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夢里不知身是客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思麗齋 書名︰錦衣帝國

    方孝復把碗筷收入食盒,道︰“琬兒,以前的事情你記得不清楚,為父給你講一講吧!免得別人說什麼,你听著雲里霧里的犯糊涂。”

    方中旭正中下懷,他雖然可以用失憶這個大殺器一直糊弄下去,可山野里的經歷告訴他。

    要在數百年前的大明朝活下去,沒有一個家庭可以依靠,分分鐘就得完蛋,這也是方中旭不敢下決心逃跑的原因之一。

    方中旭現在已經不是人生地不熟,而是兩眼一抹黑,沒有了方琬的身份,他連賣身為奴,連被充軍的資格都沒有。

    方孝復有秀才功名在身,又是方家村的私塾先生,說起話來條理分明。

    方中旭听著方孝復的講解,遇到不懂的事情就問,兩天下來,令方中旭對大明朝有了大概的了解。

    方中旭不禁慶幸,前兩天沒有腦袋一熱就逃走,因為沒有路引,也就是明朝的身份證介紹信之類的信物,一旦離開居住地,就要被逮捕治罪,餓死在大牢里都沒人管。

    方中旭年少,不識愁滋味,穿越之初被毒打了一頓,進了大牢,又被方琬的事情氣的夠嗆,再然後又被方孝孺之事嚇的,做了兩天噩夢。

    除此之外,方中旭其實心里還有些小興奮,在他沒有穿越之前,就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

    無家無業單身狗一個,跟著哥們弄了個鄉下樂隊混口飯吃,那樣的落魄生活和現在相比,體現不出多少優越性來。

    方中旭從方孝復口中得知,方琬家里有百畝田地,佃戶若干,方孝復本人有功名,在方家村說一不二,典型的小地主之家,而這一切將來都是方中旭的了。

    一不小心在大明朝混個小地主當當,方中旭心想,怎麼也比後世的時候扯著嗓子唱歌,嚎一天掙個百多塊錢要強的多呀!

    船上這兩天,方孝復心懷大慰,因為兒子變了,變的合乎他的心意了。

    雖然失去記憶讓兒子顯得四六不懂,但絕對比之前那個敗家子,名聲頂風臭著幾里地的兒子,強了百倍不止。

    最讓方孝復心懷激蕩的是,兒子竟然想要學習寫字,方家可是書香門第,詩禮傳家,兒子想要讀書習字,焉能不讓方孝復興奮。

    浪子回頭金不換,看來這次的牢獄之災,實乃不幸之中的萬幸,祖宗庇護啊!

    “琬兒,船上沒有筆墨,等明早到了金華府碼頭,我讓人去買些文房四寶,你若向學,我舍下這張老臉,也會讓你大伯伯收下你這個弟子。”

    方中旭听了方孝復的話,真想抽自己兩個嘴巴,心說可別著,我就是隨口一說,真要是把我弄成方孝孺的親戚兼徒弟,將來我這腦袋非搬家不可。

    夜深沉,嘩嘩的水聲仿佛天然的催眠曲,吃飽喝足的方中旭,很快進入到夢鄉中。

    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方中旭做了一個夢,夢到攤上的官司化險為夷,他成為了方家的小地主。

    還娶妻生子,妻子的身段像極了孫家千金,出入都有人喚他方大官人,小日子過的美美的。

    方中旭正在戲妻弄子,不料殺進了一隊軍漢,不由分說把方中旭和老婆孩子全部抓了起來。

    然後好幾百個方家的親朋故舊,全都被押在刑場上,鼓聲一響,軍漢們開始挨個砍頭放血。

    “啊……別殺我……別殺我呀……我不是……方家跟我沒關系……你們搞錯了,快放我走,我想回家……嗚嗚……”

    猛地,方中旭翻身坐起,雙手還在身前比劃著,嘴里說著告饒的話,好半天才弄明白,原來是個夢。

    方中旭額頭沁滿細密的汗珠,身上被冷汗浸透了,眼淚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順著臉頰滑落,滾到嘴邊,滋味非常的苦澀。

    夢里不知身是客,方中旭剛才的夢境非常逼真,此刻回想起來,歷歷在目,尤其是那砍刀削掉腦袋的場景,恐怖血腥到了極點。

    “轟隆隆……”

    方中旭從美夢和噩夢的交織中清醒,耳中听到了一陣陣雷聲,就和夢中的鼓聲仿佛。

    “ 嚓…… 啪 啪……”

    雷聲鳴鳴,雨滴重重的落在船艙頂上,船身開始劇烈的搖晃。

    方孝復和獄卒先後醒來,方孝復听到雷鳴雨落聲,問道︰“外面下雨了嗎?”

    獄卒撩開簾子,道︰“秀才老爺,雨勢還不小,前面的大船決定靠岸拋錨,我們要貼靠上去,秀才老爺坐穩些,可能會晃的更厲害呢!”

    方中旭之前問過,他們走的這條水路,從台州府出發,奔金華府,而後北上入錢塘江,直達杭州府。

    再從杭州府走京杭大運河,抵達南京,也就是此刻大明王朝的首都,京師金陵城。

    方中旭撩開身側窗子上的竹簾,發現外面電閃雷鳴,暴雨如注,隱約能看到前方兩艘大船上的氣死風燈,在風雨中搖曳著,不一會便熄滅了。

    小船後面又是一艘大船,船上坐的都是方家被連累的親戚,船上傳來了陣陣咒罵聲,隱約提到了方琬,方中旭趕緊把竹簾放下。

    方孝復將油燈撥亮,拿出了一本書,道︰“琬兒,雨夜雷聲,難以入眠,不如我們讀一讀書吧!這是你大伯伯所著的《遜志集》,我給你講解一下。”

    方中旭好奇的看著方孝復手中的書籍,看到那一個個復雜到極點的繁體字,覺得一陣眼暈。

    繁體字讓方中旭一個個猜著念,十個字倒是能蒙對六七個,但這些字組合在一起,那是字認得他,他不認得字啊!

    方中旭听聞明清八股文害人不淺,以為是杜撰的,不就是讀書認字寫文章嘛!還能難得過數理化外加鳥語?

    但是听了方孝復講解方孝孺所著的遜志集,方中旭才對古文的博大精深有了一點點了解。

    一個字就能表達十幾種含義,這……簡直比計算機代碼還難啊!

    方孝復講了遜志集中的一篇寓言故事,還沒等講完,就發現方中旭昏昏欲睡,眼楮已經睜不開了。

    “這孩子。”方孝復搖搖頭,把外衫脫下來蓋在了方中旭身上,回身吹滅了油燈。

    “我要去家兄的船上,犬子就麻煩二位了。”方孝復出了船艙,和外面的兩個獄卒打過招呼後,前往方孝孺所在的大船,準備和方孝孺商量一下,讓方孝孺收方琬為弟子的事情。

    方孝復離開沒多久,方中旭就被一聲驚雷震醒了,耳中听著外面的雨勢越來越大,船艙內一片漆黑。

    叫了一聲,沒有人答復,倒是外面的獄卒听到了方中旭的呼喚,說明了方孝復的去處。

    被驚醒的方中旭再無睡意,身子靠在船艙上,不得不考慮今後該何去何從了。

    已經確定方琬的大伯伯,就是歷史上那個被誅滅十足的方孝孺,方中旭委實不想陪著方孝孺掉腦袋,那樣的死法,忒慘了點。

    但是古代以宗族血統論,日後方孝孺被斬首滅族,作為頂著方琬名頭活著的方中旭,根本逃不掉。

    “如果我有能耐就好了,只要我輔佐建文帝打敗朱棣,方孝孺就不會死,方家不被滅族,以方琬之名活著的我,當然就平安了。”

    “唉!穿越就穿越吧!倒是穿個好點身份,哪怕換個年代也行啊!洪武二十四年,朱子還有好幾年活頭,朱棣正當壯年,這爺倆,哪個都不是省油燈,不好對付啊!”

    至于像其他小說中的穿越人士,王霸之氣側漏,小弟紛紛來投,自己拉桿子扯旗造反,稱王稱霸,開元登基。

    這種風光事,方中旭連想都沒敢想,自己有吃幾碗干飯的能耐,方中旭還知道,如果他真的那麼干,純粹就是作死。

    還是先將就活著吧!眼前這道坎能不能邁過去還不知道,外面就有一個彪形大漢想要他的命呢!

    方中旭想到眼前的危機,心里有點亂,察言觀色,孫庭威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不提權勢和地位,單單是孫庭威那副身板,方中旭看著都肝顫。

    方中旭正憂心的時候,船艙外面突然傳來一聲異響,方中旭剛想著這樣的天氣,最適合殺人,內心難免驚懼,悄悄的撩開竹簾。

    這時候剛好一道閃電劃破夜空,將雨夜照的亮如白晝。

    方中旭借著這道光亮,看到船頭站著幾個人,手里皆拿著明晃晃的長刀。

    刀身正從兩名獄卒的身上拔出來,獄卒的嘴巴被捂住了,發出嗚嗚聲,鮮血灑滿了船頭。

    方中旭險些咬破自己的舌頭,才沒有發出驚呼,身心已然哆嗦成了一團,腦子里亂成了一鍋粥。

    “完了,完了,一定是孫庭威來殺我了。”方中旭看看手銬和腳鐐,這樣子跳水逃生,下場絕對是沉江化身魚飼料啊!可是不跑的話,等著挨刀子嗎?

    沒等方中旭選擇是否跳水逃命的時候,船頭傳來了一陣低低的說話聲,听著船頭的言語,方中旭懵了。

    “豬飼,卡里如馬卡悉尼,阿里都吉嘎……”

    作為一個深受蒼老師燻陶,經過波多野洗禮的小青年,方中旭對這樣的話太熟悉了。

    盡管他只懂得雅美蝶,一庫之類的話,可也能辨識出船頭說話的人,說的是日語。

    “我真的來到了大明朝洪武年間嗎?怎麼還遇到了日本人啊!”方中旭心中疑惑,隨即一驚,想到了一個可能,倭寇。

    倭寇之患,可謂大明朝身上的瘡疤,方中旭對戚繼光抗倭的故事耳熟能詳。

    既然戚繼光時候倭寇勢力那麼大,那麼早些年的洪武年間,只怕倭寇已經開始襲擾大明朝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方中旭沒等來孫庭威的斬殺,卻迎來了倭寇,這是老天爺不讓他活著,準備修補莫名其妙穿越這個bug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四章 夢里不知身是客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四章 夢里不知身是客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