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某些人總是沒了傷疤,就忘了痛

類別︰網游競技 作者︰嚴若磐石 書名︰黎明的前夜

    “我給你們兩息時間讓開!”

    面對眼前這個年輕守夜人最後的警告,深知自己兩人不是這些步入超凡殿堂的正式守夜人對手的中年治安官,不免的在這瞬間,陷入了猶豫。

    雖然對于這兩個原本作為維持城內治安的治安隊成員,卻因為私利,而助紂為虐行為,只是單單的感到有些反感。

    但是,顯然也明白,此時的自己如果因為眼前兩人身份的關系,而處處留手,那只會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給小院當中可能正在等自己救援的其他人,帶來不必要的悲劇的葉琦,當下心中便是有了決定!

    因此,不等那個被身旁相對年輕的治安官盯著,顯然是等他拿主意的中年治安官猶豫多久,兩息過後(大概五六秒),這短短的一個月當中,深知在艾亞世界當中弱小的人,想活下去需要面對多麼殘酷的現實的葉琦,便沒有再給身前兩人哪怕多一絲的猶豫時間。

    “嗓~~”

    急速拔劍。

    在劍刃與劍鞘內側產生的摩擦聲當中,直接對著听到這陣長劍被拔出的聲響,而驚恐的瞪大了眼的兩名治安官的脖頸位置,來了一記水平橫斬的葉琦,在托爾斯劍刃急速劃過,緊隨而後的血線當中,就是從兩名治安官的身位之間,閃身而過!

    直至葉琦抬起右腳,向著緊閉的小院的木質院門,猛然提出了一腳的時候,因為兩名治安官身高不同的關系,一個與半個都是瞪著不可置信的雙眼的頭顱,才在飛濺的猩紅血液的襯托下,沖天而起。

    短短的不到三秒鐘的全過程當中,可見步入超凡之後,在強悍的身體素質與不俗的劍技下,對于普通人,將會帶來怎麼樣的壓倒性優勢!

    而遠處的小巷口,聞訊趕來,正好看到這一幕的喬納森,心底就是不免的嘀咕道︰“這小子還到底是不是卡米特人了?這段時間里來,怎麼讓人感覺,他在劍技上,要比箭術上更有天賦?”

    不提這一個月來,被黑岩堡決定一直跟隨,防止有著“箭術天賦”的葉琦,因為意外而被抹殺在成長搖籃當中的喬納森,這一段時間來,心底當中這種奇怪的感想。

    此時,沖進小院的葉琦,看著一旁倒在血泊當中,已經毫無聲息的宋立興。與另一邊,渾身赤裸,暴露在空氣當中雪白大腿內側,帶著大量血跡,此時雙眼當中正是滿是灰暗的看著自己的程凡薇,莫名的感受到心底一股怒火在自己心底熊熊燃起的他,咒罵了句︰“該死!”之後,就是沖向了還有動靜傳來左側廂房。

    “ 當~”

    一腳踹開房門的葉琦,看著本是在女孩身上上下挪動的男子,一臉吃驚的轉過了身。

    不等這個光著下半身,上半身還穿著皮甲的男子,驚慌的移動腳步去拿被他放置在桌上匕首,抬起了手中托爾斯鋼劍,跨步突刺的葉琦,就是將手中的劍刃,直接刺進了前者的胸膛。

    在這個皮甲男子吃痛慘呼當中,又是毫不留情的猛然轉動托爾斯鋼劍的劍柄,使其銳利的劍刃,在前者的胸膛內猛然攪動的同時,在25點黑鐵階級力量全面的爆發下,使其鋒利的劍刃在脆弱的人體內,從左側肋骨處斬出!

    隨著,在飛濺的鮮血當中,這個瞪著一雙滿是血絲雙眼的皮甲男子,帶著不甘與驚恐的表情倒地,看著眼前神智還算清醒,叫做卓楠的女孩,葉琦便是問道︰“其他人呢?”

    “被……他們帶走了。”

    對于,此時雖然是被嚇了一跳,但是,還是下意識的正一個勁伸手拿起床上,那被蠻力扯著破布似的衣物,往自己身上掩蓋的卓楠,這般的回答,迫切的想知道一些有用信息的葉琦,就是開口道︰“他們有說自己是誰,或是有自己是屬于哪個組織的嗎?”

    “只听他們說,他們老大有一頭雪熊。那個……葉琦,你可以先轉過身嗎?”

    ………………

    在卓楠翻出換洗衣物穿戴的時候,出門將小院里渾身赤裸的程凡薇包進了屋內,示意卓楠好好照顧她之後,拖著皮甲男子的一條腿,將其脫出屋外,暫時只能將他甩尸在這個小院內的葉琦,又是解下了由卡扣固定在雙肩的黑斗篷,伸手撫下宋立興那還帶著滿是驚恐神色的雙眼之後,就是將手中黑斗篷披在了他的那已經冰冷的軀體之上。

    接著,在隨後和王安易,陳大元趕來,在整件事情當中,一直躲在廚房當中的柴火堆當中,算是逃過一劫的甦若萱口中得知,錢永興既然帶著另一名叫做楊樂生的男子,于昨晚就不打招呼的離開了,這樣消息的葉琦,不免得走起了眉頭。

    雖然,這或許會顯得很殘酷。

    可是,直覺卻告訴他,今天的這件事情,怕是與昨晚不告而別的錢永興與楊樂生兩人有關!

    而一旁,從始至終一直背靠在小院一側外牆上,將一切看在眼里的喬納森,看著此時一臉思索的葉琦,便是提醒道︰“相比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那兩個離開的朋友有關。我覺得,你應該先想想怎麼去應付,那兩個被你斬殺的治安官,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或是那個被他們單獨帶走的女孩也行。”

    “不是還有你嗎?”

    面對葉琦這種帶著一絲無賴性質的回答,不由得翻了翻白眼的喬納森,就是從後腰的腰包當中,掏出了一枚蔚藍色,核桃大小的魔導通訊晶體,將其甩向了高空。

    隨著這顆明顯帶和魔法道具性質的晶體在高空“砰”的一聲爆開,一股蔚藍色的能量絲線,向著黑岩堡方向飛去。

    同時,就像喬納森所說的,覺得此時重要的是對宋立興痛下殺手,還有著城內治安隊撐腰,選擇單獨帶走趙仁英的這幫家伙到底是誰的葉琦,就是向著一旁的喬納森問道︰“喬納森大哥,你知道巴爾城當中,有哪個組織當中的老大擁有一頭雪熊嗎?”

    “雪熊?”

    對于這種位于沃爾沃大陸南方的整個卡夏公國來說,都是很少見的。只有生活在北方諸國,成年後站立起來足有五六米高的龐然大物。算是北方諸國當中聞名的凶獸,只要親眼見上一面,怕都是終生難忘的怪物。顯然有些映像的喬納森,很是少見的皺起了眉頭︰“巴爾城當中,只有一頭還處在幼年階段的雪熊。可是,它卻是已故的斯爾丹伯爵膜下的頭號騎士,巴特的坐騎……”

    說到這的喬納森,又是想到了以往斯爾丹伯爵在巴爾城內的某些帶著桃色性質的產業,都是由巴特負責的情況時,便是開口說道︰“如果,這件事真和巴特有關的話,怕是會很麻煩。這個家伙和那個他原本效忠的領主一樣,都是我們黑岩堡的守夜人,一直以來的死對頭!”

    “可就算如此,我也必須救回那個被帶走的女孩。”

    面對葉琦此時堅決的態度,不免感到有些頭疼的喬納森,就是又從後腰的腰包當中取出了一顆通訊水晶,一手握緊這顆藍色的水晶,低語了一陣的他,就是再次將這顆通訊水晶甩向了高空。

    ………………

    而在得知自己的兩個下屬,在城北的碼頭區,被人殘忍的斬殺在了一條小巷當中的時候,正坐在巴爾城治安隊辦公大樓辦公室當中的亨利副隊長,滿臉不可思議的站起了身。

    畢竟,自從有著赤銅高階個人戰力的馬丁隊長,上任治安隊隊長這個職務之後,在城內守備部隊積極的配合下,可是已經足足四年多,有哪個不長眼的狂徒敢于挑戰,治安隊在巴爾城當中的權威了。

    半響,覺得這事有很大的可能與路過巴爾城的高階位戰職者有關的亨利,便是對著身前一直等待著自己命令的治安隊隊員們吩咐道︰“杰克,你跑趟守備部隊的指揮室,和他們說明情況。艾倫,你去通知馬丁隊長。其他人,跟我去案發現場。”

    由于馬丁在三十六歲的時候,就已經普及赤銅高階。完全有可能再進一步,普及到戰職者當中與低階位有著質的區別的高階位的情況下,為了沖擊耀銀階級,平時肯定沒有精力在治安隊當中,處理有關于巴爾城治安這些種種瑣事的馬丁,自然將治安隊的大部分事物將給了亨利。

    因此,隨著身為治安隊副隊長亨利命令的下達,位于巴爾城城北的治安大樓內,今日並沒有出勤的三十多名治安隊隊員,就是全副武裝,在街道兩旁人們帶著好奇目光的注視下,向著城北碼頭區方向,火速趕去。

    而一些如同佣兵與冒險者之類,自身有著一定戰力,膽子又肥的家伙們,也紛紛在好奇心的趨勢下,跟上了治安隊員們的腳步。

    ………………

    與此同時,在黑岩堡當中,接到了喬納森魔法通訊信息。

    這段時間來,一直因為巴爾城監獄內的那些囚犯,在一些有心人的阻撓下,遲遲沒被送達到黑岩堡,補充守夜人力量這事煩惱的克雷斯司令官,便是在個人專屬辦公室當中,對著听到這個消息,著急趕到的福特隊長吩咐道︰“福特,這件事情,就將給你了。”

    顯然明白司令官是想借此事,在巴爾城內秀下守夜人肌肉的福特,便是對此應答了一聲“明白”之後,轉身離去。

    而隨著福特開門走了出去,坐在這間只剩下自己與自己的事務官亞倫的克雷斯,卻又是感慨道︰“長達16年的盛夏,實在是讓巴爾城內的人們安逸太久了。久遠到讓他們,既然忘記了寒冬是如何的黑暗與殘酷……”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黎明的前夜》,方便以後閱讀黎明的前夜第二十五章︰某些人總是沒了傷疤,就忘了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黎明的前夜第二十五章︰某些人總是沒了傷疤,就忘了痛並對黎明的前夜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