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9 少一年都不算

類別︰仙俠修真 作者︰高架紅綠燈 書名︰撿漏

    還有兩顆大星,一顆是天王星,一顆是曾經九大行星中的海王星。

    金木水火單憑肉眼就能看見,最亮的是那顆神州神話中最出名的太白金星。

    天王海王兩顆大星雖然已經連珠,但需要望遠鏡的情況下才能看見。

    nasa曾經預測說,六星連珠將會在今年的五月才會顯現。

    但,他們預測的時間卻是整整遲了七十天。

    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夜,金鋒依舊在沙發上躺了一夜。

    滾燙的鹿血混合著參末與白太歲強行咽下肚里,金鋒的精神依舊萎靡不振。

    饒是自己的身體無法吸收,金鋒還是叫徐增紅給自己打上各種天材地寶煉制的點滴藥水。

    桌上擺著一大堆的物件。

    砍了史可法腦袋的滿清鎮族神器白虹刀,乾隆最愛的九街寶劍,道經師寶神印,李叔同的心經法帖,喪亂三貼,五弦螺鈿琵琶,天子呼來不上船的青蓮劍,安思遠最愛的那枚翡翠戒指,慈禧的夜明珠,贏了寶島沈家的大東珠,當世無三的神瓷柴窯,買下半座城的獸首杯,羊皮紙原版獨立宣言,香江首拍贏過來的十二金人殘軀……

    金鋒左手手里拿著的是左宗棠官十七兵一百的飛血連天的章子。

    放在金鋒觸手可及地方的,是一個高達十五公分的田黃大璽。

    十五公分的田黃本就是世所罕見,這塊大璽通體混黃,質地晶瑩,堪稱完美無瑕。

    他的印面就正正的對著金鋒。

    印面上纂刻的四個小纂遒勁自由生動有趣!

    “膽昭日月!”

    俯仰無愧天地,褒貶自有春秋!

    這是金鋒重生以來第一件永久收藏的重寶!

    膽昭日月!

    這些,都是金鋒最摯愛的東西!

    每一個物件兒,都是一段塵封幾乎記不住的往事。

    記憶最深的,還是擺在金鋒膝蓋上的我儂詞。

    七百年前趙孟寫了這首我儂詞送給愛妻管道升,七百年後金鋒修好了他又將他送給了曾子墨。

    戀戀不舍放下左宗棠的章子,接過衛恆卿手里的毛筆,金鋒提筆在這七百年的書帖的左下角寫下另外兩行字。

    “百年光陰,彈指一揮,君應記否,霎那芳華。三尺青鋒,魂夜歸來,清涼月塵,同沐白頭。”

    這是自己寫給子墨的絕筆詩。

    自己最對不住的,就是子墨。

    這首詩的前半段是金鋒曾經寫給夜鈺雲,後半段,則寫給子墨。

    “老板,要戳子不?”

    金鋒輕輕點頭,雙眸凝視書帖上那八面出鋒幾欲破貼飛出的字體,烏青爛紫的嘴露出一抹滿意的微笑。

    那笑容扯起來,叫金鋒的臉都變了形。

    蒼老而又恐怖。

    顫抖的手逮著書帖湊近,輕輕吹干墨跡,金鋒又笑了起來。

    那笑容落在旁邊人眼里,竟是多日都沒見過。

    “今晚十二點前送到夫人手里。”

    “我答應過她今天回去……”

    “告訴夫人,我……回去了。”

    衛恆卿低頭應是,鼻子發酸,雙手接過代表金鋒回去的書帖慎重卷好裝進防核爆密碼箱。

    “這些,都裝箱吧!”

    金鋒撫摸著前世今生的膽昭日月,嘴里喃喃自語著俯仰無愧褒貶春秋。

    費力抬手將青蓮劍抓在手中,緊緊握緊想要抽出又力不從心。

    “昨天國內那邊有消息說,東桑有位寶島血脈淘到李白又一真跡《嘲王歷陽不肯飲酒》帖影印件。”

    “羅院士劉院士,黃總和華副總一幫子大專家都驚動完了。”

    “老板。您說那帖子是真的嗎?”

    金鋒微微一怔,渾濁的眼楮頓時亮了,嘴里 了聲︰“還有這事。叫羅邋遢……咳咳咳……”

    “算了……不看了!”

    金鋒擺擺手,面色頹然,偏頭望向衛恆卿︰“衛老總,這些年,辛苦你。諦都山有今天這樣的成就,你功不可沒。”

    衛恆卿雙手緊緊並在腿邊向金鋒鞠躬,低低說道︰“老板。該我謝您。要是沒有您,我衛恆卿,早就成野骨頭一堆。”

    “我衛恆卿,生是你的人,死,也是你的鬼。”

    金鋒擺擺手輕聲說道︰“還記得當年我和你的約定不?”

    “你為我打滿十年功,我就把辨認翡翠的口訣傳給你。”

    衛恆卿笑起來重重點頭,鼻子酸楚語音哽咽︰“老板,我現在很少玩翡翠了。”

    “跟了你,好像就沒那心思了。”

    “不是沒心思。是你太忙。你,頭發都白了。”

    衛恆卿用力甩頭︰“不忙。不白。”

    “老板……”

    金鋒輕聲說道︰“其實,那些辨玉的口訣,我都是騙你的。根本沒有這本書。”

    “滿清造辦處的翡翠匠人們一天忙著琢玉拉砣都來不及,哪有什麼心思去鑽研翡翠的皮殼。”

    “主要是……”

    金鋒笑著頓了半響才輕聲說道︰“主要是,想把你誆下水,那時候……老子……”

    “老子的隊伍才開張……根本,根本……”

    衛恆卿哭著叫了聲老板,緊緊捂住嘴,已是泣不成聲。

    咳嗽了老半響,金鋒擦去口鼻鮮血,靜靜說道︰“往後,還要辛苦你。”

    “其他的,我都給你交代了。”

    “小七,包家,你照管下。”

    “小七那個爛桃花海王……包家是包文正的後裔,不能讓他們家絕後。”

    衛恆卿腦袋垂在膝蓋上,淚水滴落在地︰“是!”

    “還有……”

    “咳咳……咳咳咳……”

    “葉老總那里,我答應過他們葉家五代富貴,代代公卿。”

    “這事……我給青竹也交代過。”

    “不能砸了我金鋒的名頭。”

    “包發五代,一年都不準少!”

    衛恆卿拼命點頭!

    和衛恆卿說完,金鋒偏頭望向徐增紅︰“阿紅。”

    徐增紅上前一步,還沒應承,淚水就不爭氣掉落下來︰“董事長……我在!”

    “你跟我時間不長,受累最多。回國以後,你就跟著小貝。保護她。”

    徐增紅嘶聲叫道︰“是!”

    “讓你受累!”

    听到這話,徐增紅淚水狂涌,拼命搖頭,淚水狂灑。

    徐增紅後鄧二又走上前來,蹲在金鋒身邊,還沒等金鋒開口,鄧二唰的下就淌出眼淚。

    啪!

    見慣無數生死看夠無數鮮血尸體、野人山第三號頭目的鄧二抬手給了自己一巴掌,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

    “鄧哥。抱歉兄弟當年把你和賀杰騙過來,抱歉還要讓你替我守好野人山。”

    鄧二流著淚卻笑著說︰“你說過,野人山本就是咱們老祖宗的地盤。是咱們的,咱們的就一定要拿回來。”

    “不但,要拿回來,還有守得住,更要守一輩子。”

    躺著的金鋒艱難點頭,嘶聲叫道︰“可惜……老子,只拿了野人山回來……”

    鄧二嗚咬著牙嘶聲叫道︰“下輩子,老子還跟著你,把其他地方也拿回來。”

    “甚好!”

    金鋒昂著頭動動手指,金戈疾步到了金鋒跟前,半跪下去握住金鋒的手。

    “老板!”

    “本家。你是我金家軍的暗棋。這一點,永遠不要變。”

    “十根手指有長有短。但金家軍所有兄弟,你不得厚此薄彼!”

    “眾多兄弟,我最不放心就是洋蔥頭。看照好蔥蔥。必要時候,毀掉狐媚子的臉打斷她的手腳。”

    金戈雙手握住金鋒的手映在額頭,重重點頭肅聲應是︰“我記下了。”

    初升旭日的第一道陽光在這一刻透過窗簾打在金鋒的臉上,泛起一幕鮮紅的紅暈,掩去金鋒臉上的死氣。

    房門開啟的時候,龍四帶著化妝師和幾個箱子進來。

    “時間到了!”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

    “這是子墨給你準備的衣服。”

    “那邊都準備好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撿漏》,方便以後閱讀撿漏4599 少一年都不算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撿漏4599 少一年都不算並對撿漏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