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1章 兔藏三穴莫深憂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林阡 書名︰南宋風煙路

    事實上,當初在西線與安丙的談判,金軍普遍認為結果差強人意,包括郭蛤蟆在內的小將們全都垂頭喪氣︰“只救出曹王而已。”身為主帥的林陌曾安慰他們說︰“曹王的釋放這麼早,川蜀之人雖知其中艱辛,可臨安的韓 小か蕉 暮彀勒  髯栽躉岵歡嘁豢樾牟。坷諶蘸螅 媚懇源!br />
    聞知談判被金軍獲利,林阡也曾擔憂宋廷會借題發揮,但對“紅襖寨會在意”的可能性則付之一笑。

    可現實卻很快就讓林陌的預言應驗並狠狠甩了林阡一耳光——在韓 斜渙眾淙 轎謊棺 紙琶蛔鑫惱碌慕袷苯袢眨 氬壞驕尤皇茄畎罷 喚嵐堇洗蟾繾釵﹦榛常 庖豢趟竊諛麼聳驢 丁 遄帕眾溧┼┌恍薟灰啦蝗模骸傲眾洌 泄夭芡跏頭胖 輪謁搗詛。 興凳欠矬鏌髯宰髦髡瘧荒惆櫻 興凳欠矬鏌髑朧竟笥贍懍眾淝鬃允諞狻  br />
    “曹王府高手堂三番四次鍥而不舍深入興州,只為救一個半殘的囚犯,便敢對短刀谷不停生亂,這一驚一乍的震天雷對川蜀腹地的百姓來說太過危險,我確實巴不得扔開完顏永璉這個燙手山芋。”林阡當即認了這“親自授意”,對楊鞍說,曹王這顆不定時炸彈,于公本來就該釋放,所以吟兒放曹王府是我林阡深思熟慮後批準的。

    把責任一律攬在自己身上,既因林阡不想吟兒被歸咎,也因只有這般才能大事化小。是的,乍一听,林阡“授意”似乎要比“包庇”惡劣?但細細品,楊鞍也好,世人也好,對林阡都會比對吟兒寬容。更何況,林阡這句話給出了合理解釋,涉及大義、蒼生,而且事實就是為了川民,他就不信說不服楊鞍。

    “我坑還沒挖完,你就急著往里跳!林阡,我再三思索,信件一來一回,時間上根本來不及,所以她鳳簫吟壓根就沒請示誰,對你也一樣先斬後奏。”楊鞍笑看他撒謊,果然啊,他林阡為了鳳簫吟,什麼破事都干得出!

    林阡一怔,才知楊鞍故意挖坑提“授意”,心里早知是“包庇”。

    “我仔細研究了那場談判的內情,鳳簫吟起先是在前線的、本可以輕松應付那場突如其來的談判,可她卻正巧被曹王的重病調回短刀谷,這才使安丙被林陌算計、在談判席上不敵——‘正巧’?哪會這麼巧!我有理由相信,鳳簫吟是臨陣脫逃,甚至她父女兩個串謀做戲!林阡,你敢說這位金國公主心里不希望安丙敗嗎,你敢說她盡力了沒有幸災樂禍嗎!‘不在前線’算什麼理由,她只要有一絲決心,立刻趕回去、代替安丙談判、強行扣留曹王、並沒那麼難!!”楊鞍所指,鳳簫吟是故意沒盡力、自作主張對曹王放水,而你林阡在事後包庇她、從頭到尾將權力全托給一個金國公主——你夫婦倆都並非為公、而是存私!

    林阡心中一凜,當日若吟兒再趕回前線確實還有機會挽回,但又有幾人知道她實際早已體力耗盡?他不能在這里對楊鞍說實話,是因為不想向李全等人透露現階段的吟兒是強弩之末,一旦透露、必會引得東線金軍再朝川蜀殺回……遂不假思索,鋼硬回應︰“是啊她沒那麼難,來回蜀道靠嘴當然不難!腹中還有我兒子,幫她加速飛回去?!”越說越氣,無賴無禮,“縱然對親父惻隱,那也是人之常情,便自作主張、怎樣?我就包庇她、如何!來不來求我同意,她意都是我意!”護妻狂魔在此,想黑我吟兒?門都沒有。

    楊鞍口口聲聲林阡對曹王府放水,可列舉出的事卻是吟兒私放曹王府。一方面這源于阡吟本來就是一體,一方面,楊鞍的潛意識里希望林阡在自己的壓力下與吟兒劃清界限,如此,林阡才能毫無後顧之憂地號令群雄抗金……可現在看到林阡如此偏袒和護短,他知道“鳳簫吟作為曹王府和林阡的媒介”無比現實——

    “你既承認你也惻隱,那不就是暗通款曲?你……你……”誤以為真相水落石出的楊鞍,到此再也忍不住悲淚,痛不欲生,全身顫抖。

    有惻隱,就會有恩情,有信仰游移,就會有利益來往,有傷楊宋賢的無意,那就有殺吳越的有心!

    還能如何,割袍斷義,轉身就走!

    

    “楊二當家留步!”陳旭就沒見過有人像林阡這麼回應質疑的,這完全就是舉著墨往自己本來白淨的臉上亂澆一氣啊,“主公他胡說八道……”正要不顧一切幫林阡打圓場,忽而語塞——他也發現解釋不了,絕對不能實話實說主母力盡,那意味著現在的川蜀和她的身體同樣空虛。可難道任由著楊二當家誤解主公心里、兒女情長勝過家國天下?為了個金國公主他就能遺棄初心勾銷底線?

    “二當家,您覺得,聞因是金人還是宋人?”說時遲那時快,柳聞因立刻接過話匣,絕不給李全留話柄。

    “……你是烈士柳五津之女,自幼長在短刀谷中,這些年東南西北到處參與抗金,當然是宋人。”楊鞍本就難受,不知何時起心口奇痛,也沒懂聞因問什麼,機械性地回答。

    “那麼,烈士柳月之女,自幼長在點蒼山中,這些年東南西北到處帶領抗金,也當然是宋人?”聞因一笑,一句話就把楊鞍帶進坑。

    “這不一樣……”楊鞍還沒反應過來,李全立刻要反駁說,雖然同是金人,凌未波和完顏永璉能一樣?

    “是啊不一樣,我柳聞因不過就是有幸參與了山東之戰,當年她鳳簫吟可是整個山東南部的守護神!”柳聞因當即將李全打斷,“李全,不客氣地說,不論你、我、楊妙真、百里飄雲,我們這些十三翼,全是被她一手帶起來的,沒她就沒我們的戎馬生涯!還想對她詆毀?做人豈可忘本!!”聞因不忍見到林阡明明想挽回楊鞍卻因嘴笨而失敗——然而現實如此,挽回太困難了,鐵石心腸不認女兒的曹王都能被盟主她連累成那般下場,何況林阡哥哥他說什麼都對盟主不肯放!?眼看盟主是林阡哥哥的軟肋,那聞因果斷從盟主本人入手,既打楊鞍又懾李全,錯不了的。

    “……”李全在楊鞍心中是個耿直可愛的人,怎可以用“忘本”來推翻人設?不得不嘆千慮一失,柳聞因平日里話不多卻原來也是個伶牙俐齒,區區兩字就堵死了自己的路。

    聞因見楊鞍動容,心下大悅,既然李全無言以對,那就靠她乘勝追擊︰“如果那只是在獲悉身世之前,那就再說在獲悉身世之後——兩淮、隴右、川蜀五十四州,每一處宋軍宋民說起救世主,心里的首屈一指都是盟主,她早已用戰績回答了世人對她身世的質疑!親手抓生父下獄,打得親族們四分五裂,這哪可能是暗通款曲的表現?!”話鋒一轉,“然而,盟主再如何叱 風雲,卻也終究是個年輕女子,設身處地,哪會沒有抗金決心,偶爾卻也允許軟弱——與其說盟主惻隱,不如說是一時罪孽感引發恐慌,以至于在談判事件上有所失誤。林阡哥哥不覺她錯,是因人無完人,不治她罪,是因法外亦有人情,楊二當家以為呢?”

    為吟兒的辯解其實都是老生常談,但相比林阡那杵天杵地的狂風暴雨,柳聞因無論語氣還是內涵都是和風細雨,字字句句中听,楊鞍都不忍心找地方反駁,最後那句法外亦有人情,更是他一直以來對兄弟堅守的信條。太熟悉的六個字,往事歷歷在目……

    “對,是了,就是這樣……”陳旭感覺思路全被柳聞因捋順、打通,看楊鞍怔在那里,機不可失,趕緊上來搖晃同樣愣住的林阡,“什麼暗通款曲!盟軍光明磊落,小人才玩陰的,主公您倒是說句話……”

    “鞍哥。我也是您一手帶起來,我犯錯時,您總說法外亦有人情。”林阡嘆了一聲,先行從記憶中回過神來,他這幾天救火救人這麼累,不就是為了審問天火島細作繼而給鞍哥一個交代嗎,哪能完全隨心所欲、那不是南轅北轍?看柳聞因起好了頭,果斷也順著坡下,便斂了適才的暴躁,再次主動向楊鞍示好,“我剛入紅襖寨的時候年紀還小,那時候家國情懷尚淺,之所以沉浸在這金戈鐵馬,是因我不相信所有的山東盜匪都是耿京義軍結局,人各有志,各奔前程……我總是鉚著勁想攜兄弟並肩、干一番大事業給先人看。可如今,再這樣爭執下去只會夢想破滅……鞍哥,請再給我三日時間,若不能將黑手繩之以法,我便認敗、放棄、帶盟軍全體撤離、從此再不涉足山東。”

    “當然不會是耿京結局!”楊鞍被戳中自身心志,本能搖頭,建立這紅襖寨,他何嘗不想超越先人!緩得一緩,恢復冷傲,雖心已回暖,仍討價還價,“好……一日時間,交出罪魁禍首,給我合理解釋。”又自言自語了一句︰“我也希望,你還是當年的林勝南……”(www.101Novel.com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南宋風煙路》,方便以後閱讀南宋風煙路第1781章 兔藏三穴莫深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南宋風煙路第1781章 兔藏三穴莫深憂並對南宋風煙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