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後患,忠心,不舍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胤離開後,小順子駕車送我們回法華寺,這一路他都沒開口說話,只是快馬加鞭地趕路。我也沒有心思與他說什麼,雲惠見這氛圍更加不敢開口,三個人都沉默著,直到馬車挺穩在後山門,我們原路返回耿母所在的禪房。

    幸而回來的還算及時,耿母剛睡起,問及去處,只說在後山走了走,中途迷路繞了遠路,故而時間長了些。

    對于我的說辭,雲惠跟著應承,小順子依舊沉默著沒做反駁,耿母也就信了,直說終究是出過閣的女子,雖說承了恩典,但終究還是該早些回去才是。

    經過胤的事,原本因為難得出府而起的興致也已經消失殆盡,听耿母這樣一說就順著話答應下來。將耿母送回耿宅後,一行人回了胤的貝勒府。

    換了身舒坦的衣服,倚靠在榻上,心緒也慢慢平復下來。此時才開始尋思著小順子的態度和這件事可能帶來的影響。想著小順子一直保持沉默,只能猜測許是他見外頭人多口雜不便多問,又或許是還沒從內心天人交戰的矛盾中緩過勁來。容他自己靜下來想想,若如此前那般有心向著我,就必然會對我詢問起今天的事,听我給他一個說法,求個心安。反之,若過了今晚仍是不做任何求證,恐怕就是與我離心了,不僅以後要對他小心提防,也要考慮他將這事據實稟告給胤後,我該如何應對。不過到時以胤的脾性,就算我再怎麼解釋,往後的處境恐怕也會十分艱難。

    因為有了這樣的思慮,也存了給小順子找自己說話的機會,入夜後故意讓晚晴去休息,留了雲惠守夜,等著看小順子的態度再來決定後續的計劃。

    雲惠幫我揉著因為走路後酸疼的膝蓋,小聲嘀咕道︰“可惜了九爺的一份心,若格格今天應下,眼下也不必有這麼多顧慮。”

    我嘆了口氣,無奈笑道︰“你當真是只能想到其一,卻想不到其二。我若今天應下,小順子就肯定活不了,而且若按他說的法子,又有多少無辜流民會被說成暴民,因此蒙受不白之冤被無辜牽累。還有我耿家的滿門清譽也會毀于一旦。做人不能只想到自己,不是嗎?”

    “小順子為什麼會死……帶他一起走不就行了?”雲惠畢竟年歲不大,想法總歸天真。

    “因為他若帶走格格,我必拼死阻攔。”我還沒開口,小順子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他腳步很輕,我們沒有發現他已經進到屋里並且合上了門。

    看著小順子進來,我一顆懸著的心也跟著放了下來——看來他還是選擇了信我。

    小順子上前打了個千,起身後在一旁頷首站定,沒有開口,反而似是在等著我先說話。

    “是啊,就算是九爺不殺小順子,小順子自己也不會跟著九爺走,到時候就算不是被殺,也會自裁,這是他唯一能做的盡忠的方式。”我看了眼小順子,對雲惠說道。

    “奴才斗膽問一句,若無這些牽絆和顧忌,格格可願和九爺離開。”小順子終于還是將這幾句問了出來。

    ”不會——“對于他的問話,我語氣肯定,不帶任何猶豫地答道。

    ”為什麼?格格明明對九爺……“小順子不解。

    ”明明對他有情嗎?“他後半句沒好說出口的話被我接口說了出來。看著他躲閃的目光,我笑著搖搖頭,接言︰”有些感情不能只是簡單的界定成喜歡或者愛,只能說曾經他做了很多讓我覺得心動和感動的事,他曾經是除了家人以外生命中最溫暖的一抹亮色。“

    小順子似乎不懂我說的意思,我知道這不是他能理解的,于是繼續解釋道︰”我不瞞你,你應該也心里明白,我陪嫁的那些東西,耿家是拿不出來的,只因為他希望我能不被看低才幫我添補了許多。後來若非有他那些東西支撐,恐怕我們連入府最初那段日子都熬不過去。這是我欠著他的,不管是東西還是人情,我都還不起,可是卻也從未想過用自己的感情去抵債。對我來說,感情是最不值錢卻也最無價的。我確實私心地想將記住他給的溫暖,好在不管多麼清冷的日子里都不會忘記這種溫度。可是只是這種溫暖,而不是他這個人。“

    ”可是這樣對得起主子嗎?主子對格格做了那麼多,難道都抵不上九爺的這些小恩小惠嗎?“小順子依舊不能理解我的話,在他看來我守著胤給的溫暖,就等于是對胤這個人惦念不忘,他為胤抱不平,言語中不自覺地流露出逾矩的情緒,這被我解讀為是在斥責我的貪心與不識好歹。

    我不介意小順子有這樣的指責,因為他是胤從很小時候一手養大並且栽培起來的人,他的心自然會更多的向著胤。

    ”對于四爺,我同樣抱著這樣的念頭。所以即便也會感動于他對我的好,可從未完全交出過自己的心一樣。只因為對方都給不了我要的全心全意,也就得不到我能給出的全部真心。我的確很自私,一直在汲取著他們給予的溫暖,可是你不知道的是收集這些溫暖的目的,是為了以後他們的溫暖不在,我必須獨自面對清冷歲月時,也能靠著這些溫暖的回憶,一直堅強的走下去。”我站起身,走到書案前,推開軒窗,站在涼意清冷的風中看著窗外那輪滿月,心嘆有些事太明白也不是好事,就像他們只能看到眼前胤對我的好,卻不知他日當另外一個會佔據胤全部真心的女人出現時,他現在對我的好又何嘗不是剜心的刀和殺人的毒。

    “紅顏未老恩先斷,戲文里還見得少嗎?小順子,一年時間不長,但也能看透一個人的秉性,我不說,你該知道。我不求你信我、忠我,畢竟你的主子從頭到尾都是他。我死不足惜,可是雲惠還小,四爺和九爺的兄弟情分也不能因我而毀了。為了這個院子里的其他人,為了你自己,也為了保全他們的兄弟情分,今天的事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否則你應該知道後果。這一次算我求你,好嗎?”我說著話走到小順子面前,福身一拜,正色說道。

    “格格,使不得!”我的舉動讓小順子和雲惠都吃了一驚,同時跪下,出聲阻止。

    “不瞞格格說,奴才壓根就沒想過將今天的事說給任何人。”小順子伏在地上悶聲說道︰“其實……奴才當時甚至在想九爺敢冒這麼大的風險帶格格走,是真心對格格好。或許格格跟著九爺才能過上安穩的日子。可是格格沒走,奴才就知道格格不是那種會背棄主子的人,心里既是為主子慶幸,卻也替格格難受。”

    “謝謝……”我知道小順子心眼實在,從未懷疑過他對胤的忠心,可是沒想到在那時候竟然還會為我考慮而動了有違這份忠心的念頭,所以這句感謝的話從內心由衷說出。

    “格格言重,這些話就不必再說了。今個天色已晚,奴才這會還要去前院復命,格格膝蓋剛好,今個路走的多想必也累了,盡管安心歇息便是。”小順子起身將我扶到榻上,又示意雲惠伺候著,告退離開。

    小順子離開後,我拿出胤送的那塊玉佩,手指輕輕勾勒著上面的花紋,不覺再一次紅了眼眶,直到雲惠關慰輕喚才回過神來,說了句“沒事”,將玉佩收好,想著既然決心斷干淨了,這東西也必然要找機會退還給他,到底是不能再留。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57章 後患,忠心,不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57章 後患,忠心,不舍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