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令人不安的早餐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我們回到禪房,正好遇上下早課的僧眾,有人問起也只道隨意走走。雲惠從回到禪房的路上神色緊張,魂不守舍的樣子使我著實擔心會讓明眼人生出疑心。

    她終究只是個十歲大點的孩子,心里擔不住事也是必然。見她這副摸樣,尋思著還是當與她言明才好,否則讓她整日這麼提心吊膽的,非憋出什麼毛病不可。

    午膳後,趁著她伺候小憩的檔口,與她道︰“今日事著實有違禮數,不過你也勿需惶恐,有些事眼見未必為實,莫要想多了,一切如常就好。”

    雲惠本就幾次欲言又止,現下見我主動提起也不再避諱,戒備地看了看四下,輕聲道︰“奴才不懂旁的,只知道格格說什麼奴才都信,不過奴才覺著九爺對格格是上了心,格格覺著這該如何是好。”

    古時女子多早慧,雲惠原本就是個心明的丫頭。雖然我仍摸不透胤一直以來的態度到底是什麼意思,但隱約也感覺出這其中不同尋常的情愫。

    人的感情是最復雜的,胤從未明說過什麼,我只當不知,自然無需做什麼。可是雲惠卻不這麼想,在她看來胤自然是要好過胤千萬倍的,就算是我和胤不可以有任何牽絆,可她仍舊希望我和胤像戲文里的那些男男女女一般能真生出點什麼事來。

    “什麼上不上心的,別亂說,我與九爺只是談得來的朋友,他照顧我也有著十四爺的囑托。日後這般能出府的機會不多,我們與他也少些牽扯就好,何須介懷太多。總之,這事我自有分寸,你不可亂猜,否則被有心的人拿捏住,你我甚至九爺都會萬劫不復,切記切記。”我搖搖頭,笑著將這件事一言帶過,慎重提醒她千萬別再如今天這般失態。

    雲惠雖嘴里說明白,但有些事很難一時半刻釋懷,只是她明白這事的輕重,也不敢再漏了情緒。

    本以為這事至此就算過去,卻未料晚膳前胤讓他的親從暗中傳來話,說是有要事約與明日清晨後山溪澗處只身赴約。

    雖不知何事,但看他如此慎重,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支開雲惠獨自前往。

    山澗清晨有薄霧彌漫,雲遮霧繞中山花燦爛,林鳥啾啾,仿若仙境。恐再迷路便提早出屋,一路慢行,細心記下歸路,免得又生出昨日那般窘迫。

    至溪澗處未見胤身影,想著應是時日尚早,便尋了一平坦處席地而坐,望溪水倒影下的山景,不覺喃喃。

    “久為簪組累,幸此南夷謫,閑依農圃鄰,偶似山林客,曉耕翻露草,夜榜響溪石,來往不逢人,長歌楚天碧。”

    正此時,聞身後有人擊掌附和,回首所見正是胤。雲惠見他到來,識趣地退到不遠處守候。

    “這可是柳宗元的《溪居》,我倒更喜他那《晨詣超師院讀禪經》里的最後四句。”他揚手免了我欲行之禮,走到身側笑言。

    “日出霧露余,青松如膏沐,淡然離言說,悟悅心自足。九爺能有如此淡泊之心,倒是難得。”訝異他會喜歡這幾句詩。來這里許久,他顛覆了我從影視劇中獲取的形象。不過正值盛年的他會有如此淡泊的心態,這讓我對他又有了新的認識。

    身為皇子注定逃不脫權利爭斗,這是千百年來亙古不變的定律,否則也不會有“無奈生于帝王家”的感嘆。盡管歷史上對他的評價褒貶不一,但在我看來胤是優秀的,想不出這樣一個人為何會對皇位無所覬覦。

    “難得你也知道。人活一世,草木一春,知足者才可常樂。如今衣食無憂,便是有無可奈何處,也該當隨遇而安,才不負此生。”胤說這話時,恰巧林風吹過一抹薄霧,衣袂翩然間,竟然幾分出塵,讓人恍然失神。

    “九爺今個相邀是有何要事?”我听出了他話里勸說寬慰的意思,卻不想多言,于是岔開話題。

    胤見我避而不談也無多強求,向旁側指了指道︰“民以食為天,自然是頭等要事。”

    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去,不知何時他的親從已在不遠處的涼亭里備好了早膳。隨著他走過去看了看,可謂豐盛。

    早有避嫌之意,若非他說有要事相邀,今日也不會再見。如今冒險前來,卻發現他口中的要事只是一起用早膳,雖說心有感動,卻也覺得他做事太過唐突。

    “大清早的真是好雅興,這般大手筆當今怕也只有九爺您了。只是想勸九爺一句,及時行樂之余,當多念世間疾苦才是。”我站在原地沒有上前,輕笑揶揄,心里遲疑著是該留下還是離去。

    胤看出我的猶豫,毫不避忌地牽起我的手,想引我入席。有了昨天的失態,他反而愈發少了避忌,一切顯得那麼自然而然。

    與他的自然相反的是我的介懷,有心掙脫閃避未料晨露落在石間青苔上甚是濕滑,腳底一滑,眼見著就要摔倒在地。

    驚呼還未出口,腰際就被胤一把攬住,瞬間解了危局。倚在他的懷里尷尬地懊惱自己的無用,抬起頭想讓他放開自己,卻見他也正好在低頭查看我的情形。兩人近在咫尺,鼻息交換,他那熟悉的氣息讓我有些眩暈。這始料未及的狀況像投在湖心的石子,漾開令人心動的漣漪。

    在這種曖昧的氛圍里,時間仿佛靜止了,看著他漸近的明眸中所含的欲望,感覺他緊了雙臂,我感覺到了危險警報響起。

    眼前是從未在此事上有過約束的男人,倘若他當真對我有情,眼下這樣的氛圍完全會讓他錯覺的認為我在暗示什麼。昨日也許礙著有侍衛奴才在場,尚且能發乎情止乎禮,可是今日,我與他獨自在此,又是這樣的情景,一旦失控,很難想象會發生什麼。頭腦在這一刻異樣清醒,理智告訴我必須冷靜下來,離開這個不屬于自己的懷抱。

    就在想清楚這些的同時,他的吻也落了下來,我別開頭,只覺被他的唇擦邊而過的地方微熱,耳根直至臉頰瞬間染成緋色。

    我的反應讓他一怔,趁著這個當口我用力將他推開,撫著還殘留著他溫潤余溫的唇角,低著頭一言不發地往後退了兩步。

    “我……”胤上前一步,見我又退了一步,隨即停下腳步,神色復雜地看著我。

    “請九爺自重,莫忘了我現在已是四爺的庶妾。”我心里煩亂,說完也顧不得禮數,轉身想要離開。

    “等等……”胤喊住我,他的聲音沉緩沙啞,似在極力隱忍情緒。“適才你也說當念世間疾苦,想來這膳品皆已備下,若是一人用不完,棄之豈不更是可惜……”

    面對他期待的神色和放低身段的邀請,我心軟了。原本以為再難有任何一個男人能輕易讓我動容,可是眼前這個男人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讓我亂了心緒。雖然這不代表我愛上了他,可是我不能不承認他讓我在意。

    我走到石案前落座,胤凝重的神色柔了下來,同坐桌前親自盛上一盞燕窩銀耳蓮子羹遞來,輕聲道了句︰“這是今春收來的上好血燕,昨日見你清瘦不少,想必前些日子過得不易,所以特意讓府中膳房炖足了火候,給你好好補補。”

    我接過他遞來的瓷盞,默默地在他的注視下用著這頓讓人只覺五味雜陳的早膳。

    這頓早膳雖然看起來都是平常樣式,可是入口後便能察覺這些食物並非是常人習慣的口味。我不知道是多心還是事實如此,感覺面前的每樣小吃都是符合我的口味做的,閑淡與平常喜好不差半分。

    南方人與北方人的口味大不相同,現代人和古代人的飲食習慣也不同。就好比上海人的飲食里都愛加糖,四川人鐘愛花椒,湖南人少不了辣椒一樣。

    來到這個時代,擁有的雖然是“她”的身體,但味覺卻還是屬于自己,所以在吃的方面,會有自己的講究。太甜太膩,太油太咸,都不喜歡,且口味比尋常人要清淡許多,也更精細。

    胤自己吃的很少,一味的在往我盞里夾著食物,直到我拒絕再用任何食物為止。

    這份早膳應該是他向雲惠打听過我的喜好後專門備下的。這讓我對他的用心更加惶恐與迷茫。

    山澗中的霧氣也已經散去,陽光透過雲層灑下,讓溪水泛起柔和的粼光。一頓飯下來緩和了剛才的尷尬。

    此時尚早,在他的提議下沿著溪邊隨意走走,我沒再拒絕,只是一直沉默地跟隨著。

    “你很喜歡看書吧?”胤沒頭沒腦的一句問話打破了兩人間的沉默。

    “喜歡”我簡單應下,沒有刻意延續話題,氣氛重新回歸沉默。

    胤無奈地笑著說道︰“沒入四哥府上時,你雖小心謹慎,卻也還算活潑,沒想到短短三個月心思更重了。此處並無旁人,大可不必拘禮。難得出來游玩,若不能暢所欲言,豈不負了眼前美景。”

    我听他這樣說,不由輕笑,直言︰“只是覺著如今你我身份已定,有些禮數不能不遵,即便是九爺您不在乎,可是我卻還要防著‘人言可畏’四個字。很多人都問過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其實我想要的只是安然終老。在我看來榮華富貴都是過眼浮雲,簡單安穩的生活才是我所欲所求,只是這四個字說出來簡單,但真正又有幾人能夠得到。”

    “有些事無法逃避,只能面對。”胤目光投向遠處的山景,放緩了步子。“在這世上想要過得自在隨心,唯有讓自己更強大,不會被人隨意左右和欺凌,才能爭得一派清靜,獨享片刻安寧。否則,屈居人下,安有寧日?”

    胤的話讓我陷入了深思。我知道他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在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強者才能生存,而弱者就只有死亡,這就是生存法則。可我不願為了生存而趨附,畢竟這具身體只有十四歲,我只是希望能夠單純的度過這段少年時期。

    “其實以你的聰慧想讓四哥上心並非難事,畢竟以他的性格絕不會輕易開口要誰入府。我想一入府就失寵應是你自己有意而為,我可有猜錯?“胤說這話時聲音很輕,嗓音中包含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只怕四哥也明白你的故意,但還是縱容了你的所求,原本這樣的失寵可以帶來你想要的平穩安然的日子,卻未料又被他叫去書房侍候,雖然其中怕是也有四哥的考量,可是這樣的殊榮反倒更招人記恨。“他望了眼沉思的我,繼續道。

    這件事我從未與人多談,除了作為當事人的我和胤二人,恐怕沒有人知道那晚到底發生什麼。胤已經不止一次猜中我的心思,習慣了與他這樣的相處方式,只是笑了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面對我的默認,胤眸色微沉,眼底閃過一瞬的落寞,反問︰“或者你這樣做是為了欲擒故縱?”

    對于他的這個問題,我只能笑著回了句︰“九爺多慮。”

    胤見我不願多聊這事,也就沒再追問。只囑咐︰“凡事以自己為先,不要總是這麼為難自己。”

    我沒多做辯解,虛應道︰“我明白,請九爺安心”。

    胤本想再說點別的什麼,我卻無心多說,只道︰“時日不早,若再不回去,怕有人尋來可就不妥了”。

    他點頭應允,沒再挽留,只是站在原地靜靜地目送我離開。

    ------------

    作者有話說︰好吧,這兩章都很糾結,肯定會有人覺得女主很矯情吧,其實身為後媽的我,也覺得女主矯情,你說愛就狠狠愛,不愛就直接拒絕多簡單,何必牽著這個,又扯著那個,搞得和胤有曖昧,和胤有曖昧,和胤也有曖昧(其實和胤絕對沒曖昧)。

    耿女主︰“後媽,我冤啊,其實我原本是堅定的四爺黨,一直很蔥白四爺的。可是誰讓你把小九哥弄得那麼溫柔體貼又浪漫,本姑娘正值青春,又芳心寂寞中,hold不住啊~~~(苦逼臉)其實最重要的是,本姑娘想愛四爺,可是天天見不著,相愛也愛不了,雖然小九哥也天天見不著,可至少看著他送來的那些東西,可以睹物思人啊,所以趕快讓四爺給咱多送點東西,對咱好點吧~~~~”

    作者後媽︰“你丫的,就是誰給銀子就想誰吧,這還不好辦,讓打賞來的更猛烈些,咱才有銀子讓四爺給你買東西~~~(蘭花指掩唇大笑)”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32章 令人不安的早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32章 令人不安的早餐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