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血疫Ⅵ

類別︰網游競技 作者︰嚴若磐石 書名︰黎明的前夜

    伴隨著一陣仿佛如同戰斗機從低空劃過,而產生的巨大音爆聲。

    “我靠,那不是天使嗎?!”

    與呆在多恩堡休整的游騎兵們,接到消息,一同抵達巴爾城外的黃來欣,指著巴爾城內上空,正在追逐的一紅一金,這兩個遠遠望去像是兩條光帶般的身影,這般的驚呼下。

    剎那間,就是追上了血族公爵,此時正保持著戰天使狀態的神眷騎士,就是在地面巴爾城內世人們的注視之下,將前者狠狠撞擊在了城東的區域。

    在就近區域的大地,帶起了一陣晃動的同時,也是揚起了大股大股的塵埃。

    同時,深知這種程度的戰斗,不是此時的自己等人能插手的游騎兵們,當下也就不在停留,在巴爾城南城門外轉道,沿著緊貼城牆的這條小道,向著黑岩堡,策馬奔馳而去。

    與此同時,距離巴爾城兩百多公里外的瓦格納堡。

    依舊在煉制室當中,鍛造著赤眼長劍與雄獅盾牌的葉琦,就是听到了超凡的感知之下,听到了老管家那急沖沖跑來的腳步聲。

    為此,停下了手上活計的葉琦,走到了門後,在老管家就是要伸手敲門之際,先行一步的打開了房門,注視著對方手中拿著一個獵鷹信囊的他,便是直接對其開口問道︰“怎麼了?”

    “回大人,卓楠小姐,傳遞來了一封獵鷹信件。說是巴爾城當中,出現大規模感染性疾病,就連三環神術︰消除疾病,對此也束手無策,她讓你盡早做好防範。”

    在老費恩這樣的話語之下,接過了對方手中獵鷹信件,打量了一番的葉琦,不免就是皺起了眉頭︰“居然連三環神術︰消除疾病,都束手無策……”

    正當葉琦在自己的腦海內,思索著這是一種什麼疾病的時候。高空之上,卻也是在此時傳來了一陣鷹啼。

    半響,隨著這頭葉琦熟悉的斑點獵鷹,降落到了這個小院中央的花壇之上。

    上前從這頭斑點獵鷹左足上。接下了那個獵鷹信囊的葉琦,當下就是顧不上與前者親昵,著急的打開了獵鷹信囊,倒出了信囊當中的這封由黑岩堡傳遞過來的獵鷹信件。

    注視著這封由黑岩堡守夜人們,將整件事情的始末。大概說明了一番的獵鷹信件當中的內容。

    “血疫?!”

    對此,不免在心底這般驚呼了一聲的葉琦,當下就是轉身對著身側的老管家吩咐道︰“老費恩,讓城堡內的侍衛,給小鎮外整訓新兵的倫納德爵士傳令,讓他出動全數地方守備部隊,加強進入小鎮各條道理的巡視。從現在開始,嚴禁任何人,進入瓦格納小鎮。防止帶有血疫疾病的病患,進入小鎮。間接性的將疾病傳染開來。”

    “同時,讓倫納德爵士從士官隊伍當中,挑選出兩支小隊調到城堡內,加強城堡防務工作。”

    伴隨著口中說了一句“好的,大人。”之後,在自己揮手示意之下,就是匆匆的向著小院外跑去的老管家那穩健了不少的步伐。

    明白這是近兩個月來,每日三餐適量的攝入凶獸肉,正在改善著老費恩那老邁身體狀況的葉琦,便又是轉身對著身後煉制室當中的兩個鐵匠學徒說道︰“羅杰。彼得,將里面的那些半成品整理下,放到一邊,等我回來再繼續。我等會就要動身去趟巴爾城了。你們這幾天先用煉制室旁倉庫當中的鐵礦石,練下手。看能不能鍛造出那些品質及格的鍛鋼來,我回來再做檢查。”

    這段時間以來,在煉制室為領主大人打著下手的工作當中,自然是已經清楚的認識到,他們眼前的這個年紀輕輕的領主大人。不但實力強悍。並且,還是精通鍛造學,附魔學,煉金學等等這些方面,一個大師級人物。

    而從小的夢想,就是能學上一門手藝。

    幫那已經滿頭白發,每日為生計操勞的父母,分擔一些壓力的羅杰與彼得兩人,隨著這段時間以來,慢慢的認識到了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同時,也是一個能徹底改變自身命運的他們,此時此刻,自然是在心底對葉琦充滿了敬意與崇拜。

    “大人,羅杰知道了。”

    “大人,我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希望的。”

    在羅杰與彼得兩人這樣的回答之下。

    同時,也是明白這兩個平日異常努力的年輕人,缺少的只是一個機會的葉琦,自然是不介意給他們一個對于此時的自己來說,只能算是一個舉手之勞的機會。

    至于,都是平民出生的他們,究竟能走多遠,這依然還是要看他們自身的毅力。

    片刻之後,葉琦又是找上了城堡內的父母,對著他們交代了幾句之後,便是從馬棚當中,牽出了兩匹克羅斯戰馬。

    顯然是準備在路上更換坐騎,馬不停蹄的趕往巴爾城的葉琦,便是將身後馬匹無人騎乘的戰馬嘴上的韁繩,系在了座下戰馬馬鞍一側。

    最後,又是對著接到消息,前來送行的薇薇安,笑著揮了揮手的他,當下就是向著城堡那已經洞開的大門外,奔馳而去。

    只是,或許在這場血疫的散布者身份,被確定是埃爾維斯•麥考利,這個老牌的傳奇血族的時候,處在巴爾城尖端戰力這一場戰斗,就已經注定是一場超出了降臨者們能力範圍的戰斗。

    畢竟,不說這個已經成就傳奇的血族公爵。

    就是連那六頭閃金階級,佔著自身變身之後那強悍自愈,戰斗方式異常狂野,直接帶著三十多頭普通狼人,便是與剩下的十名榮耀騎士,打個旗鼓相當的白狼人,顯然就是現今降臨者們無法抗衡的存在。

    不過,還好的事,為了制衡奎爾丁地區日漸強大的降臨者勢力。

    晨曦神殿與守夜人軍團,特此調遣而來的一支閃金榮耀騎士團的騎士小隊,和二十四名荊棘衛隊成員的存在,卻是錯有錯著的補充了奎爾丁地區這一帶,人族高端戰力不足的局面……

    而與此同時,城東一片廢墟之上。

    在戰天使狀態的神眷騎士,一次次持劍揮砍,與背後那對天使之翼斬擊當中,本是一直保持著防守狀態,希望拖過前者戰天使降臨時間的埃爾維斯•麥考利,卻是在前者停止了進攻,開始不斷喘息的時候,仿佛是心有所感般的猛然轉身,朝著之前那個狼人與榮耀騎士交戰的區域方向,眺望了一眼。

    發現遠處天與地的交界之處,猛然閃現出了幾道銀色劍芒的埃爾維斯•麥考利,那雙血色的瞳孔,當下就是一縮。

    顯然,是察覺到天邊顫動的法則之線間,一絲摻雜在其中星辰之力的他,瞬間就是從自身那悠久的記憶當中,聯想到了什麼。

    “該死!竟然是他?!”

    臉色在這一時間,不免劇變的血族公爵,當下便是在也沒去理會,身前那正在劇烈的喘息間,背後的那對天使羽翼,正在虛化與實體之間切換,已經無法繼續維持戰天使降臨狀態的神眷騎士,周身下一瞬間,就是蔓延出了一股血霧。

    只是,不等血族公爵那在這股血霧當中身體,完全的消失。

    一道令同樣在場的神眷騎士,在其中感到一股說不出來的浩瀚氣息的銀色劍氣,卻是從遠處的天邊浮現,從他身前的血族公爵,胸膛一閃而過!

    伴隨著一聲痛呼,捂著胸口的右手指尖,便是流淌出一道道暗紅色血液的埃爾維斯•麥考利,那雙血紅色的雙瞳,就是緊緊地盯著遠處,正急速趕來的三個身影當中,中間的那個老守夜人,咬牙切齒的從口中擠出了一句︰“吉姆,你遲早將會為你所做的一切,而付出代價的!”

    明白自從那次自身受了不可逆轉的傷勢之後,在眼前這個血族公爵一心要走的情況,想留下對方。已經變得不可能的老守夜人,便是停下了腳步,收起了手中那柄普普通通的黑耀劍,一臉平靜的回答道︰“我等著你,埃爾維斯•麥考利。”

    同時,注視著眼前這個血族公爵的離去,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一絲力氣的神眷騎士,也是在心底一松的情況之下,跪倒了在這滿是廢墟的地面之上。

    埃迪•聖•霍普金斯背後的那對天使之翼,也是隨著他額頭那枚神徽的消失,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流光,

    仿佛在天使為其誦念的挽歌當中,沖上的了天際。

    半響之後,隨著埃德加大祭司上前,對著眼前這個跪倒在地,身雖是上已經沒有了呼吸,但體內卻依舊有著一股神聖力量,在微弱的跳動著的年輕人,仔細的查看了一番。

    老守夜人才是對著身前在此時,站起身的大祭司,開口問道︰“怎麼樣?”

    而顯然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起對身旁這個已經數十年未見的老友,隱瞞些什麼的大祭司,便是開口回答道︰“情況不是很樂觀,為了拖住埃爾維斯,埃迪這孩子怕是要為此沉睡上個三五年了。不過,讓人沒想到什麼是,才一百六十多年未見,那時候還是剛剛步入傳奇階級的埃爾維斯,現在的實力,居然到了如此程度。”

    “他畢竟是一個血脈術士。”

    對此,只是這般回答了一句老守夜人,當下便是轉身離開。

    注視著老友和那個被世人們,稱為守夜人軍團百年難遇的奇才︰菲麗絲,漸行漸遠的背影,不免又是想起了從前那些往事的大祭司,在這一時之間,不免就是在心底感慨道︰“真是命運弄人,誰又能想到,你的弟弟,居然是這次巴爾城血疫的散布者呢……”(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黎明的前夜》,方便以後閱讀黎明的前夜第217章︰血疫Ⅵ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黎明的前夜第217章︰血疫Ⅵ並對黎明的前夜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