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新人進府,往昔入夢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那天之後的晨昏定省,李氏以照顧小阿哥為由向烏拉那拉氏告了假。估摸著是烏拉那拉氏覺著少了李氏,與我們也說不上什麼,于是恢復了一天的晨昏定省再次戛然而止。

    直到四月中旬。這天一早,四人再一次齊聚一堂,如我進府時一樣等候著新婦的見禮。

    這一次因為有新婦進府,必須嚴格按照規矩禮制來,每個人所坐的位置也就有了特別的講究。原本剛入府時,我是按照先來後到的順序坐在宋氏旁邊下手的位置,最近一次請安時,為了故意給李氏添堵才讓我暫時坐了一下李氏對面的位置。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不是和李氏斗氣的時候,李氏對面的位置也就空了出來,因為那是側福晉的位置,不管以後是否還會有人被指為側福晉,那個位置都必須空出來。而我此時所坐的位置,被安排在了宋氏的對面,並告知以後就固定坐在這里,這樣的安排也暗示著烏拉那拉氏有意讓我與宋氏處在平起平坐的位置上,這對于剛入府的我來說算是一種示好的抬舉,也讓李氏和宋氏明白她對我的看重。

    宋氏從那天之後就又回到了以往沉默羞澀的樣子,即便是與我面對面坐著,也在有意避開和我的交集。她這樣的舉動,對我來說反而如釋負重,索性也去理會,權當她是空氣一般視而不見。

    三人給烏拉那拉氏請過安後,各自坐定,兀自喝著茶。烏拉那拉氏不開口,誰也不會在這種時候先開口,于是屋子里各不對盤的幾個人都沉默著,氣氛格外的古怪和沉悶。

    過了約莫一炷香的時辰,徐嬤嬤進來通稟,說老格格在外候著了。烏拉那拉氏听徐嬤嬤稱呼中的姓氏微愣片刻,又問了一句確定沒听錯了,才放下茶盞點頭讓徐嬤嬤將人領進來。

    依舊是和我剛進府時一樣,新人一身粉色衫子和簡單的妝容,低著頭隨著徐嬤嬤走進來。她的身後跟著位年紀與晚晴相當的婢子。

    我抬眼打量著新人的模樣,十五六歲的年紀,相貌清秀,說不上出挑,四平八穩,還算耐看。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去年入府的自己,雖然只是一載間的事,卻好像過了很久一樣,內心涌起一陣陣感慨與嘆息。

    ”奴才老氏給福晉主子請安。“進來的女子走到烏拉那拉氏面前磕頭行禮,恭敬地從徐嬤嬤手中接過茶盞遞上。

    烏拉那拉氏接過茶盞淺抿了一口說了幾句吉祥話,放下茶盞,讓她起身說話,然後端詳了少時,笑著道︰”適才听徐嬤嬤稱你為老格格,我還以為是听錯了。沒想到你還當真姓老。正是大好年華,卻因著這姓氏無端端的被叫老了。“

    在一旁的李氏早就從徐嬤嬤進來說起”老格格“三個字時,就已經忍不住笑出聲,只是礙著規矩一直等到該走的過場走完,才接過烏拉那拉氏的話掩唇諷笑道︰”老格格,這名可真不吉利,看模樣長得還不錯,怕是宮里忌諱著這姓氏才將人指了出來吧。莫不是其他阿哥們不要才給了咱們主子?“

    李氏說話的聲調素來是江南女子的軟聲細語,可是說出來的話卻總是不大中听。她這話一出口,就見老格格的臉色唰的一下白了,咬著唇含眸不語。

    ”這位是側福晉。“烏拉那拉氏這一次似乎也有意磋磨新人的性子,竟然由著李氏出言不遜也沒阻止,只是緩和了一下氣氛,對她說道。隨後又指著宋氏簡單說了句︰”這位是宋格格。”

    接著又讓新人來到我面前見禮,說︰“這是去年入府的耿格格,別看她年紀最小,可是聰慧靈秀,很得爺的喜歡。往後你們姐妹們可以相互多走動,相互也有個照應。”

    我起身回禮,避開她的姓氏,笑而不語的點點頭,算是見過。

    許是見這位格格長得並非是胤會喜歡的一類,烏拉那拉氏和李氏也沒多做刁難,讓她落座宋氏旁邊下手那個位置,又簡單詢問和提點了幾句場面上的話,就散了。

    入夜時,想著新人入府,胤應該會去她那邊,于是讓雲惠伺候著早早歇下。未曾想睡去後竟然夢見剛入府時的自己獨自穿梭在偌大無人的府中,怎麼也找不到自己住的院子。那種孤獨與無助是當時並未察覺的,而現在被勾起了往事才突然發現原來那時候的自己面對未知的未來會如此彷徨無助。在夢里,從頭到尾我都握著那只胤送的鳶尾紫玉佩。這枚玉佩就好像是支撐我的全部依靠,給我獨自前行的安慰與溫暖。可是就在我終于回到所在院子的時候,玉佩突然從手中滑落,摔得粉碎。那一刻,我的心仿佛也跟著裂開了,很痛卻無法喊叫,只能默默地流淚。

    就這樣一直從夢中哭醒,起身尋找玉佩,確認它依然完好才緊緊地握在手心,唯恐再次失去。

    抬頭看了眼胤讓人送來的自鳴鐘,時間指向午夜十一點多。時值十五剛過,盈月尚圓,透過軒窗看著窗外的明月,索性披衣起身,繞過倚著床欄熟睡的雲惠,獨自出屋。

    四月的光景,屋內已然悶燥,屋外卻有涼風徐來,吹在身上只覺一陣舒爽,也拂去了夢魘帶來的傷感。

    院門前突然傳來細碎的腳步聲,我轉身看去,果然又見胤和甦培盛的身影。

    “你似乎總是喜歡大晚上不睡覺,在院子里一個人吹風。”胤見我又是一個人獨自站在院子里,雖然詫異,卻也習以為常,輕笑著出言打趣。

    “不也總是喜歡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嚇人一跳嗎?”想著每次獨自一人月下散心時,總會遇見冷不丁冒出來的他,也不由會心地回嘴笑嗔。

    “剛從前院回來,暫且不覺困,本打算隨便走走,沒想到就走到你這里來了。”胤走到我面前伸手攏了攏我肩上披著的衫子,唇邊笑意柔和,斂眸解釋。

    “今個不是新格格入府嗎?早些過去吧,洞房花燭的好時辰,別讓人等著。”想起那個夢,想到在夢中對胤的眷念,再面對此時溫柔相待的胤,有種說不出的局促與別扭,只好催促他趕緊離開。

    “不妨事,原本就和那院打過招呼,說今個忙,讓她自己先歇下,今個不過去了。”提起新人,胤臉上一僵,清冷說道,隨即抬眼,說了句︰“去年你入府那日,若我未曾來過,可會難過傷心?可會像其他女人那樣為求恩寵竭力討好逢迎?”

    不知道胤為什麼會突然有此一問,沉默下來思索著他說的這些。猶豫有時,方直言說道︰“不會,也許還會慶幸和釋然,自然也不會刻意去搖尾乞憐。”

    胤聞言黯然沉默,笑容不復,又變成了平常的那個不苟言笑的樣子,淺聲說道︰“那麼現在呢?經歷了這麼多以後,你的心中難道就沒有一絲期望嗎?”

    我看著他,想告訴他“現在依舊如此”,可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既然睡不著,我做點東西給你吃,陪你喝兩杯吧。”我垂下眸子,避開他清冷面容上的灼熱目光轉開話題。

    胤沒逼我回答他的問題,順著話走到石桌旁坐下,沉默不語。

    我知道他這是答應了,將守在屋前的小順子喚了過來,讓他陪著一起去廚房里張羅。

    “格格,主子今晚應該是故意冷下新格格那邊過咱們這來的。”小廚房里沒有別人,小順子沉聲說道︰“今晚就留主子歇下吧……”

    “若今晚留他歇下,就等于是打了新來那院的臉,往後會生出什麼是非還不知道,再說,我心里有些事還沒放下……,我做不到心里存著其他人的同時,還和另外一個人在一起。”

    ”格格,容奴才說句不該說的。奴才一直覺著人要活在當下,有些事既然決定舍棄,就要試著讓自己重新嘗試接受必須面對的。那些事一直執著下去只會愈發苦了您自己,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小順子無奈勸道。

    我搖搖頭,說了句︰”別逼我,給我點時間,我和他約定過三年。過了今年,還有兩年,兩年後如果他的心思還在我身上,就……再說吧“

    小順子抿唇沒再多說什麼,沉默著幫我打下手將酒菜準備妥當。(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62章 新人進府,往昔入夢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62章 新人進府,往昔入夢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