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爭執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威武武威 書名︰娛樂掌控者

    同樣的酒店套間里,35屆戛納電影節的評委們正在爭執不休。

    “毫無疑問,最佳男演員屬于杰克萊蒙,我認為他的表演非常出彩。”

    “克勞斯金斯基同樣不差,那段怒吼非常動人。”

    “我不喜歡金斯基,我也不喜歡萊蒙。”

    “那個《記憶碎片》的吳也很不錯,活靈活現的小人物。”

    他們七嘴八舌的說著,而本該主持會議的評審團主席,意大利導演喬爾焦斯特雷勒,坐在上首眉頭緊皺,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哪怕吉爾斯雅各布在旁邊遞了好幾次眼色,讓他主導一下會議的氛圍,結果通通都被他無視了。

    “杰克萊蒙,就是他了!”讓-雅克阿諾最後拍著桌子大聲說道,“他的表演是最出彩的,最佳男演員當然要給他了!金斯基太過火,《自由之路》男演員太多,分薄了他們的演技。至于《記憶碎片》的吳,如果還有男配角獎項,他會是一個很有實力的演員。”

    說完也不管在場評委的反應,直接看向了斯特雷勒,斯特雷勒咂了咂嘴巴,最終點了點頭︰“那就杰克萊蒙吧。”

    戛納電影節的獎項,就是這麼評選出來的,由十個或者十多個專業人士,在酒店里討論出來的。盡管既不柿油也不皿煮,甚至連像奧斯卡那樣裝個樣子都不肯,卻從來都沒有變過。

    畢竟,電影或者說藝術,那是精英們的游戲,只有在上流階層吃飽喝足有余錢了,才會去玩賞這些東西,並推動一些發展。

    再九流的戲子,那也不是泥腿子能染指的,除非年老色衰再也無法取悅上流階層而自身也沒有什麼積蓄。

    精英與平民們之間隔著一條巨大的鴻溝,而無數的平民想要跨越這條鴻溝,擠帶精英那邊去,然後……然後回過頭來嘲笑平民。

    就好像幾十年後,面對那些一幅幅完全看不懂的畫作時,普通人發牢騷甚至諷刺的時候,總會有美術學院的學生跳出來告訴你,你看不懂是因為你不懂你沒學過美學。

    輕輕松松就建起一道向下鄙視的台階,所以,戛納電影節的獎項,由十來個專業人士在小房間里討論出來,有什麼問題嗎?

    好吧,還是有問題,精英們總是誰也不服誰,而戛納的評選又太隨意,完全掌控在評審團主席的手中,而不像奧斯卡那樣,給真正的權力者留有操作的空間。

    如果評審主席能掌控評審團,那麼自然是以他的意見為主,比如曾舉例過的科波拉或者波蘭斯基。如果不能,那麼評審將變成一場災難,比如另一個時空里,伊莎貝爾擔任評審團主席的那一屆。

    本屆也有這個趨勢,至少讓-雅克阿諾比誰的嗓門都大,每次不爭上幾個小時絕不罷休。

    “好了,諸位,目前定下了最佳男女演員,加上之前短片金棕櫚和短片評審團獎,還有最佳導演最佳編劇,請將評審團大獎定下來吧,我們明天再討論金棕櫚,爭取一次完成。”在確定了最佳女演員後,雅各布不得不出來打圓場。

    “《聖洛倫索之夜》,毫無疑問,這部電影離金棕櫚還有距離,值得一個評審團大獎!”剛剛吃了塊小點心的讓-雅克當即叫了起來。

    “《記憶碎片》。”呂美特同樣直截了當。

    “《記憶碎片》很有新意,但是導演手法不夠完善,並不合適。”讓-雅克當即反駁。

    “《記憶碎片》!”呂美特也懶得更他多話,只是一個詞一個詞的說道,並狠狠的瞪著讓-雅克。

    後者還想說什麼,但被旁邊的甦索切基達米科拉了一把,這才不甘不願的閉上嘴巴。

    “西德尼,我知道,你和雅克之前爭吵得很厲害,但我們所做的都是為了電影,為了戛納。”達米科很認真的說道。

    但呂美特只是冷冷看著他,沒有一點協商的意思,顯然因為之前那些太具有針對性的爭論而徹底厭煩了。

    基本上,到現在為止,所有人都看得出來,讓-雅克在針對《記憶碎片》,這部電影所有可能角逐的獎項,都遭到了他最為激烈的反對。

    現在有些冷場,之前最後一個說話的達米科,不得不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繼續道︰“我也覺得《記憶碎片》不太合適,的確有新意,但不足以達到評審團大獎的地步。”

    “的確,如果是金攝影機,或者青年電影獎的最佳外國電影,都非常合適,但主競賽單元的獎項都不太合適。”莫利奈森跟著說道。

    讓-雅克臉上閃過得意的笑,清了清嗓子正要說話,就听見呂美特用嚴厲的聲音質問道︰“你們在說這些的時候,到底有沒有問過自己的良知!你們說《記憶碎片》還有所欠缺,那麼到底欠缺什麼呢?沒有一個人詳細說過!你們告訴我,這部電影的剪輯手法有多少人用過?他的構圖,他的色彩,他的節奏,要又有多少人用過?!更不用說主題直指人心!”

    讓-雅克幾次想要反駁,都被呂美特噴得開不了口,臉色異常的難看。

    “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我也不想知道,我本來只是想給《記憶碎片》爭取一個最佳編劇,但現在我不得不爭下這個評審團大獎,否則本屆電影節將留下一個巨大的笑話!”呂美特最後敲著桌子如此大聲說道。

    “別這麼危言聳听,西德尼,主辦方讓我們組成評審團,這為了挑選出那些值得稱贊的電影,而不是為了自己的私欲!”讓-雅克再也忍不住,當即起身用同樣大的聲音回敬道,“這是戛納電影節,乃至整個法國電影,所堅持的東西!”

    “不是為了自己的私欲?”呂美特慢慢站起來,然後冷冷的盯著他,“你在是展示你身為法國人的傲慢嗎?”。

    讓-雅克漲紅了臉,哆嗦著嘴唇,有些說不出話來,盡管顯得非常惱羞,卻又有些不敢和呂美特的目光接觸。

    “兩位,冷靜一下!”雅各布不得不出來打圓場,這都快要撕破臉了。

    “還是讓喬來決定吧。”他這麼說道,並看向喬爾焦斯特雷勒,連連施眼色,讓他干脆做決定。

    可斯特雷勒依然是那麼副猶猶豫豫的模樣,半晌後才看向從頭到尾沒說話的杰拉丁卓別林︰“杰拉丁,你的意見呢?”

    “我?”端著茶杯的杰拉丁挑了挑眉。

    “是的,不管怎麼說,你一直都顯得……嗯……更為公正,我需要你的意見。”斯特雷勒這麼說道,然後看看讓-雅克和呂美特,又補充道︰“就由你來決定吧。”

    唰的一下,所有目光都投在她身上,而她不慌不忙的放下杯子,對斯特雷勒笑了笑︰“你給我出了個難題呢,喬。”

    “在關于最佳編劇的爭論上,你給《記憶碎片》說過好話,在最佳男演員上面,你又支持過杰克萊蒙,肯定能做出正確的判斷。”斯特雷勒這麼說道,這邏輯讓人很絕望。

    所以讓-雅克等人,眼中都閃過一絲得意,而呂美特以及他的支持者,都面無表情。

    “好吧,既然這樣,”杰拉丁聳了聳肩,“那我就說了。”

    ------

    “我覺得還是那條紫色的長裙更適合你,芝芝。”當關芝琳當著他的面,重新換上晚禮服時,李旭如此品頭論足道。

    “真的嗎,旭哥?”關芝琳歪著腦袋有些不相信,“我還是覺得這條黑色的更適合。”

    “黑色的也不錯,和紫色的各有特點,”李旭點了點頭,“所以,到頭來還得看你自己。”

    “好了,芝芝,就選紅色吧。”坐在他旁邊的張冰倩這麼說道,渾不在意他的手從腋下穿過,伸在活動。

    “可是旭哥說,那條紫色的更適合。”關芝琳苦惱的說道,不僅對李旭的手熟視無睹,那聲“老爺”也沒在她那里激起半點波瀾。

    “是更適合,不過要等你再養出點氣質來。”張冰倩說著看了李旭一眼,等他收回手之後,才站起來走到女兒那邊,給她打理起來。

    “你看,這樣是不是就好多了?”面對穿衣鏡,將腦袋放在關芝琳肩膀上的張冰倩,笑嘻嘻的這麼說道。

    鏡中的母女更像是一對姐妹,尤其是關芝琳臉蛋微紅,一副嬌媚的模樣,和同樣臉蛋泛紅的母親相映成趣。

    張冰倩臉紅的原因就不說了,關芝琳會臉紅,自然是因為在換衣服的時候,被踫到了某些不該踫的地方。

    當然,她沒有半點不高興,甚至還挺享受,反正更那個的事情都做過。

    看在眼中的李旭只能搖搖頭,拋棄底線的女人果然更犀利,張冰倩這樣子顯然已經將關芝琳納入掌握之中。

    盡管這有關芝琳在日本接受“培訓”後,開啟了輕度抖m體質的因素,但張冰倩的手段也功不可沒。

    “老爺,我們可以走了。”選定那條黑色的晚禮服並打理好之後,張冰倩挽著女兒走過來跟李旭說道。

    “走吧,雖然你們不能走紅地毯,但也該去見識見識。”李旭站起來張開雙臂,等張冰倩和關芝琳很默契的一左一右來到自己兩邊後,才又將手放在她們各自的翹臀上面。

    “放心,芝芝,多拍幾部電影,自然會知道如何駕馭這些衣服了。”他一邊安慰關芝琳一邊活動雙手一邊往外走去。

    然後就听到張冰倩道︰“老爺啊,李鳳已經可以收網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娛樂掌控者》,方便以後閱讀娛樂掌控者第二百三十九章 爭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娛樂掌控者第二百三十九章 爭執並對娛樂掌控者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