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帝國

第二十六章 遇圍剿再攤禍事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思麗齋 本章:第二十六章 遇圍剿再攤禍事

    方中旭距離喊話的人距離不遠,聽到對方的話,看見有人拿來了類似漁網的東西,心中不由得一緊。

    這網撒出去,任憑功夫再高,也是梁山軍師——吳用啊!

    此時此刻,廟市這片區域已經亂了套,廝殺聲,哭喊聲,仿佛一鍋粥咕嘟著。

    方中旭有心想要幫唐賽兒脫險,他不敢想象,唐賽兒如果落到官兵手中,以唐賽兒白蓮教徒的身份,會遭受怎麽樣的酷刑對待。

    但是方中旭有心卻無力,因為身後那兩個壯漢又攻來了,這讓方中旭心頭火起,下手不禁狠了三分。

    “呔。”

    一聲暴喝在方中旭耳邊響起,就像是平地一聲焦雷,震的方中旭耳朵發麻,嗡嗡作響。

    沒等方中旭回過神來,身前的一個壯漢淩空朝他飛來,口中還狂吐著鮮血。

    方中旭被吐血的壯漢砸倒,隻覺得胸口發悶,有點頭暈,緊接著就看到了一個老者,如大鳥般從他頭頂掠過,正是雷彌勒。

    方中旭再一次欣賞到了功夫大片,雷彌勒就像是一輛人形坦克,殺入到官兵之中,如入無人之境,凡是和雷彌勒照麵的官兵,皆被一招放倒,非死即傷。

    雷彌勒和唐賽兒等人匯合後,手臂伸縮,放出了一支又一支飛鏢,準頭令人吃驚咋舌,就跟手槍點射似的,官兵再次被放倒一片。

    一刻鍾不到,雷彌勒和唐賽兒等人殺出了官兵的包圍,散入廟市中,如魚兒進大海,再也看不到蹤影了。

    一百多官兵,現在還能站著的不到二十人,場麵血腥異常,方中旭聞著血腥味,強忍著嘔吐感,把身上的壯漢扒拉到一旁。

    方中旭剛想站起來,脖子上就多了一把刀,看著拿刀按住自己的官兵,方中旭欲哭無淚。

    難道就因為他喊了一聲賽兒,被當成了白蓮教徒,成了官兵唯一的收獲?

    這倒黴催的,不帶這麽玩的呀!

    剛剛洗脫了罪犯身份的方中旭,二進宮再次入住大牢,和上次略有區別的是,這次的牢房條件不錯,竟然有床和馬桶。

    然後方中旭就被晾了起來,一連兩天,除了有人按時送飯,倒馬桶外,就沒人來搭理他。

    這讓方中旭越發感覺不妙,就算他被當成白蓮教徒,起碼也能見到方孝複吧?方孝複絕不會任憑他進了牢裏不管不問,方孝複呢?

    方中旭驚魂不定的時候,腳步聲傳來,一個白麵無須,身穿錦服的人來到了牢房前麵。

    方中旭總算盼來了一個似乎能做主的人,急忙辯解道:“這位大人,我可不是白蓮教的邪徒,我叫方琬,家住寧海縣,我……我大伯父乃是當世大儒方孝孺,方孝孺你知道吧?”

    這個時候,方中旭不得不把方孝孺的招牌亮出來,也隻有方孝孺能讓他扯虎皮做大旗唬人。

    “本官知道你不是白蓮邪徒。”來人一句話,讓方中旭長出了一口氣,心上的一塊大石頭算是搬開了。

    可對方接下來的話,讓方中旭的心又揪了起來。

    “但是你卻攤上了人命官司,打死了德慶侯府上的家丁。”白麵人話鋒一轉,道:“苦主已經上告應天府衙,這可比你竊盜,非禮的罪名大多了,是要殺頭的。”

    方中旭怔了怔,搖頭道:“德慶侯?我什麽時候打死德慶侯府上的家丁了,等等,你說的是那個無緣無故來打我,後來死在我身上的那個人?”

    方中旭見對方點頭,大呼冤枉,因為人不是他殺的,是雷彌勒打死的,他還被撞的險些暈死過去呢!

    方中旭語速非常快的講述事情的經過,那個錦服人搬來了一把椅子,正襟危坐的聽著。

    “講完了?”錦服人看著閉上了嘴巴的方中旭,道:“本官也覺得你不像是作奸犯科的人,但是應天府的老爺們,恐怕不會這麽想,德慶侯雖然不在了,但是德慶侯府的親朋故舊,遍布應天府,他們鐵了心的想要治你的罪,你想要從這裏出去,恐怕不太容易。”

    方中旭苦著臉道:“我跟他無冤無仇,人又不是我殺的,這些都有目擊證人,很多人都看到的。”

    錦服人嗬嗬笑了兩聲,道:“無冤無仇?那麽廖鏞為什麽讓人打你呢?廖鏞和方中憲的交情不錯,這一點你不知道吧?”

    方中旭聽了這話,心竅頓時開了,咬咬牙,道:“是方中憲那個混蛋?等我出去的,非打死他不可。”

    錦服人看著怒不可遏的方中旭,搖頭道:“你想要從這裏出去?不好辦啊!”

    方中旭畢竟看過無數的電影電視劇,聽著對方話裏有話的言語,沉默了一會,道:“大人可以幫我,對吧?是我爹求到了大人?大人需要多少銀兩?”

    錦服人沒有回答方中旭的問題,而是從懷裏掏出了一張紙,道:“方琬,台州寧海人,父方孝複,洪武十七年鄉試中秀才,生母張氏,洪武二十年病故,家中田產一百三十四畝,洪武二十四年,竊盜孫氏金簪一支,非禮孫氏女,因奸不允,打傷孫氏女,和族被械押進京,與同族生出齷齪,途中遭遇倭寇襲擾,斬殺倭寇十餘人,擒獲倭寇頭目劉通子……”

    方中旭聽著錦服人的話,近乎是方琬的檔案,他有些不太明白,弄這麽一份東西到他麵前照本宣科,什麽意思?

    錦服人讀完了方中旭的“檔案”,把紙張揣進懷裏,沉聲道:“恕本官說句難聽的話,如果沒有意外,你這次在劫難逃,殺人,是要償命的。”

    方中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錦服人,經過信息爆炸時代的洗禮,他已經猜測到了對方肯定有所圖謀,說道:“大人,我在等那個意外。”

    錦服人笑了,道:“果然聰明,本官自我介紹一下,本官姓蔣名獻,官拜錦衣衛千戶。”

    “錦衣衛?”方中旭驚呼一聲,錦衣衛三個字,方中旭實在太熟悉了。

    後世關於錦衣衛的各種作品,沒有一百也有八十,而且全都是負麵的,可謂臭名昭著,沒想到今天見到了真正的錦衣衛,還是一個千戶。

    蔣獻很滿意方中旭的驚愕,道:“不錯,就是錦衣衛,你的這個官司,隻有錦衣衛才能銷案擺平。”

    方中旭嘴裏有點發幹,疑惑道:“大人,條件該不是讓我加入錦衣衛吧?”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二十六章 遇圍剿再攤禍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二十六章 遇圍剿再攤禍事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