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罪與罰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響應編輯大大的號召,加上今天是我結婚十周年紀念,所以在下午三點會加更一章哦。祝自己結婚十周年快樂哦,也期待在這樣的特別的日子里,有大家的繼續支持和久伴,謝謝。

    -----------------------

    紅腫著雙眼呆呆的望著空蕩蕩的屋子,少了雲惠的屋子突然覺得空的可怕。

    雲惠還不到十二歲,是我不好,是我牽累了雲惠,如果不是我太執拗倔強,就不會惹到李氏,也不會害死她。我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仿佛是這雙手害死的雲惠,這種絕望的感覺讓我陷入無法掙脫的恐懼之中。我將頭埋在雙手間,眼淚再一次流了下來,那是對雲惠深深地愧疚與自責。

    正在這時,門開了,急促的腳步聲讓我艱難的抬起頭看了一眼,此時不管是什麼消息,對我來說都已經無所謂。還有什麼能比現在更糟糕的狀況,我的唇角勾起自嘲的苦笑,對進來的龐嬤嬤冷淡地說了句︰

    “說吧,又是什麼事,輪到我了嗎?是李氏還是胤?”

    “格格,不是,是……是雲惠。”龐嬤嬤見我失魂落魄地直呼那兩人的名字,低下頭小心翼翼地說道。

    “雲惠?她……怎樣……”這個名字讓我凜然一驚,我想問“她還好嗎”,可是看龐嬤嬤的樣子,顯而不是很好,可卻也不敢再問別的。

    “雲惠傷的不輕,主子讓人將她從側福晉那邊領了回來,送回來的人說,已經著大夫看過,傷得……有些重,說是要好生休養些日子……。”龐嬤嬤近前回話道,她的眼圈有些發紅,可想而知雲惠被送回來的樣子恐怕不會很好,必然不是她說得這般輕描淡寫。

    “雲惠……真的回來了?”這個結果讓我有些意外,以至于讓我沒有空去理會是誰救了她,也懶得去管今天沖動帶來的後果,滿心想的只是趕快親眼看看雲惠是否安好。

    “快,帶我去看看。”我對龐嬤嬤說。

    龐嬤嬤猶豫道︰“可是,主子說不可讓格格踏出屋子半步。”

    “你覺得有了今天的事,我還會在乎他說了什麼嗎?”我揚起頭,看著龐嬤嬤,出言清冷,那口氣一如我已經感覺冰冷的心一樣。

    龐嬤嬤沒說話,只是退到旁邊,開了去路。我朝她微微頷首,算是謝過,隨後徑自出屋,前往雲惠的房中。

    雲惠虛弱地趴在床上,在她的腰部以下已經上過藥的地方還在往外溢出斑斑血跡,她的十指關節處有著明顯的紅腫,可見是用過那種名叫拶指的刑具。

    雲惠面朝著床的內側,我看不到她的臉,不知道她是否睡著,卻又想確認她是否真的安好,于是走上前輕聲喚了句“雲惠?”

    雲惠听見我的喊聲努力扭過頭,她蒼白的小臉上有著明顯因連續掌嘴而泛起的紅腫,嘴角都被打破了,干涸的血跡讓人覺得觸目盡心,眼楮也因為淚水的浸泡變得腫脹。便是這樣,她看到我時卻還不忘扯出一個笑臉,笑容卻因為傷痕和疼痛變得扭曲。

    我在她的床邊坐下,心疼地看著憔悴的她,想著此前她那明眸皓齒的樣子,心里泛著說不出的酸楚。

    雲惠見我憂心的神色,沙啞著嗓子說道︰“格格,我什麼都沒說,放心。”

    雲惠的這句“放心”,讓我的淚再次決堤,我沒想到這丫頭竟然會對我如此忠心,到了這時還在一心護著我。而我卻一直對她有所提防和猜忌。

    我搖搖頭,含淚嗔道︰“傻丫頭,我沒有對你不放心,反而覺得你應該說是我指使的,這樣就遂了他們的心意,也不會把你折磨成這個樣子。你為什麼這麼護著我,為什麼?”

    “格格說過,便是自己不妥,也會傾盡全力保奴才無虞,所以我一直咬牙挺著,相信格格定會設法來救奴才,這不果然等到了。”雲惠稚氣的話語中充滿了對我的信任和堅定不移,這更加讓我覺得汗顏。

    “是我不好,如果我不那麼執拗,你也不會被我連累成這樣。”我自責的說道。

    “格格對奴才的恩德,奴才一輩子都記得,即便是為格格死了,奴才也甘心情願。”雲惠動容的說道。

    “別說這種話,我要你活著,我還說過要為你保媒。現在你能回來,我就放心了。”我擦干眼淚,為她蓋好被子,柔聲說道。

    她點點頭,有些擔心的說了句︰“格格,听說這次是主子派人及時趕到才救下奴才。只是看側福晉的意思,恐怕是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格格往後該如何是好。”

    雲惠並不知道我去胤那里的事,龐嬤嬤他們想必怕她擔心,也沒將我被禁足的事情告訴她。

    今天這樣一鬧,心里突然敞亮許多。其實之前的那些郁結,對我來說太可笑。我就是我,為什麼一定要去被眼下命運束縛。歷史不是本該有它的發展軌跡嗎?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太在意自己可能改變什麼。

    如今被禁足了,未必是壞事,至少外面的那些是是非非從此在于我無關,或許這就是歷史該有的樣子。一切都回歸正軌,該來的躲不掉。

    “沒關系,隨她去吧,你什麼也別說別想,只管好好養傷就是。”看她很累的樣子,我沒有再對她多說什麼,反正有些事等她養好傷再說也不遲。

    交代龐嬤嬤好好照顧雲惠,自己走回屋,突然放松的心情和過度的情緒發泄讓我覺得身心皆憊。我已經什麼都不願听,不願說,不願想。

    現在我只想好好睡上一覺,更希望一覺醒來,發現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夢。我還在我的電腦前,看著關于胤的那些資料,那個我所敬重喜愛的雍正帝的一切,將自己完全的置身在歷史之外,笑看著這些人的生死沉浮,這一切都與我無關。

    可是,我知道這只是我的希望,我將用我的一生去讀一段已知的歷史,去活一場別人的人生。我已經分不清楚,這樣難得的際遇究竟是幸還是不幸了。

    一覺醒來,已是次日清晨。嗓子因為哭泣變得沙啞,習慣性的喚了聲雲惠,才想起她正養著傷。

    小順子應聲走了進來,躬身行了禮,說道︰“雲惠昨晚發了一夜的燒,龐嬤嬤正照顧著,所以今個由奴才伺候格格晨起。”

    我點點頭,起身時看見他身後的外廳站著一個面生的僕婢,問道︰“她是干嘛的?”

    “回格格的話,主子昨個下午傳了話來,說打今個起,園子門口主子派了人把守,這園子里的人一律不許出去,外頭的人未經允許也不得進這園子。”小順子將我扶到臨窗的榻前上好茶,把那婢子喚了進來,說道︰“主子說府里的規制用度都是有定數,雖說格格有錯在先,但該有的一分也不能少,如今雲惠要養傷,格格身邊不能少人侍候,所以讓甦公公挑了個乖巧的人過來補齊人手,至于每日的用度,也都由甦公公親自安排人打點,便是福晉和側福晉也不可插手半分。”說完,讓那婢子過來請安。

    這婢子名喚紫菀,年歲比小順子長一些,二十歲出頭的樣子,面相憨厚,低眉順眼的,也不像有城府的。听小順子說她原本是前院的奉茶姑姑,是伺候過胤的人,做事穩重得體,胤遣她來,除了接替雲惠侍候我外,也是有意讓她幫著龐嬤嬤教我規矩,免得再生出什麼莽撞的事情。

    除了禁足,沒有責罰與為難,甚至還有變相保護的意思。看著胤的特意安排,有點看不懂他到底想干什麼。我想要的這種平靜無瀾就在疾風厲雨後突如其來的降臨,這樣的突如其來讓我不知所措。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36章 罪與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36章 罪與罰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