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野菜度日,主僕同心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綰清弦 書名︰雍正裕妃

    天將明時,于夢魘中驚醒,汗濕的衣衫和枕頭上的淚漬昭然泄露欲掩的脆弱。嗓子里因為水分缺失而變得干澀。輕喚雲惠,沒見回應,才憶起雲惠這時辰應是在小廚房里幫忙。

    從小廚房被悄悄搭建起來後,原本只需要服侍我的龐嬤嬤和雲惠,也要兼顧著一些粗使的活。在這個偌大的院子里,每個人都很忙碌,只有我是整天游手好閑地米蟲,享受著別人的勞動成果。這種在現代讓我夢寐以求的生活,此時卻令人懊惱與慚愧。

    披衣起身,我從茶壺里斟上一盞用下,想再滿盞時卻發現壺中已空。想來天未明,許是還未備妥,也沒太多怨怪。放下茶盞,走到鏡前,凝視著這樣熟悉卻又陌生的臉,抬手掬起披散的青絲,嫻熟地扎了個久違的馬尾。再做端詳,才覺得這樣的自己順眼很多。

    不想再等人服侍,自己換了身輕便的衫子,拿起桌上的茶壺出屋,沿著屋外的回廊去到後院從未踏足過的小廚房。

    此時的小廚房里甚是熱鬧,剛到門口就听見龐嬤嬤與雲惠的笑聲。小順子也不似往日的謹慎,有一句沒一句的接著雲惠的話與她抬著杠。

    不想因為自己的出現讓他們覺得拘謹,站在外面感受著他們的融洽與快樂,恍然覺得這樣的自在已經許久不曾出現在自己身上。

    笑鬧間,突然听見小順子說︰“別鬧了,還不把東西藏好,不然被格格發現看你們怎麼辦。”

    小順子的話讓她們停止嬉戲,立刻忙碌了起來。

    他們在藏什麼東西?我心下一沉,又想起自己對小順子的猜忌,只是未料雲惠和龐嬤嬤也會與他一起瞞著自己。

    “什麼東西還要對我藏著掖著?”我走進去,無視他們措手不及地慌忙行禮,來到他們身後的案台上,那里放著一堆堆野草樣的東西。這些就是他們不想讓我發現的東西,細細看去,有蒲公英、苜蓿這些叫得出名的,還有一些叫不出名的野草。

    “這些東西有什麼好藏的?”我抓起一把苜蓿,很新鮮,還帶著露珠,應該是新摘的。

    “回格格的話,這些是……”雲惠看了看一旁的小順子和龐嬤嬤,支吾應道。

    “我知道這是野菜,你們藏它做什麼?”我免了他們的禮,說著話將茶壺遞給雲惠,又問過那些叫不出名的野菜是什麼。

    “這是奴才們平日吃的……”雲惠滿上茶壺來到我身側低頭小聲應下話。

    “你們一天吃這些?糧食呢?不是還有糧食嗎?”我覺出些不對勁,環顧他們三人詫異的追問。

    雲惠抿唇不語,龐嬤嬤對她搖搖頭,小聲說了句︰“瞞不住的”,隨即福身行禮接過話說道︰“這些天來側福晉打壓的越發厲害,膳房那邊每天送來的飯菜只夠一人用。奴才合計著之前購入的米糧也不多,眼下每次出府所需的打點銀兩都可以買上好幾袋大米,所以想著留著那些上好的米糧緊著些用,一來可以減少購置次數,省下打點的開銷,二來還能減少購買米糧的次數,省下銀子從長計議,三來也避免常常出府換銀子,被人拿捏住什麼把柄。況且奴才覺著格格那些嫁妝必須省著些,免得日後遇到其他更要緊的事會更為難。采摘這些野菜也是奴才的主意,請格格責罰。“

    “龐嬤嬤說格格雖然嘴上不說,可是心里苦著,這院里做事索性不忙,奴才和龐嬤嬤得著空時也會做些繡品讓小順子拿出去賣錢貼補,只當為格格分憂。格格莫要生氣,若要罰就罰奴才,龐嬤嬤也是一心為了格格……”雲惠見我臉色陰晴不定,唯恐當真責罰龐嬤嬤,連忙跪下求情請罪。

    “格格平日里待奴才們甚是隨和,奴才們心疼主子這些日子過得艱難,怕又給主子添亂,所以才商量瞞著主子,自個兒先用野菜對付幾日,保不準主子想出辦法,這難處便就過去了。”小順子也跪下附和,說些體己的話讓我寬心。

    面對這三個一心為自己著想的僕從,哪里還會生氣,心里只剩下自責與酸楚,心道自詡為“米蟲”還真是實至名歸,頂著個主子的虛名卻還需要手下人省吃儉用來貼補生計,可還能再無用些嗎?

    曾經有父母做堅強後盾從未為溫飽發過愁,就算因一時負氣與上司翻臉辭職,在家里啃老了一兩年,最多被無奈地數落說我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卻也未有苛責半分。我就像是在父母羽翼下被保護的小鳥,一直任性地過活,從來不知道天高地厚人世險惡,甚至有時還會嘲笑父母不懂得生活。今時今日,失去了他們的庇護,我卻過得如此狼狽,也後悔沒有好好珍惜他們對我的好。

    此時很想哭,可是我告訴自己不能哭,因為我是他們的依靠。從一開始到現在,不管多難,我都沒有在他們面前掉過眼淚,這讓他們可以樂觀的相信我可以想得出辦法。如果我哭,就說明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那麼對他們來說就是天塌了。

    我將龐嬤嬤扶正身子,又讓雲惠和小順子起來,拉著龐嬤嬤和雲惠的手說︰“你們一心一意為著想,我怎麼可能生氣怪罪。從今天開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以後你們吃什麼,我吃什麼,不許把好的都留給我,自己餓著吃野菜。至于銀子,老話不是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嗎?我們一起想辦法,也不求著誰,總能過去的。”

    “格格,這……使不得。”一時間,三人也都紅了眼眶,齊聲勸說。

    “你們吃得,我怎就吃不得,我不是高門大戶的嬌小姐,也是苦著過來的,沒那麼金貴,這些野菜以前也吃過。如今你們願意跟著我就是我的自家人,理應福禍同享,哪有我自己吃白米,讓你們咽野菜的道理。既然你們拿我當主子,那麼我說的就不能不從。打今個兒起,你們吃什麼我吃什麼,我吃什麼也不容得少你們半分。記住了,這野菜若少了我的份,我可不能輕饒了你們。”這是我第一次用主子的身份去強迫他們,只是這命令背後是難以言喻的無可奈何。

    “好了,什麼都別再說。野菜可是好東西,有益無害,平日里吃多了精致的吃食,如今換個口味反而對身體好。我自幼喜讀醫書,對醫理通宵些許,自然不會拿話誆騙你們。不必擔心,咱們一起想辦法,相信這日子很快就能好起來。”我定下情緒,笑著寬慰三人。

    雲惠是知道我通曉醫理的,听我這麼一說也破涕為笑,對龐嬤嬤和小順子點頭道︰“格格會醫術,以前我在街上見過她用這些野草野菜救人,她說吃了沒壞處就一定是好的。”

    龐嬤嬤和小順子听這麼一說都喜出望外,雀躍的氛圍一掃適才的陰霾。我笑著接過茶壺,婉拒雲惠的服侍,讓他們繼續忙著,獨自出了廚房。

    此時天已見明,臉上的笑容在跨出後院的那刻消失的蕩然無存,沉默走回房中,坐在書案前看著眼前空白的宣紙,想到雲惠在小廚房中透露的信息,突然覺得眼前曙光咋現,唇邊勾出一抹笑意。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雍正裕妃》,方便以後閱讀雍正裕妃第028章 野菜度日,主僕同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雍正裕妃第028章 野菜度日,主僕同心並對雍正裕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