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帝國

第一章 陷迷途心慌意亂

類別:都市宴請 作者:思麗齋 本章:第一章 陷迷途心慌意亂

    方中旭穿著一身睡衣,腳蹬一雙拖鞋,滿臉焦急的奔跑在荒野中。

    齊腰高的蒿草橫七豎八的瘋長著,時不時把他絆倒在地,拖鞋很快丟了一隻,身上的睡衣也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了。

    半個小時後,方中旭精疲力盡的趴在地上呼呼帶喘,在頭頂烈日的照耀下,身上某些地方刺痛難忍。

    撩開睡衣一看,胳膊和小腿不知道什麽時候,刮出了好些細小的口子,在汗水的侵襲下,紅彤彤一片,感覺火辣辣的疼。

    記得還是早晨,方中旭穿著睡衣和拖鞋,開著三輪車給鄉下的朋友送吉他,因為著急忘了係安全帶。

    方中旭為了躲避一隻小狗,踩了急刹車,瞬間整個人就從前擋風玻璃飛出來,暈了過去。

    等方中旭醒來,眼睛看到的就是周圍遍布的荒涼。

    天空湛藍如同水洗,荒野很綠,仿佛厚實的地毯,空氣當中更是沒有霧氣昭昭的pm2.5。

    一切都顯得不那麽真實,直到一條蛇在方中旭麵前大搖大擺的路過,把方中旭嚇的媽呀一聲,他才從呆傻的狀態中恢複過來,開始了漫無目的的奔跑……

    後悔,此時此刻,方中旭的心被這兩個字填滿了,後悔不該穿著拖鞋開車,後悔不該不係安全帶,後悔……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賣。

    最初的荒亂過後,方中旭不得不麵對一個棘手的難題,他餓了,早餐本來就沒有吃,又瘋跑了幾個小時,能不餓才怪。

    睡衣的口袋裏除了幾十塊零錢,早上順路買的一盒感冒藥和一盒青黴素,再就是手上的一塊腕表,可惜這些都不能當飯吃。

    饑餓的滋味非常難受,抓心撓肝,更可怕的是,得不到能量補充,人會死。

    死亡的陰影籠罩在方中旭的頭頂,讓他驚懼萬分,不由得嚎啕大哭,直到背過氣去。

    刺骨的寒意把方中旭驚醒,發現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星空那麽的璀璨,讓人以為身在夢中。

    “我必須堅強,我得活下去。”方中旭自言自語,眼中流露出一絲堅毅。

    給自己打過氣之後,方中旭的情緒明顯穩定了許多,思維逐漸活絡起來,首先想到的是生存問題,必須要填飽肚子,否則想的再多也沒有用處。

    方中旭舉目望去,沒有月亮的夜裏,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身旁隻能摸到一根根野草。

    方中旭不禁後悔,白天的時候,輕易的放走了“小青”,如果當時把那條青蛇拿下,就算是生吞,現在也不會如此饑餓了。

    繼續留在原地並不是個好主意,方中旭始終對這裏心懷恐懼,荒野仿佛是一隻吞噬巨獸,微風吹過,野草沙沙作響,讓人慎得慌,他一刻也不願意多呆。

    頭頂的北極星給方中旭指明了一個恒定的方向,他邁著沉重的步伐在蒿草中蹣跚前進。

    當腕表的指針指向晚上八點的時候,方中旭實在走不動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嗓子眼好似火燒,頭皮一陣緊一陣鬆,方中旭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不會是要生病了吧!

    方中旭清楚的知道,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地方生病,感冒藥和消炎藥也不頂事,隻有死路一條。

    不想死,那就站起來繼續走,就算走不動,也得往前爬。

    方中旭咬著牙,掙紮著從地上站起來,沒走出五步,頓感頭重腳輕,不由自主的栽倒在地。

    “堅持,絕對不能放棄,一定要堅持。”方中旭的手死死的抓住麵前的蒿草,拽著蒿草一點點的挪動著身體,慢慢的朝前方爬著……

    當方中旭翻過了這座滿是蒿草的小山包,看到遠方隱約閃爍的燈光,不由得淚流滿麵,也不知道從哪裏迸發出的力氣,連滾帶爬的朝哪裏瘋跑而去。

    燈光越來越近,離的近了,方中旭才發現那不是燈光,而是一支支火把。

    火把的後麵是兩個帳篷,雖然覺得挺意外,誰會在這個地方露營?但他還是扯著嗓子喊道:“救命,救命啊!”

    隨著方中旭竭嘶底裏的喊叫,帳篷裏響起了啷啷的異樣響聲,緊跟著跑出七八個人影。

    每個人手中都拿著砍刀,在火把的映襯下,刀鋒閃爍著寒光。

    方中旭看著幾米外的人影,大腦頓時停擺,因為對方穿的衣衫太另類了。

    頭前那個居然還戴著褐色的鬥笠,穿著甲胄,手中拿著的明顯是管製刀具,這是鬧哪樣?拍電影嗎?

    “劉頭,是不是他?”頂盔貫甲的大漢身邊,一個穿著紅色鴛鴦襖的年輕人問道。

    被叫做劉頭的大漢拿過一隻火把,走到方中旭麵前照了照,隨即從袖口拿出一張紙,展開看看,又瞧了瞧眼前的方中旭。

    劉頭嘴裏發出一陣森冷的嗬嗬聲,道:“奶奶的,還真是他,看麵相準沒錯了,弟兄們,揍他,害我們在山裏鑽了好幾天,被蚊子咬的渾身是包,真夠倒黴的。”

    隨著劉頭這番話,另外幾個人如狼似虎的撲到方中旭身前,也不管是腦袋還是屁股,一頓亂拳亂腳,打的方中旭仿佛滾地葫蘆,嘴裏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你們幹什麽……為什麽打我,我要報警……啊……”被群毆的方中旭,隻能一邊喊叫,一邊雙手捂住腦袋。

    方中旭手上的腕表被打碎了,鼻子淌血,嘴角裂開了一道傷口,一會功夫,那臉就變成了豬頭,慘不忍睹。

    劉頭看著滿地翻滾的方中旭,哼了一聲道:“行了,出口氣就好,千萬別打死了,這混蛋要是死了,沒法對大老爺交代。”

    方中旭佝僂在地上,隻覺得腦袋昏沉,全身沒有不疼的地方,似乎動一下就會散架子。

    這幾個人卻不管方中旭痛苦哼叫,像是拎死狗一樣把方中旭提起來,麻利的給他添了幾樣“飾品”,一副沉重的腳銬,一麵箍著雙手和脖子的木枷,隨後一腳把方中旭踹進了帳篷。

    方中旭蜷縮在地上,之前的驚恐,剛才的毆打,讓他陷入到半昏迷狀態。

    迷迷糊糊中,感覺天似乎亮了,然後他被扔在一輛顛簸的馬車上,耳中隱約聽到車軸嘎吱嘎吱的響聲,仿佛催眠曲,讓他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等方中旭再次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堆茅草上,脖子上的木枷和雙腳的鐐銬還在。

    四下望去,這裏好像是一個監牢,除了他之外,還有幾個人躺在茅草上一動不動,不同的是,那些人身上沒有他這身誇張的行頭。

    一低頭,方中旭發現眼前不遠處擺放著一個木盆,盆中盛著半盆水,這讓方中旭掙紮著爬起來,湊到木盆前,大口大口的喝著。

    “啊!”

    方中旭喝了一個水飽,感覺冒煙的嗓子舒服許多後,不經意的朝身上看了一眼,這一眼,卻把方中旭驚的失聲大叫。

    水盆中映出的臉孔,雖然青一塊紫一塊,腫的好似豬頭,但這些不是方中旭驚叫的原因。

    方中旭的右胳膊上,竟然被蓋了一個章,有橡皮大,上麵還寫著竊盜兩個字。

    方中旭使勁的擦了擦,才發現那不是蓋上去的,而是刺上去的,好好的一條胳膊,被刺上盜竊兩個字,他不驚叫才怪呢!

    “鬼叫什麽?狼哭鬼嚎的,小心再打你一頓。”一個尖嘴猴腮的老頭來到柵欄外,狠狠的踹了柵欄一腳,惡狠狠的說道。

    方中旭掙紮著從地上站起來,雙手抓住柵欄,大叫道:“你們綁架我幹什麽?我又沒有錢,求求你放我出去吧!我一定不報警,真的不報警。”

    老頭怔了一下,嘟囔道:“莫不是被劉頭他們打傻了?說的什麽亂七八糟的話。”

    老頭揮手在方中旭的腦袋上打了一拳,道:“小子,我告訴你,進了台州府的大牢,就老實點,免得受皮肉之苦,再羅裏囉嗦,爺爺我先給你過一堂,別以為你是方家的人就了不起。”

    方中旭聽了老頭的話,腦袋有點發蒙,再看看老頭那身穿戴,和正常人半點不挨邊,倒是和古人裝扮類似,他越發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

    看著老頭揮舞雙手,方中旭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不再和老頭說話,默默的回到茅草堆上坐好。

    老頭很滿意方中旭的態度,哼了一聲道:“吃飯了,吃飯了,都別裝死啦!”

    隨著老頭這句話,方中旭發現剛才還一動不動的幾個人,仿佛詐屍似地跳起來。

    紛紛從懷裏拿出髒兮兮的碗,爭先恐後的擠到柵欄邊上,急吼吼的樣子,就跟豬搶食一般。

    老頭轉身從不遠處拎來一個木桶,拿著瓜瓢,一人一瓢的分著食物。

    方中旭饑餓難耐不假,但是看到瓜瓢裏的食物,險些把剛才喝的水都吐出來。

    那哪是食物,根本就是泔水嘛!離著幾米遠都能聞到淡淡的餿味。

    老頭分完食物,拎著木桶朝下一個牢房走去,至於坐在茅草上的方中旭,直接被他無視了。

    方中旭耳中聽著哧溜哧溜的聲音,肚子不爭氣的咕咕叫起來。

    這時一個蓬頭垢麵的老者,將喝剩下的半碗泔水遞到方中旭麵前,道:“方家小哥,吃一點吧!既然到了這個地方,就得學會忍氣吞聲,否則有苦頭吃呢!”

    “你……你認得我?”方中旭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激動的握著老者的雙手,哭著說道:“怎麽才能從這裏出去,我想回家……”


如果您喜歡,請把《錦衣帝國》,方便以後閱讀錦衣帝國第一章 陷迷途心慌意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錦衣帝國第一章 陷迷途心慌意亂並對錦衣帝國章節有什麽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