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舊夢只有一晌歡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思麗齋 書名︰錦衣帝國

    曉月先是點頭,隨即搖搖頭,道︰“都是我不好,害的小姐生病了。”

    方中旭笑道︰“人吃五谷雜糧,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攤上個頭疼腦熱的,這又不是你的錯,一會我和孫大哥說一聲,以後對你好點。”

    曉月的年紀,看起來比方四清還小,後世時候,曉月這麼大,正是在小學里學習基礎文化,在父母面前撒嬌賣萌呢!

    而現在,卻要負責照顧一個比她還要年長的千金小姐,怎麼吃得消?

    曉月听了方中旭的話,嚇的花容失色,眼淚再次奪眶而出,道︰“不要,方……公子,如果公子在老爺面前替我說話,我可能會被趕出孫家,勾連外人,可是內宅奴婢的大忌,公子莫要害曉月。”

    方中旭無語了,這個萬惡的封建社會,條條框框真多,曉月這麼小的丫頭,已經被塑造的如此謹小慎微,不敢稍有忤逆主人之處,只怕一輩子都得生活在戰戰兢兢中吧!

    “曉月,你也是被父母賣掉的嗎?”方中旭對孫小妹和曉月的了解,流于表面,連話都沒說過幾句,借此機會和曉月聊了起來。

    曉月呆在孫府內宅,平日里除了和孫小妹說話外,就是和廚房的廚娘聊上幾句。

    方中旭的話,命中了曉月內心極為柔軟的部分,讓她第一次有了說心里話的機會和勇氣。

    曉月搖頭道︰“我爹和我娘,原本就是孫家的下人,我爹在山東的時候,生病去世了,娘在我六歲的時候也沒了……”

    方中旭听著曉月的述說,感同身受,這個小妮子,命運還真不是一般的波折,忍不住伸手在曉月的頭頂撫摸,安慰道︰“曉月……”

    曉月沒想到方中旭會伸手摸她的頭,一時間懵住,忘記了躲避,隨後感覺到方中旭的掌心很溫暖,似乎有一種奇異的熱力,讓她舍不得挪開。

    方中旭見曉月下意識的閃躲一下,知道自己又忘記了這個時代的禮數,孟浪了。

    但是曉月並沒有再動,方中旭的手也就沒有挪開,但是剛才想好安慰曉月的話,忘了。

    “曉月,我給你唱一首歌吧!”方中旭覺得說的不如唱的好,他可是正經的農村歌手呢!此時此刻,怎麼也得發揮最大的特長才是。

    “如果驕傲沒被現實大海冷冷拍下,又怎會懂得要多努力……最初的夢想,絕對會到達……”

    這是範範的一首老歌,方中旭覺得很適合唱給現在的曉月听。

    曉月哪能理解相隔了數百年的歌詞,但是方中旭的嗓音充滿了磁性,旋律非常優美,曉月覺得比那些唱曲的都好听。

    方中旭唱完之後,搖搖頭,道︰“好多天不唱,生疏了,等有機會弄個樂器,有了配樂更好听。”

    “挺好的。”曉月畢竟是個小孩子,盡管性情早熟,可情緒難免一陣風一陣雨,哭過之後心情舒暢不少,又被方中旭開解一番,臉上多了一絲笑容。

    方中旭伸手在曉月的鼻子上刮了刮,道︰“這才對,女孩子就要多笑,整日里愁眉苦臉,就不漂亮了。”

    曉月看著方中旭臉上的笑容,道︰“公子,你和別人傳言的不一樣,你是一個好人。”

    方中旭呃了一聲,一不小心就被小丫頭發了一張好人卡,他拍拍曉月的肩頭,道︰“有些事情,耳听為虛,眼見也不一定為實,手指放到火苗上會不會疼?只有自己嘗試過了才知道,對吧?”

    曉月嗯了一聲,方中旭也咦了一聲,看到曉月的側腰上系著一個小布袋,類似錦囊,心中一動,道︰“曉月,你腰上的布袋,能裝東西嗎?”

    曉月解下側腰上的布袋,將扎口松開,道︰“可以啊!”

    “那就送給我吧!”方中旭的藥品放在睡衣的衣兜里,方中旭感覺還是不保險,如果裝在小錦囊里,系在脖子上,就不怕丟了。

    說完之後也不管曉月答沒答應,就把曉月手中的布袋拿了來,沖曉月一笑,轉身走了。

    曉月愣了一下,急道︰“那是我……”話沒說完,方中旭已經沒了影子。

    曉月的聲音低到只有自己听得見,喃喃道︰“那是我娘給我的,是我最寶貴的東西呢!”

    方中旭不知道自己奪走了曉月最在乎的東西,回到船艙後,將藥品放入其中。

    大小正好,扎進袋口,將巴掌大的小布袋系在了脖子上,感覺布袋觸感涼絲絲的,很柔軟。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方中旭站在船頭,頭頂天空湛藍如水洗,腳下江水悠悠,附近船帆林立,遠處一座虎踞龍盤的城池聳立,一切看起來就像是風景畫。

    江面無風,船穩穩的靠在了碼頭上,船身一震,方中旭的雙拳也下意識的握緊,前方隱約可見的城池,就是大明朝的首都,京師金陵城嗎?

    孫庭威看著方中旭緊繃著面皮,拳頭握的嘎巴作響,笑了笑,道︰“今夜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就去撤銷訟告,再給你擺酒賠罪。”

    方中旭晃了晃手上的鐐銬,道︰“孫大哥最好還是快些,我這模樣,你讓我怎麼下船啊?天子腳下,萬一被捉去,稀里糊涂的砍了腦袋,豈不冤枉?”

    孫庭威道︰“我知道方家勢大,這次是嚴格按照皇上頒布的《大誥》行事,一面將訟告遞到了京師,一面把方氏族人械押進京,只要我出面講清楚事情的原委,衙門里不會為難的,你且安心就是。”

    方中旭乘坐的這艘船靠上碼頭,方孝孺的那艘船也靠岸了,但是方孝孺等人沒有下船,有幾個下人現行離開了碼頭。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方中旭看到碼頭上來了不少人,緊接著就是極其隆重的場面,就差沒有高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了。

    前來迎接方孝孺的有二十多人,其中身穿官服者,超過了十人,而且官職都不低。

    方孝孺這時才露面,很有大佬風範,站在船上和這些歡迎他的人互相行禮,嘴里說著方中旭听不懂的文縐縐的話。

    方孝孺下船後,就被眾人圍了起來,如鶴立雞群,似眾星捧月,風光無限。

    方中憲也下了船,回首看到了站在船頭的方中旭,衣袖一抖,臉上露出了幾分譏諷神色。

    方中旭看著似乎在嘲諷自己的方中憲,看著眾人當中的方孝孺,突然想起了一句話,眼看他高樓起,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好不諷刺。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二十章 舊夢只有一晌歡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二十章 舊夢只有一晌歡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