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千年龍王l 書名︰遼東之虎

    史德威感覺到自己快死了,感覺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www.101Novel.net扭頭看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哪個倒霉蛋兒的斷手落到自己肩膀上。

    旁邊的李定國更加倒霉,他的腦袋上掛著不知道是誰的腸子。黏糊糊的粘在身上,扯了兩把都沒甩出去。

    地上的火柱很像是踩到了膠帶紙的貓,兩腿兩爪不定點兒的倒登,也不知道倒登個啥。史德威也不管他,這孩子估計被嚇瘋了。他說自己十八了,可看面相說他十六史德威都相信。

    時間現在對史德威沒有概念,如果附近燃燒著的手榴彈不趕緊扔出去,那麼這輩子就過去了。

    總算是看明白了,韃子兵是怎麼把手榴彈扔下去的。他娘的居然是用原始的投石機,他們只要把手榴彈點著了,然後放在投石機上往城里扔就好。

    有時候,一次甚至能夠投擲出三四枚手榴彈。怪不得城頭上炸得狼煙四起,扔下去的手榴彈卻炸不到人。都離著百十步呢,哪他媽能炸得到。

    天空中子彈“嗖”“嗖”的飛,李定國也管不了那麼許多。手里的盾牌掄圓了,把天上落下來的手榴彈扇飛出去。效果不錯,就是比較招子彈。這麼一會兒,盾牌上已經有了好幾個窟窿眼兒,不得不說這貨真他娘的命大。

    史德威現在非常後悔,本來今天他是要考舉人的。可就是老爹一句話,他就不得不來這什麼南京禁軍里面當一名丘八。現在好了,老子就要死了。老子他娘的還沒有娶親,定下親事的徐家姑娘自己偷看過,那可是一等一的美人兒。自己回不去了,也不知道會便宜了哪個禽獸。

    一顆手榴彈凌空爆炸了,彈片擦著史德威的額頭飛過去,在額頭上留下一個很大的傷口。爆炸的氣浪直接把史德威推了一個跟頭,視線迅速被涌出來的血水遮擋住。

    “老子就要死了,史可法,老子下輩子不做你兒子。”史德威的話從胸腔里面噴出來,可在喧鬧的戰場上,他的話就想細沙投進了大海,連個泡都沒冒起來。

    史可法沒有被兒子罵的覺悟,剛剛走出城內的掩體,就被侍衛下了槍。也不管他如何的踢打咒罵,把他往掩體里面一按。三四個大漢撲過來,把他死死的按在地上摩擦。史可法氣得腦袋冒煙,卻沒有任何辦法。甚至拿出軍法從事的嚴刑,侍衛們也不松手。

    這樣下去,李官鎮被攻破是遲早的事情。史可法現在算是知道了,什麼是火器時代的戰爭。誰他媽能打得遠,誰他媽就是老大。

    現在知道已經晚了,按照韃子的習性。死了這麼多人,城破之後是一定要屠城的。可憐這些跟著自己從江南來的將士們,就要肢體不全的死在這荒涼的遼東。

    城頭上沒人敢抬頭還擊,只要腦袋露出來就會招來蝗蟲一樣的子彈。趁著明軍被壓制的工夫,一輛馬車快速奔向塞滿了碎石亂磚的城門。

    多爾袞、濟爾哈朗、阿濟格、範文程的眼珠子不錯開的盯著那輛馬車。只要馬車炸開了城門,八旗兵南下的通路就算是打開了。

    距離城門還有幾十步,駕車的家伙就點燃了導火索。在蒙著眼楮的戰馬屁股上猛抽了幾鞭子,一個翻身躍到了地上。連打了幾個滾,這才算是止住沖勁兒,看也不看馬車沒命的往回跑。

    那可是整整一車的火藥,爆炸起來的威力能把他活活震死。

    戰馬帶著火藥狠狠撞到了塞滿城門口的碎石和磚頭上,馬車微微傾斜,還沒等傾覆就听見“轟”的一聲。

    巨大的爆炸威力,一瞬間就把馬車撕碎了。拉扯的馬,一條馬腿甚至帶著半拉屁股飛上了城頭。

    濃煙籠罩了整個城門,戰場上一時間鴉雀無聲。

    一隊正黃旗騎兵飛馬沖了過去,跑到城門口一看。立刻瘋了一樣搖動手里的旗子!

    “糟糕!城門沒炸開,範文程派第二輛馬車。”多爾袞看到搖動旗子的騎士,立刻大聲吩咐範文程。

    “ 狽段某逃α艘簧 詼韭沓島芸煬統哿順鋈ャbr />
    忽然間,遠處好像傳來滾滾悶雷的聲音。多爾袞疑惑的看著天上的月亮,這都十月底了。天已經轉涼,天上一絲雲彩都沒有,怎麼會打雷下雨?

    阿濟格的臉色立刻就變了,指著山坳眼楮好像要瞪出來。

    一隊黑甲騎兵,好像是在天地之間撕開一條裂縫,忽然間冒出來的一樣。戰馬瘋狂的奔馳著,馬上的騎士一身黑色的鎧甲。看著像是棉甲,可又有些不像。

    銀色的月光下,足足有近兩千騎兵,好像地獄里面殺出來的魔神一樣奔向戰場。

    漢軍八旗的軍官們,瘋了一樣指揮自己的隊伍轉向,想要在騎兵到來之前形成線性站隊。用手里的火槍,消滅掉這支忽然出現的騎兵。

    天上不再往下掉手榴彈,子彈也不再“嗖”“嗖”的飛過。史德威和李定國大著膽子,把腦袋探了出來看看下面到底咋回事兒?

    魔神一樣的黑甲騎兵快速沖進了戰場,兩里地的距離對于騎兵來說,跟本就是一眨眼的工夫。

    這些黑甲騎兵沖上來之後,他們居然……居然在放槍。

    他們的手里是一種奇怪的火銃,有品字形排列的三個管,可同時噴發出三顆子彈。兩千騎兵形成了一個寬大的扇面,一頓排槍打過來。混亂中的漢軍八旗,立刻割麥子一樣的倒下了一片人。

    有人想跑,軍官卻努力維持戰線。本來就混亂的軍陣,一下子就更加的混亂起來。

    那些黑甲騎兵打光了子彈,手腕一翻換了一個握法。手里的火銃就能當大錘子使,借著戰馬的沖力向著混亂的軍陣瘋狂沖擊過去。

    距離還有二三十米的時候,前排的騎兵一只手掏出了手榴彈。手一揚,那些手榴彈就像下雨一樣扔進了漢八旗的軍陣里面。

    一陣密集的爆炸聲根本听不出來個數,在無數彈片橫飛肆虐過後,黑甲騎兵好像鋒利的尖刀一樣沖進了漢八旗的軍陣。

    為首的一員小將,人如虎馬如龍。手里的火銃蕩開刺過來的刺刀,掄圓了就砸了下去。那漢八旗的小軍官兒,腦袋立刻像是西瓜一樣碎裂開。借著馬速橫著一掃,把前面一個騎著馬的漢八旗騎兵連人帶武器從馬上砸了下來。

    看到遠處有個家伙舉著槍要射擊,火銃脫手就甩了出去。正砸到那人肩膀上,一槍打飛了。那火銃還沒有落地,手里的彎刀閃電一樣出鞘,削掉了敵人的半個腦袋。

    “我操!這就是李大帥的兵?這麼猛?”李定國看著眼楮都直了,听說過李大帥手下有一支遼東鐵騎,卻沒想到這麼猛。這哪里是在打仗,這他娘的就是在屠殺。

    騎兵沖進了混亂的步兵軍陣,就好像是一群老虎沖進了羊群。漢八旗的軍卒們瘋了一樣的在亂跑,任何擋在戰馬前面的東西,都會被體重兩百多斤的戰馬撞得飛起來。

    馬上的騎士要麼砸,要麼撞。幾乎每一桿火銃上面,都沾滿了黏糊糊的腦漿子。

    略微有些弧度的馬刀異常鋒利,騎士們借著馬速,只要拿穩了刀,就可以在漢八旗軍卒身上留下可怕的傷口。

    銀月之下,到處是追殺漢八旗的騎兵。就在正黃旗騎兵沖出來,想要救自己的隊伍時。

    為首的那小將軍一聲 哨,整個騎兵隊伍整齊的畫了一個大大的弧形。迅速的往李官鎮城牆的位置退了過去。

    “看什麼呢?干這幫狗娘養的!”史德威還在看熱鬧,屁股上就被李定國踹了一腳。

    城牆上還活著的,不管是新兵還是老兵,都抓起手里的火銃對著沖過來的正黃旗騎兵射擊。揮舞著馬刀的正黃旗騎兵,連對方的馬毛都沒撈到一根,就被射了個人仰馬翻。

    “手榴彈!”李定國看到正黃旗越來越近,大喊了一聲就把手里的手榴彈投了出去。

    因為站在城牆頂上的原因,手榴彈投得特別遠。正黃旗騎兵再一次被炸了個人仰馬翻,然而噩夢還沒有結束。

    城牆下面的那些騎兵已經完成了集結,手里的三眼火銃也重新裝填。他們調轉馬頭,再一次沖向正黃旗的騎兵。

    剛剛被炸得人仰馬翻的正黃旗騎兵還沒緩過神來,一陣密集的彈雨就射了過來。緊接著,一群明顯精神不正常的家伙就齜著牙沖了過來。

    他們嘴里發出人的嚎叫聲,像是夜貓子在叫喚。尤其在這滿是死人的戰場上,听著讓人汗毛炸立。

    還沒交手就損失了近半人馬,一向驕傲而且自視甚高的正黃旗騎兵居然潰散了。戰馬向著斜刺里逃走,隊形更是混亂不堪。不少戰馬居然撞在了一起,馬上的騎士被撞翻到了地上。然後被身後飛奔而過的馬群,踏成了肉泥。

    “收攏殘兵,別怕他們只有兩千多人。既然他們的炮沒了炮彈,就把火炮推上來。把城牆給我炸開!”多爾袞也紅了眼,他在老爹努爾哈赤面前夸下海口,一定要掠奪大批的漢人回來。

    現在僅僅一個李官鎮,就讓他頭破血流。前面可還有金州城呢,那可是比李官鎮要大得多的城市。

    “ 狽段某檀鷯σ簧 團扇巳Д髖詒K嶄找部戳耍 苑街揮姓飭角 俗笥業鈉銼選V灰 鵯古帕瀉枚有危 允瞧銼昝賴目誦恰@鉈傻牟獎 褪欽餉純酥破銼摹br />
    荷蘭人的戰術,和李梟其實沒什麼區別。

    派人去調炮兵,範文程親自帶著人收攏殘軍。由于正黃旗出動及時,漢軍八旗沒有被追著殺。傷亡其實並不大,如果收攏起來。加上大炮的加持,這仗還是有得打。

    一連砍了十幾個逃跑軍卒的腦袋,範文程終于把陣線穩定住。吩咐一下小軍官開始整隊,重新把驚慌失措的士兵聚集起來。

    八旗的好處這時候就凸顯出來,各旗的軍官們一吆喝。潰散的軍陣們就各歸各旗,很快漢八旗的士兵們按照八旗的排列重新整隊。

    這邊正黃旗的騎兵已經退了回來,那些騎兵們也沒有追擊。而是向南急急的撤退,當然正黃旗也沒有犯賤的去追。

    “這就走了?”看著向南撤退的黑甲騎兵,李定國臉一下子就垮下來。好不容易盼來了援軍,就這麼打兩下就走了。

    “船!船……!”火柱指著正在靠向碼頭的大船,猴子一樣的蹦。

    一艘大船已經靠在了碼頭上,船頭放下纜繩。那些騎兵圍攏在碼頭上,顯然是在警戒。原來他們不是撤退,而是去警戒碼頭,接應後面的人登陸。

    跳埠放下來,一隊隊士兵飛快的從船上下來。

    這些士兵很奇怪,一個個腦袋上都帶著鐵帽子。月光下琉璃球一樣的反射著烏光,好些家伙還扛著迫擊炮。許多民夫模樣的家伙,正往下卸彈藥。看著一排排的彈藥箱子,李定國咋了咋舌。真他娘的闊啊,听說那炮彈要好幾十兩銀子才一發。

    “看看人家,一個人身上就五顆手榴彈。”史德威擦了擦干在眼瞼上的血,一臉的羨慕。

    最先下船的警戒的步兵,接著就是炮擊炮。下了船之後,炮手立刻找了一個小高地。把迫擊炮弄在上面當炮陣地!

    這就是迫擊炮的另外一個好處,方便攜帶。只要兩三個士兵就能搬得動一門迫擊炮,就是炮彈得用民夫幫著搬。

    相比之下,後金軍的火炮可就要了親命。動輒重達三四百斤,道路不好馬車都拉不動,得用牛車才行。

    慢悠悠的牛車,拉著火炮還在路上。迫擊炮已經發射出了第一發試射炮彈!

    听到迫擊炮爆炸的聲音,範文程感覺到頭皮發麻。听到這種火炮重新響起來,那對自己的火炮就是大威脅。因為那該死的炮,是他娘的曲射。而且射速還他娘的超高,你一發打出去。人家五六發都砸下來,拼概率也拼死你。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遼東之虎》,方便以後閱讀遼東之虎第二百八十五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遼東之虎第二百八十五章並對遼東之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