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施恩圖報人為己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思麗齋 書名︰錦衣帝國

    一個倭寇打著火把,拎著木桶走到了水缸前,倭寇看了看四周,火把無處可放,就被他叼在在了嘴里,掀開了水缸的蓋子,拿起葫蘆瓢舀水。

    方中旭此刻沉到了水缸底部,心跳如同敲大鼓,如果現在被倭寇發現,他肯定沒法活了。

    倭寇拎著的水桶不大,舀了七八次水之後,水桶就滿了,倭寇似乎抱怨了一聲,轉身離去。

    方中旭緩緩的從水缸底部鑽出頭來,閉氣造成的缺氧,讓他的頭腦有些昏沉。

    “嗚嗚……”

    方中旭正準備重新找一個地方藏身,不遠處發出了低沉的嗚嗚聲,船板還傳來了輕微的顫動。

    方中旭嘩啦一聲從水缸中跳出來,探頭朝外面觀望,發現不遠處有兩個人扭打在一起,其中一個人赫然是孫庭威。

    孫庭威的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倭寇的嘴巴,不讓倭寇發出叫喊聲,那只受傷的手,流著血,狠狠扣住了倭寇的脖子,看樣子想把倭寇掐死。

    倭寇也不示弱,雙手重重的擊打著孫庭威的胸前和後背,打的孫庭威吐出了一口鮮血。

    方中旭雙手握著武士刀,只猶豫了一下,就把刀尖對準了倭寇,閉著眼楮刺了過去。

    “咳……咳……”

    方中旭這一刀從倭寇的肋下刺進去,從另一邊的肋下透了出來,倭寇的喉嚨里發出了詭異的幾聲響,萎靡的倒下了。

    方中旭第一次殺人,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全身的力氣似乎都隨著這一刀,消失殆盡,而且肌肉還有一種酸疼感。

    孫庭威剛才接近力竭,沒想到有人幫他殺掉了倭寇,當他看到是方中旭後,臉上的神情有些復雜,咬了咬牙,道︰“方琬,我孫庭威欠你一條命。”

    方中旭听了孫庭威的話,如夢方醒,嘴唇哆嗦道︰“現在怎麼辦?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妹在船上。”孫庭威沒好氣的說道︰“把這個倭寇拖進去,船上的倭寇不少,我們先藏起來再說。”

    方中旭听了孫庭威的話,他倒是把這個茬口忘了,和孫庭威合力,將倭寇的尸體拖進裝水桶的船艙內,方中旭累的氣喘吁吁。

    孫庭威把倭寇身上的武士刀抽出來,看著方中旭,說道︰“把手伸出來。”

    方中旭看到孫庭威抽刀的時候,心髒不爭氣的砰砰亂跳,還以為孫庭威要把他宰掉,听了孫庭威的話,才明白孫庭威要把他的手銬和腳鐐斬開。

    “  。”

    兩聲脆響後,方中旭終于獲得了手足上的自由,一邊活動手腕,一邊問道︰“你妹……孫家小姐在什麼地方?”

    孫庭威把武士刀遞給方中旭,背靠木板道︰“在最下面的一層,肯定被倭寇抓住了。”

    方中旭剛才目睹了倭寇的行徑,很快就把倭寇和日本鬼子劃了等號,擔憂道︰“孫家小姐,不會被他們……”

    孫庭威瞪了方中旭一眼,沉聲道︰“我剛才听到他們的交談,船上主事的是海寇劉通的兒子,諢號劉通子,劉通子想把我妹獻給一個叫杉本的倭寇,我妹暫時不會遭遇危險,但是等船到了出海口就難說了,所以我們一定要在船出海之前,把我妹救出來。”

    方中旭不知道劉通是誰,但是剛才說漢語那個,肯定就是劉通的兒子了,這對父子是典型的漢奸啊!

    “倭寇竟然敢到金華府附近來劫掠,他們就不怕官兵嗎?”方中旭覺得不可思議。

    現在是洪武二十四年,朱子還在世,以朱子的雄才大略,竟然會發生倭寇入侵的事情,這也太不應該了。

    孫庭威嘆了口氣,道︰“倭寇之患,在韃子霸佔中原之後就有,我朝開國之初,情況已經好轉了許多,但是可恨劉通,金隆子之流,勾結倭寇,甘願給倭寇提供幫助,屠戮大明百姓,實在可恨。”

    “他們是什麼人?”方中旭很想知道,他所知的最早的漢奸,是什麼來路。

    孫庭威看了方中旭一眼,道︰“劉通是張士誠的心腹,張士誠被皇上擊敗斬殺後,劉通就逃到了海外,以大明朝廷為敵,金隆子也是這般出身,不過是陳友定的狗腿子。”

    方中旭哦了一聲,原來是和朱元璋爭霸天下失敗者的心腹,那對朱子恨之入骨,倒也解釋的通了。

    只是漢奸行徑,就是死也無法原諒。

    孫庭威顯然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用自己的鋼刀把左臂的衣衫劃開,露出了一道翻開的傷口。

    方中旭看著孫庭威嚇人的傷勢,急忙站起來道︰“傷口還在流血,我給你包扎一下吧!”

    孫庭威剛才被方中旭救了一命,心里多少有些別扭,但是讓他一個人包扎傷口,實在是辦不到。

    孫庭威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小的油紙包,道︰“這是金瘡藥。”

    方中旭打開油紙包,發現里面的金瘡藥還是干的,一股腦的灑到了孫庭威的胳膊上。

    看到孫庭威齜牙咧嘴的強忍著傷口的痛苦,臉都扭曲了,方中旭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隨後看到孫庭威噬人的目光,趕緊又把笑容憋了回去,險些內傷。

    “等一下。”方中旭見孫庭威要用破損的衣衫包扎傷口,趕緊制止了。

    孫庭威的傷口頗深,胡亂包扎,肯定會感染,這點常識方中旭還記得。

    方中旭剛才躲進這里的時候,聞到了一股酒味,此刻翻找,果然在水缸後面找到了一小壇酒。

    “你干什麼?”孫庭威看到方中旭把倭寇身上的衣衫撕成了一條條狀,放到了開封的酒壇中洗了起來,不解的問道。

    方中旭把布條洗干淨,酒的度數雖然不知道,但是酒味很沖,說明酒精含量不低,听了孫庭威的話,答道︰“消毒,殺菌。”

    “哼。”

    孫庭威的傷口,被方中旭纏繞了好幾條用酒洗過的布,酒的刺激,金瘡藥的侵潤,讓孫庭威不由自主的悶哼了一聲,只覺得傷口比剛才還要痛數倍。

    孫庭威怒視方中旭,道︰“你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你是故意的?信不信我一刀劈了你。”

    方中旭倒是摸到了孫庭威的一點脾氣,道︰“我想你還不至于恩將仇報,把我這個救命恩人干掉吧?我這是為你好,免得你的傷口潰爛,現在痛一點,總比把整條胳膊都砍掉要強吧?”

    “真的有用?”孫庭威也是上過戰場的人,見多了那些四肢受傷,最後不得不把手腳砍掉的例子。

    孫庭威剛才受傷的時候就沒想過會保住左臂,此時听了方中旭的話,與其說是懷疑,倒不如說是期盼。

    方中旭剛才看了一下,孫庭威的傷口沒有傷到骨頭,信誓旦旦道︰“當然有用,不管用你殺了我都行。”

    孫庭威再次哼了一聲,道︰“你以為我不想?你救我一命不假,但是一碼歸一碼,我妹的事情,不會輕饒你的。”

    方中旭听出孫庭威的語氣之中,對他的恨意已經不那麼強烈了,打蛇隨棍上,道︰“我要是幫著把你妹救出來,算不算功過相抵?我算是救了你們兄妹每人一條命,夠還債了吧?”

    方中旭的話,讓孫庭威默然不語。

    其實方琬非禮孫小妹,只是孫庭威的夸大之言。

    孫小妹只是被方琬驚嚇了一下,跌倒時又不小心把小衣刮破了,春光乍泄被方琬看到,還丟了一根金簪子而已。

    孫小妹自覺被非禮,尋死覓活,孫庭威也想借這件事收拾方家,給父親報仇雪恨,兩方面的原因都有,事情才鬧到了這一步。

    此刻和方中旭成了難兄難弟,方中旭還表示要搭救孫小妹,孫庭威良心發現,感覺有些慚愧,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方中旭在船上,知道想跑也沒地方跑,如果能幫著孫庭威救出孫小妹,化解這一場官司,方中旭覺得很劃算。

    “你不說話,我當你答應了,現在怎麼辦?”方中旭經過和孫庭威一番交談,力氣恢復了一些,感覺不那麼害怕了。

    孫庭威算是默認了方中旭的話,低聲道︰“下面是一個小隔艙,你把水缸旁邊的木板用刀撬下來,我們去下一層。”

    方中旭費了些力氣,撬開三塊木板,下面烏漆墨黑的看不到有什麼。

    孫庭威抓著倭寇尸體的腳踝,慢慢的把尸體放了進去,然後扳倒水缸,讓水沖刷著血跡,對方中旭說道︰“還愣著干什麼,下去呀!”

    方中旭來到小隔艙,想著和倭寇的尸體共處一室,心里有些不太舒服,看到孫庭威下來後把木板又一塊塊的合上,感覺呼吸都發悶了。

    方中旭剛想說話,嘴巴被孫庭威捂住了,孫庭威低聲道︰“別說話,往前走。”

    兩個人貓著腰走了幾米,耳中突然听到了一陣交談聲,只听一個人說道︰“那兩個女人還听話嗎?”

    方中旭听的分明,說話的人,正是孫庭威口中,那個劉通子。

    有人回話,說的也是漢語,道︰“都綁的緊呢!扔到了最下面,小哥,那兩個小娘子,細皮嫩肉漂亮的很,為什麼要送給杉本那個蠢貨?小哥留著自己享用多好啊!”

    “哼,成大事者,豈能貪戀女色,杉本雖然是倭寇中的小頭目,但是手下畢竟有幾百人,要籠絡住他為我們所用,不給他一點甜頭怎麼行,你把人看好了,不能出任何差錯。”

    另一人明顯有些不快,敷衍道︰“小哥放心,手腳都捆著,嘴巴也堵著,她們就是想死,也死不了的。”

    時間不長,腳步聲響起,顯然有一個人走了。

    剩下的那個人吐了口唾沫,道︰“好好的兩個小娘子,竟然要送給那頭蠢豬享用,真是氣煞我也。”

    真正生氣的是孫庭威,孫庭威的拳頭握著,發出了嘎巴的幾聲脆響,很明顯,胸中的怒火快要爆炸了。

    就在方中旭以為孫庭威要失控的時候,孫庭威反而坐下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六章 施恩圖報人為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六章 施恩圖報人為己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