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狐假虎威悲情牌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思麗齋 書名︰錦衣帝國

    方孝復走了,方中旭對這個便宜老爹,雖無感情,卻也同情,方孝復留下的二十兩銀子,他沒要。

    二十兩根本解決不了方中旭的難題,吃飯的錢,路費什麼的又不缺,不必把方孝復的口袋弄的清潔溜溜。

    方中旭知道接下來的幾天,必須把婚事弄好,看魏五四的架勢,不把魏珍娘盡快娶過門,魏五四說不定會拿打鐵的錘子把他的腦袋砸碎。

    盡管魏五四說了,成親的一切事宜都由女方家里操辦,可方中旭不是四六不懂的混蛋,再說那樣一來,他和上門女婿有區別嗎?心里忒別扭。

    可是方中旭這婚事,連方四清都不能參與,錦衣衛方中旭這個身份,最好別讓方家的任何人知道。

    為此方中旭想到了蔣獻,蔣獻怎麼說都是他的直屬上級,下屬成親,一點都不表示,有些不好看吧?

    再者方中旭還有個擔心,他在錦衣衛,絕不能默默無聞,得讓錦衣衛的人知道有方中旭這個人存在,最起碼混個臉熟,否則哪天被失蹤,成為方姓校尉第二,方中旭想想都不寒而栗。

    方中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錦衣衛千戶所內見到蔣獻,原本心情不錯的蔣獻,看到方中旭後,臉色就沉了下來,道︰“方中旭,本官的叮囑你都忘在腦後了?”

    方中旭笑看蔣獻,從懷里拿出了一張他自己手寫的請柬,道︰“大人,卑職即將新婚,這是來請大人去喝喜酒的。”

    伸手不打笑臉人,蔣獻還指望方中旭監視方孝孺,無奈接過請柬,道︰“本官知道了。”

    蔣獻敷衍說完,見方中旭還沒有走的意思,皺眉道︰“還有何事?”

    方中旭佯裝苦臉,道︰“大人,我那個岳父老泰山,大人認得嗎?”

    蔣獻怎麼會在意這樣的小事,道︰“不認得,怎麼了?”

    方中旭哭窮道︰“大人,我那個岳父,實在是一頭被點燃了尾巴的牛,大人看看,這是我被打的。”

    方中旭挽起衣袖,擼起下擺,讓蔣獻看身上的瘀傷,道︰“大人,我那岳父說了,如果不把成親的事情辦的風光,就把我弄死,我要是死了,倒是小事一樁,可壞了大人的事情,那可就是大事了。”

    “他敢。”蔣獻眼楮一瞪,道︰“一個匠戶人家,還反了天了?”

    方中旭一攤手,道︰“大人,您真給我找了個好身份,大人恐怕還不知道,我那岳父大人,是追隨皇上征戰南北東西二十年的軍中老人,曾經還是皇上的帶刀舍人,我就是被一刀殺了,大人恐怕也沒法給卑職找回公道呢!”

    蔣獻對此倒是一無所知,哦了一聲,道︰“帶刀舍人?叫什麼名字?”

    “魏五四。”方中旭佯裝驚懼說道。

    蔣獻口中念叨幾句魏五四的名字,霍然站起,臉色有點變了,道︰“可是瞎了一只眼的魏五四?”

    蔣獻見方中旭點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他還真知道魏五四其人,倒不是什麼帶刀舍人的身份,二十多年來皇上身邊的近衛親兵多了去了,他還是錦衣衛呢!

    可魏五四讓蔣獻記住,乃是因為魏五四的名字,和幾位大人的佩刀聯系在一起。

    蔣獻記得皇上賞賜過錦衣衛指揮使毛驤一把刀,毛驤在下屬面前很是炫耀了一番。

    刀身上的印記,署名就是魏五四,據毛驤說,此魏五四,可是給皇上打造御用兵器的匠戶。

    凡事和御用二字扯上關系,都不可以等閑視之,蔣獻沒想到無意中給方中旭弄個以假亂真的身份,牽扯到了帶刀舍人,還是皇家的御用匠戶。

    方中旭這次是來打悲情牌的,否則指望他一個人弄好繁縟的婚事,邀請錦衣衛中人,他都不知道該從何處下手。

    方中旭見蔣獻的臉色變了變,又舒緩了些,繼續哀求,道︰“大人,您看能否給卑職壯壯膽子,只要把這個婚事辦好,讓我那岳父挑不出毛病就行了,反正我一月之後就會離開京師。”

    無利不起早,蔣獻一來是幫著方中旭解決“家庭問題”,二來也是想從魏五四那里弄一把好兵器,當即點頭道︰“既然如此,這件事就交給本官來辦,你暫且回家,等著好消息吧!”

    成親這一天,天剛亮,蔣獻就帶著人來到了方中旭的宅子里,隨行的有二十多人,皆是蔣獻手下的百戶,總旗,小旗之類的錦衣衛軍官。

    方中旭參加過的婚禮,沒有一百場也有八十場,這種場合怎樣待人接物,早就爛熟于心。

    盡管後世的婚禮和大明朝不同,但是人與人的交往,根子上沒有太大區別。

    早在頭一天,方中旭就在一家酒樓定下了酒席,蔣獻一到,早就等在此處的酒樓伙計立即開動,三桌上好的酒席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就送到了方中旭的家里。

    錦衣衛中人,都是軍人,雖然和正經八經的戰斗部隊的功能越來越遠,但是這一代的錦衣衛們,還沒有完全失卻軍人的血性和袍澤之情。

    再加上方中旭辦事的確滴水不漏,處處以跟班,下屬自居,這一頓飯下來,就和蔣獻下轄千戶所的軍官們,算是認識起來。

    蔣獻沒想到方中旭年紀輕輕,就如此精于世故,連他也被方中旭的幾個馬屁拍的有些飄飄然。

    關鍵是方中旭拍馬屁的功力實在了得,蔣獻趁此機會隱約提了提兵器的事情。

    方中旭一點就透,拍著胸脯應承下來,倒是讓蔣獻覺得,方中旭這個下屬,看起來還不錯。

    眼看著時辰到了,蔣獻起身道︰“都停下吧!今日是方中旭大喜的日子,我等作為方中旭的上官,總要體恤下情,替方中旭撐門面……”

    蔣獻說了一通,叫人拿出了吉服,說是吉服,其實就是錦衣衛軍官值班時穿的衣服,飛魚服。

    方中旭只是一個檢校校尉,沒有資格穿飛魚服,這套飛魚服被蔣獻簡化了,飛魚補子被拿掉,變成了紫黃顏色的新郎裝。

    方中旭穿上簡化版的飛魚服,自我感覺挺好,謝過蔣獻後,在一干錦衣衛軍官的陪伴下,前去魏五四家中。

    方中旭想到在錦衣衛當中露面,減少日後可能被無聲無息滅掉的可能性,想到了借助蔣獻的權力,威勢,給魏珍娘一個比較體面的婚禮。

    然而方中旭忘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錦衣衛的名聲實在是太臭了。

    所以當方中旭等小三十個錦衣衛直奔魏五四家,一路上雞飛狗跳不止,看到的人紛紛猜測︰“這是哪個大人又犯事了?錦衣衛又出動抓人啦!”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三十八章 狐假虎威悲情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三十八章 狐假虎威悲情牌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