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鷸蚌相爭漁翁躺槍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四月光景,宮里秀女的擇選已定,除了宮里留下的外,余下品貌不錯的女子都被康熙指給了自己的皇子們。

    對于康熙給胤指了什麼樣的女子,我沒有太多關心,想著反正在年氏之前幾年進府的大多都是格格,其中唯一值得注意的應該是未來乾隆的生母鈕祜祿氏,記憶中她應該是這年入府的,但那時並沒有特別關注過入府的時間和細節。總之,不管是誰入府,往後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平常應對就好。

    只是我不急,府里總會有人急。宮里這邊前腳剛傳出消息,烏拉那拉氏就派人通知說身子好些,恢復了該有的晨昏定省。不過也個難怪她會這麼上心。雖然說同是格格,可是卻不同我這種被討要入府的,這次進來的都是康熙欽點的,即便家世背景不高,可是光是御賜一條,這身份地位和入府所受的規格待遇就要比我那時高出不少。

    一大早天微亮便起身梳妝打扮,準時來到了烏拉那拉氏的院子。

    進到屋里,宋氏依舊是第一個到的,坐在她往常所坐的位置,看了我一眼。我沒理會她,徑自走到烏拉那拉氏前行了個大禮,依著規矩問過安。

    烏拉那拉氏看我的目光里帶著滿意,笑容也自然親切著,指了指她左手下方的第一個位置說道︰”你先坐這兒,現在時辰還早,我們方便說會話。“

    那是李氏專座對面的位置,按照規矩這個位置應該是屬于李氏這種側福晉身份的人才能坐的,我和宋氏都是格格,我又比宋氏進府晚,應該坐在宋氏的下手才對。可是烏拉那拉氏直接讓我坐在這個惹眼的位置上,我不知道她是因為我幫她擺了李氏一道覺得心里高興才表現出看重我,還是又起了什麼心思算計著幫我拉滿仇恨值後,好讓我為了自保再幫她做點什麼。

    總之,不管這女人存了什麼心思,她的意思我都無法拒絕,只能遵從地坐了下去。

    李氏依舊是姍姍來遲的那個,她比之前最後一次見時豐潤不少,只是整個人狀態不算很好,看起來有些憔悴,沒有了初見時的那種幸福女人特有的光彩。在烏拉那拉氏面前的氣勢也弱下不少。

    我知道李氏最近過得並不舒心。從那天查賬後不久,府庫的總管就被換了,還牽累了一大批人。府里負責用度開銷的人全部被換成了甦培盛擇選的親信內侍。听小順子說,其中一二個管庫房的應該也是粘桿處里抽調進去的。也就是說府庫里被胤安排了眼線盯著,李氏再想從里面多支出點額外的用度開銷,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這還只是剛開始,又過了沒多久,她身邊的人也開始被換走了一些,美其名曰是為了換上更為周全的人照顧小阿哥,其實是胤故技重施地在她身邊布了眼線。

    這件事烏拉那拉氏或許知道,我是听小順子說的,但李氏絕對還是傻傻的蒙在鼓里。于是在李氏身邊有人依舊時不時挑唆著讓她鬧騰,接著就有人將消息傳給了胤,讓胤更加煩她惱她,到最後竟然寧可歇在書房或是烏拉那拉氏的院子里,也不去李氏院里。就這樣,李氏失寵了,即便從入府至今得寵了十年,如今為胤又生了一個兒子,卻依舊逃不掉失寵的命運。

    看著眼前氣色憔悴卻還故作姿態的李氏,我在嘆息可恨之人亦有可憐之處的同時,也對胤的感情攻勢加築了一道心牆。

    李氏走進來看到坐在這個位置上的我時先是一愣,轉而用嘲諷的語氣說道︰”年前听說耿格格殺了人,後來又听說是冤枉,接著不是病了就是傷了,然後哄得主子恩典允家人陪同出府上香去平安。如今一見,莫不是又打算巴結著嫡福晉給抬個位置?耿格格當真是好算計,當初剛入府就失寵恐怕也是玩得欲擒故縱這招吧?呵呵,看來再過不了多久,這貝勒府的女主人是不是也該換人了。“

    對于李氏的冷嘲熱諷,我沒作答,只是看向烏拉那拉氏,等著她的反應。

    烏拉那拉氏見李氏進來不先按規矩行禮,反而視若無睹地對我口無遮攔地一通胡說,頓時臉色沉了下來,放下手中的茶盞,說了句︰”看來側福晉養胎十月太久未出來走動,連規矩都忘了。我覺著耿格格是個乖巧懂事的,想讓她坐近些說話,難道還需要你同意不成?倒是你,進來不先行禮卻胡說些有的沒的,不知你眼里可還有我這個嫡福晉的位置?“

    烏拉那拉氏難得一見的強勢壓過了勢頭不再的李氏。李氏理虧只好屈膝行禮,問了安,待烏拉那拉氏慢慢喝完一盞茶,才免了她的禮,讓她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李氏落座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卻又礙著烏拉那拉氏的威儀不敢再造次。對于她們的針鋒相對和李氏妒恨的目光,我只是低頭喝茶,仿佛與我無關般不作任何表示。

    ”平常日子我倒也不願總拘著你們過來請安,只是今個不同往日,主要過些日子皇上賜下來的幾個格格也都要進府了。這事要和你們商量看看怎麼置辦才好。“烏拉那拉氏寒暄幾句後,也不再繞彎子,直奔主題。

    我和宋氏地位不高,這種商量不過是走個過場,自然輪不到我們開口,于是按規矩應了句”一切听福晉主子安排“後,隨即又都低頭沉默。

    李氏習慣了凡事強出頭,接著烏拉那拉氏的話,冷嗤一聲說道︰”往年皇上也往大阿哥、太子和三阿哥府里指過人,比照著辦就好,指進來的不過是些格格,又不是什麼要緊的人物,何必興師動眾的拿出來說事。“

    烏拉那拉氏先是笑容一僵,轉而看向我,問道︰”耿格格覺著這事該怎麼辦才好?“

    烏拉那拉氏的詢問讓我頭皮一緊,心說︰你不想理會李氏,也別拖上我啊,這是想讓我出頭和李氏唱對台戲的節奏嗎?

    我想了想,硬著頭皮回道︰”側福晉說的有些道理,說起來確實可以比照著之前已有的慣例辦。“

    這話說完,我清楚地看見烏拉那拉氏臉上閃過不悅,隨即只要接著說︰”不過,奴才愚見,只覺著貝勒府里畢竟是頭一次,是皇上對主子的恩典和看重,按照太子府上的規制肯定不行,可是若只是按大阿哥和三阿哥的來,又顯得誠意不夠,所以思來想去,覺著可以在在不逾矩的前提下,等新指的格格們都進了府,再借著這個機會在府里辦個家宴,一來表示重視,二來也是謝主隆恩,三來還能和新來的格格們熟絡一下,免得讓人覺得怠慢。不知這樣可好?“

    這些話其實都是揣摩著烏拉那拉氏的心思說的,畢竟她召集我們來說這事,原本只是想走個過場,估計也是打算按大阿哥和三阿哥之前的規制辦,可是李氏搶先說了,她又不願意被李氏壓上一頭後又順了她的意,于是只好讓我這個背鍋的出來想個主意,既可以讓李氏不痛快,又可以不擔任何責任。到時候辦得好,功勞是她的。可是若出了問題,也可以將責任推到我身上。所以我也只好取了個折中的法子先拖延著,反正等人都進齊了,已經是六月份以後的事,到那時誰知道又會有什麼變故。

    烏拉那拉氏听到我說的,也覺得是個平穩折中的辦法。轉頭笑著瞥了眼李氏,對我贊道︰”還是你的法子好,比那些只會按照慣例辦的要強多了。就這樣吧,晚些我再與爺那邊商量一下細節,今個就都先退了吧。“

    我如釋重負地隨著李氏和宋氏起身行禮告退,跟著她們二人出了院子。(未完待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60章 鷸蚌相爭漁翁躺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60章 鷸蚌相爭漁翁躺槍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