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帝國

第三章 彪悍百戶孫庭威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思麗齋 本章:第三章 彪悍百戶孫庭威

    方中旭暈倒,方孝複頓時手忙腳亂,走入人群的方孝孺眉頭緊皺,目光淡淡的看了看人事不醒的方中旭,轉身對劉頭說道:“天氣如此炎熱,還是把木枷去了吧!”

    劉頭略微猶豫,隨即叫人把方中旭脖子上的木枷摘了下來,道:“先生知道的,上支下派,我們也為難的很,但請先生放心,這一路上,定不會讓先生受了委屈。”

    方孝複捶打方中旭的前胸後背,又掐了掐人中,看到方中旭悠悠轉醒,起身麵帶慚愧的對方孝孺說道:“大哥,我教子無方,給方家丟臉了。”

    方孝孺哼了一聲,沒有理會方孝複的話,徑直朝後麵走去。

    方孝孺的兩個兒子,方中憲和方中愈,則對著剛醒來的方中旭,眼中流露出鄙視神色。

    方孝複看著這一幕,深知經此一事,算是把大哥一家得罪狠了,隻盼著大哥能看在血緣關係上,救兒子一命。

    醒過來的方中旭,看起來越發癡傻,實際上心裏都快開鍋了。

    盡管對大明初年的曆史知道的不多,但是重大的幾件事,在後世已經人盡皆知。

    最出名的無外乎朱元璋這個子布衣奪取天下,朱棣這個叔叔奪了侄子的皇位。

    而點綴其中的方孝孺被滅十族一事,因為空前絕後,方中旭也聽說過,一個字,慘,被滅了十族,能不慘嗎!

    此時此刻,方中旭有逃跑的衝動,即便現在能活命,等朱棣發動靖難之役,奪取皇位後,作為方家子弟的他,隻怕也得跟著方孝孺吃斷頭刀,在劫難逃。

    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還不如亡命天涯呢!

    這個念頭,隨著一隊軍漢的出現,隨著方孝複的一句話,立即被方中旭掐滅了。

    大明王朝建國之初,就立下了規矩,因為武事尚威烈,故色純用赤,大明軍隊的軍服,以紅色為主。

    此刻出現在方中旭麵前的一隊軍人,全部是大紅的軍服,個別的軍士身上還穿著甲胄,走起路來發出的摩擦聲,給人一肅殺之感。

    為首的那名軍官,身上套著鎖子甲,胸前還有護心鏡,腰上斜帶著一把蛇皮鞘的腰刀,身材魁梧,高大,很有股子氣勢。

    方孝複看到魁梧的軍官出現,臉頰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蹦了兩下,用很低的聲音對方中旭說道;“看到沒有,那就是孫家現在的當家人,台州衛下轄百戶所的百戶孫庭威,正六品的官身。”

    方中旭聽著方孝複的話,眼睛看到孫庭威望來的目光,極其冷厲,仿佛一隻吃人的猛虎。

    聯係到方琬那個混蛋幹的缺德事,方中旭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孫庭威帶著這些明朝軍人出現,該不是要把他大卸八塊,給妹妹報仇雪恥吧?

    方孝複見方中旭身子骨哆嗦起來,心裏明鏡似的知道兒子在害怕什麽,寬慰道:“孫庭威是去都督府公幹,順便送孫小妹去京城投親散心,和我們正好一路上京。”

    方中旭看了看便宜老子方孝複,眼中的意思很明顯,你信嗎?

    偏偏在方琬被押送到京城的時候,孫庭威公幹,世上有這麽巧的事兒?

    麵對孫庭威擇人而噬的目光,方中旭難免腦補出一場戲碼。

    半路上遭遇匪徒,孫庭威率眾抵抗,其間有竊盜犯人方琬一名,被匪徒意外刺死,孫庭威既賺取了功勞又報了仇,這買賣做得呀!

    方孝複繼續安慰方中旭,道:“孫庭威雖然恨不得殺你而後快,但他畢竟有官身,不敢肆意妄為,你大伯伯給知府大人遞過話,台州衛那邊也給孫庭威傳了話,我等如果出了意外,孫庭威亦難逃幹係。”

    “但願如此。”方中旭不知道,後來被砍了腦袋的方孝孺有多大的能量,那些答應幫忙的人會出多少力。

    但是方中旭心中已經打定主意,一路上絕不能脫離大部隊,不給孫庭威可乘之機。

    方中旭正這樣想著,孫庭威竟然走了過來,身材彪悍,頂盔摜甲的孫庭威,給了方中旭極大的壓迫感。

    孫庭威把身子湊近方中旭,嘴裏發出一聲冷笑,道:“兔崽子,路上小心點,萬一船翻落水,可別被淹死了。”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方家父子的臉色皆是一變,方孝複哼了一聲,道:“孫百戶,你要侮辱斯文嗎?”

    孫庭威嗬嗬了兩聲,朝方孝複一拱手,道:“方秀才,失言,失言了,我也是好心提醒一下你們,這一路上京,路途多有不便,一定要注意安全,方秀才以為呢?”

    “多謝。”方孝複回了一禮,雙方話不投機,方孝複帶著方中旭朝人群中走去。

    方中旭下意識的回望了孫庭威一眼,看到的是孫庭威瘮人的笑容,就像是被一匹餓狼盯上了,讓方中旭的後背沁出一片冷汗。

    江南多水道,交通便捷,方中旭等人上京,隻能選擇走水路,方中旭現在是竊盜待罪的身份,單獨有一艘小船予以關押。

    方中旭上了小船後,發現碼頭遠處又來了一些人,其中一個身穿緋色袍服,胸前還繡著雲雁圖案,不用猜也知道是大明朝的公務員了,就是不知道官拜幾品,所位何職。

    方孝複替方中旭解開了這個疑惑,道:“那是台州府的知府大人,你大伯伯能進京麵見天子,還是台州府幾位大人的舉薦呢!你這次能否轉危為安,進京就知道了。”

    方中旭看到方孝孺和知府大人互相作揖,雖然聽不到他們在談什麽,但是看起來談笑風生,可見交情委實不錯。

    但是方中旭一想到方孝孺的結局,還有方家的親戚朋友的下場,頓感如墜冰窖,心裏琢磨是不是尋個機會逃跑,就算真去做和尚,也比將來丟了腦袋強。

    方孝複哪知道方中旭心中的想法,繼續說道:“你從孫家拿的簪子,市價五貫錢,按照大明律法,竊盜一百二十貫以上者,才會處以極刑,我懷疑這裏麵孫家在使壞,已經叫人收集證據,如果到時可以誣告反坐,定要讓孫家好看。”

    方中旭不知道什麽叫簪子,五貫錢又是多少錢,心裏一個勁的琢磨著,怎麽才能逃跑。

    跳水逃走首先被方中旭否決了,就他從遊泳館學到的狗刨遊泳技能,跳水和找死沒有區別。

    從陸路逃走,也不行,估計孫庭威巴不得他逃走呢!到時候功勞私仇兩不誤啊!

    思來想去,方中旭也沒個主意,難道真的隻能等著明朝的法院宣判了?不知道會判個什麽刑罰,會在監獄裏麵呆幾年。

    碼頭上,方孝孺和知府等人寒暄完畢,麵帶笑容的登上了那艘最大的船。

    方中旭緊接著看到,孫庭威帶著兩個軍漢登上了另外一艘大船,原來那一百多軍漢,都是來給孫庭威送行的,純屬路過,著實把方中旭嚇的夠嗆。

    一輛馬車從遠處趕來,車輪嘎吱嘎吱響著,到了碼頭上,一個十一二歲的丫鬟先跳下馬車,撩開車簾,走下了一個麵罩白紗的少女。

    少女身材高挑,雖然看不到麵容,但是發如墨染,走起路來婀娜多姿,令人無限遐想,十成可以肯定這是一個窈窕淑女。

    方中旭正打量著登船的一大一小兩個女孩子,身前的方孝複歎了口氣,道:“別看了,就算你沒有非禮孫家小妹,我們方家和孫家也不會結親。”

    方中旭嘴巴張開,像是被空氣噎了一口,剛才那個麵罩薄紗的女人,就是被方琬非禮的孫家千金?要跑去京城當尼姑去了?方琬那個人渣,還真是不幹好事。

    船行後,方中旭感覺有些不適,想來這難受的滋味就是暈船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幹嘔了幾聲。

    竹簾一撩,一個獄卒貓著腰進來,手裏拎著一個食盒,臉上帶著歉然的笑意,道:“秀才老爺,沒有離開碼頭,我可不敢把這東西拎進來,讓您久等了。”

    方孝複從懷裏掏出幾塊小石子大的碎銀子,遞到獄卒的手裏,道:“多謝了。”

    獄卒離開後,方孝複打開食盒,米飯的香味和肉香,立即充斥在小小的船艙裏。

    暈船暈的頭昏腦脹的方中旭,被這股香味一激,竟然把暈船的症狀壓了下去,可憐他這些天,每頓吃的都是豬食,泔水能吃飽嗎?

    “餓壞了吧?來,慢點吃。”方孝複把飯菜端出來,擺在方中旭麵前,道:“台州府的推官,是孫家的遠親,吃食和換洗的衣物一直送不進去,苦了你了。”

    方中旭已經顧不上用筷子了,伸手抓起米飯就往嘴裏塞,涼熱正好,那碗油膩膩的肉片,入口即化,方中旭發誓,這輩子沒吃過這麽美味的飯菜。

    方孝複看到方中旭狼吞虎咽的樣子,眼眶有些濕潤,方中旭再不好,給方家丟多大的臉,那也是他的兒子,焉能不心疼啊!

    “慢點吃,別噎著。”方孝複又從食盒裏拿出一壺涼茶。

    沒等方孝複給方中旭倒一杯,方中旭一把搶了過去,嘴巴對著茶壺嘴,吱吱的喝起來。

    一頓飽飯吃下去,方中旭暈船的感覺沒了,看著如同被風卷殘雲消滅的飯菜,這才想起麵前的方孝複一口沒吃呢!

    方中旭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方孝複,懵了一下後,學著電視裏古人的稱呼,道:“父親大人,您還沒吃呢!就都被我吃光了,我……”

    方孝複聽了方中旭這話,眼中泛起一抹亮彩,濕潤了,兒子絕對不學無術,是個不孝子,以往哪會記得他吃沒吃飯。

    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隨即想到方中旭頭部受傷失憶的事,方孝複竟然生出一個念想,盼著方中旭一直這樣,永遠也別恢複記憶才好。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三章 彪悍百戶孫庭威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三章 彪悍百戶孫庭威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