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帝國

第四十六章 送禮蔣獻解縉貶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思麗齋 本章:第四十六章 送禮蔣獻解縉貶

    方中旭確定地址沒錯,道:“老伯,麻煩您通報一聲,就說錦衣衛檢校校尉方中旭求見蔣大人。”

    方中旭說著,給老仆人的手裏塞了幾文錢,老仆人看著手裏的幾文錢,神態發愣,隨後臉上就轉變了笑容,道:“大人稍等,我這就去稟報老爺。”

    幾分鍾後,方中旭在老仆人的帶領下,走進客廳,蔣獻不在這裏,老仆人倒了一杯茶水,隨後退了出去。

    方中旭打量客廳,發現家具什麽的還不如他那個新房,很難相信這是一個錦衣衛千戶的家,樸素的都可以稱為寒酸了。

    “這麽晚了,來做什麽?”蔣獻從內門走出來,一邊整理衣衫一邊問道:“方孝孺那邊有情況嗎?”

    方中旭很有眼力勁,替蔣獻擺好椅子,等蔣獻坐下後,站到了蔣獻身前,躬身道:“方……卑職大伯父那裏倒是沒有消息,卑職來,是給大人請罪的。”

    蔣獻聽了方中旭的話,還以為方中旭後悔了,不想再監視方孝孺,那怎麽行,讓他再找個合適的人監視方孝孺可不容易呢!

    沒等蔣獻發問,方中旭繼續說道:“卑職承蒙大人關照,銘感五內,近日發了一筆小財,念著大人的好處,時刻不敢忘懷,這是一點小意思,還望大人不要嫌棄。”

    方中旭沒有送過禮,開門見山,從懷裏掏出了那摞大明寶鈔,放在了蔣獻身邊的桌案上。

    蔣獻伸手在寶鈔上一翻,心中暗驚,這一摞竟然都是一貫的寶鈔,看樣子有一百多張,那豈不是一百多貫?

    蔣獻雖然是正五品的錦衣衛千戶,但是俸祿每月隻有十五石米左右,折算成銀子,一年的工資還不到四十兩銀子。

    桌案上的寶鈔,幾乎相當於蔣獻五年的俸祿。

    蔣獻的臉色頓時變了,雙眼凝視方中旭,身為錦衣衛千戶,專門對付當官的,尤其是貪官汙吏,因此蔣獻對行賄異常敏感。

    方中旭察言觀色,暗忖糟糕,難道蔣獻是個清官?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方中旭聽過一句老話,官兒不打送禮的,因此硬著頭皮說道:“大人,卑職是什麽貨色,大人知道的一清二楚,大人給了卑職一個晉身的資格,卑職一輩子都忘不了,肝腦塗地也難報大人恩情的萬一,這不是賄賂大人,卑職沒有欲求,因此懇請大人無論如何都要收下,這是卑職真心實意的謝意。”

    蔣獻猶豫了,他手裏並不寬裕,俸祿僅夠日常花銷,否則房子早就修繕了。

    再者方中旭有把柄在他手裏,可以說是他一手“栽培”出來的校尉番子,連生死都掌控在他手裏,麵對這些錢鈔,蔣獻動了心。

    方中旭見蔣獻沒有一口回絕,把他攆出門去,就知道有門,繼續說道:“大人,卑職即將遠行,一去千裏,倒是有件小事懇請大人幫忙。”

    “說來聽聽。”蔣獻想要聽一聽方中旭有什麽要求,如果令他不滿,那這筆錢再動人心,他也不敢要,每一年因為貪腐被砍腦袋的官吏,可是不在少數呢!

    方中旭求蔣獻的不是別的事情,而是孫小妹,當即把孫小妹的情況說了一遍,請求蔣獻多多關照雲雲。

    蔣獻沒想到會是這種事,但卻不奇怪,正如方中旭所說,方中旭是什麽貨色,蔣獻之前早就調查的一清二楚,剛娶了一個女人,還惦記著出家的尼姑,這浪蕩子,倒是夠可以的。

    這樣的方中旭送來的錢鈔,蔣獻收的話,甚覺安心,嗯聲點頭道:“這件事我記下了,有什麽事,你著人來找我便是。”

    方中旭心說,收了禮就是不一樣,蔣獻都不自稱本官改成我了,態度轉變這麽快,是不是禮送的太多了?

    方中旭見蔣獻收下了二百貫錢,不再久留,又說了一些拍馬屁的話,告辭離去。

    蔣獻等方中旭走了,拿起那摞寶鈔,數了一遍,竟然有二百貫,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蔣獻手指撚著寶鈔,喃喃低語道:“這個方琬,倒是會做人,王化手下還缺一個小旗官,是不是讓他頂上呢?”

    方中旭回到廖鏞府上,一進門就聽到了陣陣歡笑聲。

    大廳內,燭光明亮,方孝孺,廖鏞等人,聊的正歡,每個人臉上都有抑製不住的欣喜神色。

    方中旭心中一突,看這情況,他好像錯過了什麽,抬步走進去,道:“大伯父,何事如此高興?”

    方孝孺笑而不語,一旁的方中憲瞥了方中旭一眼,嘴角泛著笑意,道:“自然是有好消息了,狂生解縉,妄上萬言書,指摘朝廷的不是,皇上震怒,勒令解縉回鄉再讀十年書,想來解縉的臉色極為難看,真是解氣。”

    讓解縉回家再讀十年書?方中旭怔了一下,朱元璋這是把解縉給貶回老家去嗎?

    曆史上有這回事?解縉可是大明第一才子,灰溜溜的被貶回鄉,絕對是浪費人才的行為,不知道老朱是怎麽想的。

    方孝孺等人的歡喜可以理解,前些時日,解縉可是把方孝孺等人貶斥的一無是處,令方孝孺等人抬不起頭來。

    這現世報來的太快,難怪方孝孺等人一個個像是了,興奮的不得了。

    方孝孺得到解縉被貶回鄉的消息,心情委實大好,看方中旭也覺得順眼許多,道:“琬兒,出發去漢中的時間也定下來了,大概在二十五天後,一路舟車勞頓,須得辛苦你啦!”

    方中旭忙道:“大伯父言重了,能鞍前馬後的給大伯父效勞,是小侄夢寐以求的美差,何來辛苦之說,隻是大伯父不嫌棄小侄笨手笨腳就好。”

    方孝孺對方中旭的答對,越發滿意,破天荒的令方中旭入席,加入到飲宴當中。

    宴席散場後,方中旭回到自己房中,方四清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口水浸濕了衣袖,嘴唇蠕動,似乎是夢到了吃美食。

    方中旭沒有叫醒方四清,坐在床榻邊上,皺眉沉思,離開京師的日子大概確定下來了,他是非走不可,傳銷集資的事情怎麽辦?

    沒有人接手是一個難題,接手之後,如何把籌集的錢鈔送到他的手中?

    手裏擁有了資本後,在何處開始創辦實業?這些難題一個接一個,讓方中旭頭大不已。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四十六章 送禮蔣獻解縉貶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四十六章 送禮蔣獻解縉貶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