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帝國

第十七章 不能忘卻的紀念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思麗齋 本章:第十七章 不能忘卻的紀念

    “小姐,腿還疼嗎?”曉月正在伺候孫小妹換衣服,一邊整理著裙子的下擺,一邊問道。

    孫小妹此時換了一身衣服,對襟大袖的水田衣,淡雅樸素中,不失嫵媚的風情,充分詮釋了天生麗質難自棄的精髓。

    孫小妹嗯了一聲,道:“已經好多了,站著都不疼。”

    曉月把三寸寬的束腰替孫小妹係好,道:“小姐,沒想到那個登徒子的辦法挺管用,郎中說當時小姐如果隨意移動,很可能加重疼痛呢!”

    孫小妹哦了一聲,嘴唇抿了抿,道:“曉月,他真的那麽不堪嗎?”

    曉月發現孫小妹說話時,眼神有點空洞,似乎在想著心事,隨即小手掩口,道:“小姐,我聽廚房的阿娘說,那個登徒子,可惡的很,今次不知道怎麽轉了性子,連老爺都不厭惡他了。”

    孫小妹自己整理了一下衣領,道:“算啦!不管如何,他對我等有救命之恩,我們豈能在此談論他的是非,我們把縫好的衣甲送過去吧!”

    孫小妹捧著替孫庭威縫補好的衣甲,走出來正好撞見方中旭等人上船。

    方中旭看著羅裙新換的孫小妹和曉月,眼睛眨了眨。

    和在底艙時相見不同,此刻的孫家主仆,千嬌百媚的晃眼,方中旭心中不禁懷疑,當日夜闖孫小妹閨房的方琬,肯定沒安好心,就憑方琬那德行,絕對把持不住啊!

    孫小妹看到方中旭,腳步一頓,猶豫了一下後,行了一個萬福禮,顯得落落大方。

    孫庭威看到方中旭望著孫小妹的眼神,咳嗽一聲,道:“小妹,衣甲縫好了?一會就要開船,你快些回去休息。”

    孫庭威對方中旭的印象大為改觀不假,但是方中旭看著孫小妹的眼神,孫庭威感覺有點危險,還是別讓小妹和方中旭接觸為好。

    方中旭焉能聽不出孫庭威話裏的意思,不由翻了翻白眼,敢情孫庭威除了防火防盜防倭寇,還在防著他呢!

    孫庭威倒也夠意思,把船上比較好的位置讓給了方家父子,不過這樣的好心舉動,被方中旭理解為:你離我妹遠點。

    方孝複在富陽碼頭采買文房四寶,開蒙書籍,準備路上給方中旭惡補一番,繼續為讓方孝孺收方中旭為弟子努力。

    方中旭對此十分不解,不就是讀書嘛!隨便找個師傅就完了唄!非得拜方孝孺為師?

    方孝複的一番話,倒是讓方中旭明白了方孝孺的真正能量,說白了,這是一個傳承。

    方孝孺的老師,乃是大明第一文臣宋濂,宋濂在元朝末年,已經以文章名動天下,師法唐宋,也就是說,宋濂是唐宋文章的繼承者。

    而且宋濂還是太子朱標的老師,作為帝師,在古代是了不起的身份,方孝孺和太子朱標成了師兄弟,身份資曆一下子提升了起來。

    尤其是方孝孺在宋濂的幾個學生中,排名第一,就連太子朱標也甘拜下風。

    方中旭想著方孝孺這身份,簡直就是大明帝國學生會主席,是天下讀書人的代表,怪不得知府大人見到方孝孺,都禮遇有加,不敢稍有怠慢。

    方中旭也明白了方孝複的苦心,成為方孝孺正式的學生弟子,那就是有了傳承。

    大明開國文臣是爺爺輩的,叔伯輩的還有太子朱標,一幹文臣,不但說出去倍有麵子,人生的起點就高的很。

    可惜方中旭實在提不起興趣,因為方孝孺就是懸在他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旦斬落下來,屍骨無存啊!

    對於讀書認字,方中旭一點都不排斥,說的嚴重點,將來萬一要跑路,如果連大明朝的通緝令都看不懂,那就太悲催了。

    方中旭開始了在大明朝最艱難的一課,握筆,用毛筆寫字,對方中旭來說,幾乎比斬殺倭寇還要難。

    狼毫軟軟的,一點都不聽使喚,寫出的幾個字,比老道的鬼畫符還難看,不用方孝複說,方中旭自己都氣餒了。

    “四清,趁著還沒有開船,你去給我弄幾根鵝毛來,要大毛。”方中旭腦中靈光一閃,弄個鵝毛筆,他用起來,怎麽也比毛筆順手吧!

    方四清腿腳極快,氣喘籲籲回來時,手中抓著一把大翎鵝毛。

    方中旭拿起一根,將鵝毛管尖斜斜的剪斷,又把墨弄的稀一些,蘸了蘸墨水在紙上書寫,感覺果然舒服多了。

    方孝複看見方中旭用鵝毛寫字,本想斥責幾句,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方孝複心想兒子剛對讀書寫字有了興趣,切不可熄滅了這份向學之心。

    再看到方中旭用鵝毛寫出的字,比用毛筆的鬼畫符強上百倍,不由得驚咦一聲,不知道方中旭是怎麽想到用鵝毛寫字的,效果看起來還行。

    方中旭寫了一篇繁體字,累的額頭冒汗,手都疼了。

    方四清極有眼力勁,方中旭這邊停筆,茶水就端了過來,殷勤道:“少爺,喝口茶吧!”

    方中旭手一抬,纏著布條的手銬碰倒了茶杯,茶水溢出,把方中旭剛寫好的字暈染濕了。

    字跡有些模糊,其中幾個字看起來像簡體字,方中旭端著茶杯的身體,驀地一僵,臉色發白起來。

    方四清見方中旭的臉色瞬間難看,還以為方中旭生氣他沒有伺候好,急忙告罪,慌忙的收拾那些被弄濕的紙張。

    方中旭出了一身冷汗,他穿越到了大明朝,再也回不去了,那他以前的記憶呢?是否注定了在歲月的蝕灼中,慢慢消散,忘卻?

    方中旭激靈靈打個冷顫,他不想忘,也不能忘,即便是融入到大明朝的社會中,他也不能忘記自己是個穿越者,忘記了,就等於是迷失。

    方中旭看到方四清都快哭出來,還要磕頭的樣子,歎了口氣,道:“四清,我弄灑的茶水,關你什麽事,父親大人,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方孝複和方四清離開後,方中旭的心中如江河澎湃,久久不能平靜。

    十多分鍾後,方中旭鋪開一張紙,拿起鵝毛筆,開始書寫起來,方中旭想把腦子裏,有關於後世,凡是他知道的,聽說過的,全都記錄下來。

    方方麵麵,事無巨細,等於是把方中旭的大腦記憶細胞拓印下來,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可以時刻提醒他,他是一個穿越者,不能迷失自我。

    方中旭寫的是類似簡綱的東西,這樣即使別人看到,也不明白他寫的這些內容是什麽意思,這是一個隻有他能看明白的“天書”。

    直到寫的腰酸背痛,方中旭才寫了腦海中的一點點內容,伸伸懶腰走出來,對方四清說道:“四清,去給我買個小木箱,帶鎖頭鑰匙那種。”

    方中旭把寫好的東西,鄭重的折疊好,放在小木箱中,鑰匙隨身帶著,這是獨屬於他的秘密,不能忘卻的紀念。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十七章 不能忘卻的紀念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十七章 不能忘卻的紀念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