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珍妮

類別︰網游競技 作者︰嚴若磐石 書名︰黎明的前夜

    在溫暖的大床上,緩緩地睜開了眼的葉琦,注視著頭頂上那床頂營帳上,令自身異常熟悉的花紋。

    心底這般疑惑著的葉琦,在半響之走,又是不免帶著一絲劫後余生般的松了一口氣的他,當下就是想從床榻上坐起身。

    可是,下一瞬間,便是感到了胸口一麻的他,卻是連坐起身的力氣都沒有。

    同時,也因為這種突然發力的動作之下。

    在這一時之間,他不免因為牽動胸口的傷勢,很是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你醒了?”

    伴隨著身旁以上這段令葉琦,感到很是陌生的女孩子聲音的響起。

    直至此時,葉琦才是發現,自己身側被單上,還趴著一個身著短袍的金發少女。

    對此,不免就是愣了愣的他,當下滿臉困惑的對其開口問道︰“那個,你是?”

    “你可以叫珍妮,住在你胸前的這條項鏈里面。”

    在眼前這個金發女孩,指著自己胸口這般開口解釋之下。

    此時,葉琦不免才是想起自己在前往卡夏國都艾爾瑪之前,挖開了巴爾城貴族墓地當中,一座墓穴收獲了永夜護甲的鍛造圖紙,與一條名為“珍妮的期盼”傳奇項鏈的一幕。

    當下就是本能的將胸前的這條項鏈,收進了儲蓄空間的他,便是喚出了自身的系統界面對其一陣打量。

    珍妮的期盼︰傳奇級(項鏈)

    附魔︰寒冰抗性5,熾熱抗性︰5,魅惑抗性︰5

    增幅佩戴者︰5點感知,5點精神,5點意志。

    附帶技能︰絕境屏障(十二環傳奇法術)

    每六個自然月自主充能一次。

    (充能所需176個自然日)

    次數︰1/0

    注︰傳奇法師圖靈,特意請白塔工匠,為即將成年的女兒,煉制的成年禮物。

    注2︰此首飾增幅屬性點數,只限于佩戴者自身基本屬性在120點以下時有效。

    價值︰23000枚魂晶。(當然,這只是水晶的回收價格。)

    同時。隨著葉琦將他胸前的這條項鏈,收進自身儲蓄空間的瞬間。

    自然是立刻感到了自身與自己所住的“小屋”之間的感應,就此消失的珍妮,那精致的小臉上。當下就是皺起了那好看的繡眉。

    半響,見身前的葉琦,遲遲沒有將項鏈從次元空間取出來,而是盯著眼前的空氣,不知在打量些什麼。

    對此。珍妮不免就是氣鼓鼓的嘟起了嘴。

    而注視著懸浮在眼前的有關這條傳奇饑級項鏈的屬性變化,此時自然還沒發現身旁的這個女孩,正嘟著嘴生著悶氣的葉琦,當下便是開口問道︰“你是圖靈的女兒?”

    “哼~”

    在珍妮這般冷哼了一聲,就是給了自己一個後腦勺之下。

    雖還不明白眼前的這個女孩,為什麼突然生氣了悶氣。

    但顯然不想將雙方之間,這初次的交流,就此陷入了僵局的葉琦,當下便是放低了自身的姿態,開口說道︰“那個。雖然我不是很明白,你現在干嘛突然生氣了。但你可以說出來,如果,真是我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我可以向你道歉。”

    在葉琦這般坦誠的話語之下。

    珍妮便是莫名的感到,對方之前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就將自己的“小屋”收進儲蓄空間,這種很不禮貌的行為。在這個時候,好像變成了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並且又在無故的發小脾氣的她。當下就是轉過了小腦袋,滿臉疑惑的向著葉琦開口問道︰“明明是你剛剛沒經過人家的同意,就將爸爸送給我的項鏈,收進了自己的儲蓄空間好不好?”

    “現在。又擺出這種虛假的作態,好像是我做錯了什麼事情一樣……一開始,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好人,沒想到和那些家伙一樣,都欺負我……”

    隨著葉琦身前的女孩,在這般訴說著的同時。那雙蔚藍色的雙眼,開始緩緩的變得一陣通紅,仿佛就要哭出聲的架勢。

    瞬間,就是意識到了情況要糟的葉琦,當下便是急忙的從自身的儲蓄空間當中,取出了那條傳奇級的項鏈。

    可是,隨著葉琦將這條傳奇級項鏈,剛剛從自身儲蓄空間當中取出之時。

    眼眶當中已經有了一抹淚水在打轉的珍妮,卻是在這個時候,沒給葉琦一絲解釋的機會,渾身上下便是在短短的剎那間,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流光,咻的一聲躲進了傳奇級的項鏈當中。

    “嗚嗚~~媽媽,珍妮好想你……嗚嗚~~”

    傾听著掉落在床單上的這條傳奇級項鏈那琥珀色的吊墜里面,傳出了的這一陣女孩的哭泣聲。

    不免就是感到了一陣無語的葉琦,便是也顧不上躲在項鏈里面的珍妮是否能夠听到,當下就是對其開口賠罪道︰“我剛剛就是想看看這條項鏈,隨著封印的解除,到底起了怎樣的變化……好吧,我承認自己之前那樣的行為,很無禮,在這里我向你道歉……”

    半響,隨著這條床單上的項鏈當中所發出的哭聲,逐漸的減弱。

    也是在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的葉琦,當下就是不免的在心底滿是困惑的嘀咕了一句︰“不過,這條項鏈不應該是我的嗎?”

    而不等有了這樣想法的葉琦,對此展開多加的思考。

    在一陣門把手的轉動聲之下。

    這間臥室的房門,就是被門外的莉莉與凱特這兩名葉琦安排給自己母親的侍女,推了開來。

    “領主大人,您終于是醒了,我這就去通知主母大人。”

    隨著著率先進來的凱特,便是滿臉驚喜的說著以上這樣話語的同時,就是轉身向著臥室外,匆匆跑了出去。

    從床單上,此時已經沒了動靜的這條傳奇級項鏈上,轉回了視線的葉琦,當下便是對著此時也想轉身跑出去。通知什麼的莉莉,急忙的喊了一聲︰“等等。”之後。

    隨著門口這個女孩,停頓下了腳步,並且小心翼翼的轉過身。

    也沒有去責怪這兩個還處在真正花季少女階段的兩人。一驚一乍的行為。

    當下,只是對自身昏迷了多久,有些好奇的葉琦,便是對其開口問道︰“莉莉,我昏迷了幾天?”

    “回領主大人。自從荊棘衛隊隊長菲麗絲女士,將你送回瓦格納堡,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了。當時您身上的傷勢,雖是已經經過神術治療了。當時,當時渾身上下都是被鮮血染紅的您,真的好嚇人。主母大人和薇薇安小姐,在當時都哭了……”

    見站在門口“咳吧咳吧”一直說個不停的莉莉,對此只能是無奈的開口將其打斷的葉琦,便是接著又是示意她,先幫自己去廚房那些吃的和喝的。

    畢竟。如果不是因為之前,見到這條傳奇級項鏈當中的靈體女孩。而暫時的分散了他腹中的饑餓感,葉琦恐怕早就在那一直咕咕叫喚著的肚子的抗議之下,叫來侍女,會他自己端來吃食了。

    半個小時之後,就是坐在床上,填報了自己的肚子。

    感覺渾身上下,恢復了一些力氣的葉琦,便是又是在安慰了一番,在此期間趕來父母之後。他就是在單衣外,披上了一件熊皮斗篷,在莉莉與凱特的攙扶之下,下了地。

    在葉母那滿是心痛的眼神注視之下。

    葉琦便是在臥室了走了幾圈。感覺除了心口還有些發悶,與雙腿有些發軟外,自己身體狀況還算良好的他,接著就是示意臥室房門外候著的老管家,取來了一根拐杖,走出了自己的這間臥室。

    ………………

    與此同時。集滿了瓦格納小鎮當中,富有威望的富商與紳士的領主大廳。

    一場有關于昨夜,發生在瓦格納小鎮當中的謀殺案件。

    也是這段時間,在安德里與倫納德爵士兩人輔助下,代理起烏托邦領領主日常工作的薇薇安的主持之下,對行凶者,做出了最後的判決。

    “利安德爾•馬塞勒斯,鑒于你在昨夜,殘忍的殺害了老鮑曼一家。在有著此時大廳內,十七個自由民的證明之下,我薇薇安•拜倫,代世襲子爵葉琦的名義對你作出死刑。”

    領主寶座側邊按照傳統,供領主夫人的座位上,站起了身的薇薇安,對著眼前的這個一臉橫肉的行凶者,訴說出了這樣的判決之後。

    今天雖是穿戴著一襲很顯英氣的騎士正裝。

    可是,因為葉琦遲遲未能甦醒過來,這四天當中,處理著領地內大大小小事物的女孩,此時那精致的小臉上,卻是不免顯得有些憔悴。

    “帶下去吧。”

    向著眼前這個行凶者,背後的兩名衛兵,這般示意了一句的薇薇安,接著,便又是坐回了原本的座位。默默的等待起了,下一名觸犯了公國法律的重犯,被衛兵帶進這個領主大廳。

    當然,這倒不是說,在艾亞世界,任何處罰了當地法律的犯人,都需要當地領主們去鑒別與做出具體判決。

    畢竟,真要那樣的話。

    那還不把這些往往只知道享樂的貴族老爺們,活活累死。

    像這種變相在平民階層當中,展現領主權威的事情,自然無需每天上演。

    因此,在文明不斷的演變之下,這樣的審判日,就是被定在了每個自然月的頭一天。

    領主們所需要鑒別與判決的對方,也往往的變成了犯了罪大惡極的重刑犯。

    至于,那些雙方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引發的如打架斗毆之類的小事。

    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交到了由當地,富有威望的富商與紳士們,組成的類似法院性質的立法院解決。

    這樣一來,領主們也有了向領地內的領民們,時不時展現自身權威,有利于領地穩定的常規手段。

    而這些在平民階層當中,富有聲望的富商與紳士們,也有了為治理當地,露臉的機會。

    所以說,任何一種文明的形成,都不是一朝一夕的。

    如果,在這個艾亞世界,你天真抱著什麼實行民主的思想,或者是,打著解救奴隸的旗號,想要推翻這樣的社會結構,自立為王。

    那麼,你自然就要準備好,這些被你觸踫了自身利益的統治者階層,與在這種制度當中,也是獲利不少的中間階層的反撲!(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黎明的前夜》,方便以後閱讀黎明的前夜第232章︰珍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黎明的前夜第232章︰珍妮並對黎明的前夜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