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充滿禪意的對話,借題發揮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屋外的雨從那天後的第二天開始一直下著,好似人的心情般的時斷時停,時好時壞。望著窗外灰暗的天空和雙膝傳來的隱隱酸痛,心情抑郁煩躁卻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一直到第三天,天色依舊沒有放晴的跡象,索性兀自出屋來到庭園,站在淅瀝的小雨里閉上眼,任由雨水盡情的沖刷,讓眼淚無聲地毫無顧忌地順著雨水落下。

    雲惠和晚晴擔心我的身體想上前勸阻,卻被小順子攔下,淡淡地說了句︰“格格心里不痛快,讓她自己待會,你們去準備沐浴的熱水和驅寒的姜湯就好。”

    晚晴不知道原因,只當是胤許久沒有來過,又或是見過家人反而更想家,才讓我我心里難受。雲惠明白小順子說的,拉著晚晴離開。

    她倆離開後,小順子撐著傘走過來,駐足在我的身後一句話也沒說,將傘移到我的頭上,他自己就那樣默默地站在雨中,直到我緩過勁來。

    我睜開眼,回頭看著他,問︰“人的一輩子,會有多長?”

    小順子想了一下,回答︰“很長,也很短,就看每個人想要怎麼活著。”

    我笑了笑,猶豫了一下,問道︰“你呢?這樣一輩子,後悔嗎?”

    他神色一黯,轉而釋然一笑,應道︰“有些事既然無法選擇,就必須面對,能活著的時候就好好活著,即便死了也無怨無悔就好。”

    我輕嘆一聲,苦笑︰“你比我活得灑脫,我也想什麼都不在意地自在過活,可終究是有太多放不下。”

    小順子沉默了片刻,說了句︰“假若從未拿起,又如何能夠放下?”

    我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一句帶著禪意的話語,不由笑了,接著他的話說道︰“是啊,要先拿起才能放下,要先學會‘舍’才能擁有‘得’,也許真的像你這樣六根清淨了,才能無欲則剛吧。”

    小順子知道我這句話里沒有絲毫對他貶低的意思,也跟著笑著說道︰“奴才雖然六根清淨,卻並非全然無欲,也會有想保護的人。”

    說到這話時,小順子抬眼看著我,帶著笑意的眼神中有我看不懂卻依舊會被觸動的深意。只是一瞬,他低下頭,說了句︰“在這個院子之外,格格是貝勒府的格格,是主子的格格。可是在這個院子里,格格是全部的自己,是我們的主子,不管格格是想哭還是想笑,都不必拘著,不必提防任何人。對我們來說格格得不得寵,我們能不能飛黃騰達都不重要,只希望格格自己保重自己,對自己好就行。如果……格格真的放不下……,格格想做什麼就去做吧,奴才只當什麼都沒听見沒看見。”

    我搖搖頭,深吸一口氣,說︰“這話以後就不必再說了,正如你說的,出了這個院子,我是貝勒府的格格,是四爺的女人。貝勒府和四爺才是我今後的歸屬與心之所向,只有他好貝勒府好,我所想往的清寧日子才能有盼頭。爭是為了不爭,我心里清楚應該怎麼做。”

    小順子輕淺的笑容中出現一抹欣慰,含眸說道︰“格格想做什麼就去做吧,奴才會不遺余力地跟從,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我垂眸輕聲說了句“謝謝”,小順子微微皺眉,笑著說︰“格格與奴才之間不能也不必言謝,以後千萬莫再說了。”

    淋過雨,又和小順子說了會話,心里舒坦許多。回到屋里,換下濕衣服,沐浴更衣,又喝下姜湯,身上暖和起來。

    晚晴關慰地說了句︰“太醫說過,格格這身子受過寒,當好好養著,不能再涼著了,以後可別再這樣淋雨,心里若有何不舒坦的,與我們說道就是,莫非格格還信不過我們不成。若當真有什麼不能說的,想去雨里走走,也該撐把傘不是?”

    听著晚晴有些逾矩地數落,知道她說這些是真心為自己擔心,也不計較,只是想到她剛來院里時的樣子,不禁笑著喊雲惠和小順子過來,嘲晚晴指了指,玩笑揶揄道︰“你們看她是不是愈發像管家婆了。我怎麼記得咱院里的晚清姑姑可不是這樣的,當初是誰大事小情都要守著規矩教導我要謹言慎行的?老實交代,你是哪里來的妖怪,變成晚晴姑姑的樣子來咱院里,有何居心?”

    晚清一看我心情大好,竟然還會拿她打趣,也不拘著,笑鬧著說道︰“格格還說呢,奴才這不是跟著什麼主子就變成什麼樣嘛,這句話怎麼說來著?對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听她這麼說,笑著白了她一眼,將手里的帕子朝她扔過去,佯怒笑罵道︰“好啊,我才不要當豬,那就還非要是墨了,偏要把你們都給染黑掉。”

    晚晴也不閃避,接下我扔過的帕子,厚臉皮地笑著福身一拜,說了句︰“這帕子可是格格用春上送來做衣服的甦錦余料自裁自繡的新花樣,當真難得,竟然賞給奴才了。格格大方,奴才也不推辭,謝格格的賞。”

    看她就這麼將帕子收進了懷里,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了句︰“好好,賞你就賞你,說起來你們跟著我一年來,盡是吃苦了,還當真沒得過什麼賞賜,當真是虧待你們了。”

    說到這話時,我的神色一黯。晚晴、雲惠和小順子見我又開始介懷這些,忙同時接口說道︰“格格說著話就見外了,奴才們可不是那些眼皮子淺的。格格對奴才們的好,又豈是身外之物可比的。咱們做奴才的都沒計較這些,格格以後也別再總是計較了。”

    我正準備接話,卻听見胤的聲音傳來,說了句︰“你家格格又計較什麼了?說來听听?”

    看了眼時辰,有些詫異通常這個時候還在前院忙著的胤竟然會破天荒地出現在我這里,我下意識地看了眼小順子,見他低著頭看不出表情,只好先起身見禮,將他讓到榻上,自己在旁邊站著,問了句︰“離晚膳還有一個時辰,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胤示意我在另一側榻上坐下,沒回答我的話轉頭問晚晴︰“剛才進院子見你們都沒在,屋里倒是挺熱鬧,不知道在說什麼?”

    胤的到來讓眾人收斂了行止,不敢再像之前那般放肆。晚晴低著頭上前福身一拜,應話道︰“格格今個心情不好,奴才們正哄著格格開心。格格嫌奴才絮叨,拿帕子扔奴才,奴才就笑著說權當是格格賞的。可是沒想到格格卻計較起奴才們跟著她沒得過什麼賞,奴才們怕格格又念著那些不開心的事傷心,于是就說在乎這些,勸格格莫多計較。”

    晚晴據實說著剛才的事,但言語中可見偏向,也有意暗示這院里的清苦拮據。

    “府庫里每月的月例雖然不多,但這院里素來沒什麼開銷,為何你家格格手頭還會如此緊張?”胤眉頭微蹙,疑惑詢問。

    听胤問起這話,晚晴看了我一眼,見我沒說話,心下有底,繼續說道︰“之前格格禁著後,幾個月的月例都是沒發的,雖說後來解了禁,但主子沒說給補上,府庫那邊自然也不會多給。加之主子又鮮少過來,府庫那邊就推說側福晉那邊開銷大,按以往的慣例,也是先將宋格格那院的月例拖著先給側福晉那邊,所以這院里也比照著讓了出去,待宮里那邊的銀子撥下來再補上那些虧空。”

    “胡鬧,側福晉的銀子不夠用,要拿格格們的月例來貼補,府里什麼時候有這規矩了?”胤聞言勃然大怒,看向小順子斥責道︰“你每日往我那邊去怎麼沒提起這事?”

    小順子站在一邊早知胤會有這麼一問,跪下回說︰“格格不讓說,說主子一向節儉,又不喜逢迎之事,故而不像其他幾位爺那樣有各路官員巴結孝敬,光靠著宮里每月撥下來的例銀和月俸要支撐府里和一大家子的開銷本就不易,反正這院平常也沒什麼太多花費之處,也就不必提及,免得讓主子為難。”

    “可是該發的月俸被拖欠,這難道也瞞著不說?”胤不悅地看了我一眼,但這一眼中更多的是責怪我不該瞞著他。他質問小順子的口氣依舊不善,可明顯緩和許多。

    “格格說,側福晉那邊剛添了小阿哥,開銷難免也會大一些,加上滿月酒又因著流民的事沒好好置辦,心里頭肯定不舒坦。這個時候為了月例的事情去和主子說道,難免讓主子與側福晉之間生出嫌隙,讓側福晉記恨上。好不容易安穩了幾日,不想再為這些小事鬧騰,能將就的就將就些算了。”這些是我說給小順子的。那是只是告訴他,胤聞及才可以說,不問就不用說了。他也當真听話,直到今日才說了出來。

    “你本是個聰明的,怎麼經了這些事後也變糊涂了。我知道你想要委曲求全換得安生,卻不想想治家如治國,有章不遵,挪用虧空,卻還瞞著護著,以後這府里的規矩還要不要了?”胤拍著桌子沖我發起了脾氣。

    我沉默著起身跪下,听著他的責備,等著他將脾氣發完,才說︰“奴才愚鈍,只覺著府庫里也是按照慣例來做,倒也並無大錯罷了。”

    “慣例?哪里來的什麼狗屁慣例!這些事竟然以前都沒人跟我說過,我還當她是個好的,沒想到竟然驕縱妄為,還有沒有把福晉和我放在眼里?對了,福晉一定知道,竟然也由著她,這內院里是不是沒有能主事的明白人了?甦培盛,這事你去親自給我查,查清楚後,該處置的盡管處置了。”

    胤的火氣是越說越大,我一見自己想要的目的達到了,連忙見好就收,抬眼看著他,一臉委屈,也不客氣地回了句嘴,說︰“我不說是不想讓你為難,希望求個安穩度日。福晉不說自然是有福晉的難處。既然你也知道之前沒人跟你說過,你從我這出去時,就該當做什麼也不知道才對,否則你來我這里一趟就大動干戈興師問罪。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在里面挑唆了什麼,到時候不僅是側福晉要將我記恨上,府庫里的人怕是也要將我恨上。有句話叫做,小人難防。你是不想讓我在這府里好過了嗎?”

    我估摸著這府里估計也只有我敢這麼跟他說話,不過以前也有過這樣的直來直往,即便是站在一旁的甦培盛也是一臉見怪不怪的模樣,低著頭垂眸不語,唇邊還帶著隱隱輕淺的笑意。

    胤被我這麼一說,也冷靜了下來,端起手邊的茶杯,淺啜了口,收斂了怒意,對我身後跪著的三人和甦培盛說了句︰“你們先退下。”

    甦培盛心知胤沒真對我動怒,領了命帶著小順子三人掩門走了出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58章 充滿禪意的對話,借題發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58章 充滿禪意的對話,借題發揮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