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峰回路轉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意外的勝利讓我難得一夜好眠。即便是天未明就早起,依舊覺得心情大好,就連門扉的吱呀聲都覺得分外悅耳。

    從龐嬤嬤和雲惠的眼光中,我看到了詫異,詫異我何以一夜之間仿佛變了個人。龐嬤嬤這些日子都在照料雲惠,對昨晚的事並不知情。小順子和晚晴都是昨晚當值,自然心明昨夜的一切,只是他們都是有分寸的人,除了告訴龐嬤嬤說胤來過外,別的沒有我的允許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

    晚晴私下對我說昨晚我著實太過放肆,不僅不守禮數的直接用“你”和“我”這樣的大不敬之詞來稱謂主子和自己,還那麼膽大妄為地借著酒意恣意妄為,著實讓她為我捏了把冷汗。

    我搖搖頭笑著說︰“連他的書房都敢硬闖了,還能有什麼不敢的事?他若因此遷怒,那就當我看錯了他,便是一死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了。”

    晚晴笑著說︰“在主子身邊這麼多年,倒是從未見過他對誰這般縱容,便是側福晉也未曾有過如此遷就,可見對格格是有心的,若格格不做這五年之約,所獲的榮寵怕是連側福晉也難以匹敵。”

    晚晴終歸是屬于這個時代的女子,她不懂我何故放著我對她的話並不以為然,富貴榮寵對我來說都只是浮雲。

    其實我並非全然沒有為日後做打算。試想以色事人總是難以長久的,我想要的豈是曇花一現的榮寵。而他並非常人,又豈會只求一時歡愉。如他這般才智的人又怎會想不明白這層道理?這個約定與我與他都是最好的,他心里自然清楚得很。

    這話自然不可能會向晚晴說道。就算說了,她也不明白,若要傳到胤那里,怕是反生了誤會,以為我是以退為進的邀寵。

    王府里從來沒有什麼秘密可言。胤深夜來過我園子的事不到一天時間又傳遍了整個貝勒府,只是胤再一次的來而未留,讓傳聞中又多了許多揣測。有的說我復寵可待,也有說我禁足難出。總之,版本不一,各有說法。這些在靜園知情人口中多半變成了談資笑料,倒也沒有太多在意。直到胤下朝回府後不久,烏拉那拉氏那邊突然收了李氏協力府中諸事的權利,還說她胎像不穩,需要安心待產,所有人都不能隨意出入她的那個園子。

    這個消息一傳出,整個貝勒府一片嘩然,我正好在前院書房忙著伺候胤,並不知曉,直到入夜回了自己的園子才听晚晴說起。她末了還說︰“嫡福晉素來不願與側福晉爭什麼,這次怕是主子的意思。看樣子是名為養胎,實為禁足,怕是為格格您出氣來著。”

    我听到這消息時也是一陣詫異,可是細細想來,也就了然,笑著對晚晴說︰“你家主子可沒那麼多閑工夫處置後院的事,恐怕是嫡福晉自個揣測出了他的心思,正好借著由頭打壓她一番。不過咱們也別覺得這是好事,既然連你都覺得這是咱家主子為我出頭,恐怕側福晉那邊怕也是這麼想的,對我的記恨只會更深,以後更加要小心這些。”

    對晚晴說完這些話,心里也不禁冷哼︰看來這烏拉那拉氏當真是將《三十六計》玩出了高度。

    隨著李氏的被禁足和我的園子被解禁,一切又回歸平靜。從我開始在前院侍奉後,府里那些攀高踩低的人也見風使舵地開始可勁地巴結起來。就連烏拉那拉氏也是但凡有好東西都往我這院里送上一份,深怕別人不知道她有多看重我,又連帶著讓人覺得胤對我有多稀罕。

    一時間,所有人都將我歸入了嫡福晉的派系里,但只有我園子里親近的人心里明白,自從雲惠這件事,她擺明袖手旁觀的態度,讓我對她本就不算好的印象更加惡劣起來,我自然不屑于她這種表里不一笑里藏刀的人為伍。

    這幾日,胤出公差不在府中,我也不必去書房伺候,樂得清閑。可巧又見烏拉那拉氏遣人送來了幾匹上好的錦緞。

    待送東西的人離開,我看著桌子上擺著的貢錦,含笑嘲諷道︰“無事獻殷勤殷勤,有事難指望,好人都讓她一人做盡,當真是左右逢源,進退有度,誰都不得罪,難怪能賢名在外。可惜她這次倒是獻錯了殷勤,我一心避寵,穿這麼好的料子怕晃了自己的眼。”

    烏拉那拉氏畢竟是這府里的正主,眼下得了胤的庇護,也難得剛過上幾天平靜的日子。晚晴素來謹慎,听出了我語氣中的不善,擔心我一時意氣用事,小心提醒道︰“這也是福晉主子的賞賜,也慢待不得。若格格不喜歡,奴婢入了庫,眼不見為淨便是。”

    我伸手撫了撫錦面,觸感柔滑,繡工精湛,在陽光下反射出令人炫目的流光,果然是皇家氣派,這東西若放在現代,怕是早就可以當做藝術瑰寶給捧出天價。

    面對著這些華麗的蜀錦,我心下突然有了思量,含眸一笑對晚晴說道︰“福晉主子賞得東西,咱們自然不能慢待,若放在庫房里豈不糟蹋一番心意。這料子我穿了,明日便送去趕制幾身衣裳。記住,怎樣好看就怎樣做,只要不僭越規矩就行。”

    “格格這是……”晚晴見我沒由來的轉變態度,微微一愣,判斷著我是當真還只是氣話。

    我讓她無需置疑,照辦就好,順便交代要將做衣服剩下的料子盡數拿回來給我,有別的用處。

    晚晴是甚重規矩的人,就算心有疑問卻也沒問出口,按照我的吩咐將料子拿了出去。

    我望著晚晴的背影,斂了笑容,半倚在榻上,心想著她終究不是雲惠這樣的心腹,有些話無論如何都是要對她有所保留。幸而她不問,即便她問,我也不會告訴她為什麼會如此突然的改變態度。

    其實讓我改變態度的,並不是蜀錦的美麗,而是這些天我突然想明白一些事。

    那天的事一直讓我有些後怕。如果不是雲惠抵死護主,又如果不是我硬闖書房拼死一搏,那麼今天我會在哪里,又會是怎樣的光景。

    人善被人欺,我雖不想害人,但卻也不能讓人把我給害了。原本我一直以為低調隱忍就能明哲保身,可是現在看來,我錯了,直到雲惠身受陷害,而我卻只能孤立無援地眼睜睜地哀求乞憐時,我才清楚的體會到自己當初的執拗是多麼幼稚可笑。

    李氏的報復只是因為胤的介入和烏拉那拉氏的借機打壓暫時收斂。可她定然不是會就此釋懷的人,而且這件事胤從頭到尾都沒有明確表態,對李氏明顯可見維護與偏袒。我不敢想象,當李氏重新復起時,我將如何時時刻刻提防她的算計。

    在這個時代和身處的環境中,即便無爭,也必須要學會自保,而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儀仗更加強大的靠山。

    自保並非要放下自尊的搖尾乞憐,也無須厚顏無恥的曲意逢迎,只是做到因勢利導的將局面掌握在自己手中,讓自己能夠在夾縫中求得一份真正的安穩。

    要實現這些,我就必須盡一切可能讓胤的心始終都能向著我,即便他不會愛上我,即便他的身邊會有越來越多的女人存在,但對他來說,我都要成為對他來說無可取代的那個人,這樣才能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不會輕易將我舍棄。

    這是一盤棋,我不需要成為最重要的棋子,但也不能淪落為可隨意棄之的棄子。所以,盡管我不會以色事人,更不會刻意討好,但我會用我的方式,在他心里闢出屬于我的位置,求得真正的安然。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39章 峰回路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39章 峰回路轉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