看他。叫小舅舅知道他不听話,定然又要著惱了。

    太子殿下細細體味著這種被舅舅愛之深責之切的感覺,心里還挺受用的。他覺得小舅舅真的挺好,大舅舅要好得多了。父皇更看重小舅舅,果然是有道理的。

    3939228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秦樓春》,方便以後閱讀秦樓春第六十七章 追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秦樓春第六十七章 追蹤並對秦樓春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