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千年龍王l 書名︰遼東之虎

    清晨,疲憊的一師官兵圍攏在篝火旁邊取暖。有些人甚至互相依偎著睡著了!到處是彈坑,到處都是嗆人的硝煙味兒。刀槍,尸體,槍械,甚至是手榴彈都凌亂的散落在方圓十幾里之內。

    民夫們七個人一個小組,抬著一副擔架。手里拿著扎著紅纓的長矛,看到韃子兵就扎一下。如果能慘叫或者能動彈,扎他的人就會變成一群。還專挑胳膊腿之類的地方一頓亂捅,玩笑一樣的捅了一陣,大家伙就就嬉笑著離開,直到下一伙人發現這個倒霉蛋兒。

    下一波兒家伙會認為前一波兒人,捅得很沒有藝術水準。他們會努力更正前人的錯誤,讓傷口看起來更加富有美感一些。直到最後,在某個家伙失手之下,韃子兵徹底不叫喚了。

    那位失手的哥們兒,會受到所有人的嘲弄。最後不甘心的朝著韃子尸體捅兩下泄憤,然後一隊人就愉快的繼續尋找下一個還能叫喚的韃子兵。

    遇到沒死的遼兵,那就算是找到了寶藏。幾個人輕拿輕放的把遼軍抬到擔架上,蓋上一條厚毯子之後,幾個人就努力把擔架抬成轎子的感覺。即便是遇到地形起伏不定的地方,也努力保持擔架的平穩。不讓擔架上的遼軍受到一點顛簸!

    到了集合點,遼軍會被依照傷情的不同。被牛車或者是馬車送走,錦州城內就有軍醫院。一個西洋大夫,正帶著一群軍醫接收這些受傷的傷兵。如果傷情比較輕微,他們會被轉到長興島去。那里的醫院規模更大,條件也更加好。

    敖滄海步履蹣跚的走著,看到自己的部下就按按手,不讓他們站起來敬禮。打了一個晚上,實在是夠累了。遠處的大凌河城,仍舊有槍炮聲。那是袁崇煥的二師在肅清城內殘敵!

    昨天晚上一師頂的太猛,好多韃子兵又縮回城內,這時候還在負隅頑抗。

    都是一手帶出來的兵,看到缺胳膊少腿的尸體。敖滄海的臉色就陰沉一層,尸體太多所以敖爺的臉現在能擰出水來。

    所有人都看出來,自家師長現在很不開心。他們實際上也不開心,昨天晚上死了太多的兄弟。營連級別的軍官,好多都曾經跟著李梟去過朝鮮倭國的老兵。即便是在朝鮮和倭國,也沒打過這樣慘烈的仗。

    唯一可以與之相提並論的,似乎只有澳門一戰。那一戰,李梟的警衛連都傷亡殆盡。

    軍需官們在分發著早飯,每人有一碗熱熱的羊湯,還有熱乎的餅子吃。熱乎的飯食,總是能給人溫暖。可喝著喝著,就有大滴的眼淚滴落在羊湯里面。昨天晚上還一個鍋里攪馬勺的兄弟,今天就變成了殘缺不全的尸體。

    敖滄海看到一個兵,端著碗哭得像是月子里的娃娃。他們班就活下來他一個,三四個韃子沖過來的時候。班長一腳把他踹進了戰壕,自己拉響了手榴彈。

    “媽的!不吃了,集合!”敖滄海一聲大吼,集合的軍號聲立刻就響了起來。

    阿敏感覺有熱氣撲在自己臉上,艱難的睜開眼楮。看到一雙血紅的眼楮和雪白的獠牙,這他媽是頭狼。阿敏毫不猶豫的抽出匕首,捅進了狼的身體。幾乎就在同時,餓狼那鋒利的獠牙也啃到了阿敏的臉上。

    臉上火辣辣的疼,可阿敏似乎沒感覺。他用唯一條能動的胳膊,瘋狂的將匕首反復送進餓狼的身體。

    狼還是跑了,走了幾步倒在地上,狼嘴里噴出大股大股的白氣。

    阿敏幾乎耗盡了全身力氣,躺在地上也大口大口的噴著白氣。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慢慢踱了過來,身上的腥臊氣燻得阿敏腦袋一陣迷糊。

    熊瞎子!還他娘的是不貓冬的熊瞎子!

    在遼東,狗熊到了冬天就會冬眠。可也有極其特殊的情況下,一些狗熊不冬眠。這種狗熊比其他的熊更加凶猛,而且冬天食物減少,這些家伙幾乎是逮到什麼吃什麼。

    上山的人遇到這東西,那絕對是九死一生。

    很不幸,似乎是聞到了狼的血腥味兒。狗熊搖著大腦袋,撅著大屁股走了過來。

    阿敏聞到狗熊味道的時候,心就墮到了谷底。這下算是完蛋了,如果自己沒有受傷,拼一下或許還打得過這狗熊。可現在自己連動彈手指頭的力氣都欠奉,更別說對付一只沒有冬眠的狗熊。

    看到奄奄一息的狼,狗熊走過去扒拉兩下。鋒利的熊掌一下就劃開了狼的肚子,狗熊對冒著熱氣的內髒很感興趣,大冬天的能吃到點熱食這很不容易。很快,狼的嘴里就沒有熱氣噴出來。

    嘴里嚼著一塊不知道是狼肝還是狼肺的肉塊,狗熊吧唧著嘴邁著方步踱了過來。

    阿敏努力的想動,可渾身上下一絲力氣都沒有。現在想裝死都難,該死的遼東寒冬,人只要呼吸就會噴出白氣,連狗熊都一個樣。能噴出白氣,就代表著活物。狗熊知道這個道理!

    聞了聞阿敏的臉,似乎對被狼咬過的傷口很感興趣。粉紅色的大舌頭伸出來,在阿敏臉上的傷口舔了一口。帶著倒刺兒的舌頭立刻卷走了一大塊碎肉,疼得阿敏差點昏過去。

    只是一口,阿敏的臉就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這張不知道迷倒過多少女人的俊臉,這一下算是全毀了。

    強忍著沒慘叫,阿敏強烈的希望狗熊當他是個死人放過。以前老林子里面獵人遇到狗熊,都是裝死才逃過一劫。

    狗熊“吧嗒”了一下嘴,開始嘗試用熊掌給阿敏開膛。它很想吃點兒熱乎的東西!

    熊掌把阿敏的鎧甲撓得“滋”“滋”直響,卻怎麼也破不開阿敏的鎧甲。狗熊很奇怪,圍著阿敏嚎叫了兩嗓子。巨大的熊掌一揮,就把阿敏扇得打了幾個滾。

    阿敏的臉朝下,狗熊走過來一屁股就坐到了阿敏的身上。阿敏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斷開,一口血從嘴里就噴了出來。

    坐在阿敏身上,狗熊似乎還不滿意。這個爪子就撓不開的家伙很好玩兒,狗熊用屁股在阿敏的鎧甲上面不停的蹭癢癢。巨熊身上的肥肉,波浪一樣涌動。

    阿敏清晰的听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這狗熊他娘的少說也有三四百斤。坐在身上還不停打夯一樣的礅,阿敏感覺自己的肋骨全都被壓斷了。

    渾身上下都被巨大的痛楚包裹起來,阿敏再也忍耐不住。“啊……!”一聲慘叫在山林中回蕩,驚起無數的鳥雀。

    見到身下這東西居然叫喚,狗熊更加的來了興致。巨大的爪子再一扒拉,阿敏的身體又翻了過來。眼珠對著阿敏看了又看,還用鼻子嗅了兩下。再用爪子扒拉兩下,對阿敏的裝死行為十分不滿。

    肥碩的巨熊忽然間跳起來,兩只巨大的熊掌狠狠拍在阿敏的胸前。

    “嘎巴!”阿敏的胸骨肋條骨全都被拍碎了,一口鮮血夾雜著內髒就噴了出來。

    不知道聞到了內髒的味道,還是感知了熱血的溫暖。狗熊再次舔了一口阿敏的臉,這一下鼻子連帶一只眼楮,全都被狗熊舌頭上的倒刺給弄走了。

    “咂吧”了一下嘴,狗熊再一次跳起來。巨大的熊掌再一次拍打在阿敏的胸甲上,這一次再沒有鮮血噴出來。

    兩天之後,打掃戰場的民夫才找到這具穿著華麗鎧甲的尸體。尸體已經被狗熊糟蹋得不成樣子,不過鎧甲還是完美的保護了主人的身體。臉已經被狗熊舔得只剩下白骨,身上的骨頭不知道碎了多少根。

    一個民夫在阿敏的懷里掏出一枚純金的印信,對著看了半天似乎在琢磨。

    “你小子什麼時候識字了。”帶隊的老者一巴掌手在後生的腦袋上,劈手奪過了印信。

    “這鎧甲不錯,可惜被狗熊糟蹋了。把鎧甲扒了帶回去,尸體就扔這里喂狼好了。但願這鎧甲還能換倆錢兒花花!”老者不滿的看了一眼阿敏的尸體,把黃金印信揣進了懷里。

    ps︰直到多年以後,老者過世後輩們整理遺物的時候才發現了這枚印信。找到識字的先生看過,人們這才知道。曾經位列四大貝勒之一的愛新覺羅阿敏,落了一個尸骨無存的下場。

    李梟派人再去找阿敏鎧甲的時候,這鎧甲已經不知道被賣到了哪里。至于尸骨,更是沒辦法找。發現阿敏的那座山林,因為形似筆架,所以被稱之為筆架山。(www.101Novel.net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遼東之虎》,方便以後閱讀遼東之虎第三百八十一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遼東之虎第三百八十一章並對遼東之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