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蛻變,讓步,同眠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成長,有時只是一夜之間的事。輾轉反側,一夜未眠,直到雞鳴破曉才半夢半醒地睡了少時,卻又被雲惠起身忙碌的響動驚醒。

    穿衣起身,洗漱完畢,透過書桌前敞開的窗子向外望去,一株不起眼的白梅不知何時靜悄悄地綻放在園子的角落里。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香。“看著那株白梅,腦中浮現出元代王冕的那首《白梅》,突然笑了。一夜的糾結就在此刻豁然開朗。

    “雲惠”我輕喚了聲︰“讓人給前院帶個話,就說今晚他若是無事,我想與他見上一面。”

    被突然喚到身邊原本還有些詫異地雲惠听到我的話,臉上出現一抹驚喜。她壓抑著早已表露無遺地情緒,試探地小聲問了句︰“格格這是……肯轉圜了?”

    我將眼光重新移到那株白梅上,垂眸斂下眼底的無奈,輕嘆一聲道︰“日子終歸是要過下去的,學會低頭看清腳下的路,才能走的更遠,不是嗎?”

    雲惠听不懂我話里的深意,但她從看出來我確實想明白了一些事,于是開心地應下,打開屋門,向外頭把守的人遞了話。

    正是春寒料峭,入夜幾分淒涼。從華燈初上等到夜色深沉,依舊沒有半點消息。

    雲惠有些著急,咬著唇時不時去門口找守衛打听可有人來,得到的皆是讓她失望的答案。

    “格格,主子該不會是忙著就不來了吧?”她噘著嘴問。

    “來就來,不來就不來,早來遲來總會來的。”我的目光始終落在手中的書頁上,臉眼都沒抬一下,伸手翻過一頁才回答道。

    胤費那麼大功夫,把能送的東西都送了,又明里暗里地找人勸了這麼久,不就是在等我回心轉意,想讓我先低個頭給他一個台階下嗎?如今我這邊有了動靜,他又豈會拒絕,此時還沒過來,恐怕當真是有事情給絆住了抽不開身,倒不必著急。反正今天不來還有明天,即便明天也不來,往後的日子還長著,除非是他自己也開始犯起了矯情,不想等下去,那可就怨不得我半分,只能隨他去了。

    昏暗的燈光下,書看的久了,不由有些困乏。此時已是亥時過半。按照胤往常的作息,此時若還未至,恐怕便是不會來了。放下書,說了句“不用等了”,便讓雲惠侍候歇下。

    許是昨夜未曾睡好,躺下不久就睡了過去。睡得正迷蒙,突然感覺有人開門進來,好像和雲惠說了句什麼,接著雲惠往暖爐里添了塊炭就退下了。那人徑自走到床邊站了一會,隨後就在床榻上合衣躺下。

    這些日子來睡眠本就不太好,身邊一有動靜就會醒。原本今日因為心境的開朗有了倦意,卻因為突然的動靜和這人的行為猛地驚醒,騰的一下坐起身。

    屋內的燈火未熄,借著燭光驚魂不定地看著身邊躺下的人,心里稍稍一安,撫著狂跳不已地心髒,皺眉嗔了句︰“怎麼這個時候才過來,也不知會一聲,可知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

    來人是胤,他隨著我坐起身,用那雙帶著可見困倦的深眸望著我,沉默了良久才緩緩開口說道︰“從年前到做個十五的公務都積壓在今日處置,忙到現在,原本想著明日再過來,可是又怕你會一直等著,所以還是過來看看,沒想到你倒是先睡下了。”

    胤說話的語氣很平常,話里的意思卻听得人心里很暖。已經想開了許多事,明白自己和他之間必然有一個人需要先妥協。他是男人,是皇子,是未來的帝王,所以那個必須先妥協的人自然不會是他。

    不想和他再僵持下去,也想好好的過以後的日子,為自己和身邊人謀一條出路,態度也就緩和了下來,柔聲道︰“其實也沒什麼事,只是……”

    始終說不出求人的話來,斂眸掩下心底的局促,重新開口時說了句︰“對不起,是我不好,讓你為難了。”

    這句話雖然因為需要放下身段而說的有些勉強,可是話里的意思卻是真切。從他送來那柄宮燈開始,我就明白他是想告訴我,他對我的關注不是一天兩天,小順子讓雲惠告訴我的那些也都是真的。

    “你明白就好。”胤唇角微微勾起,臉頰冷硬的線條變得柔和起來。

    “你累了,今個……就在這里歇下吧……”這話說出時,耳根微熱,只覺窘迫。

    “你……”胤微微一愣,欲言又止,深邃的眸瞳中有詫異與驚喜。

    “只是讓你歇下,你那麼高興干嘛,你答應的五年之約可還作數?”看他的表情,愈發覺得羞澀尷尬,抿唇低頭,嬌嗔了句。

    “五年太久,最多三年,從今年算起。我問過西洋大夫,女子年入十八便可受孕,也不會傷了身子。”我的拒絕讓胤眸中隱約的一團火熄了下去,他挪開目光,理了理衣袖,似乎也不願與我再起爭執,雖然沒有如我所願,卻也做了最大限度的讓步。

    對于胤應允的三年,我沉默了。現在是康熙四十三年,三年後也就到了康熙四十六年。記憶中,一廢太子應該是在康熙四十七年。在此之後,九子奪嫡就要從暗轉明浮囂塵上。在此二三年後,年氏也將入府,他的感情也將全部轉移到年氏身上。歷史上,他最愛的據說終究是年氏。我當真能夠承受過他的溫柔和感情後還能守住自己的心,不去介意他的最終的移情別戀嗎?

    面對這個問題,心底仍舊免不了糾結與彷徨。可是正如我對雲惠說過的那樣,有些事一旦等我自己想明白了,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會執意前行。

    “好,听你的,三年就三年。”定下心來,欣然同意了他的討價還價,不忘放肆地打趣嬌嗔了句︰“眼前可還是那個重諾守信的四爺?當真是無賴得緊。”

    胤見我的態度轉變,不再與他擰著來,臉上的笑容也愈發真切。

    正說著話,突然覺得小腹一緊,刺痛襲來的同時,下身不受控制地涌出一股暖流。原本睡下時只穿了貼身的白色中衣,此時被浸紅了一片,乍看之下如白雪中綻開的紅梅,卻不覺有絲毫美感。

    這個感覺曾經經歷過,自然曉得是怎麼回事,不由心下羞惱,暗忖怎麼久久未至的初葵偏偏這個時候來了,竟還是當著他的面,直覺得羞怯難當。

    胤早經人事,見我的異狀先是不解想要詢問,瞥眼卻見到底褲上的那抹異色,頓時也尷尬地沉默下來。

    “我去叫雲惠過來”他避開眼,起身離榻,將在屏風外守著的雲惠喚了進來。

    雲惠年歲小,但也听說過女兒家的這些事,見我的狀況,先是下意識地看了眼胤,隨後也是面上一羞,說了句︰“主子可否先避避,容奴才為格格拾掇妥當。”

    胤點點頭,移步到了前廳,將甦培盛喊了進來,讓他侍候著喝過茶,便倚在榻上合眸歇息。

    雲惠見胤離開,也來不及與我說什麼,就先是去門口知會著讓人準備熱水,侍候我沐浴,又拿了干淨的衣褲和一直備著的月布伺候著更衣。

    待我穿戴整齊,小聲說了句︰“本以為格格今夜能得主子的恩寵,卻不想當真是不巧了。”

    我听的面上一羞,沒好氣地白了雲惠一眼,也壓低了聲音說道︰“便是沒有這事,你家格格我今個也不會與他怎樣,你這丫頭小小年紀腦子里都在想些什麼。”

    雲惠捂嘴一笑,也不再多說,走出去回復胤,說是都已經收拾干淨,請他進去。

    胤走了進來,重新回到床邊,抬手捋了捋我搭在肩上的發絲,嘆了句︰“難怪心性不同,終究是長大了。”

    听他話里那抹“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嘆,強忍著沒笑出聲來,猶豫再三,才扭捏地問道︰“眼下怕是快子時了,睡不了二個時辰就要起身,側福晉有孕,福晉和宋格格那邊怕是也都睡下,要不……你今天就先在這里將就一晚……,我去外頭的榻上,你在這里睡下就是。”

    其實自己身上不方便,原本是不易留他的。可是想到他丑時就要起身準備出門,又怕他來回折騰身體吃不消,于是只好提議他留下,自己將就一晚。

    “床那麼大,你去外頭睡個什麼,听說女人這個時候身子弱,你大病初愈,身子剛好些,若再受了涼怎麼辦。”

    胤掩下眸中的尷尬,指了指床,示意我睡在里側,他自己褪去外袍,在外側躺下。

    他堅持的態度讓我不容拒絕,只好隨他躺下,將錦被分他一半,僵著身子眼睜睜看著雲惠進來放下幔帳撥暗燭火,一顆心如小鹿般跳竄,怎麼也靜不下來。

    第一次同塌而眠,听著他的呼吸聲漸漸平順,慢慢側過身,透過昏暗的光線與他對面相向,近距離仔細打量著他的輪廓,在朦朧中記住他臉上的每一寸細節,希望有天當他離開時,還能憑著這份記憶中的溫柔與感動堅持下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48章 蛻變,讓步,同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48章 蛻變,讓步,同眠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