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李氏有孕,惡意陷害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回到府里後的第四日,胤派人送了一只錦盒進來。

    支開旁人,雲惠將錦盒打開,里面是一對綠意盎然的翡翠玉鐲和附上的紙條。我拿起錦囊里的字條,其上寫著︰“謝解九連環,特贈薄酬,若不喜,勿退還,棄之即可。另,此前留詩中似有蹊蹺,思慮多日不得其解,望不靈賜教。”

    我看了看鐲子,是陽綠色玻璃種,色澤溫潤如水,晶瑩剔透,不似尋常有白絮在其中,極其透明,對著陽光一照,可見流光溢彩,仿佛生出一層氤氳,果然應了那句“藍田玉暖日升煙”。雖是不懂玉器,但已經可以看出這玉鐲價值不菲。他竟可以輕巧言棄,這位有錢的闊皇子當真是大手筆。

    據說玉會擇主,是很靈性的東西,如果它認定你,不管怎樣磕磕踫踫都不會輕易碎掉。反之,帶不了幾天就可能因為很多原因損毀。所以我一直很喜歡玉制品,以前有過一只很普通的翠玉鐲,可惜它與我無緣,沒帶多久就摔碎了,當時還心疼很久。

    將紙條毀掉,把裝有玉鐲的錦盒交給雲惠,讓她單獨收好,思索著如何處置這鐲子。

    這對鐲子從剛見的第一眼,就已經愛不釋手,若要扔掉當真舍不得,可是胤話說如此,若退還回去,以他的出手,恐怕難逃棄置的命運。如此想來,像以前那樣將東西直接退還怕是不成。可是無功不受祿,只望日後能尋個借口再做送還。

    正和雲惠說著話,小順子突然從外面進來。小順子是近身的內侍,進屋是不需要通稟的,大白天又不好掩著門說話。平常胤派人送東西進來,雲惠都是早早收好,也沒讓小順子瞧見過。可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原本被支開去庫房領用度的小順子卻回的特別快,讓雲惠還不來及將錦盒收好就被他撞了個正著。

    雲惠一見小順子進來,拿著錦盒的手微微一抖,險些脫手。

    我見小順子低著頭進來的,看不出他的表情,也不知他是否有瞧見雲惠手中的錦盒,穩了穩神,示意雲惠將東西拿下去,也不提那錦盒的出處,轉了話題,問︰“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可是遇著什麼事了?”

    “回格格的話,剛才出去時剛好遇到側福晉那邊的人正送太醫出去,奴才隱約听到他們說是側福晉有喜了,要小心照顧著。奴才覺著這事要緊,就趕緊折返回來與格格稟報一聲。”小順子回道。

    李氏有孕?!這個消息讓我心里“咯 ”一緊。母憑子貴,李氏原本囂張,如今再有身孕,想必連烏拉那拉氏都要讓著她,這府中除了胤外,無人再能壓制她半分,我這里難得的消停日子,怕又要到頭了。

    令小順子退下,心道︰李氏性子驕縱,又甚是記仇,之前的事都還沒了就被烏拉那拉氏硬生生壓了下來,她本就一口惡氣未出。加之與烏拉那拉氏一直較著勁,必是將我當做眼中釘肉中刺,定時要拔了不可。只是我一向閉門不出,她也不可能再拿著之前的事來為難,這樣一來也不知道李氏會有什麼後招對付我。

    雲惠放好錦盒回來,也听說了這個消息,憤憤地說︰“爺也真是,格格這般好的人,怎片就不待見,偏就要寵那般刁鑽之人。”

    我一把拉住雲惠的手,將手指放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示意她不可多話,小心“隔牆有耳”。

    午時用過膳正歇著,龐嬤嬤進來附耳說了句︰“剛才听庫房和膳房那邊的人說,他們管事的被側福晉叫去挨了頓板子,大概是說賬目查處了問題,還責備他們辦事不利。奴才想著這事恐怕沒這麼簡單,這兩房的管事恐怕是因著咱們這的事,格格怕是要找早做準備了。”

    我臉色一寒,冷笑道︰”當真不出所料,這幾日都小心些,只怕又是一道坎,你們自己都當心些,這幾日院子里無事便不要出這院子,反正用度所需也都還夠用,莫讓拿捏住什麼把柄。另外,吃食上也要注意。總之,凡是送進來的東西,沒有給我看過,誰也別動。”

    入夜安寢,合上房門,留下雲惠一人在屋內,囑咐她明天一早,一定要找何圖轉告胤,近日千萬不要讓人送任何東西和消息進來,否則恐有大禍。

    這日後,胤沒有再讓人傳話過來。日子也回復了平靜。

    過了七夕便進了三伏天,暴雨前的悶燥讓人覺得壓抑與煩躁。康熙西巡結束,回了京。小順子每天帶回府里的消息,說是胤不像之前那麼忙碌,听聞李氏有喜很是高興。可是這些消息對我來說都無關緊要,听過就罷。

    一個月來,李氏並沒有大的動作,盡管庫房和膳房的管事受了責罰,但衣食用度倒也沒有少上半分,一切還是如往常般照舊。只是這樣的平靜就好像這暴風雨前的寧靜,讓人壓抑與不安。

    這樣的氣氛下,我每天都要提醒著雲惠他們萬事小心,千萬不要因為眼下的平靜而掉以輕心,免得讓人捏了錯處。

    正如墨菲定律說的“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有時候麻煩防不勝防,總是發生在意想不到的事情上出現問題。

    又過了一個月,中秋將近,王府之中金菊怒綻,滿目秋色。俗話說︰一場秋雨一場涼。連著幾日陰雨,夏日的燥意也銳減許多,秋高氣爽的氣候讓人覺得舒服。不過離人心上秋,滿目的秋色也讓人憑添了許多離愁。

    這日晌午,有人過來傳話說耿家人的送了些東西正在後門候著,讓我派人去取。

    可巧前一夜我沒睡好,小順子又被指著去忙別的事了,所以消息送過來時,雲惠覺得不是大事,就讓龐嬤嬤先照應著,自己過去了。

    我睡醒時,雲惠剛走沒多久,龐嬤嬤對我說起時,我隱約感到這事有些不對勁。

    我出閣時,曾經囑咐過耿母,說自家不算富裕,四爺是皇子,府里什麼都有,就不必送東西進來,也免得惹旁人閑話。所以從我入府至今,耿家每個月確實會送消息進來報個平安,基本上不會送東西進來。可是今天卻有耿家送來的東西,著實蹊蹺古怪。

    正尋思著,小順子突然風急火燎的跑進來嚷道︰“格格,大事不好,雲惠讓側福晉主子的人拿住,說是……說是……”

    小順子跑的太快,氣有些喘不順,說到後面有些語不達意。他不是輕易失態的人,正亦如此,看他的樣子頓時讓我心下一沉,從他急切的話語中,我知道雲惠出事了。

    “到底怎麼回事,你要仔細說清楚了。”我一把拉著他,急聲問道。

    “是這樣,雲惠方才到後門,來人說是格格家中的人讓送來的一個包袱,里面有幾件衣服和數件值錢的細軟。雲惠剛拿著東西往回走,就在園子里遇到了出來散步的側福晉。側福晉見雲惠拿著包袱,就問她是什麼,雲惠說是格格家里人送來的東西,可是側福晉不信,就讓人打開查看,沒想到打開後發現那幾件衣服和細軟正是側福晉上月不見的……”小順子細細說道。

    “然後她就誣賴雲惠偷東西?”他沒說完,但我已經猜到了七八分。

    “是,側福晉說是雲惠偷拿了她的東西,還說……還說……”許是後面的話不中听,小順子欲言又止,猶豫著該不該說,唯恐犯了忌諱。

    “還說什麼,快說!”我心里著急,對他喝道。

    “還說這事跟格格您脫不了干系,要等審完了雲惠,再來讓您好看。听說現在已經對雲惠用刑了,還不知道雲惠能不能抗得過……”小順子說到這里時,嗓子里已經帶著哽咽。

    “雲惠是我的人,她憑什麼隨便動刑。論得罪也是我得罪了她,和雲惠何干!”雖然不知道雲惠現在怎樣,但是看小順子的樣子,便知道他口中的刑罰不管是什麼,都絕不是雲惠這個十歲孩子可以扛得住的。怕是再不想辦法,雲惠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

    我不怕雲惠會因為扛不住而誣賴我,相反我更怕雲惠為了護住死撐著。

    那個包袱定然是李氏為了陷害雲惠和我而故意找人送來的。我卻因為一時大意沒有留個心眼,現在後悔已經晚了,只能想辦法趕快救下雲惠才行。

    怎麼辦?!這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得狀況,一時間竟然失了方寸。

    “格格,您快去求福晉主子做主吧!再不去,雲惠怕是不行了。”小順子見我沒了主意,連忙說道。

    “對!眼下怕只有她能救雲惠了。”一語驚醒夢中人,小順子的話提醒了我。我顧不得換衣服,連忙領著龐嬤嬤一起去了烏拉那拉氏的居所。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34章 李氏有孕,惡意陷害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34章 李氏有孕,惡意陷害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