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李氏得勢施威,從此開始布局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胤雖然當天得到了小順子和晚晴的先後稟告,但是並沒有馬上取消錢氏院里的封禁,也沒派人來帶我出去。不過從我和錢氏的膳食重新被毫無怠慢地送來,就能看出事情似乎有了些轉圜。

    我猜測著胤的心思,只覺他或許正因為弘暉的死情緒不好,暫時不想插手這件事,又或者是因為不想為了妾室和嫡福晉鬧翻,讓康熙覺得他治家不嚴,所以故意先順著烏拉那拉氏的心意將這件事折中處理,打算等過後再來解決。

    入夜時,小順子潛進來探望過我,知道一切都好,也放了心。順帶捎話說︰”小阿哥畢竟是貝勒府的嫡長子,是皇上孫輩里頗為看重的子嗣,如今就這麼說沒就沒了,宮里那邊也被驚動,如今主子又要忙著處置公務,又要和禮部那邊商議小阿哥治喪的事,還要在人前顧及著福晉的顏面和情緒,所以錢格格這事也就暫時被主子壓下了,說是死者為大,等小阿哥下葬後再說。主子還說如今府里正亂著,其中免不了讓人煩心的事,格格素來愛靜,不喜交際。如今既然進了這院,剛好先陪著錢格格在這里避避,等事情過了再回去。“

    小順子的話印證了我的猜測,也讓我放了心。等弘暉停靈到下葬估計最快也要三五天的時日,下葬那天我和錢氏都必然要在送葬的隊伍中。到那天就算是烏拉那拉氏不想放我們出來,也都要顧忌她一直守著的好名聲對我們網開一面。有些事就是這樣,一旦有了可通融的缺口就能被輕松化解。

    次日,有人進來將院里所有喜氣的顏色都換成了素白,畢竟是四皇子的嫡長子病故和一般庶子的規制是不一樣的,整個喪葬都是禮部操持著按照皇孫的規制在辦。接下來在府里最亂的這幾天,錢氏的小院反而成了最寧靜的避世之所,一直到六月中旬,禮部擇定的下葬之日,我和錢氏才順理成章地出了院子。

    弘暉的喪事剛辦完,一直因為喪子之痛而神志恍惚地烏拉那拉氏終于因為悲傷過度病倒了。內院的大小事的處置權在胤的默許下又落入了嫡福晉之下的側福晉李氏手中。

    沉寂隱忍了良久的李氏在拿到處置權的第二天,就將她身邊的一些人給換掉一批。小順子暗中探听來的消息說,被換掉的那些人可能都是烏拉那拉氏的眼線,里面竟然還包括李氏身邊最親近的芄蘭。

    芄蘭竟然是烏拉那拉氏的人,這是我沒想到了,不過轉念想來也的確有這個可能,畢竟若非是李氏絕對親信的人從旁挑唆,李氏也不是那種會傻到往坑里跳的女人。如今李氏幡然醒悟,從這一番不聲不響就換掉身邊暗樁的手段來看,她也並不是像之前看到的那麼蠢,在經歷了這一系列的失寵和背叛,然後重新獲得權利後,作為目前府里唯一有子嗣的女人,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兒子,她或許都不再會是以前那麼容易對付的人。而她對我的怨念也必然會變本加厲的還到我身上,看來太平日子當真又要告一段了。

    不管李氏會對我怎樣,日子總歸是要過的,除了小心提防,也沒別的辦法。我回到自己的院里,繼續過起了宅女的生活,只是唯一有所改變的,就是多了錢氏的常來常往。

    從那段時間相處下來,錢氏對我的依賴和信任幾乎到了言听計從的地步,就算我說太陽是在晚上出來的,她或許都會不假思索地同意我的觀點。

    不過最讓人好笑又無語的是,我發現這孩子如果擱在現代,估計就是傳說中的超級吃貨。自從來我院里吃過一次院里的膳食後,每到飯點就會過來蹭飯,最後明著讓人將膳房送的飯菜直接送到我院里,美其名曰陪我用膳。最後膳房的飯菜一口沒動,倒是把我的吃食分去了大半。可是即便如此,看著錢氏那副格外討喜的吃相,還是沒辦法拒絕她的意願,索性她想蹭就讓她蹭好了。

    有了錢氏每日過來陪伴,乏味的日子就像平添了一抹亮色,就連雲惠他們都說我笑容愈發多了起來。

    不過糟心的事總是來的猝不及防。掌權的李氏開始以女主人的姿態要求府里幾個格格每天晨昏定省。按道理這樣的早晚請安,是只需對嫡福晉才需要有的規制,但她卻想當然地開始享受起這樣的殊榮。

    只是從我決定開始加入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開始,我的人生就幾乎成了一場棋局與賭局。每一件事都在推演走一步的同時推演著後續的三五步。而遇到我無法掌控的事,完全憑借著對歷史的些許了解與感覺在下賭注。

    如同是否去給李氏請安這件事上,我思慮良久,最終選擇了以名不正言不順為由拒絕了。那天剛好錢氏也在,她不解地問︰”姐姐就這樣直接說不去,難道不怕側福晉生氣,以後會事事為難?“

    我沉容輕嘆,苦笑著回答︰”側福晉這麼做不過就是三個目的,一來想抬高她自己的位置,讓府里的人覺著她的兒子以後就是這府里以後的小主子,敬畏她的同時也順帶提高了自己兒子的身份地位。二來嫡福晉正病著,這一病是心病,恐怕不是三五天就能好的。再說府里人都覺得失了兒子的嫡福晉就如同斷了翅膀的鳥,即便府里的孩子名義上都要稱她一聲額娘,但終究不是自己的孩子,怎麼都不親近的,以後必然失勢。自然側福晉也這樣想,所以她想借此機會打嫡福晉的臉,又消弱嫡福晉的影響力。三來府里進了你們這些新人,她的風頭不在了,女人啊,有時候自己得不到男人的寵了,就會想要將男人寵的那些女人拿捏在手上,好滿足自己的那點虛榮心。可是……“

    說到這里,我瞥了錢氏一眼,見她聚精會神地在听我分析李氏的心態,突然停下了話語,問道︰”你想得主子的寵嗎?“

    錢氏正听我說著李氏,卻不知我為何將話題繞到了她身上,愣愣地搖搖頭說︰”我又不認識他,他寵不寵我又有什麼關系。再說了就算被他寵著,還不一樣是做妾的,像那個德格格,再怎麼受寵,還不是也越不過福晉和側福晉,那這樣的寵也沒什麼好處啊,又不是過年能多分點好東西吃。“

    我一听噗呲笑出聲,戳了一把她的額頭,打趣道︰”你這丫頭說不到三句話就能扯到吃上。你可想過雖然不認識,他也已經成了你的夫君,等你長大點,也許以後還是要成為他的女人,替他暖床,為他傳宗接待,等有了孩子,也會想要得到他寵愛,即便不是為了自己,也會為孩子爭得一席之地,到時候你還能像現在一樣說出這番話嗎?“

    錢氏听我說這話事神態很認真,她想了很久,開口說道︰”我看主子雖然很少來姐姐這里,但其實對姐姐挺好的,幾乎是有求必應,為什麼姐姐不爭這個寵?“

    我沒得到她的答案,反被她將了一軍,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作答,只說︰”或許我把一些事看的太透太明白,反而無心去爭這些了,只要像現在這樣讓他心里能偶爾惦記著還有我這個人存在,能在我需要他的時候伸手拉我一把就夠了。“

    錢氏看出了我神色中淡淡的愁緒,拉著我的手說道︰”我娘去世的早,她在世的時候,我爹與她感情很好,相互敬重有加,後來即便是我娘去世,爹也沒有再娶。他對哥哥和我說,這個世上一把鑰匙配一把鎖才是最牢靠的,鎖只有一個,鑰匙卻有很多把,總會被賊惦記,于家族不利。所以哥哥娶親後,也從未動過納妾的心思,與嫂嫂感情和睦,讓人羨慕。原本我也想覓得這樣能琴瑟和鳴過一輩子的良人,無奈……“

    錢氏說到這里抿唇沒再說下去,我知道她後面想說的話多少有些怨懟,這樣的怨懟對于御賜的恩典來說是犯忌諱的,于是接話道︰”看來我倆當真是有姐妹緣分的,你的這番心思又何嘗不是我所想的。不過這輩子既然得不到,那就只能守著自己的心好好過下去。內心強大,才能堅韌不摧。“

    錢氏點頭,說︰”我入府後最絕望的時候是姐姐出現救了我,如果姐姐不想爭,我也不爭,反正得不得寵我也不在乎,大不了我們姐妹倆相依為命,以後有個照應,舒心過日子就好。只要姐姐每天給我做好吃的,我就心滿意足了。“

    錢氏說著咯咯笑出聲來,又想起我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催促說︰”姐姐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可不能這麼吊人胃口,姐姐到底為何不去側福晉那請安?“

    我跟著她笑了起來,被她重新問到,斂了笑容,繼續說︰”你是個有福的,在這里尚且還有我能護著一時,而我能依靠的只有我自己,所以不得不去籌謀以後。不怕與你說,你試想一下,側福晉如今得勢不外乎于仗著嫡福晉病了和嫡長子病故這兩個先決因素。可是這貝勒府終究是四爺的貝勒府,四爺是個極其看重規矩的人。側福晉如今掌權,不過是權宜之計,嫡福晉病好後必然會收回這權利,到時候也不過是主子們一句話的事,側福晉終究只是側室,只要坐不上那個位置,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反而會成為把柄和罪過。“

    ”可是,福晉眼下沒有了子嗣,以後側福晉還是會有母憑子貴的一天,到時候姐姐該如何自處。“錢氏雖然單純貪吃,但並不是個傻的,書香門第的女子都有一顆七巧玲瓏心,馬上就想到了這個問題。

    ”這可不一定。“我眸光一閃,眼神與笑容都變得深邃起來,接著她的話說道︰”四爺正在盛年,如今府里的女人這麼多,每個人都有可能剩下子嗣,滿人立嗣的規矩素來是’有嫡立嫡,無嫡選能‘的原則。所以,一旦府里有其他人生下子嗣,嫡福晉再將孩子收養到身邊,那麼側福晉有沒有親生兒子對四爺和嫡福晉來說都不是要緊事,重要的是他們想將誰的孩子作為繼任者來培養而已。“

    ”可是話說回來,眼下側福晉正得勢,何況她又是府里半個主子,姐姐就這麼明著不給她臉,以後恐怕日子會很難過了。“錢氏明白我之前說的那些意思,但更加擔憂我現在將會面臨的處境。

    ”我知道,但是我和側福晉的關系幾乎勢同水火,幾乎沒有轉圜的余地,既然如此,又何必去伏低做小看她臉色,最後還要被她羞辱和打壓。兩害相爭取其輕,我必然要選擇對自己更有利的一方。如今雖然嫡福晉病著,可是總有一天病會好的,李氏終將失勢,那麼我現在做的不過就是標明一個態度,在我這里沒有所謂的半個主子,既然我早就被歸為福晉這一派,我的眼里也就只有四爺和福晉這兩個主子。至于側福晉,她即便是皇上指婚的側福晉,可是終究還是帶著個側字,也是和我們一樣,只是身份略高一些的是妾室而已。你知道賭場里賭大小的規矩嗎?所有人都壓大的時候,往往反而容易開在小。我現在就是在做一場賭局,只有認清形勢,在這個所有人都一邊倒的時候,我站到了嫡福晉這邊,以後才能在這府里安生立命,謀求後路。你明白嗎?“我看向錢氏,其實她不知道,我這樣的選擇不僅是在賭自己的未來,也在幫她的未來做著謀劃。

    ”雖然還是有些不太明白,但是姐姐是個有主見的,必然所想所做都有一番道理。明個的請安,我也不去了,就算是側福晉要使什麼手段,也不能讓姐姐一個人受著,兩個人多少有個照應。“錢氏在听完我的話後,做了個讓我意外卻感動的決定。

    我摸了摸她的頭,沒有拒絕她的好意。其實原本就有讓她也不要去的意思,但許是存著試探她的心思,一直沒有直接說出口。如果她和我一起站在了烏拉那拉氏這邊,我為她的籌謀就算成功了一半。反之,在這種情況下人人都會有求自保的心,我不會疏遠她,可是卻也不會再看重她,幫她謀算什麼。幸好她沒讓自己失望,這一賭也值了。(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70章 李氏得勢施威,從此開始布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70章 李氏得勢施威,從此開始布局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