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籠中鳥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禁足數日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該有的一應俱全,新來的晚晴也甚是妥當,不愧是胤身邊伺候過的人,自然是旁人不能比的。

    只是晚晴的太規矩太精細,小到頭發樣式,大到膳食花樣,每種都要求按府中的用度規制來,反而讓人覺得不自在。不過她是胤派來的,想必也是胤授意如此,換做此前,我會認為介意她的身份,會厭惡這種被人監視的日子,可是現在的我經歷了此前的種種,內心的壓抑隨著擅闖書房和被禁足突然間全都蕩然無存。

    我很享受眼下清靜的日子,衣食無憂,無人打擾,沒有紛爭,一切平淡但卻簡單。用自由換取的清寧雖然看起來代價太大,但確實值得的。所以我不介意晚晴來我身邊的目的,反正我坦蕩度日,也不怕他們監視。

    眼下我最擔心的反而是雲惠的傷,幸而漸入秋涼,且胤並未禁止大夫來給雲惠看診,雲惠的傷在龐嬤嬤的悉心照料下也漸漸好了起來,只是腰部處的硬傷怕是要留下一些病根,這讓我甚為內疚。

    閑暇的日子讓人覺得有些慵懶,每天去探望過雲惠後,回到屋子里也只是看書寫字畫畫。晚晴就在一旁靜靜地悉心伺候。

    我問晚晴︰“是否所有被禁足的人都會有如此閑逸的日子”,她含眸一笑,思索片刻,溫婉地說道︰“這是主子的安排,旁人如何奴才不知。”

    “是我有錯在先,他又何必如此安排。”我喃喃道。

    對于他的做法,我感到有些不解。胤在我的概念里應該是個賞罰分明的人,原本我以為這次死定了,可是卻換來了這樣的結果。

    “主子自有主子的思量,格格不必多慮,何不順其自然便好。”晚晴听到我的喃喃自語寬慰道。

    “倒也沒做揣測,只是隨口一說,由著他去,我倒希望就這樣一直被禁足著,落得清靜。”我搖搖頭,輕笑著應道。

    這話並非違心之言。原本就抱著必死之心硬闖的書房,也做好了與胤關系徹底惡化的打算,可是一切似乎都開始往好的方向發展。他的做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讓我欣喜之余也有些提心吊膽。

    從那日開始,我突然自然而然的將一切都看淡了,就好像一夜之間找回原來的自己。不再去介意歷史將如何發展,也不願再與胤較真。正如晚晴說的,順其自然便好。

    這日午膳後,見園子里的秋海棠開的正好,便讓晚晴伺候著出屋消食。正行著,見小順子拿了個包袱走了過來,道︰“這是格格家里人送進來的包袱,送包袱的人說格格的母親听說格格被禁足後甚是著急,已經病了好幾天,讓格格報個平安。”

    “哦?這包袱看過了嗎?”有了雲惠因所謂家里送來的包袱而被構陷的前事,對這種東西便就格外的多了份心,也沒急著接過,只是問道。

    “包袱送進來時,已經交給甦公公仔細檢查了,經了主子允許才送進來的,不會再出岔子。”小順子捧著包袱遞過來說道。

    “倒是勞甦公公費心了。”說過客套的場面話,讓晚晴接下包袱拿到旁側的石桌上,遣退小順子後走過去打開。

    包袱里是除了家書外,還有幾件新制的衣裳、一包分量不輕的銀子和數件細軟,另外就是一瓶用來活血化瘀的藥,應該是給雲惠的。

    沒有動其他東西,拿起家書大致看了眼,就是平常的問候和關慰。順手放下家書,取出銀兩和細軟時才覺出有哪里不對。

    耿家雖然溫飽尚可,但也是靠平日里細省度日在維持。哪里會有這麼大包銀兩和如此價值不菲的細軟送進來。家書中對此也只是簡單說了句“慮及你身處是非之中,難免須作打點,故有賴友鄰周濟相助,略湊薄資送入,欲求安好”。話雖如此,可左鄰右舍也多半是與耿家相似的境況,怎會有如此豐厚的周濟借出。

    心存著疑惑讓我再次拿起那封家書細細看來,才發現這家書的文字中隱含蹊蹺。這是仿照我給胤的那張藏字字條的手法寫的,在這個時代會用這種方式給我消息的除了他還會有誰,幸而這種方式並不起眼,也就神不知鬼不覺的逃過了甦培盛的檢查。

    此時晚晴在身側,這事不能讓她發現,否則胤那邊也會知道。雖說自己與胤並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但是暗中傳書、私相授受卻是不爭的事實,一旦讓人發現,就算是有千張嘴怕是也說不清楚的。

    斂下思量,不動聲色地將家書重新裝回信封,令晚晴收好銀兩和細軟,這些東西是以耿家的名義送入,自然無法向以前那樣退還給胤,只能先收入小庫房,待日後再想辦法還他這份人情。

    尋思著家書里隱含的內容,不願看起來太過急切回屋,就讓晚晴又陪著在院子里呆了會才說︰“這花初時看著新鮮,看了這麼會倒也有些倦了,我想回屋歇會,你也好抽空將今個送來的東西安置了。”

    晚晴含眸應下,拿著包袱隨著我一起回了屋。

    進了屋子由她伺候用過茶,半倚在臨窗的榻前對她說道︰“今個的天氣倒是甚好,才走這麼會就覺得乏困。我素來淺眠,屋內有人侍候反而歇息不好。不若你先把家里送來的東西收好,再把那瓶傷藥給雲惠送去,問問她的情形如何,也可以和她聊聊我的喜好習慣,往後的日子還長,雲惠這丫頭最明白我的脾性,你問清楚了也好知道行事分寸。”

    這些日子以來,我的一言一行都在她的掌握中,今天送入的東西也是由甦培盛檢查過的,她自然不會去揣測我的獨處是有什麼目的,于是不疑有他的領了命退出門去。

    晚晴離開了一會,我才起身走到門口,看了看廊外無人才反鎖上門。來到書案前展開信,將信中那些帶有不同標記的筆畫分類抄寫了下來,然後再用排列組合的方式拼成字。就這樣一遍遍的嘗試,用了約莫半個時辰終于將藏在書信中的真正內容整理出來。

    胤傳入的字條上,內容並不多,只有十四個字——聞訊心憂,安好否;家中無虞,已照應。

    收好家書,將寫有譯文的宣紙浸入水中,任由那紙上的字跡隨之暈開,直至難辨痕跡,才撈出丟棄,轉身離開書案,開了門栓,回到榻上。

    我思索著是否應該回信,可是卻又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告訴他一切安好,讓他不要擔憂?還是謝謝他考慮周全,主動幫我照顧好耿家?

    但我最終還是沒有用相同的方式對他的關心做出回應,只是寫了封很平常的家書,告訴耿氏父母,自己一切安好,讓他們不必擔心,同時也囑咐耿母寬心,不必擔憂。我知道這封信必然會傳到胤手中,也就自然而然回了他的關慰。

    對于他的照拂與關慰,我是感謝的。只是他的過于殷勤只會為我眼下的出境平添困擾。大悲寺那兩日的交集,我心里明白自己與他之間那些若有似無的曖昧愈發難以說清,但我不願讓自己陷入如此被動的感情糾葛中,有一個胤就夠了,這是命運,我無力更改,與其他人必然注定不會有結果,又何必自尋煩惱。

    只因這信中無異,心中倒是坦蕩,也不怕甦培盛查驗。次日,就讓人送了出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37章 籠中鳥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37章 籠中鳥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