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探監,低頭,了卻前生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那天過後,我沒再出過屋,屋子里的東西都被抄了一遍,許是怕我畏罪尋短,就連布條和尖銳之物都一並收了去,只留下衣服被褥和一些基本生活用品。面對空蕩蕩的屋子,我自覺好笑。那天都說了如果自戕會累及家人,我自然也不會做出什麼傻事。何況當真想死,即便只有一面牆也能一了百了。再說既然做到了如此地步,那麼對于很多人來說,我已經是個死人,又何必怕我尋死覓活而防範的如此嚴格,難道還想讓我再攀扯出些什麼不成。

    屋外有把守,一日二餐都是經過外面的人翻來覆去的檢查後才被送進來的,飯菜不算豐盛,倒也還新鮮。反正沒什麼胃口,也不在意,每天只是少吃幾口續命罷了。

    龐嬤嬤、小順子、晚晴和雲惠那天後都被帶走。想來龐嬤嬤、小順子和雲惠三人都是不知情的,雖然擔心他們的安危,卻也並不怕他們說些什麼。只是對于晚晴,終究是有些不安,只望她能守住口風,千萬不要說出什麼不能說的。

    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就這樣過了一月。這樣無所事事又憂心寂寥的日子分外難熬,除了整日倚在臨窗的榻前望著窗外的蕭瑟和偶爾駐足的寒鴉發呆,也沒有什麼可打發時間的事情。

    屋外的雪下了一茬又一茬,依舊是水墨丹青般的景致,卻已經沒有初來時的心境。這一年里發生了太多事,多到開始淡忘曾經那個時代的一切,也忘了自己原本應該有的樣子。

    歲月靜好,如今的確是靜了,可是卻並不好。我把玩著手中的鳶尾紫玉佩,這是近身之物,因著沒有大礙,甦培盛並沒讓人搜拿走。還記得那天他送我回來,讓人開始抄屋子時,將我領到一邊說了句︰“主子對格格是有心的,只是格格這性子太倔了,今個這事只能怪格格太不當心,主子便是想護也護不住。”

    有些人哪怕一句話不說也能懂你在想什麼,有些人哪怕說了一萬句話卻仍舊無法明白你的心思。如果胤是前者,那麼胤便是後者。不知何時起,我會將兩人拿出來做比較。

    這一年來,胤雖然從未說過什麼,可是他對我所做的點滴,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我心里明白我和他之間那些沒有說出的感覺代表著什麼。我們都清楚知道有些話一開始沒說,一旦有些事成為定局就更不能多說。我為他心動,但終究不可能。

    至于胤,那是曾經的一個夢,對于他的感覺是仰望,是敬佩,也有傾慕。我不否認在我心里對他一直以來都有著不同的感情,這種感情不是愛情,但是卻是穿越了兩個時代仍然揮之不去的感覺。所以我待他一直是特別的,我心疼他,憐惜他,我也希望自己對他來說能是特別的存在。

    可是,這一切並不現實。或許是我不夠努力,也或許是我沒有明白這個時代里的女人與男人的相處方式。也許真的只有烏拉那拉氏虛偽的大度、宋氏做作的低調與羸弱、李氏在胤面前的體貼、溫婉和順從,才是他想要的。他需要的是能取悅他的女人,而不是一個懂他的女人。是我錯了,從一開始就錯得徹底,才會輸得一敗涂地。

    屋門吱呀一聲開啟,我收起玉佩望向來人,詫異卻平靜。

    “怎麼是你?”心頭雖是五味雜陳,腦子卻異樣清明,抬眼間對著來人莞爾一笑。

    來人是胤,大年三十的這天應該是府里內外都最忙的時候,我沒想到他會親自過來。這讓我想到是不是最後的時間快到了,狗血劇里不都是在最後的時間,男主出現來問即將殺青的女配一些話,然後就讓人賜死對方嗎?我突然為自己還能有心情自嘲調侃感到慶幸,至少在這個時候,我還是我,沒有淪為只會搖尾乞憐喊冤求饒的可憐蟲。

    胤依舊是那副清冷肅然的表情,臉上掛著疲憊,他看著雖顯憔悴卻依舊一臉笑顏的我皺了皺眉,說︰“你一定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嗎?”

    我依舊靠在榻上沒有起身,只是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看著他,說︰“我從來沒有想過讓自己狼狽,只是很多人覺得這樣才是我最好的下場,不是嗎?”

    “難道你不想為自己辯白嗎?”胤走到我面前,用他那深邃的眸子死死地盯著我。

    “你不是都相信他們說的了嗎?還需要我辯白什麼?難道你想听我說,我錯了,求你饒過我?你會嗎?”我將額角垂落的碎發繞入耳後,笑問道。

    “你給老十四送去的是什麼?”胤突然伸手捏住我的下巴,語氣中的冰冷讓我背脊一涼。

    我被他捏的吃痛,眼淚險些掉了下來,可是卻依然強忍著保持笑意,坐直身子,看著他反問道︰“這個問題,我也想知道,如果你查出來,一定記得告訴我。”

    胤盯著我的眼楮,我也直視著他,四目相對,就這樣僵持著,焦灼著,良久間,誰也沒有說話。

    他松開手站直身子,我也跟著起了身,在他面前低下頭屈膝一拜。他睨著眼看向我,抿唇不語。

    “入府以來,我自知失禮的地方很多,也心知你的處處縱容與保護。這一拜是我謝你這些時日來的照顧。如果你想讓我求你,那麼我現在求你,求你放過我的家人,他們並無過錯。還想求你饒過龐嬤嬤、小順子、雲惠和晚晴,尤其是雲惠,她還小,我不想牽累他們。假如因為我,你對他們有嫌隙,我求你饒他們一命,送他們遠遠離開。至于我,死不足惜,你想怎樣都好。”

    我不是聖母,也當不了白蓮花。我只是沒辦法眼睜睜看著無辜的人被我牽累。他今天來,也許就是想看我低頭。可是我卻不想為了苟活而擔下莫須有的罪名。但是我不想為了自己的堅持斷送無辜者的性命,所以我求他,為了那些被我牽累的人求他。

    胤的唇抿得更緊,他的眼眸愈發深邃。即便是我低著頭,依然能夠感覺到他那壓抑著的騰騰怒意。

    直到他轉身離開,門重新合上。我才站起身走回榻上,恢復之前的樣子,仍舊看著窗外的景色,任由淚水從眼眶滑落,卻不願哭出聲來。

    胤來過之後的當夜,我就病倒了,不知怎地就發起了高燒。正好是大年三十,府里一派熱鬧,沒有人在意我的死活,也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將我的情況觸著霉頭告知胤他們。

    我渾身酸痛地躺在榻上,身上蓋著厚厚的被褥,卻依然覺得異常寒冷。高燒讓我的意識變得模糊。

    迷糊間,我好像回到了那個時代,看到了久別的父母。那個時代的我還在他們身邊,一家人其樂融融通地過著新年。但我知道那不是我。那個“我”似乎能看到我的存在,她笑著對我說︰“放心吧,我現在很好,也會照顧好你父母,你也要好好的,照顧好我的家人。”

    這一刻,我好像明白她是誰,搖搖頭無奈地對她說道︰”對不起,我沒照顧好你和你的家人。“

    她沒說話,只是笑著走開,重新融入到歡樂的氛圍中。我看到她的身邊站著他,那個曾經讓我心動卻無法靠近的人,他對她很好,眼中濃濃愛意讓我心酸。不過我釋然了,她過得比我好,她得到了我所期望的愛情,至少和我相比,她是幸福的,這樣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圓滿。

    我松了一口氣,卸下最後的堅持,任由黑暗席卷而來,失去了意識。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45章 探監,低頭,了卻前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45章 探監,低頭,了卻前生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